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轮到阴山宗了(三更)
    “孤身闯皇宫,一箭杀越皇……”

    越国皇宫之前发生的一幕,实在是让众修都又惊恐,又激动。

    在听闻了方原直接杀到越王庭来时,谁都意识到了可能会有一场大战,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场大战居然结束的那么快,尤其是看到了最方原相隔数里,中间又有着大阵遮掩,最后却一箭将躲在了深宫之中的越皇射杀的一幕,心里那激奋之意更是难以形容……

    可以想象,越国修行界里,怕是又多了一个传说了!

    倒是做罢了这一切的方原,并没有什么激动之意,说实在的,越国修行界会表现的如此激动,实际上还是因为云州偏远,越国修行界里人才也少,大部分修士,怕是从来没有见到过除自己与李红枭以外的紫丹修士,更不说是见到一位紫丹修士全力出手时的模样了。

    对于紫丹修士的实力,他们只能想象,这与真实看到时,自然会有差距。

    而刚才自己那一箭,正是自己在道战之中偷师之后,一点一点融入了自己的修为领悟之中,又将玄黄一气诀与天罡五雷引两大神法结合了起来,推衍出来的一式最强神通!

    这一式神通,就算是在中州也不会被人小觑,更不用说是越国了。

    “崔公公,你见多识广,他刚才使得是什么神通?”

    不说周围的越国修士,就算是停驻在了远空之中,遥遥观战的李红枭,看到了方原这一箭,脸色也微微一变,低声道:“之前道战之中,我没见过使过这一招,难道还留了手?”

    崔公公眼睛也是眯了起来,过了半晌,才笑道:“公主不识得也很正常,以咱家瞧来,他这一式神通恰好将他身上两道神法的力量融在了一处,最是合适不过,但世间同修两道神法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不会有人留下如此合适两道神法的神通了,所以,我倒觉得……”

    他微微一顿,才低声道:“……这应该是这小儿自己推衍出来的吧?”

    “自己推衍?”

    李红枭吃了一惊:“他才只是这个年龄而已……”

    崔公公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再说别的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过了半晌,李红枭也忽然笑了一声,轻轻叹着道:“这家伙,还真是个天才啊!”

    “……”

    “……”

    此时的方原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一式神通,连修炼了仙法的李红枭都如此震惊,他只是抬眼看向了越国皇宫,微一凝神,便大袖一抖,将十尊血煞兽尊都祭了起来,迎风变大,飞向了这越国皇国的各个位置,如今越皇虽然被自己一箭射杀,但大阵还在,谁也不知道这越国皇宫里还有没有越皇一党,万一青阳弟子入了其中,却被人借阵势掩杀了那就麻烦了……

    不过看样子,自己倒是想多了。

    随着自己而来的青阳弟子,还有云长老与太石长老带来的人,以及四大仙门急急调了过来的弟子们,都一批一批进入了越王庭之中,搭救被越王庭关押的各仙门弟子,以及修真家族之人,同时自然也少不了清查越皇一脉的余党,以及规整如今的越王庭秩序等等麻烦事。

    到了这时候,方原倒是不必再操心了,自然会有人处理的妥当。

    他只是在镇压住了这一方大阵之后,便带了人,一点点收去越皇庭的大阵,却也就在这时候,忽然有青阳弟子发现了一物,顿时吃惊不小,急急忙忙跑了过来,通知他过去查看。

    “嗯?”

    方原到了阵间的一座大殿之中,便立时看到了一具铜棺。

    神识在那铜棺上微微一碰,他顿时脸色大变,感觉到了一种异常诡异的气息。

    也是到了这时候,他总算明白了越皇当时为什么要与自己赌阵法。

    “修行之路,还真是步步凶险,在这小小越王庭内,都可以遇到这种事情……”

    方原凝神观察着这具铜棺,他没有打开铜棺去看,却能够感受到这铜棺之内积聚的邪气,便如宝剑不必出鞘,便能感受到剑在匣中的杀气一般,这铜棺尚未打开,他便可以感受到那浓浓的煞气,实在不知道若是铜棺开启了,里面空间是什么玩意,又有多强的力量!

