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八十章 阴山周灵童
    此时的阴山宗仙门之外,众修还都在静静的等着。

    一开始,他们甚至还有些不明白方原为何要追问阴山宗这句话,但随着阴山宗听到了这句话后,居然忽然变得悄无声息,似乎连那个神通广大,一直没有露面的人都不愿回答,而那几位之前还在这里能言善辨的长老,也一个个像是吞了苍蝇,久久不敢回答,他们心里也就渐渐的还过了味来,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一个个眼神有些惊喜,期待起了阴山宗的回答。

    阴山宗不是神通广大么?

    连仙盟都可以蒙过去,倒要看看你这一关怎么过……

    “方原小仙师……”

    也就在众人等的不耐烦了,有人在考虑着要不要起个哄,找点乐子的时候,却忽见得阴山宗山门里面,忽然出现了一位身穿彩衣的童儿,他轻轻迈步走了过来,身上半点杀气也无,甚至还显得彬彬有礼,到了方原面前,轻轻行了一礼,低声道:“我家公子请你过去!”

    “你家公子?”

    方原看了这彩衣童儿一眼,淡淡问道。

    那童儿道:“我家公子说了,您想要的一切,他都可以给你!”

    说罢了,他便轻轻抬手一指,却是遥遥指向了阴山宗西侧,山门之外,约有三四里远的一座孤峰之上,那峰上风景秀丽,筑着一座凉亭,隐隐可以看到,亭里似有一人端坐。

    周围众修见了,倒是略略放心。

    毕竟是在阴山宗之内,方原又是他们获得神法的希望,因此谁也不敢让方原冒险,若是那什么人在阴山宗里面等方原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同意方原过去,不过如今看时,见会面之地是在阴山宗之外,距离他们更近,可以随时保护,这一颗心倒是稍稍放了下来。

    “好,我过去!”

    方原也是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也不必这童儿带路,他飞身而起,青袍荡荡,直往那一道山门外的山峰掠去,身形在空中游移,轻轻一转,便进入了凉亭之中,然后慢慢在石案的另一侧坐了下来。

    “这位就是名震中州的六道魁首么?”

    石案另一侧,坐着一个身穿宽大袍服,模样颇有几分女气瘦削男子,他朗声笑道:“一直听你名声大盛,人人赞许,今日一见,风采果然不俗,我本以为咱们云州这破地方,是不会出现什么像样的人才的,没想到先出了一个我,然后还能再出一个你,了不起啊……”

    方原打量了他一眼,没有立时开口,只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的狂妄,更关键的是他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时,却又显得理所当然。

    这人要么是个傻子,要么就是个有着强大自信的疯子……

    “你这一招,倒是阴险,让我们阴山宗也有些措手不及……”

    那男子笑了一声,向方原拱了拱手,然后又轻声一叹,目光稍显得有些认真的看到了方原的脸上,道:“恕我直言,你应该是个聪明人,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何非要用这种手段呢?虽然这样一来,把我们阴山宗害得很惨,但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不是么?”

    “你若是认真在问,那我便也认真回答……”

    方原迎着他的目光,过了半晌,才回答道:“我对付你们阴山宗,没有考虑过会有什么好处坏处,只是觉得你们阴山宗做了这么多逾矩的事,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微微一顿,又道:“准确的说我甚至不是在报仇,只是要除魔卫道而已!”

    说罢了,眼神十分坦然的看着那男子。

    “我的天……”

    那瘦削男子听了方原的话,有些瞠目结舌,愣愣的看了方原半晌,才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今这个世道,你又是这等修为与地位的人,居然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最关键的是,我从小就能一眼看出别人有没有撒谎,而你说出了这一番这么虚伪的话,居然不是在说谎,这这这这……这简直就是太可怕了啊,方原道友,你不是个傻子吧?”

    方原淡淡道:“我是六道大考仙榜首,自然不会是傻子!”

    那瘦削男子用力击了一下掌,道:“那你一定是个疯子……”

    方原道:“如果我这样的是疯子,那我想这个世道一定疯的更厉害!”

    “这话有意思!”

    瘦削男子轻轻在石案上一拍,笑了一声,道:“那便好好聊聊吧,我叫周灵童,现今的阴山宗宗主是我爹,只不过我现在准确来说,与阴山宗没有什么关系,在我十四岁那年,我爹就将我送进了仙盟了,现在的我在仙盟里确切的说只是一个巡游使的身份……”

    “李红枭说的那人就是他……”

    方原淡淡的看了这周灵童一眼,心里有了数。

    打量了一眼这个男子,只见他同样也是金丹修为,只是看不出丹品,某种程度上说,此人虽然生得有些女气,但若是丢进了人群里,怕是很难被人认出来,他一身气机都以秘法封锁,让人很难看透他的真正实力,但方原可以感应得出来,此人应该是个棘手角色。

    “你的目的达到了!”

