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一章 启蒙先生
    居然有妖人潜入琅琊阁,更是险些将琅琊阁少主人拿下,虽然终究是虚惊一场,但却还是引发了轩然大波,琅琊阁御下各道势力都惊动了起来,严查与此事有关的各种线索,虽然那三位刺客,被乌木先生杀了一位,另外两位眼见得逃无可逃,也都选择了自爆金丹,但既然他们混了进来,那便必然会留下一些线索,琅琊阁想要查,便可以查出更多的线索。

    而查出来之后的结果,也不言而喻,那邪修死了,但他们的山门或是家族,都一样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曾经在这件事情上帮过他们的人,也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琅琊阁这等庞然大物,虽然平日里比较低调,但一发起怒来,却是十分的可怕。

    而据说也是因着此事,刚刚离开了琅琊阁不到三天,准备往魔边走一趟的琅琊阁白夫人,也立时半道兜转,亲自赶了回来,责令严查此事,更多的,则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了。

    对这些事,方原倒是一概不知,给白悠然的课业也停了,每日里只是读书,参悟诸般神通,提升自己的修为,不过没想到的是,到了第三天头上,自己刚刚推开了小楼的门,打算往书阁里去,便见到一身白色仙袍的白夫人,领了白悠然,神情庄重,向着小楼走了过来。

    而在她们身后,则跟着乌木先生等几位老者,还有一群怀抱各种礼物之人。

    “跪下!”

    到得了小楼之前,白夫人便低声一喝。

    穿了一身庄重儒袍的白悠然,便郑而重之的跪了下来,向方原磕了几个头。

    “夫人,您这是……”

    方原有些诧异,疑惑的抬头向白夫人看了一眼。

    “妾身是专程来谢方原先生救我小儿性命的……”

    白夫人也轻轻敛衽,向着方原施了一礼,然后神情认真的道:“另外,妾身还想请方原先生正式做我孩儿的道理先生,求先生不要嫌弃,将我儿白悠然,正式收入门下吧……”

    “正式拜我为师?”

    方原听了,倒是有些诧异。

    自己救了白悠然一命,想必琅琊阁也会有些表示,倒是没想到,这个表示如此有份量,想这白悠然可是琅琊阁主的独子,未来的圣地之主,地位何其之高,白夫人请自己教导他一些学业,稍加管教,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正式拜自己为师,却确实有些超乎想象了。

    哪怕只是启蒙先生,那也很有份量了啊……

    若真是些谢礼,方原也就随手收了,但这正式拜师之事太过重要,他倒有些犹豫了起来。

    在白夫人身后,乌木先生笑道:“方原小友,当日之事,我等都看在了眼里,形式险峻之下,你舍身相求,仁义君子之风昭然,再加上你本就是六道魁首,学问过人,教导课业十分用心,小公子跟了你之后,学问进境也是十分之快,这先生之名,你是当之无愧!”

    旁边数人听了,也都笑着劝了起来。

    其实若放在了之前,白悠然要正式拜方原为先生的话,他们不见得会答应,毕竟在他们眼里,方原年龄实在不大,辈份也低,可以教白悠然些东西,但要做琅琊阁少主人的先生,那实在差了几分资格,不过,方原既在形式危急之下救了白悠然的命,那却又另当别论了!

    相比起琅琊阁少主的性命来,这点子名声与地位,可以忽略不见。

    方原没有立刻答应下来,看向了白悠然,道:“你在心里,是真想拜我为师的么?”

    白悠然听了,小脸微微一红,一个头磕了下去,道:“先生,是我求娘亲带我过来的,所以我真想拜你为师,那个……以前我太笨了,现在才知道谁才是真的对我好……”

    方原摇了摇头,道:“若换一个人,我也会相救,此本做人的根本,并非因为遇险的是你才才出手,你倒是不用太过挂怀,若只是因为想要还我这个人情的话,方法多的是,也不必非要认我做先生,毕竟这两年你跟了我学东西,可也确实没少吃了苦头吧……”

    白悠然听了,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认真的抬起了头来,道:“先生,我以前心里是真的不服气的,但是昨天娘亲让我算了一笔账,我倒是明白过来了!”

    方原微微一怔,看了白夫人一眼,然后道:“什么账?”

    白悠然道:“娘亲问我挨过几次打,我倒是还记得,百来回总是有的……”

    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又道:“然后娘亲问我,可有一回是在我没犯错的情况下打的么?”

    方原闻言倒是笑了笑,道:“有么?”

    白悠然郑重的摇头道:“没有!”

    方原看了他一眼,心里想:“其实也是有的,不打你怎会服气?”