    至于自己能否抵挡,他便更不确定了。

    反正他是不想尝试的……

    “呵呵,这叫铜棺养尸法,棺乃地底幽冥玄精所致,上面的血纹乃是取金丹修士的心头精血所画,每日都要以筑基修士的鲜血去滋养的,如此一来,里面的邪尸便会日渐积累浓厚血气,待到关键时候祭了起来,便可以威力无穷,仅看这铜棺的气息,里面的邪尸积聚已久,怕是连元婴都可以斩杀吧,实在没想到,在这小小越国,倒是会见到这等邪性玩意儿……”

    不远处,一个声音轻笑着响了起来。

    方原转头,便看到了李红枭在崔公公的陪同下过来了。

    说话的正是崔公公,似乎见到了什么珍宝一般,欣赏的看着这具铜棺。

    “铜棺养尸?”

    方原听到了这话,心里已然微动。

    云州精擅养尸的门派,除了阴山宗,又还能有谁?

    当初他斩杀阴山宗真传甘龙剑时,便曾经见到甘龙剑祭炼的血尸,再想到这越皇本来就是阴山宗一力扶持起来对付越国五大仙门的,又如何还能不明白这套是谁给自己布下的?

    不过在这时候,崔公公倒是似笑非笑的向周围扫了一眼,道:“这具邪尸力量如此之强,怕是人家的宝贝,而这越皇,分别就是人家推了出来的傀儡,用的时候撑在明面上,没用的时候就直接断尾逃生,切断与越国的一切联系,这是在防着仙盟找上门呐,想必他们是不舍得将这邪尸直接给了越皇的,若咱家猜的没错,之前这里一定还有一位别的人在!”

    说着倒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此前咱家看越国修行界里的卷宗之时,便觉得这越王庭里有一位玩弄人心的高手,再想想刚才他们给你设的这一计,看起来无耻又不要脸,但却也算精妙,说不定便是那位一直躲在了暗中操纵这越皇的人了,只是不知究竟是哪位高人!”

    李红枭道:“他连邪尸都扔在了这里不要,定然走的连影子也没有了!”

    想到了居然会有人在这么多人关注之下,悄然从越王庭离开,方原心里也微微沉了几分,微微一顿之后,淡淡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猜也猜得到是从哪里来的……”

    场间气氛稍显阴冷,李红枭感受到了方原身上的杀气,微微皱眉。

    “方原师兄,方原师兄,快来看……”

    也就在此时,那皇宫深处,忽有人大声叫嚷了起来,显得有些惊恐。

    方原身形一动,飞掠了过去,然后也是脸色微变。

    却见此时正有七八位青阳弟子立身于越国皇宫后院,一座地底冰窟之中。

    一到了这附近,便只觉得血腥气扑鼻,神识稍稍往那冰窟里一探,更是脸色微变。

    只见那雪窟之中,赫然是一堆一堆的残尸,死状凄惨,像是被人凌迟,有的被抽空了鲜血,有的则是切成了数段,还有一些,居然摆成了各种形状,倒像是画作一般,带着种残酷的意境,从那些残尸扭曲的面孔来看,可以想象他们临时之前所受到的痛苦模样。

    “小公主不必看了,这定然是那喂养邪尸的残骸,不会错了!”

    崔公公只是过来瞧了一眼,便心里有了数,取了一块白色手帕,捂住了口鼻。

    “族……族叔……”

    此时正有更多的青阳弟子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一片惨状,皆是脸色剧变,忽然有一位青阳弟子,正是跟随了方原过来的修真家族子弟王鲲,目光扫过了一具残尸时,忽然间痛叫一声,跪在了地上,想要伸手过去,却又不敢,整个人几乎崩溃,望着那残尸大哭了起来。

    “大哥……”

    又有一位百兽宗的弟子赶了过来,目光惊恐的在这堆残尸里找了许久,却终于还是看到了他一直担心会看到的脸,顿时泪如雨下,双膝跪在了地上,悲戚万分的痛哭了起来。

    而这哭声,又立时引来了更多的人,又惊又恐的在这些残尸身上看着。

    这数年之间,越国修行界大乱,死者无数,失踪了的更多,这些残尸的身份,不言而喻。

    方原看着这一幕,目光渐冷,半晌之后,他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离开。

    “你想对付阴山宗?”

    李红枭察觉到了方原的情绪,慢慢跟了过来。

    方原神色,倒是显得出奇的平静,只是淡淡道:“越王庭毕竟只是个提线木偶!”

    李红枭微微皱眉,道:“阴山宗毕竟和越王庭是不一样的,越王庭新近崛起,多是乌合之众,根基太浅,因此崔公公动用了一些云州的暗子,便将他们的举动查的一清二楚,往仙盟面前一放,便是十足的邪派,可以任意拿捏,而阴山宗则是传承久远,底蕴不浅,做事也小心,留下来的把柄不多,且随时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你想对付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方原沉默了一会,道:“那就直接找上门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