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越皇赌命(一更)
    宫殿里,本是该越皇坐的王座上,却正懒洋洋的躺着一位模样俊俏,袍服肥大的男子。

    如今外面斗得正酣,他却一点也不在意,身边围了几个娇美的妃子,正在一颗接一颗的给他喂葡萄吃,看到了脸色发青,明显有些沉不住气的越皇冲了进来,这男子非但没有什么惊慌模样,反倒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道:“你也真是,做了这么几年皇帝了,却还是一点一国之主的样子都没有,当初你答应我们阴山宗时,可没表现的这般没用啊……”

    “当初老夫好好在红云岭修行,是你过去找我说……”

    越皇忍不住开口,见到了这人似笑非笑的扫了自己一眼,才急忙改了口,闷闷的道:“主要是,之前我便说离开越王庭,可你偏不让我走,还说仙盟不会允许他如此大张旗鼓的找过来,可如今,他还是来了啊,这小辈如此凶狂,我……我又怎么能是他的对手?”

    “你是皇帝,要自称朕,而不是我……”

    那男子轻轻笑了一声,道:“一开始我是以为仙盟不会坐视他闹这么大,但那时候不是没想到九重天的小公主会过来找他嘛,有了九重天撑腰,刘巡查又哪里还敢管他?”

    越皇脸色又是一阵变化,忍不住道:“那我们赶紧……”

    “你不能走的……”

    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道:“如今这皇宫周围,不知隐藏了多少高手,就算你能够离开皇宫,也根本逃不出越国,况且,好容易等到他主动找上了门来,我们不抓着这个机会斩草除根,难道真要拖到他结成了元婴,然后找上我们阴山宗的山门里去添麻烦?”

    越皇闻言,脸色陡然变了一变:“你……你是真要杀他?”

    那男子笑道:“若不如此我为什么要留下来,真是因为你的妃子们漂亮么?”

    越皇压低了声音,惊声道:“他可是六道魁首,紫丹修士,仙盟选中的仙苗……”

    那男子浑不着意,笑道:“只是仙盟打算给他个机会而已,死了的人如何来接这个机会?”

    越皇的脸色又变了变,有些焦急的向外看了一眼,犹豫道:“但你……愿意出手?”

    “不必说的这么客气……”

    那男子笑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越皇,淡淡道:“你是担心我不是他的对手吧,不过说实话,我倒确实没有打算和他硬拼,想要杀人的话,又何必非要自己动手呢?”

    说罢了,淡淡一笑,道:“你也别着急了,依着我说的去做好!”

    大袖一甩,一枚玉简便飞到了越皇手里。

    越皇扫过了玉简里面的内容,脸色忽然变得煞白,有些惊恐的看向了他。

    “六道魁首或许真有几分本领……”

    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但阴山宗三大邪尸之一的铜尸煞在此,还杀不了他?”

    越皇听到了这“铜尸煞”的名头,脸色惊惧,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神色有些惊恐的道:“你之前让我抓来了那么多修真家族的人与五大仙门的外门弟子,难道就是为了……”

    那男子却只笑了笑,不回答,只是道:“还剩了一些人,你倒正好派上用场!”

    越皇微微犹豫了片刻,忽然低声道:“若是真能杀了他,那么九重天,还有仙盟,恐怕都不会放过我,小周仙师,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这几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出面,但背后策划的却是你,我求你帮帮我,如果这一次杀了他,那我该怎么做,我该如何保命?”

    那小周仙师笑了一声,道:“我若是你,会立刻离开云州,往妖域去……”

    “妖域?”

    越皇听了,顿时微微一怔。

    那男子淡淡笑道:“前几天中州出了大事,如今仙盟和妖域已经对上了,无论是仙盟还是九重天,恐怕都无法奈何躲在了妖域之中的你,到时候岂不是任你逍遥自在?”

    越皇听了,沉思半晌,忽然向他拜了下去,道:“多谢小仙师指点……”

    眼见得他拿了玉简匆匆去了,这王座上的男子吃吃笑了起来。

    看着身前的几个妃子,他笑嘻嘻的道:“你说我已经骗了他这么多次,他为什么还信呐?”

    说罢了感叹道:“人心真好玩……”

    ……

    ……

    而在这时候,皇宫之上,方原已狂暴出手,将四大护法之中的三人斩杀,最后一人,却是那生得身材矮小,穿着肚兜的小怪物,它这时候已然脸色大变,直接跪在了半空之中,身形不动,只是不停的叩首哀求着:“我知错,我知错,我弃暗投明,我改邪归正……”

    方原缓缓转身向他走了过来,青袍之上,未沾半点血迹。

    “你要改邪归正?”

    他神情有些奇异的看向了这个小怪物,笑道:“那你想过正道需要你这邪人吗?”

