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五章 北地茫茫雪
    极北雪原,位于九州之北,广域无边。

    在九州,也有一域,名唤雪州。

    而这雪州,实际上便是东土大陆与极北雪原交壤之处,这小小的交汇之地,被划入了东土大陆,成为九州之一,但实际上的极北雪原,地域之广,却不比九州小多少。

    传说中,极北雪原的地域,甚至比九州还要大,只是从来无人真正的探究个过罢了,原因也很简单,这里被严寒占据,愈是往里面去,便愈是寒冷,就连修行之人也无法忍受……

    方原离开了琅琊阁,便一路往雪州而来。

    如今他要去的,便是那个名唤凌昭的剑道修士所在的宗门,此人在琅琊阁里留下了那一道剑经,太过简单,只有一些十分出人意料的理念与猜想,虽然那个理念,已经让方原想明白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方原还是想要过来看看,他有没有具体的修行法门留下。

    也正因此,方原的第一个目的,便是去他的仙门拜访一番。

    一路之上,横跨中州大半区域,雷州整域,历时三月,终于进入了雪州地界。

    到了这里,便分明便感觉人情景物,都与中州和云州大不相同了。

    此地给人的第一个感觉,便是气候严寒,天上时时飘落鹅毛大雪,银装素裹,苍茫一片,风雪搅飞,十分严寒,世代居于此地的凡人,皆裹着厚重的衣物,据说,这还只是在雪州边缘而已,若是再往北去,便愈发见得人烟稀少,直至不见凡人,只有一些修行者与妖兽了。

    而再往里,越过了雪州边缘,便进入了真正的极北雪原之中,到了那里,却是连普通的修行者都少见,据说只有一些厉害的雪域妖兽以及被洗剑池逼入了雪原深处的邪派。

    这些妖魔外道在中州名声不响,但在北地却有着不小的影响与实力,不过,七大圣地之一的洗剑池座落于此,却死死的镇住了他们,使得他们作不起乱来,那雪原之上杀人于无形的严寒与风雪,倒是保护住了他们,全仗了雪原的风雪保护,才没有被洗剑池连根拔去。

    “不知为何高明剑修多在北地,许是与天地寒意可以磨炼剑心有关?”

    方原乘了法舟,一路慢慢往雪雁岭而来。

    这是他一路之上打听得来的消息,那位剑修凌昭出身的仙门名唤御剑宗,只算是雪州的一处二流仙门,山门位置便座落于雪雁岭,也是正道仙门之一,不过虽然同样是使剑,但却与洗剑池相差甚远,但能够在邪派妖人出没的雪原立足,想必也是有一些本事的……

    而慢慢翻看着一些关于雪州地理与各势力分布的万里云书,方原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

    细来想想,这世间的剑道大宗,还真是大多分布在北地。

    其原因,或许要么便是洗剑池作为剑道圣地的影响,吸引了许多剑修过来,要么便是因为严寒之地,虽然寒苦,但却能够磨炼人的意志吧,毕竟剑道本身便与神通术法不成,神通术法追求的是精妙变化,夯实根基,但剑道的威力,却往往体现在了意境与心神……

    而且在这一路之上,方原也好好将那剑修留下的剑经参悟了一番,心头起了一点疑问。

    这位剑修看得出写出这卷剑经之时,修为还不是太高深,里面有许多奇思妙想,不仅是那剑心化婴之理,还有很多其他修行之理方面的猜想,但却没有具体的修行法门,因此如今自己除了知道剑心化婴是靠谱的之外,其他的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妄人的胡说八道。

    而当时潜入了琅琊阁的三位邪剑修,则分明实力强横无比,哪怕是在雪原,恐怕也是一方大人物,他们三个人冒死进入琅琊阁,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一卷空有理论的剑经?

    而那个剑经最后面的一页涂鸦,又是什么?

    苦思许久,方原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是单凭痴想想不出结果来的,希望到了雪雁岭会有个结果。

    “客官,雪雁岭到了……”

    法舟之外,响起了一个敦厚老实的声音。

    方原出了舟舱,便见舟弦上站着一个身穿厚厚棉裘的男子,此人乃是筑基中境的修为,被雪原的风寒冻出了一张醒目的红脸,这却是方原来到了附近之后,花了一百灵精雇来的引路散修,毕竟他万里迢迢而来,不熟悉周围风土人物,还是找个引路之人比较好些……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这一路上一直分神驾御法舟,也挺疲惫,请个人来帮着自己驾御法舟,而自己则躲在舟舱里老老实实的看书多舒服,这一点方原还是很拎得清的。

    “喵……”