    白悠然迎着方原的眼神,心里也在想:“确实是有几回的,不过我原谅你了……”

    ……

    ……

    “若先生答应,那便择日行这拜师之礼吧!”

    白夫人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却是轻笑了一声,道:“前几日的事情,妾身也要向先生陪个不是,我才刚刚离开,没想到袁家丫头便来了,她言语无礼,顶撞先生也就罢了,没想到悠然也跟着胡闹,我们琅琊阁数万年来,便没有如此不遵师重道的,那袁家丫头已被我逐了出去,悠然犯了不敬师之罪,也须得好好教训,先生尽可以好生责罚,妾身不会护短……”

    白悠然听了,连连点头,委曲巴巴的把两只手伸了出来。

    方原没想到白夫人对这等小事,也会专程来跟自己解释,心下倒是宽慰了不少。

    想来琅琊阁这等悠久传承,门风着实不错。

    便向白悠然点了点头,道:“暂且记下吧,下次犯错,二过并罚!”

    白悠然登时大喜,道:“先生愿意收我啦?”

    方原点了点头,心想这等好事,其实换了谁都不愿错过。

    眼见得方原答应,众人便忙布置了起来,琅琊阁少主拜师,虽然只是启蒙先生,但各种礼节也十分繁缛,专程请得方原上了琅琊阁主峰,在这里受了白悠然三拜,然后收下了白夫人亲手送上的束脩,周围各大院主齐声恭贺,方原便也正式成为了白悠然的先生了。

    行礼已毕,便由乌木先生等人,在月华亭陪方原饮酒庆贺。

    白夫人与琅琊阁少主人白悠然等人毕竟身份尊贵,不好久留,却是早早便回去休息了,不过临走之前,却是将琅琊书阁里的一壶青竹仙酿留了下来,这本是琅琊阁最珍贵的仙酿,不知用了多少宝药神髓酿成,在世间价值无限,一壶万两,却是专为了款待方原的。

    乌木先生陪着方原饮了几杯,便悠声长叹,道:“方小友,三年之前,你因执意斩除妖邪,被昆仑所弃,而今悠悠三载,谁能想到,居然却与我琅琊阁结下了这等缘份呢?”

    方原道:“承蒙诸位前辈与夫人抬爱罢了,否则方某怕是难入高人法眼!”

    那乌木先生呵呵一笑,道:“我等读书之人,求学问,明道理,戒骄戒躁,却也不必妄自菲薄,方小友年龄虽然不大,但求学之心甚固,便是老夫也佩服,当年你不入昆仑山,却入了我琅琊阁,我本以为你只是稍做停留,便会有别的打算,却没想到你真个沉得住气,在琅琊阁里一呆便是三年,只与故纸堆打交道,任凭世外风云起,安然不动卧书阁,难得啊!”

    方原倒是有些无奈,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心里倒是想着,这些人真个都觉得我是被昆仑山抛弃,有些自暴自弃了么?

    见了他这模样,乌木先生却又笑道:“不过世事缘法,谁又能说得准呢,方小友未入昆仑,在世人看起来是个断了传承的局面,但人贵自强,方原小友潜心进学,守心行正,便是昆仑山断了你的机缘,谁又能确定,不会有别的机缘主动找到了你这里来呢?”

    说着话时,轻轻将一块令牌放在了方原面前。

    乌木先生道:“这是夫人的意思,方小友你救下了小公子,恩重如山,琅琊阁不是不知恩义的地方,夫人让老夫将这一块令牌带给你,希望可以在修行上面,帮到方小友!”

    方原扫过了那块令牌,心里也是微微一惊,已然猜到了些什么。

    乌木先生点了点头,道:“这是进入第十殿的令牌!”

    “第十殿……”

    方原眼神立时微变,将那令牌拿在了手中。

    他入琅琊阁已有三年之久,自然不会不知道这块令牌的重要性。

    琅琊阁藏书,共有十二殿,前面九殿,他都是可以随意进入参阅的,但惟有最后三殿,却不可随便踏入,他心里也明白,那最后三殿的藏书,都是一些无比珍贵,甚至超出了他这个境界可以触及的高深学问,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在那第十殿里,应该藏有仙法!

    倒是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了白悠然,琅琊阁便给了自己这样一份厚礼。

    怔了半晌,方原收了令牌,起身便走。

    乌木先生诧异道:“方原小友去哪里?”

    方原道:“读书!”

    乌木先生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酒还没喝完呢,这可是最上品的青竹酿……”

    方原想想也对,便回身把酒壶提了起来,转身朝书阁走去。

    乌木先生呆了一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