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秘的挑战(三更)
    太阳很大,人生很暖!

    自从方原入了琅琊阁以后,便有了种人生圆满,再无所求的感觉。

    他喜欢的,便是读书!

    正是因为读了书,所以他才从太岳城外小村落里,那个卑微而悲戚的小农户里走了出来,踏上了修行之路,虽然当时他没有第一次便以魁首的身份进入仙门,但实际上,若是仔细想想的话,他若没读书,那么便是想以杂役的身份进入青阳宗也是不可能的,青阳宗毕竟是仙门,便是收杂役,那门槛也挺高的,因此他一直到现在,都坚信书里有自己想要的一切。

    而且他也需要读书!

    玄黄一气诀在摧衍出了第二卷之后,便已经从原来的玄法,变成了如今不输于天罡五雷引这等神法的存在,而若是自己可以参悟足够多的变化,那又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而这,便是如今方原人生的需求!

    最难得的便是,他如今可以读书,而且有书可读!

    这又是何等的幸运?

    每每思及于此,方原便打从心眼里感激上苍!

    自从进入琅琊阁,方原便珍惜每一息的时间,参阅那数之不尽的玄法神通,这些神通,其实已经远不如他修炼的玄黄一气诀以及天罡五雷引来的高明,但仍然有着许多独道之处,可以助他明悟神通之理,参透种种变化,融入了玄黄一气诀之后,便更多了一分提升。

    读玄法读得累了,便随手抄起本关于修行总领类诠释修行之理的书卷来看,权当是休息。

    有时候,也会觉得一直这么读下来,有些枯燥了。

    到了这时候,方原便又再取一本修行史藉,仙圣传类的书藉来看,打发时间。

    这里的书藉太多了。

    太多只存在于传说中,异常珍惜的孤本绝谱。

    每看到一本,方原便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这般幸运。

    于这等专心致志,心无旁鹭的读书生涯里,方原完全忘了时间。

    他甚至忘了在书藉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渐渐的,时间其实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但方原却毫无察觉,还像是刚来时一般的专注,期间,乌木先生回来了几次,也想过来看看方原,但是远远的一来,便看到了青袍儒巾,专心盘坐在了书架之间入神读书的方原,便苦笑了一声,也没让人打扰他,便自离开了。

    后来,赤水丹溪也知道方原入了琅琊阁,曾有几位熟人想要拜见,邀他一叙,但方原根本就没留意到放进了自己洞府里的拜贴,于是也就这么过去了,他还是继续读着自己的书。

    久而久之,就连琅琊阁里的儒生与仆役之流,都知道了这么一位书痴的存在。

    不过这样的人,他们也见过不少,倒不觉得稀奇,惟一的区别就是,别的书痴吧,总还是有些知情达礼的样子,知道逢年过年,会出来拜会一下琅琊阁的主人,偶尔也会出来休息一二,与他们说说话,解解闷,而这位书痴则是一应没有,显得比别的书痴更痴而已!

    当然了,这些道理,方原其实也不是不懂,只是懒得理会了。

    入琅琊阁之前,他觉得一年半的时间也可以了,毕竟六道大考,六道魁首的读书时间,全被自己赚了来,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可是入了琅琊阁后,他却又觉得自己这读书的时间太短了,这么多的人,哪怕自己记性再好,精力再充沛,那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读完的啊!

    于是他便更珍惜起了每一息的功夫,只求可以看到更多的内容。

    某种程度上,他甚至已经到了不求甚解的程度。

    只是要看,要将这一切都看进自己心里。

    渐渐的,方原也已经忘了自己已经在这琅琊阁里呆了多少时间,更是忘了自己已经看过了多少书,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甚至已经忘了自己进入琅琊阁的初衷是什么……

    他只是认真的读书,领悟其中的道理!

    读到精妙处时,便附掌大笑,读到一些庸俗无知之论时,便也冷言相讥!

    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显得很无聊,很孤独。

    可在方原自己看来,那种感觉,便像是他坐在了大殿之中,周围半空里,皆是无数个睿智得道的高人,在与他辩论,在将他们的智慧与心血传给他,而方原独坐其中,时而与这些人激烈辩讨,时而对这些人感恩戴德,时而也会对某一些滥竽充数之辈讥嘲冷讽……

    这其间,又哪有半点无聊?哪有半点孤独?

