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章 血煞兽尊
    “呵呵,过来杀我?”

    听了方原丝毫不留余地的话,越皇低低的笑了几声,倒是没有动怒或是什么的,只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抬起了头来,遥遥的望着方原道:“朕堂堂一国之君,掌御皇权,你小小年纪,仗着仙盟护持,便如此凶横,逼上门来杀我,这世上还有规矩存在吗?”

    在他说着这话时,皇宫之内,黑气激荡,犹如一片大湖。

    他飘在了皇宫上方的影子,也变得时隐时现,明显只是他真身的一道投影,而在这话说罢之际,倒是有一道气息,直接从皇宫深处升腾了起来,那代表着他真身确实在宫里。

    他将整个皇宫,化作了一方大阵,躲在了大阵深处。

    而在距离方原不远处,大阵上空里,则出现了几道黑沉沉的影子,有佝偻着身子的灰袍老者,也有白裙如霜的清丽女子,还有一位肩上扛了一柄剑,眼神阴戾的黑袍剑师,以及一个生得五短身材,穿个肚兜,打扮像个婴儿,但脸上却满满都是皱纹的小怪物。

    一共有四人,此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皇宫上空,阴瘆瘆的打量着方原。

    “是越王庭四大护法……”

    方原身边的小乔师妹,见到了这四个人的影子,身形顿时微微一晃,似乎有些惊惧。

    急向方原道:“这四个人便是越王庭招揽的邪道高手,这几年里,没少杀我们五大仙门之人,那个灰袍的,便是鬼老,当初咱们青阳宗的况长老被人咒杀,据说就是他施的法,而那女人本是百花谷的叛修,后来投效到了越皇手下,那个黑袍剑师曾杀了玄剑门……”

    在她说着话时,声音还显得微微颤抖,可见对这四人着实忌惮。

    但方原只是摆了摆手,道:“不必说了,知道他们都是该杀之人就好!”

    说着话,他抬头向那四大护法看了过去,却见他们都是金丹境界的修为,有高有低,高者不过是金丹中境,低者也不过是金丹初期,在这般局势下,他们居然还会留下来替越皇卖命,倒让方原有些意外,不过看他们四人修为不高,想必是仗了王庭护山大阵的势头……

    为何不论何门何派,都布置有最为玄妙的护山大阵?

    很简单,只要躲在了这护山大阵里,便可以借助大阵力量御敌,实力起码上涨几个级别,比如说高阶金丹,遇到了丹品相同,但修为却低了两个境界的低阶金丹,动起手来,几乎可以碾压,但在中阶金丹躲在了护山大阵里面之后,便是高阶金丹,也不敢冒然闯进去。

    适才关傲一刀斩来,越皇非但接下了这一刀,还将他击退了数步,便是这个原因。

    接下了关傲一刀的,并非越皇,而是这整座大阵。

    而那四大护法,其实本身算不得什么,但身处大阵之中,便有了和方原较量的勇气。

    “小儿,本皇与你无怨无仇,你却直接找上门来,如此欺我,真当本皇是软杮子不成,今日你若肯退去,本皇愿意向你伏首认错,但只要你敢再往前一步,本皇与你不死不休!”

    越皇的影子阴狠而惊惧的向方原看了过来,似乎有些歇欺底里之意。

    “与我不死不休?”

    方原淡淡抬头,向他看了过去,脸色平静的道:“我与你确实是第一次见,但说无冤无仇倒是天大的笑话了,我本不知有你这么号人在,但你偏要仗了阴山宗的势,甘作走狗,欺我师门,许是觉得有阴山宗为你撑腰,那便肆无忌惮,可以在越国境内横行罢道了?”

    说着话时,他慢慢向前走去,声音愈发森然:“但你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阴山宗也只是仗了南荒城妖魔的势,才有了今天的威风,只可惜妖魔心术不正,谴使者到中州作乱,惹得仙盟震怒,如今便是阴山宗怕也自身难保,你还想着再仗着他们的势狐假虎威?”

    说到了这里时,他的一身法力也已鼓荡而起。

    “你们都退开吧,不必跟我进去了!”

    方原向身边的众青阳弟子说了一声,然后迎着那皇宫大阵,一步踏入了进去。

    轰隆!

    只是这么轻轻一步,但却立时引发了局势剧变。

    “他居然真的闯进了越王庭大阵之中?”

    “天啊,他要在人家的护山大阵里面,独斗越皇与四大护法吗?”

    周围虚空里见得这一幕,已是惊的一连片惊喝之声。

    “就算你是六道魁首又如何,居然敢到闯到宫里来?”

    “哈哈哈哈,若是可以斩杀得六道魁首在此,那我们岂不是扬名天下?”

