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一式神通新领教(二更)
    “那个人,果真是将人心玩弄到了极点……”

    远远的看着方原凌空立于皇宫之上,推衍着这皇宫之内的大阵,越皇心里也是一阵起伏。

    此时的方原,尚在皇宫内院大阵之外,没有迈入进来,无疑是想先将这大阵的规律推算个差不多之后,再进入内院破阵,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于内院之外推衍着阵势之时,皇宫内院核心位置的一座大殿里,却正藏着一具青铜色的棺材,散发着丝缕诡异气息。

    那铜棺通体布满了血纹,不时的慢慢亮起,然后又缓缓黯淡下去。

    便如呼吸,无比诡异。

    这铜棺的气息很容易被人发现,却恰好被这皇宫大阵完美的掩去了痕迹,就算是方原这等阵术高手,在不正式进入大阵之前,也无法感应到这一具诡异铜棺的存在……

    而这,则正是后宫里那人,为这六道魁首布下的杀局。

    方原的阵术再高明,入阵之时,也起码会被这大阵困住半晌,这也是破阵的正常过程,想要破阵,自然便是先入阵,再推衍各种阵光运转,然后从中推算出一条生路来!

    这起码需要大半个时辰,阴山宗三大妖尸之一的铜尸煞,足以杀他十几次了。

    之所以不直接祭出妖尸,就是因为想直接杀这六道魁首太难了……

    五大仙门把他当宝贝一样,明义上看起来是他独自带了几个不成器的青阳弟子过来,但实际上不知道有多少金丹长老都在暗中保护他,甚至连仙盟巡查使看到他遇险,也一定会出手相救,所以明面上想要杀他,几乎不可能,惟一的办法,就是直接用大阵将他隔绝!

    他便是有那血煞兽尊一样的宝贝,也需要从阵外祭起,阵内是不好起作用的。

    到了那时候,阴阳两重天,外面的人也救不了他们的命。

    “他因六道魁首之名而起,但也终究会被这个名头害死……”

    想起了那玉简里面的一句话,越皇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激动了起来。

    在越皇心里闪过了这么多的念头时,方原已然收起了玉筹,抬眼看了过来。

    越皇心里登时一阵激动:“终于要开始了么?”

    ……

    ……

    这时候,看到方原收起了推衍阵势的玉筹,准备进入大阵了,周围虚空里的云长老与太石长老等人,也是心间一沉,想说什么,却终于还是忍住了,事实上,他们内心里,是绝对不愿让方原犯险的,当然他们也不会当众说出让方原不要在意那些人性命的话来……

    在他们心里,更希望方原暂且收兵,哪怕放过这越皇一命又如何?

    只不过,他们也明白,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方原已经杀到了这里来,气势如宏,真被逼着离开了,声名亦大受影响。

    如此,只能期待着方原的阵术如意料中一般高明……

    ……

    ……

    “哈哈,便让老夫来见识一下你这六道魁首的本领吧……”

    大阵里面,响起了越皇的声音:“若能破阵,朕这颗头颅便送给你了……”

    “但若不能破阵,便请你这就回去,欠了五大仙门的生意与灵脉,朕会还,也会就此离开越国,但从此之后,你也就莫要再找朕的麻烦了,大路朝天,咱们就各走一边……”

    此时的越皇,惟恐被方原瞧出了破绽,声音低沉,似乎带着一抹寒意。

    这倒像极了一位走头无路,正在赌命的一国之主。

    “呵呵……”

    方原笑了笑,缓缓踏上前了几步,距离进入那皇宫内院,已只有一步之遥。

    越皇的一颗心,都在这时候提了起来。

    但方原却缓缓的停下了,抬起了头来,道:“谁说我要破阵了?”

    ……

    ……

    越皇听了这话,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不破阵,那刚才又推衍什么?”

    但他这个念头还未过闪过时,方原已陡然间大袖鼓胀了起来。

    一身青气大涨,轰隆隆激荡四方,玄黄一气诀已然摧动了极致,虚空缥缈,震荡虚空,连他背后的日月星辰,都似乎被这茫茫青气渲染,蒙上了一层神秘而虚幻的颜色。

    周围众修都有些心惊的向方原看了过来,不明白他如今摧动一身的法力是要做什么……

    “那是玄黄一气诀?”

    云长老则是有些触目惊心的向方原看了过来:“怎么比千年前的大长老还要强……”

    这一个念头还未闪过时,方原右手也抬了起来。

    “喀喀……”

    这一次他施展的天罡五雷引,青气之内,雷光闪烁,电蛇滋生,直激得狂风骤起,耀亮了方原此时面无表情的脸,朱雀雷灵、青鲤雷灵、不死柳,都在他身边时隐时现,到了最后时,那雷光更是照耀一域,引动了天象,忽然间一道粗如儿臂的电光从天击落了下来。

    “天罡五雷引……”

    “那就是天来城金家的天罡五雷引?”