    时间如沙,日月终日起落。

    这一日,似是正午时分,方原正盘坐在了道理殿内,手捧了一卷天下灵脉十二经注认真的研读,早已入神,待到看完,还觉得其中诠释的天下灵脉由来与分布甚有道理,只是这位前辈碍于修为,对此也只是提出了个大概,却未深入,心间甚觉可惜,认真抚去了此书被自己翻看过后的痕迹,扫了扫书架上面的灰尘之后,他将此书放回了书架之上,凝神思索。

    “这位前辈所言,天下灵脉犹如一方天然大阵,我等皆是由灵脉散溢出来的气息,才得以感悟天道,步步修行,听起来似有道理,但若天下灵脉皆如大阵,那么另一个问题……”

    一边想着,他一边伸手去取另一卷书藉。

    那是另一人读了此书之后,留下的笔记,其中也有不少见解。

    “你就是那个被昆仑山抛弃了的六道魁首?”

    但还不等方原拿到那一本书,旁边却有一只小手伸了过去,将那卷书取了过去,捧在了手里,一边当扇子摇着,一边歪了个脑袋,笑嘻嘻的看着方原,大眼睛十分的明亮。

    “你又是谁?”

    方原打量了这个小男孩一眼,眉头微皱。

    那小男孩嘻嘻笑道:“我是谁你不用管,今天我是来挑战你的!”

    “挑战我?”

    方原眼神有些诧异,打量了他一眼。

    然后心里确定了,没有错,这就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

    但那个小屁孩却是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对啊,别人都说你是六道魁首,说你是这一代人里最强的天才,可是我不服气啊,一年之前,我对符篆之道研究得不深,所以就暂时没有来找我,但是这一年时间里,我看了许多符篆一道的书,准备好了,才来找你!”

    “居然还真是个要来挑战自己的,他还做了准备?”

    方原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别来胡闹,将你手里的书给我!”

    那小男孩却后退了几步,道:“偏不给,除非你能赢过了我,才会给你!”

    一边说着,似是生怕方原不答应,急急的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帛质卷轴,丢给了方原,叫道:“你先看看,这是我自己花了三天时间做出来的,若你能解开,就算你赢……”

    方原五指一抬,一道无形的力量接下了那个卷轴,展开了一看,却见上面写着“修然十九问”,里面却是一道道玄奇复杂的题目,看起来十分复杂,他本来没当回事,想随手将这卷轴扔掉,将书拿回来,但是看到了这里面的题目之后,倒是有些意外,继续看了下去。

    擅长阵道之后,无不极擅卜算之术,也喜欢卜算之术,方原便很擅长此道,这时候只是看了一会,便已发现,这卷轴上面的文字虽然稚嫩,但里面的卜算之理却很是精深。

    恐怕一些二纹三纹的大阵师,都不见得能够推算得出结果来。

    那小男孩见方原认真去看,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有些得意的道:“你能算得出来吗?”

    看起来他似乎很有信心。

    但方原在这时候,却已经将这卷轴上的内容看完,只是轻声一哂,便将这卷轴丢了回来,道:“看起来复杂,实际上只是小孩玩的东西,你这题目里前面三道,便早就在云山四谒里提到过了,中间的十道,实际上是神叟十问的内容改过来的,最后五道,不是五行衍法么?”

    “真这么厉害?”

    小男孩脸上露出了些意外表情,似乎有些出乎意料。

    但他眼珠子转了转,又将一颗丹药给了方原,却只是一颗普通的灵丹,但这小男孩面上露出了得意之色,道:“这一颗七昧苦心丸是我炼的,你瞧瞧它与别的有什么不同?”

    方原接了过来,伸手一拈,道:“替换掉了一昧灵药,却是用了另外的一株月华草,茯苓草,苔棘……九种宝药融在了一起,又炼作了七昧苦心丸的模样,好家伙,别人用一两灵精便可以炼出一炉来的灵丹,被你花了不下千两灵精炼成了一颗,败家子也不是这么玩的!”

    小男孩的眼神这回倒有些诧异了,嘀咕着看了方原一眼,本来想要拿出一件法宝来让方原品鉴,这时候却觉得没有了把握,便干脆的把自己的杀手锏取了出来,一击必杀。

    一套笔墨纸砚,放在了方原的面前,得意洋洋的道:“你写个字我瞧瞧!”

    方原皱起了眉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小男孩眨着眼睛道:“你不是符道魁首嘛,那写个字我看看,看咱们谁写的好……”

    方原摇了摇头,道:“不写,将书还来!”

    “不给!”

    那小男孩心花怒放,得意至极,随手就把怀里的书随手撕了几页下来,挑衅的冲着方原眨了眨眼,一蹦一跳的往外走,口中叫着:“我赢喽,六道魁首被我打败喽,我白悠然从今天开始就是新的六道魁首喽,这本书你输给我啦,我要拿着去擦屁股,哈哈……”

    方原看得,心头一阵火大,伸手扯了过来,横在膝盖上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