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阴山大乱
    “你敢杀我?”

    周灵童陡然看到方原杀气横生,一道青色剑光刺到了自己眉睫,整个人便如火烧了屁股一般跳了起来,两只大袖同时舞动,袖底隐约仿佛出现了两道漩涡,向着空中猛得一撞,将方原那一道青色剑光给激得粉碎,但那力量却将他弹飞了出去,后背撞在了石亭廊柱上.

    他满眼都是难以理解的惊疑之色,喝道:“我是仙盟的人,你怎么敢……”

    “你太可怕了!”

    方原大袖一抖,身边青气凝聚,便已再次化出了一柄剑,森森然道:“就是因为你太可怕了,所以我知道你日后必定会给我带来无边的麻烦,所以这一次我必定要杀了你……”

    “轰!”

    说罢了这话之时,他陡然之间再次踏出了一步,一身青气激荡,难以形容的狂暴力道都加持到了手中的青色长剑之上,周围虚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身后仿佛有无数道虚影出现,那正是他将剑意摧动了极点的表现,“豁啦”一声,剑气纵横了开来,直向前斩出!

    “你……果然是个疯子!”

    迎着这一剑,周灵童已吓的神情惊慌,倒不是被方原这一剑所吓到,而是被方原身上那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气给惊着了,转瞬之间抽身而走,同时大袖里滑出了三四件防御法宝,飞快拦在了他与方原之间,飞身急纵,犹如闪电也似,直向着阴山宗内门里冲了过去。

    实力他有,但便如正常人谁也不敢与疯子拼命,他也怕了方原。

    轰隆一声,但只听得身后一声爆响,剑气绞碎了片片流云,那一座凉亭直接爆散了开来。

    周灵童祭起的防御法宝也四分五裂,而方原身形则直接从那一片硝烟里面一飞冲天,到了半空之中,青气鼓动之下,一身剑意摧动到了极致,从半空之中,如银河一般倾泄而下!

    “噗……”

    周灵童心无战意,只想逃入阴山宗内门去,但此时阴山宗内门之前修士如云,杀气凛冽,却恰好拦住了他的去路,只是微微一滞之下,背后便觉得森寒彻骨,却是道道剑光已然到了自己身后,他又惊又怒,也是一声低吼,急力转过了身来,双手猛然拍在了一起!

    “喀”“喀”“喀”“喀”

    他身前立时出现了无尽扭曲的虚空,同时一身法力暴涨,赫然也绽放出了森然的紫色丹光,居然也是一个紫丹修士,而且神通十分的诡异,直接便将身前的虚空封住了。

    但在这时候,方原哪里与他客气,看也不看,直接硬生生斩了下来。

    轰!轰!轰!

    一连串的硝烟滚滚,在空中炸开,剑气与扭曲的虚空,皆尽湮灭颤抖。

    “噗……”

    周灵童虽然法力不弱,但毕竟是迫不及防之下临时出手施展了这一招,在方原剑气威逼之下,却是吃了一个暗亏,虽然终于还是拦下了这一剑,但脸色变得惨白无比,嘴角都渗出了一抹鲜血,身形向后跌出了几十丈,然后终于不敢耽搁,抽身便向山北遁去……

    事已至此,他已不及再逃向山门之内了,只能逃得一步算一步!

    而见到了这一幕,方原更不答话,只是沉着一张脸,身形掠过虚空,紧追不舍。

    右手持剑,剑气纵横,左手则已飞速在空中连画数道符,脚下一只巨大的朱雀出现,雷电缠绕,向着周灵童赶了上去,同时身边涌出了无数道雷鞭一般的柳条,纷纷向前扑出。

    哗啦啦……

    这般狂攻之下,周灵童又是一声惨叫,急将身上的仙袍褪了下来,向后掷出。

    那居然也是一件法宝,直将所有的雷条儿都荡了开来,但终究还是未能尽数拦下,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雷电击在了脑袋上,直打的他一个趔趄,半边身子都已经是焦黑一片!

    在空中滚了两个圈,周灵童更是战意全无,跳了起来,继续奔命。

    只是心下已惊恐至极,拼命大叫了起来。

    “少主……”

    此时的阴山宗内门之前,已是一片大乱,那一具邪尸的出现,使得阴山宗好不容易稳了下来的局面彻底溃散,众修士里,一心击杀邪尸,防着方原被邪尸伤到的也好,一心痛恨阴山宗,想着在此时痛打落水狗的也好,更有许多想着混水摸鱼,攻进阴山宗内门里去的。

    这么一斗起来,却是如急风骤雨,将那阴山宗一众长老都给裹在了里面。

    但他们在这时候,毕竟还没有做好真个与这么多修士全面开战的准备,又没有得到山门秘令,出手之时在犹豫,还想着先将局势平稳下来再作打算,可没想到,一抬头之下,居然看到了自家少主在被人追杀,而且对方出手狠辣,一剑一剑只要杀人,心下顿时大惊。

    拼命大叫一声,便要急急掠起,向着方原冲过来。

    “给我留下!”