    方原打开了舟舱,外面的风雪灌了进来,白猫便也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

    如今几年过去,这只白猫又肥了一圈,毛也更长了。

    平时它与方原,倒也是个互不干涉的状态,尤其是在琅琊阁的几年里,方原醉心于看书,有时候都忘了它的存在,于是它也就不怎么理会方原,时常跑出去玩耍,消失个十几天一个月的,那都是常事,不过它有一点好,不管跑了多久,总还是能记得跑回来找到方原。

    这一次方原赶往雪州,它也懒洋洋跟了过来,这一路上倒是挺老实的。

    见它也跑了过来,方原便将它抱起,用袖子帮它挡了挡风雪,然后举目望去。

    只见天地之间,一片苍茫,雪下的正急,远处的群山环绕,线条错落,却都被这茫茫风雪给模糊了,只能隐约分辨出一些起伏,而在周围的山岭之上,已铺了厚厚的积雪,怕不有三尺之深,天地之间,犹如一片雪海,不见鸟兽踪迹,安静的犹如天地失声一般,只在向阳的山坡之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挺拔的苍松翠柏,为这一片茫茫天地,增了些许翠色。

    “这御剑宗,便在这雪雁岭深处么?”

    方原微微皱眉,问了一句。

    那散修笑道:“这就不知道了,这附近修道仙门很多,俺也不是全都熟悉,客官啊,您最好也小心一点,据说这几年洗剑池的剑师们杀人杀的少了,那些邪派却又猖獗了起来,时常有他们在雪州之北露面的消息传来,这些人都极是凶悍,无恶不作的……”

    “呵呵,多谢提醒……”

    方原点了点头,便让这散修在此等候,自己则抱了白猫,飞身而起。

    望着方原离开的背影,这散修叹了口气,脸上忽然露出了许些神秘的笑容。

    但在此时,方原怀里的白猫,忽然也从他肩膀上露出了头来,看了这散修一眼。

    ……那张脸上,似乎也带了些许笑容!

    ……

    ……

    方原一身青袍猎猎,在虚空里一闪,便消失在了雪雁岭深处。

    人在空中急掠,神识也已展开,四下里逡巡着。

    很快的,他便已深入雪雁岭数百里,却见得西北方向,一片山谷里似乎有些楼阁建筑,便在空中身形一折,踏着空中飞雪,来到了这山谷上空,低头望去,脸色微微一沉。

    只见这里确实像是有座山门存在,只是这时候居然已经被毁了,那些楼阁建筑,皆已被推倒,周围还隐约可以看到些焦土残垣,散碎残骸,以及护山大阵被撕毁的痕迹……

    目光扫了几眼,方原落到了山门位置,却见这里曾经有一块石碑,如今已散碎四方,被风雪掩盖,方原抖了抖大袖,狂风扫过,将那风雪拂去,石碑凑到了一起,便可见上面写着“御剑山门,来者藏剑”之字,可见这里确实是御剑宗无疑,只是看起来已被人毁了。

    而且看这残迹,怕是已被毁了一两年之久了。

    “这人的宗门,居然被人灭了?”

    方原心里也有些无奈,举步往这御剑宗山门里面走去,遍目所及,只有一片残墟,经阁也被捣毁了,里面居然一片文字也没留下,倒像是被水洗过的一般,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确定发现不了什么线索了,方原便低低的叹了一声,伸手接了一片空中的雪花。

    微一沉吟,他便转身,向着左前方一片残破的大殿走去。

    在这大殿之中,正有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悄然潜伏,目光只是望着外面的方原,在他手里,还捏着一块玉简,却是控制外面的一些无形禁制用的,眼见得那方原已越走越近,接近了自己的暗藏的禁制与埋伏,这男子心神也提了起来,与同伴暗发信号,准备动手。

    “动手……”

    就在方原走到了这大殿之前三十丈距离,进入了一片禁制的包围圈时,这男子也终于按捺不住了,急急摧动了外面的禁制,然后一声大吼,便从这大殿里急急跳了出来。

    可是他还没跳起多高,肩头上便忽然多了一只手,又将他按了回来。

    这白袍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抬起了头,便看到了那个本来应该被困在了禁制之中的男子,正神情平静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抱着那只看起来有些肥的白猫,另一只手却按在了自己的肩头,便好像与自己十分相熟的人遇到了,便过来与自己打个招呼一样。

    “怎么个状况?”

    白袍男子懵了,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这位道友有礼了……”

    方原笑了笑,道:“向你打听个事,这御剑宗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被人捣毁了仙门?”

    见这白袍男子还有些发呆的样子,他微微皱眉,然后又客客气气的提醒道:“如果你回答不出来的话,我会把你,还有埋伏在了这残墟之中的七个同伴全部都杀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