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找到越皇,杀了他
    “青阳宗怎地忽要召集人马?”

    此时的青阳宗内外,正是有着许多各大仙门使者聚集,这些人能被选为使者,代领各自的仙门前来拜会,自然无论是修为还是处事能力都极强。此时却在一片热闹之下,隐隐然发觉了青阳宗上下弟子有调动的痕迹,心里却都觉得有些古怪,正彼此暗使眼色之际,就听得小竹峰方向,一片仙意波动,而后无数道灵光破空而起,于空中一顿,直向北方掠去!

    “为首的那是六道魁首?”

    众人从那些灵光里,分辨出了方原的气息,心里皆是一奇。

    而那四大仙门的长老等人,更是心里一惊,齐问青阳宗主:“方长老去做什么了?”

    青阳宗主一脸的苦笑,长叹一声:“他去越王庭了!”

    众修听得此言,顿时大吃了一惊:“怎会如此急迫?”

    这一下子,整个青阳宗山上山下,立时热闹了起来。

    方原走的急,而且只带了二三十位年青辈的弟子,轻装上阵,而适才让人察觉了人马在调动的人本来就是仙门太石长老,此时他与云长老两人的人马调动,还未完成。

    但见方原已走,便也顾不上了,立时急急跟了上去……

    这却是宗主的吩咐,方原虽说不用,但他也不放心让方原自己去的。

    这两位长老于身侧随行,也好随时防备,稍尽保护。

    而另外四大仙门长老,乃至宗主,听到了这话,也皆是忙乱不已,立时便向宗主传信,急急让仙门派人赶往越王庭,却一是照看方原,二是看能否派得上用场了。

    经过了这方原的晋升大典一事,他们都已打定了主意,这五大仙门联盟,已再度成为了他们的首要大事,在这时候,方原若要赶往越王庭,他们自然也不能缺席!

    “哈哈,六道魁首想必要大展神威,我等不如也去看看如何?”

    各仙门使者里,也有人兴致大起,呵呵一笑,急急谴人遁剑,向着方原赶了过去。

    ……

    ……

    “方原道友,且听我一言……”

    遁出了青阳宗,方原便要直往北去,却忽听得前方传来了一声沉喝。

    方原微微一怔,止住了身形,抬头看去,便见前方一团云气散开,却是露出了一位身穿紫袍,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观其袍服,正是仙盟巡查使,方原也见过他,当初在魔息试炼之后,曾经答应在方原达到了金丹境界之后,保举他入仙盟做一位巡游使的,便是此人。

    却原来这么多大仙门谴使者前来青阳宗,事情闹的极大,仙盟又早就知道越王庭、阴山宗与越国五大仙门之间的矛盾,想着方原回来了,可能会有一些麻烦,早就在这里守着了。

    “巡查使大人,有何赐教?”

    方原看到了他,微微皱眉,客气的行了一礼。

    那位巡查使脸色凝重,快步来到了方原身边,沉声道:“本座奉命镇守云州,首要责任,便是避免各门各派因私仇而斗,没得平白消耗了仙门力量,你这次自中州归来,其势汹汹,本座想着你毕竟年青气盛,一直怕你会闹出事来,想找你谈一谈,没想到你现在就……”

    “越王庭势大,五年时间咄咄逼人,巡查使却想在此时劝我以和为贵?”

    方原挑了挑眉毛,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那巡查使脸色微变,似有些不悦,但还是压下了怒气,低声道:“本座也知道你们矛盾很深,若是私下里过招,暗中斗法,本座也懒得管你,但你须有分寸,莫要闹得太大……”

    从这巡查使的话里,方原听出了些许警告意味,脸色顿时微微的变了。

    “呵呵,什么叫大?”

    也就在此时,半空之中,忽然响起了李红枭淡淡的声音。

    却见不知何时,她那一顶玉辇,却已然到了近处,慢慢停在了半空之中。

    “九重天的小公主……”

    这位巡查使见了李红枭的玉辇,脸色顿时微变,抬手向玉辇揖了一礼。

    面对这九重天公主的问的话,他却是有些一时不好回答。

    李红枭此时坐在了玉辇之上,摆足了公主的架子,笑道:“巡查使自有巡查使的责任,我们也都理解,只不过啊,一般道统自然是要护着的,可是越王庭勾结邪派九幽宫,行刺青阳长老,祸乱一域,甚至暗中勾结妖魔,分明是十足的邪派,又岂能以常理度之?”

    说罢了,她微微一顿,低头向着巡查使看了过来,声音低低的笑道:“更关键的是,本宫得知,这越王庭与巡查使之间,似乎也有些往来,这些事,不知是大是小?”