    “事已至此,还想伤人?”

    但他们这一出手,就算是之前尚有所保留的中州诸道统高手也皆是一惊,分别迎了上来。

    阴山宗本就想祭起邪尸,扑杀方原,这时候又怎么放心他们的长老靠近方原?

    对他们来说,对于攻打阴山宗,没什么兴趣。

    但谁要是想伤了方原,毁了他们拿到神法的希望,却是罪无可恕!

    而这,也就使得,众长老一时皆被拦住,居然无人能够赶过去相救……

    反倒是随着方原急急赶杀周灵童这一幕的出现,使得阴山宗山门之内这一团恶斗,犹如火上浇油,众修杀气更腾腾升起,惨烈之势推向了极点,眼见得越来越多的修士见到前方大战已起,拼命冲到了前面来,便如洪水也似,硬生生挤得这个战场向前推移。

    如今的阴山宗一个措手不及,就连内门护山大阵,也已经被撕碎了……

    “贼子敢尔……”

    也就在这乱象几乎无法扼止之时,那阴山宗上空里,终于响起了一个震怒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响起,整个人阴山宗也缓缓颤动了起来,阴山上空,仿佛有层层扭曲的云气聚集,而在那云气之下,赫然有一个人缓缓露出了身形,却见他居然如同腐尸一般,皮肤溃烂,灰发脱落,衣袍褴褛,赤着双足,碧绿眼眸睁开,目如冷电,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是阴山宗宗主?”

    “有元婴境界的高人要出手了?”

    “这老怪物修的是什么邪功,怎么和妖尸也似?”

    众修见得这一幕,同时大惊。

    心念一转之间,中州道统诸位大长老,便齐齐要冲上来阻拦。

    但那阴山宗主震怒而发,他们心下也没底,元婴大修若出了手,又有谁能抵挡?

    ……

    ……

    “崔公公,还等什么,出一把力啊……”

    也就阴山宗主开口之时,距离阴山宗不远处的虚空里,李红枭低声说道。

    崔公公却是面露难色,苦笑道:“小主子,咱们要出手,总得有个理由才是啊!”

    李红枭向那阴山上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道:“那老怪物真丑,吓着我了……”

    “老奴知道了……”

    崔公公嘻嘻笑了一声,躬身行了一礼。

    ……

    ……

    轰隆!

    却说那阴山之上,阴山宗宗主似乎也显得十分的痛苦,好像被迫现身,状态不佳,但不论怎样,又如何能坐实自己的宝贵儿子被杀,眼看着方原对周灵童穷追不舍,剑剑杀招,已赶杀的周灵童狼狈无比,心间狂怒,一声低吼,拼命凝聚起了法力,遥遥一掌击了过来。

    那一掌里凝聚了无数惨绿色的火焰,所过之后,山石焦黑,树木枯萎。

    眼见得这一掌扫过,方原便是不死也要重伤。

    但忽听得半空之中传来一声森森然的冷笑,一件大红袍子从天而降,直将这一道掌力尽数裹了进去,然后凭空滴溜溜旋转,待到这红影子缓缓停下时,那一掌也尽数消亡了。

    崔公公立身于原地,笑眯眯的转头看着阴山宗主,道:“你们阴山宗还真是离了邪法就活不了,你虽然结成了元婴,却把自己搞成了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究竟值不值得啊,倒也难怪你如此害怕仙盟,是怕他们看到你以邪尸之法养元婴的鬼样子吧?”

    “本座何时轮到你这老阉驴笑我?”

    那阴山宗宗主也是又惊又怒,奋声大喝:“九重天如何敢来管我阴山宗的事?”

    “九重天自然是不会胡乱管事的……”

    崔公公脸色也拉了下来,森然道:“但你这丑样子吓着了我们小公主,与谋刺何异?”

    “你这阉才敢欺我?”

    听了崔公公的话,阴山宗主直气的怒发如狂,嘶吼一声,道道碧绿色的火焰狂涌了出来,充斥野面八方,激荡一片虚空,偌大阴山之上,都是碧油油的光芒,诡异而又阴森。

    但崔公公在这时候,却也只是冷笑声声,森然道:“呵呵,欺你又能怎么样呢?”

    身形犹如鬼魅,身上的大红袍子凭空一展,呼呼荡荡,整片虚空里都是红影,那些碧绿色的火焰被激得如雨点一般落向了阴山宗内门之中,倒使得阴山宗的山门深处乱成了一团,也不论是阴山宗弟子也好,各处的禁制也好,都被这碧绿色的火焰侵蚀了一片一片……

    不远处的李红枭着阴山宗宗主被崔公公激得怒发如狂,却是有些无奈的叹息,甚至有些同情般的看了他一眼,叹道:“这也是真是不会说话,居然上来就骂崔公公是阉狗……”

    “我们九重天,也没有几个敢这样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