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四章 直赴雪海寻剑心
    心间出现了些许迷茫,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方原的道心,便再度坚稳了起来。

    路,总要走过才知道……

    很快,他理顺了思路,再次翻看起了那一道剑经,这剑经里没有具体的修炼法门,只有一些理念,但这些理念,却恰恰是如今的方原最需要的。不过这卷剑经里,记载的却不仅仅是关于剑心化婴的理念,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道理,便是如今的方原,也不能全然领悟,更不确定哪些是有用的,哪些只是那位名唤凌昭的剑师突发异想,但方原还是都记了下来。

    虽然琅琊阁不允许随便拓印,但自己直接将他全部背下来总可以了吧,而这整部剑经,也不过寥寥数千字,对方原来说并不困难,前后读个十来遍,便基本上倒背如流了。

    而且,到了此时,他也隐约明白了那三位邪剑修寻此剑经的原因。

    或许,他们也是为了剑心化婴的道理而来……

    因为剑心化婴,与他们那剑灵之理,也隐隐相通,或许这三个人便是为了得到这些剑理的修炼法门而来,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剑经之中,一样也只是记载了一些理论而已……

    当然了,这也只是方原的猜测。

    说不定这些剑修,也有可能是奔着其他的某种道理而来,更有可能,他们确实是如琅琊阁猜测的,奔着白悠然而来,这些东西毫无头绪,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理得清楚了……

    谁让琅琊阁没能留下一位活口呢!

    话说那三位本领也不小,在琅琊阁高人环伺之下,便是想死,也很考较实力的!

    背诵下了整篇剑经之后,方原便又认真审视起了这剑经的最后一页。

    前面的剑经,都是以清晰文字记叙了下来,但这剑经的最后一页,却没有记载什么文字,而只是一些绫乱复杂的线条,既不像文字,又不像符篆,倒像是一个顽童胡闹之时,随时画了下来的,扭扭曲曲,歪歪斜斜,彼此交错,混乱不堪,实在分辨不出是什么鬼东西。

    但方原认真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它们记了下来。

    对他来说也不难,毕竟青阳宗那块残破石板上的裂纹,他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

    直到记完了这一切,方原才又好好将这剑经放回了原地,起身走出了剑阁。

    这时候,他的步伐倒是轻快了不少。

    虽然前途未卜,但终究还是已经有了方向……

    ……

    ……

    当方原大步向着琅琊阁主峰的精舍走了过来时,却见在这精舍之中,琅琊阁白夫人,小公子白悠然,青梧书院大院主乌木先生,以及其他几位没有见过面的院主与长老,都在这里等着了,从方原离开了第十殿时开始,便已经有人向他们通禀,他们便知道方原要给他们一个答案了,因此便在这里等候,虽然方原中途又去了一趟剑阁,但终于还是过来了……

    望着方原那一脸明悟的模样,他们心里,也自有些欣慰。

    以为方原如今已做出了决定。

    但方原走了进来,长揖之后,第一句话便让他们惊呆住了。

    “夫人,乌木前辈,各位前辈……”

    方原施过礼后,站起了身来,道:“晚辈今日是来辞行的!”

    “什么?”

    乌木先生呆住了,其他几位长老也皆是一副不解的模样。

    要传给方原仙法,是他们认认真真考虑过之后,才定下来的一件大事,而且这个决定,若不是白夫人一意孤行,怕是也不容易形成共识,毕竟对琅琊阁来说,付出的可不仅仅是一道仙法而已,还有无数的资源,他们本身也有许多的弟子与后辈,里面有不少可教之材,既然这个机会已经决定不给袁家,那从他们的后辈里挑不是更好,为何要给一个外人呢?

    更想不到的是,这个外人,居然忽然在这个关头提出了要离开?

    白夫人听了,眉头也是微微一皱,轻轻起身还了一礼。

    这是方原作为白悠然启蒙先生所独有的待遇,倒不是他本身有受这一礼的份量。

    施礼之后,白夫人才坐了下来,轻声道:“不知方原先生为何忽然要走,难道是我琅琊阁做了什么让先生不满的地方吗?”

    方原摇了摇头,道:“琅琊阁待方某恩重如山,从无半点不满!”

    白夫人又道:“那是琅琊阁里有人对先生不敬吗?”

    方原道:“琅琊阁上下知礼守矩,方原心怀感激!”

    白夫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白悠然有些担忧也似的道:“那先生是因为我不听话吗?”

    方原笑了笑,道:“你还算乖巧!”