    周灵童直接言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轻声笑道,手指轻轻一勾。

    凉亭之外,便有一个用捆仙绳缚着的老者飞到了凉亭里来,身体摔到地上,颤了两下。

    周灵童伸足踏住了他,目光却望着方原笑道:“此人名唤元离,是我阴山宗大长老,除我父亲之外权势最大的就是他,对了,当初与南荒妖王交手,甚至于称兄道弟,并派了自己的数位真传入越国去查你的就是他,明白点讲,他也就是你想找的罪魁祸首了!”

    方原看了那老者一眼,只见他满眼都是不甘与绝望之意,但似乎反抗之力都消失了。

    不过无论是身上的袍服,还是一身的气机,都表明这人确实是个大人物。

    “将这么大个人物交出来,无论如何这件事也能给你交待了吧?”

    周灵童笑道:“不过你想夺我阴山宗之名,倒是要失望了,这件事我会主动向仙盟交待,只言是我意识到妖魔图谋不轨,因此特地回到了阴山宗来大义灭亲,将这老头子揪了出来,而你不过是个过来捣乱的跳梁小丑而已,阴山宗会经由我的手好生整顿,成为守卫云州的一股子坚定力量,你所想的让仙盟来查我们的底,非但不会成功,反而会正好相反!”

    说着还向方原挤了挤眼,笑道:“反正我们阴山宗该得的好处都得了,不是么?”

    方原沉默了下来。

    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可怕。

    逼得阴山宗交出了这么一位大人物,自己应该算是成功了。

    可到了这时候,自己却完全没有成功的感觉,反而心底隐隐发冷……

    “我去越王庭时,有一个人逃脱了……”

    方原过了半晌,才抬头看向了周灵童,道:“那个人就是你吧?”

    周灵童笑着点了点头,道:“是我是我,越皇的妃子可长的真是不错……”

    方原听了,便再一次沉默了下去。

    “别这么不痛快嘛,表面上毕竟还是你赢了不是吗?”

    周灵童看着方原的表情,脸上的表情却发的得意,但口中却在劝着,笑道:“其实我这次也是有事来找你商量的,你想必是个聪明人,这种行侠仗义的事情吧,做上一回两回的过把瘾就行了,人毕竟还是要向前看,你说,在这时候,咱们两个人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方原淡淡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交易?”

    周灵童笑了笑,道:“看你从中州回来之后做的事,我也大体能猜到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来你对青阳宗确实不错,二来你对身边的几个人倒也着实看重,偏巧不巧,我在越王庭幕手谋划了这么久,对越国修行界也了解挺深的,包括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方原眨了眨眼,笑道:“比如说青阳宗有位非常爱幕你的师妹?”

    “比如说太岳城里有一家方姓的小家族?”

    说到了最后,轻声一叹:“再比如说,清梁县的乡下住了一位姓朱的老先生?”

    方原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望着周灵童的目光有些森然。

    周灵童却在此时笑了起来,道:“这些我当然都不会动的,而且你说什么行侠仗义,看起来应该是个好名的人,我可以将这大好名声给你呀,我甚至可以保证以后绝不让阴山宗再去找青阳宗的麻烦,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和和满满,也永远都不必替这些人担忧……”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你想要什么?”

    周灵童笑道:“我想要你身边那个傻大个子!”

    方原目光变得森然,沉沉看了周灵童一眼,但没有立时开口。

    “你先不用急着发火,我只是在问你的意见而已……”

    而周灵童则在这时候变得淡定了起来,低声笑道:“不过呢,我也实话告诉你,只是我看上了这个傻子,那你是护不住的,有太多的方法将他掌握在我的手心里了……”

    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原,道:“你想必也知道,大劫将至,仙盟正是用人之际,有许多位置,是可以强行征调人过去的,仙盟调令一动,便是元婴老修也须应命而行,而我又与座师的关系不错,如果我想向他讨要一张调令,那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小事情了……”

    说到了这里,不知从哪里摸了串葡萄,摘了一颗吃了,剩下的又塞进了乾坤袋里,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方原,道:“有了这一纸调令,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强行将这大傻子调到魔边去了,大义当前,举世共戚,你或是青阳宗,难道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说到了这里,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得意了起来,轻声道:“而他到了魔边,那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将他拿下,落入我手,他是死是活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你又能奈我何呢?”

    方原看着他慢悠悠嚼葡萄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慢慢的消失。

    周灵童见了,却又忽地轻轻笑了一声,道:“所以,现在事实就是如此……”

    他说着,轻轻掰出了一根手指,道:“阴山宗,你动不了的!”

    然后,又掰出了第二根手指,道:“那个大傻子,你也一样护不住……”

    一边说着,一边坐直了身体,轻轻一拍石案,笑道:“那你,是不是要听听我的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