    这巡查使听了这番话,脸色顿时大变,甚至有些阴晴不定。

    而方原则也是平静的看了那巡查使一眼,大袖一抖,一幅卷宗轻轻拍进了这巡查使的怀里,淡淡道:“我此次只为斩杀妖人,却不是寻仇私斗,巡查使倒是不必担心了!”

    那巡查使脸色微变,迟疑良久,终于还是低声一叹,慢慢让开了一条路来。

    而方原则是笑了一声,大袖鼓荡,青气幽幽,卷起身边众青阳弟子,急往北方赶去。

    ……

    ……

    轰隆隆……

    越王庭位于青阳宗之北,约七八千里之遥,这距离对于如今的方原来说,自然不在话下,因此也未用到法舟,便直接腾云而来,非但如此,身周云气鼓荡了开来,倒使得追随在了他身后的那些筑基境界弟子也速度提升了数倍,轰隆隆震颤虚空,急急向着越王庭赶来。

    沿途之上,不知多少钉子都看到了这一幕,惊的一脸惶然,急急传信。

    “不好,这青阳方原居然直接向着越王庭赶来了……”

    “本以为他就算要动手,也要过上几日,准备妥当,怎么来的这么快?”

    “瞧他这身杀气,难道……是要直接开战不成?”

    这一路过去,把越国境内的各修真家族,小势力小门派也惊动了,平时都是在越国修行,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次方原回来,越王庭便直接收敛了威风,一直在按兵不动,本就让人感觉到了越国修行界里,有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暗流,犹如硬弓张开,一触即发……

    而如今,青阳宗贵客临门,风光无限,正是这压力到了极点之时!

    谁也没想到,那位青阳宗天骄弟子,居然直接在这时候率众冲向了越王庭……

    这一下子,却立时热闹了起来,若大越国,都心神紧绷了起来!

    “三年前,青阳宗御下一十八族修真世家被强攻,死一百一十六人,灭族七家!”

    “两年前,青阳宗一队公干弟子被屠,无一存活!”

    “同年,青阳宗上代弟子王春被杀,上至祖父,下至幼子,无一存活……”

    “兽灵宗司马远被毒灭,嫁祸青阳宗……”

    “两年前,咒杀青阳宗况长老……”

    “一年前,暗设追魂令,凡青阳宗弟子,见之即杀,每一颗首级,可换灵石两千……”

    “……”

    “……”

    一边向前飞掠,方原心间一边闪过了一道道消息。

    这些消息,都是记载在了卷宗之上,仿佛被血写就,或明或暗,或死或残,都是那越王庭推动,想来那越皇确实本事过人,在五大仙门结盟之后,就连阴山宗都一时拿他们没办法,但这越皇却只用了一年多点的时间,便将五大仙门联盟撕的粉碎,逼进了死角……

    方原将那些卷宗都扫了一遍,杀气便也腾腾而起!

    从这卷宗的记载可以看得出来,其实越王庭主要针对的,甚至都不是身在青阳宗山门之内的弟子与长老、执事,毕竟这些人在仙门之中,有护山大阵保护,不好行刺暗杀。

    因此,他就盯上了那些早就离开了仙门,但仍然心向仙门的外围弟子,如此,既可以借此剪除青阳宗在越国境内的羽翼,生意,又可以营造恐慌意境,让青阳宗人心惶惶。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高招,但却深深的招惹了方原的恨意。

    因为方原至今都还记得,当初他逃离越国之时,一路之上,看到了青阳护道符,而从各地赶了过来保护他的,正是这些青阳宗的外围弟子,那些,都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

    可如今,被越王庭绞杀,逼迫最重的,便也是他们!

    于是,方原也就不再按捺自己的杀气了……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了越王庭,他那一身杀气,也节节暴涨了起来!

    远远的,前方已然出现了一片仙城,这里却是越王庭都城所在。

    想必越王庭在知晓了方原归山之后,心里也知道早晚会有麻烦,因此如今已调来重兵重重守护,黑压压的神卫军,此时便守在了城门之上,撑起金甲,寒光辉映,如临大敌。

    见到有流云裹着数十名修士疾速冲来,立时有人低声大喝:“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方原身边的龙吟峰真传孟还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微变,低声道:“方原长老,看样子对方早有准备了,防御甚严,里面更不知有多少陷阱禁制,不知你有没有什么计划?”

    望着那城门之上的数千神卫军,方原身边的数十青阳弟子也都是脸色微变,双方人数差距太悬殊了,越王庭自从崛起之后,急欲扩充势力,财大气精,花大价钱招揽了无数散修为己用,里面自然不缺一些厉害角色,如今双方对阵,便明显感觉越王庭实力十分可怖。

    “计划?”

    方原听了他的话,微一沉吟,淡淡道:“找到越皇,杀了他!”

    “……这,就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