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六章 三世剑魔
    “额……这个这个……”

    那白袍男子看起来约摸三四十岁,金丹低阶修为,一脸凶悍,他明显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一时懵了,脸上的凶狠表情还没有褪去,便这么凝滞在了脸上。

    足愣了数息的神,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他还是不明白方原是如何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又如何轻轻松松从那些厉害禁制里一步走了出来,然后这么轻飘飘到了自己面前的,但他却明白一个问题。

    眼前这人,惹不起!

    惹不起的话,那当然就要好好的回答……

    于是他忽然用力挥了挥手,示意他那些已经从这废墟各个地方露出了头来,犹豫着要不要杀过来的兄弟们赶紧退回去,然后急急的起身,想要向着方原一个头磕将下来……

    但是方原手掌又轻轻用力,将他按回了原地,淡淡道:“直接回答问题就好!”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触怒了仙师,求仙师饶命……”

    这个白袍男子只好坐在了那里急急的告饶了一番,方原的气度与实力,实在让他心惊,只以为惹到了某个大世家的道子级人物,一连串告饶的话说了出来,见方原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满意,便忽然醒悟,又急急回答道:“回仙师知道,这御剑门一年以前便已经被人灭了门啦,据说是这御剑门里,有人发现了无生剑冢的线索,因此遭了无数人觊觎……”

    “无生剑冢?”

    方原皱了皱眉头,道:“那是什么?”

    那白袍男子噎了口气,似乎没想到方原会问这个问题。

    见方原似乎真的不知道,才苦笑道:“无生剑冢,就是……三世剑魔的葬骨之地啊……”

    “三世剑魔?”

    方原吃了一惊,这才恍然大悟。

    他在琅琊阁读书三年多,除了翻看玄功神法,闲暇期间,也没少看一些修行界里的典藉史载来解闷,时间久了,自然对修行界里各处的传说,以及消散在了历史长河里的大人物有了不少了解,当然了,更重要的却是,这位三世剑魔,说起来实在是太有名了……

    若提到三世剑魔,倒与李红枭祖上的皇州九重天有些关系。

    据说上古时候,两次大劫的降临,使得人心惶惶,有人认为,这时候应该集合天下之力,对抗大劫,因此,仙朝的形成便有了足够的土壤,经过了无数年的纷争,终于有一位强大的修行者出现,人称至尊仙帝,他率兵东打西战,终于一统修行界,建立了上古仙朝。

    而在那之后的第三次大劫,也确实被仙帝率领的上古王朝抵御,但渐渐的,仙朝的蔽端开始出现,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不被动摇,皇朝对天下的统治越来越严苛,打压陷害不绝,最严重时甚至颁布禁仙令,不允许人间有新的修行法门出现,以免威胁到自己的统治。

    数百年过去,修真界再不复往日的繁荣现状,反而实力愈发的低靡混乱,眼见得第四次大劫即将来临,上古皇朝各路诸候,非但不思抵御,反而你推我攘,都想保存力量。

    也就在这时,一位异人横空出世,便是后世人称为的三世剑魔。

    关于此人,修行界正史之上,只有寥寥数笔,但在野史之中,却有无数传说。

    方原就曾在琅琊阁里,看到过一篇对此人的详细传记。

    据说,此人本是魔州孤儿,生于第二劫元末期。

    第三次魔渊大劫到来之时,族人尽亡,他以十岁之龄,躲在黑暗深渊之中,靠吃族人尸首,撑了半年才被人发现,此后因为天资不弱,开始了修行,此人一生行事,邪僻无常,残暴无边,为了提升修为,无恶不作,炼制生灵丹、夺人仙法、甚至于最后的抛妻斩子……

    ……总而言之,常人能想到的坏事他几乎全做过,常人无法想象的恶事,他也做过无数。

    第三劫元纪时,此人魔名传遍天下,一直被上古皇朝所通缉,但他实力强横,却一直未能被人拿去。

    而在第四次大劫到来之际,眼见得黑暗皇朝纷争不休,不思抗御,此人却忽然出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境界通天,却已寿元将尽的仙帝刺杀,又以各种不堪人言的邪恶手段,逼着当时掌握仙朝重军的诸候去抵御大劫,终于大劫渡过,人间免于灭顶之灾。

    而在渡过了第四次大劫之后,三世剑魔也受到了清算,当世仙朝每立一位太子,都要集结高手围杀他。

    曾立有誓言,谁能斩杀了三世剑魔,谁才有资格登上皇位。

    但三世剑魔修为高深,境界通天,非但仙朝高手杀他不得,反而惹怒了他,从此便躲了起来,专与仙朝做对,仙朝每立一位皇子,他便刺杀一位,前后足足诛杀了九位皇子,惹得仙朝一片大乱,再无人敢称王。