    说着话时,反手一掌。

    那小怪物便如木头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点生机也无了。

    而方原则不再看他一眼,抬头向着皇宫深处看了过去。

    越皇的影子,在那里颤抖不已,目光阴狠而怨毒的向他看了过来。

    他似乎鼓了几回勇气,才忽然大喝道:“你……你真个要杀我?”

    方原淡淡道:“这事还需要我解释多少回?”

    一边说着,大袖飘飘,向前走去,行动之间,没有分毫犹豫。

    “且慢……”

    越皇眼睛眯起,一声森然大喝,而后急急一甩大袖,在他那一道虚影之后,忽然间有几个巨大的笼罩子从烟雾里滚落了出来,那笼子里,赫然关押着数十个人,男女老幼都有,修为却都不高,有些甚至看起来便像是不怀法力的凡人,一个个惊恐至极的望着四周。

    “这些是什么人?”

    方原微微驻足,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

    “你或许不认识,但你们青阳宗总是有人认识的……”

    越皇沉默半晌,才森然开口,道:“这都是那些不肯向我低头的五大仙门外门弟子,又或是那些忠于五大仙门的修真家族的族人,他们或多或少都与你们有些关系,我用得着他们,又收不了他们,便只好将这些人掌握在手上,才好让那些人安心帮我做事,不是么?”

    “嗯?”

    方原微微沉默,道:“你连这手段都用出来了?”

    越皇森然道:“我命都快没了,还管什么手段不手段?”

    就连方原,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抬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只想换自己一条命啊……”

    越皇几乎嘶吼了起来,但这吼声里却带着些嘶吼之意。

    方原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最多允许你投胎!”

    越皇脸上闪过了一抹恨意,沉默了半晌,才忽然道:“那便这样吧,本皇现在也别无所求了,只想留一条命在身……你既不同意,那本皇便与你赌一赌,你不是六道魁首么?”

    “本王便与你赌阵……”

    说着,他脸色凝重了起来,森然大喝道:“本皇也曾潜心参悟阵道,这皇宫内院里面的阵法,便是本王的得意之作,你若有本事,便破了此阵试试,当然,你不能再动用那几座石尊……若是你赢,那本王便不再反抗,由你处置,但若是你无法破了我内院的大阵,那本王与五大仙门的恩怨,便一笔勾销,这些人老夫会放掉,可你也休要再找老夫麻烦,如何?”

    “……”

    “……”

    听得越皇的森然话语,青阳宗众弟子,以及周围虚空里的修士,皆是心底微惊。

    “越皇,居然是在与方原赌命不成?”

    “啊,是了,越皇如今没有了阴山宗的支持,这六道魁首又是声名如日中天,大势所趋,就连仙盟巡查使都不再理会这件事,越皇便等于已然走到了绝路,所以他想靠着一赌,给自己搏一线生机,若是输了,自无话说,若是赢了,越国五宗,便不好再找他麻烦了……”

    “这等赌斗,六道魁首不会答应吧?”

    “六道魁首刚刚回山,正是将养名声,收拢这几年散去的宗门人心之时,若是在这时候一心报仇,而不顾门人家族的性命,这名声便坏了,对于青阳宗大为不利,甚至……”

    有人顿了一顿,才接了下去:“……连仙盟也会小瞧他一眼!”

    更有人听了这话,面露怒意:“可这等无耻的招数……”

    先一人叹道:“这种招数之所以被人骂作无耻,便是因为他恶心,但有用!”

    “……”

    “……”

    而在一片议论里,方原也静静的打量着,只见这皇宫共分三层,大阵便也隐隐的分成了三道,前面两道,都已经被自己刚才大战四大护法时撕烂了,如今剩下的,便只有内院那一道,看起来倒确实比外面两道精妙了许多,无论是布阵材料,还是阵法变化都更隐密。

    只是打量了几眼,便忽然抬手,大袖鼓动,那六尊石雕立时缩小,飞回了他的袖子里。

    与此同时,轻轻一拍乾坤袋,袖子里面,便顿时飞出了一百零八根玉筹,在他身边哗啦啦旋转,急急飞舞了起来,那么多玉筹,每一根轨迹都非常的诡异,挤在了这么小的空间里,速度又转动的极快,偏偏彼此之间毫不碰撞,一点声响也无,看起来便显得很是神奇。

    而越皇见状,也是心下大喜,虚影闪烁,消失在阵中,真身则拼命摧动起了大阵。

    很明显,他已将大阵催动到了极致,只等方原来破。

    “真要破阵吗?”

    周围虚空里,围观众修士看到了这一幕,神色都有些凝重。

    而在皇宫深处的大殿里,那王座上的男子则是指着方原,笑道:“蠢材,蠢材!”

    “这样的蠢材,凭什么也能爬到了如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