    “是他先闯了过来,便是杀了他,仙盟也说不得什么……”

    而与此同时,那皇宫之上,四大护法也纷纷大喝,各施邪法,极向着方原攻了过来,在他们出手之时,那皇宫之内,大阵浮动,却是有着道道阵光加持到了他们身上,使得他们一身神通更为可怖,与此同时,各处阵位,也都在急急运转,倾刻间设下了步步陷阱。

    对上了方原,他们并无分毫惧意,相反的,甚至有些喜色。

    毕竟是在皇宫里,有大阵加持,别说是方原,对上了元婴,他们也敢一拼……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方原在一步踏入了皇宫之后,迎着对方的凶猛攻击,却面无表情,不慌不乱,而是慢慢捏起了一个法诀,然后右手的大袖,猛然之间甩了出去……

    轰!轰!轰!轰!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响声,而后众修只见得,在方原袖子里,赫然便有六尊通体玄黑,雕成了凶兽模样的石尊飞了出来,迎风便长,每一座都变得有十几丈高,犹如小山头也似的飞到了半空之中,而后重重的落将下来,轰隆作响声,也不知压塌了多少宫殿楼阁……

    更关键的是,随着这四尊雕落下,这皇宫里面的护山大阵,立时运转不灵。

    不仅暗暗向着方原周围浮动的陷阱禁制消失不见,就连那四大护法身上的阵光加持,也在这时候忽然消失,就好像这强横无比,精心设计的护山大阵,瞬间便失了效果……

    “那是什么?”

    便是虚空里的众修士,此时也不仅愣了一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你这?”

    而那越皇,更是瞬间便惊的像是吞了一个鸡蛋下去。

    “你与我斗阵?”

    方原冷眼看了越皇一眼:“当我阵道魁首之名是骗来的?”

    下一息,他便直接荡开雷法,直向前扑杀了出去。

    刚才被他祭了起来的,正是血祭兽尊,这是一种专门镇压阵法的高阶法宝。

    当初方原在天来城金家通天境界里得到了这十尊血祭兽尊,后来又自己进行了一番祭炼,炼成了一种专门用于阵势之上的法宝,布阵之时,有这十尊血祭兽尊在,布起来的大阵便坚稳难破,而在破阵之时,一旦祭了出来,却可以影响对方大阵运转,得到机会。

    他此前无惧越皇大阵,敢于直接杀进来,便是因为有这法宝在手。

    越皇这护山大阵,也算是不错,可真与一些底蕴悠久的道统相比,那还真是差得太远了,方原都不需要将十尊血祭兽尊祭出来,只需要动用六尊,便已足够镇压他的阵光了!

    “阿也,不好……”

    却说那四大护法,杀气腾腾向方原迎了过来,没想到刚冲到一半,身上加持的阵光却没有了,这一下子立时成为了真就这么赤果果的迎上了紫丹丹品的方原,顿时吓的大惊,那冲在了第一个的灰袍老者后悔不迭,一声怪叫,立时便要转身钻到皇宫里去,暂避其撄。

    但方原已然出手,又如何会允许他再逃脱。

    脚下踏起了阵法中悟出来的罡步,飞身而起,倾刻间到了那灰袍老者身前,左手直接劈落,身边已是青气浮动,雷光滋生,直化作了一只朱雀模样,同样也是一爪抓了下去。

    那灰袍老者一声大叫,急忙回身,祭起一面红色盾牌,挡在身前。

    但只听得“喀嚓”一声,盾牌直接被朱雀一爪抓的稀烂,而后穿透了盾牌,抓住了他的胸口之中,一声厉鸣,爪子收了回来时,便见那朱雀爪子里,赫然已经多了一颗龙眼大小,色呈赤色的金丹,然后爪子用力,直接捏起了一片红雾,无尽精气散入了虚空之中。

    再看那灰袍老者时,早已死的不能再死,身形坠落向虚空里了。

    “只这么一下,便将人的金丹挖出来啦?”

    不知多少正在外围观战的修士,见到了这一幕,都惊的心下发冷。

    而方原在这时候,则是步法不停,身形腾挪,赫然已经冲到了另外三位又惊又恐的越王庭金丹护法身前,青气浮动,雷光闪电,挟着一股子惊人的气息,直接镇压了下去……

    “不好了,不好了……”

    却说方原与那三位护法恶斗时,那位越皇的真身,却急急冲进了皇宫深处的一座宫殿里,急向着王座上的一人拜了下去,惊恐大叫:“他来了,他来了,挡不住,挡不住啊……”

    “哎呀,你急什么嘛……”

    王座上有一人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不来,我们哪有机会杀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