    白悠然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那先生一定是担心我开始了修行了,怕我实力超过了你之后找你打回来吧?那先生你尽管放心好了,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说罢了又补充一句,道:“最多逼你写一百遍‘再不敢打白悠然’了……”

    方原笑道:“那我倒盼你有这一天!”

    白夫人轻轻在白悠然后背拍了一下,罚他不敬师之罪,然后向方原道:“方原先生既然一切满意,那又为何要在这时候离开呢?实不相瞒,妾身已与几位院主商量过,若是方原先生可以留下,那我琅琊阁当不会视先生为外人,一应修行,但如先生所愿……”

    “多谢夫了!”

    方原倒是没想到白夫人会这么说,他也知道这一句承诺里面的份量,认真的谢了白夫人一眼,然后才道:“其实方某离开,也是为了修行,我自三年前入琅琊阁,如今已三载有余,所学不少,受惠极深,但修行,终究不是闭门造车的事,方某也该出去走一走了……”

    白夫人见他说的认真,便沉默了下来。

    她们这等人物,自然也不会强拉着方原过多挽留,已然表明了琅琊阁的诚意,又确定了方原是真心要走,那便不再多说了,与乌木先生等人对视了一眼,心间有了决定。

    “那便请先生再留一晚,容我等为先生送行吧!”

    “夫人有命,不敢不领……”

    方原深揖一礼,谢过了白夫人。

    当夜,几位院主便皆离去,乌木先留下,陪着方原饮了一场,这一次白夫人又将琅琊阁窑藏的青竹珍酿取了一壶出来,而且看起来方原也没有中途离场的意思,本让乌木先生很是放心,但没想到方原更干脆,直接将这一壶珍酿收了起来,然后与乌木先生喝梨花酿。

    乌木先生心里很不满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道:“方小友要将青竹酿带回家去么?”

    方原道:“我打算把它留给我的一位朋友!”

    乌木先生有些不悦,道:“你我相交三载有余,还算不得朋友?”

    方原道:“那位朋友是个女孩……”

    乌木先生:“……”

    他无言以对,只好沉默的喝起了梨花酿!

    酒过三巡,白悠然也在白夫人的带领下,过来向方原奉了一盏酒。

    虽然方原刚刚正式成为了他名份上的启蒙先生,便要离开,但毕竟此前已经实打实的教了他近两年时间,又有了正式的师徒名份,这份恩果,却是无论何时都摆不开了,况且如今白悠然也即将到了要开始修行的年龄,其实方原便是留下来,也教不了他几天时间了。

    一夜酣醉,谈经说道。

    然后第二天一早,方原便收拾了行囊,驾起法舟,缓缓驶出了琅琊阁。

    迎着朝阳,方原立身于舟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三年之前,他随乌木先入琅琊阁,世间已是风云变幻,他则静坐书阁。

    而今,他总算功德圆满,从琅琊阁走了出来。

    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激奋,只有一片平静与宁和,以及从未变过的坚毅。

    ……

    ……

    缓缓驶出了问苍山,法舟便于空中兜转,然后直向北方而去。

    这一次他要去极北雪原,寻找炼成剑心之法!

    如今他的修行之路,已然十分清晰了,玄黄一气诀的推衍已然完成,只差了最后一步,那便是修炼剑心,而后将那无尽变化归于为一,踏入一个新的境界!

    他相信,找到了那一剑时,便是他玄黄一气诀成就仙法之日!

    也是他成就至尊元婴之日!

    不过,眼望着法舟轰隆隆驶向前方,背后琅琊阁愈来愈远,雾气淡然,最终与天边的云气连为一体,连同着问苍山,都渐渐隐入了天地虚空,他的一颗心,也微微沉了下来。

    想想自己从青阳宗无意中得到了无缺剑经传承,苦心修炼,一路突飞独猛进,却在第二卷卡壳,剑意始终温养不成,这本来便是一个自己修上的隐患,以前的自己,还有选择,完全可以暂时弃了剑意,只是修炼神通,苦心之下,一样可以走出一条苍茫大道。

    可如今,却是没有选择了。

    他一定要突破剑意之境,修炼出一颗剑心。

    而这,也是他要往极北雪原去的原因,因为在这里,才能够找到真正的剑道传承,找到突破剑意之境的法门,虽然在李白狐的描述中,一开始便说这是一条绝路……

    但方原不信!

    他不信雪原茫茫风雪,无法为自己磨炼出一颗剑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