    也是在那之后,上古仙朝终于渐渐丧失了皇权,各大诸候自立门户,又经历了一番长久的混乱与彼此征伐,终于仙朝再无气候,世间形成了以各大世家、道统分庭抗礼的局面……

    因为此人前后历经三劫,因此被后人称为三世剑魔。

    也因为他这一系列的作为,都加速了那被后世之人称之为黑暗皇朝的上古仙朝,修行界悠久历史上惟一曾经一统天下的皇权的覆灭,某些关键,甚至都可以说是他一人扭转的,也正因此,许多典藉与野史之上都有记载,说黑暗皇朝其实就是三世剑魔一个人灭亡的。

    不过,也就在第四次大劫之后,三世剑魔便消声匿迹了,

    从那之后,很少有人再见到他的踪影,第五次大劫之时,他也一直没有现身。

    因此世人都猜测,他应该是死在了第五劫之前,只不过,后来不知有多少人一心寻找他的遗藏,也传出了不少他的化骨之地曾经被人发现的消息,但只可惜,最后却无一不被证明都是假的,只不过是众口相传的妄言妄语而已。

    关于这三世剑魔,究竟活到了第几世,又最终坐化在了哪里,本就是一个疑团。

    方原想不到的是,自己不过是想打听清楚这一卷无名剑经的来历,居然遇到了这么个事。

    这让他甚至觉得荒唐。

    “仙师,我说的是真的啊……”

    看到了方原的表情,那白袍男子便知道他不信自己的话,急忙解释道:“这御剑门三百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位剑仙,本是个藉藉无名的小辈,但忽然间崛起,败尽了各路高手,甚至是洗剑池的白袍剑师,风光无限,不过此人也没风光多久,便被几路高手联手围杀了,这御剑宗甚至都不敢报仇,可是后来却有人发现,他们一直在不停的向雪原深处送人,似乎在找着什么,这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施尽手段,终于打听了出来,他们居然是在寻找无生剑冢!”

    “初时各门各派也半信半疑,但听说,就连洗剑池与承天剑道都派了人过来查,才知道此事多半是真,更曾有易楼高手点拔,说三世剑魔的传承,真有可能出世了,各门各派,这才紧张了起来,一开始还是想尽了办法与御剑宗讨要线索,但后来,却有几大邪门直接给他们灭了,御剑宗藏经阁里的每一页经文,都被各门各派夺了去,拼了命的寻找线索……”

    方原听了,微微皱眉,道:“那你们……”

    那白袍男子忙尴尬的笑了笑,道:“仙师,我们也是想来碰碰运气,看是否可以找到无生剑冢的线索的,没想到仙师忽然来了,我们怕是遇到了对手,这才想要先下手……”

    “哦……”

    方原点了点头,似乎疑心尽去,转身要走。

    但也就在他身形似转非转之际,忽然间袖角轻轻一拂,有青气一闪而没。

    这白袍男子面上露出了些许痴迷之状,过了半晌,才反应了过来,道:“仙师还有话问?”

    方原笑了笑,道:“你们在这里是做什么的?”

    这白袍男子愣了愣神,道:“我们是来捉人的啊,无生剑冢的消息传了出去,不知多少傻子都自作聪明来到这雪雁岭找线索,我就和兄弟们在这里守着,只要有看起来有油水的人过来了,便在这里引入阵上,一轰拿下,夺去了他们身上的灵精与法宝……”

    说到了这里,他似乎也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妥,停顿了一下。

    方原笑了笑,又问:“仅仅是如此么?”

    那白袍男子有些抗拒,但还是说了出来,道:“最重要的,便是金丹修士的神魂了,现在可是十分好卖,承天剑道的修士都在高价收买,一位金丹低阶修士的神魂,便可卖得三千两灵精,中阶修士的神魂,能够卖得六千两灵精,高阶修士厉害了,那可是一万两呢……”

    方原脸色顿时微微沉了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大袖轻轻拂过。

    那白袍男子一个激棱,醒了过来,眼神有些惊恐,颤声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说……”

    方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刚才是不是答应要饶过你?”

    那白袍男子急忙点头,叫道:“仙师说我只要回答了所有的问题,那就……”

    方原道:“那就不好意思了!”

    说着话时,轻轻一掌拍在了他的额头之上,然后右手往虚空里一抓,青气化作了一柄长剑,开始在废墟之间游走,挥剑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