    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又引动了无数修士的震惊,尤其是这一次来青阳宗观礼,但却似乎隐隐带着某种目的几个大仙门使者,看到了方原施展这等雷法,已是又惊又喜的模样。

    六道大考之后,方原一人便掌握了两道强横神法的事情,便已传遍了诸域。

    但真正见过他两道神法的人还不多……

    如今看到了他同时施展两道神法,而且如此神威,心里又怎能不激动?

    “要拿你人头,又何须阵法?”

    在两大神法加持下,方原脸色被映的变化不定,但可以看得出来,他眼中似乎多了一抹杀气,不过声音却还维持着平静,声音低低的道:“我刚才推衍的,其实是你在这大阵之中的藏身位置,确定了这一点,便可以请你指教我不久前刚刚领悟了出来的神通了……”

    轰!

    也就在方原这话音落下时,已然摧动到了极致的玄黄一气,忽然间飞速的向着他身边聚拢了过来,愈发变得凝实,最后便犹如实质一般,在他左手之中,化作了一柄青弓。

    下一刻,方原右手高高举起,抓住了那从半空之中击落的闪电。

    那一道粗如儿臂的雷电,居然在他天罡五雷引的压制之下,不停的变化,最后越凝聚越小,赫然化作了一道雷电化作的箭,被他右手握住,搭在了玄黄一气弓之上……

    然后方原拉弓如满月,指向了黑气弥漫的越国皇宫之中某一个位置。

    “……”

    “……”

    “大事不好……”

    却说那越国皇宫大阵里面藏身着的越皇,本来一心等待着方原入阵,好将他伏杀,但却没想到方原居然不入阵,而是用两大神法化作了一式神通,恐怖雷箭遥遥指住了自己。

    他瞬间变得心惊肉跳,这皇宫内院,自己苦心布置了许久的大阵,都无法给他片刻的安全感,尤其是看到那雷箭指的方向,正是自己如今所在的阵枢位置时,更是什么也顾不上了,蓦地里大吼了一声,拼尽了全力要将与周围的大阵之间的联系全部切断,然后逃走……

    轰隆隆……

    也就在此时,方原吐气开声,雷箭脱弦而出!

    玄黄一气弓之上凝聚的可怖力量,尽皆加持到了那雷箭之上,使得这一道雷箭飞行之速,简直就像是破开了虚空,倾刻即至,好像连中间的过程都直接消息了,而那将无尽雷力压缩到了一起,才凝聚了起来的一枝雷箭,更是直接荡开无边力量,毁灭了沿途的一切……

    “嗖!”

    在众人眼中,只看到越国皇宫上空的黑雾,直接出现了一个大洞。

    再下一看,便直看到一道耀眼的箭光,直接到了那一片笼罩了整座皇宫的大阵北首,越国皇宫里面,平时用来处理政事的宣政殿上空,然后直直的钉了进去,飞入了大殿。

    非常顺利,毫无阻碍的便飞入了大殿。

    因为越皇本来就是想着要骗方原入阵,破阵,而不是阻拦他。

    所以这一箭简直就是没有受到任何阻力……

    下一息,以那宫殿为首,轰隆一下炸开,无尽硝烟狂涌,泥石纷落,大殿倾塌,阵光黯淡,里面还夹杂着越皇的一声绝望哀吼,但很快便被四下里泛起的雷鸣声给淹没了……

    “方原师兄……”

    见到了这一幕,那不远处的诸位青阳弟子也都冲了过来,脸色激动。

    “进去救人吧!”

    放出了这一箭的方原,直看着那箭落之后,周围的大殿都轰然倒塌,才缓缓松了口气,他这一式神通是他回山的这段时间里,将在道战之中所有学到的法门凝聚一处,才悟了出来的,为的就是发挥出玄黄一气诀与天罡五雷引的最大威力,成法不久,还不算完善。

    射出这一箭之前,他也不知道威力如何,不过如今看起来,倒不让人失望。

    “为什么会这样?”

    而在此时,皇宫之内的另一座宫殿里,那本来笑吟吟的感应着外面的变化,嘴里含着半个葡萄,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年青人,也忽然间脸色一变,嘴里的葡萄都掉到了地上。

    “直接杀人,太不讲理了吧?”

    脸色阴晴不定,愣了半晌,才又将那颗葡萄捡了起来,塞进嘴巴嚼了起来。

    他的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一边开始起身杀周围的妃子,一边自语道:“不过这样一来,越国的事情就彻底跟我们阴山宗无关了,以后再找机会,陪你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