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报仇容易报恩难(四更)
    “凭什么啊?”

    “阴山宗压迫那几年,我们也是出过力的,为何如今熬到头了,倒不允许我们回来了?”

    “是啊,我家族至少为仙门损失了三条人命,如今仙门却如此绝情?”

    “难道真是一步青云,便眼睛长在了头顶上,认都不认识我们了?”

    从方原这个位置,既可以看到那些仙门弟子们的表情,也可以听到他们的一些议论,只见得那场间的诸般哀切之音,最后倒是渐渐化作了不满,抱怨,然后又化作了满腹的怒火。

    “呵,月华珠这等宝物,凭什么玄剑宗与上清山有,我兽灵宗却一无所获?”

    而在这时候,只听得一声冷笑,却是主殿之中,也传出了有人争吵的声音。

    隐隐可以分辨得出,说话的乃是兽灵宗的百狂长老,他向来嗓门就大,这时候更添了几分怒气,正大声嚷嚷着:“不要跟老夫说什么以后,什么从长计议,越王庭已趁势崛起,占尽资源,咱们就算能夺回一些此前的东西来,又岂能弥补得了这数年的损失?”

    “呵呵,方原小友是个有出息的,在中州扬名,人称六道魁首,可只是有区区虚名,又有何用,想要等到他真正成长起来,可以匹敌越王庭和阴山宗,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又有一个声音冷笑了起来,听着像是百花谷的红丹长老:“现在的他,至多不过是借着仙盟之势,让这两方不敢轻易向他动手罢了,可我们百花谷这几年来,为了护你青阳宗,却着实付出了不少代价,青阳宗主只用此些许东西打发了我们,未免太过侮人了……”

    “不错,当初我们越国五宗齐心保他,如今换来的就只是这点结果么?”

    “青阳宗主,你们青阳宗培养出了未来的希望,倒要将我们四大仙门置于何地?”

    听得那些话,方原脸色已然微变,有些不悦了。

    这次他怀着报恩之心回来,却没想到,报恩某些时候,倒比报仇还难。

    “方原师兄,你莫要太过气恼!”

    似乎感应到了方原身上的不悦之意,小乔师妹悄悄的走到了方原身后来,在大青石的旁边坐下,低声道:“那些仙门弟子,还有这四大仙门的人,其实也是在害怕的……”

    “害怕?”

    方原转头看向了小乔师妹。

    小乔师妹无奈的笑了笑,道:“对啊,是在害怕,因为在这五年时间里,一直在坚守的,只有五大仙门里一些意志坚定的老辈人罢了,可是下面的弟子们,却各有想法!”

    “真个说起来,五大仙门倒是都没有做到此前结盟时说过的话,甚至还有不少都在阴山宗的威逼利诱之下,做过了暗结越王庭,反对青阳宗倒打一耙的事来,若是这个时候认真对待,恐怕每一个仙门都有几个底子不干净之人的,甚至还有许多罪无可恕之辈!”

    “这些事真翻了出来,你这次回来,那也就不是找他们报恩,而是找他们报仇了……”

    说到了这里,她微微一叹,道:“如今你回来了,他们怕你秋后算账,自然先要将水搅浑了再说,再者,时间拖得久了,他们也担心一些事情曝露,会与青阳宗反目成仇,再不济,也会各走各路,青阳宗将来地位再高,也与他们无关,所以,他们如今却是想着趁着局势未明,当然是多拿一点就算一点,反正已经送出来的东西,你也不好再拿回去吧?”

    听着小乔师妹的话,方原倒是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

    倒是没想到,小乔师妹如今会有这番见识,差不多与秦长老不谋而合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今的四大仙门,吵闹的越凶,气焰越狂,越代表他们心里没底。

    他们在害怕,怕方原会翻他们旧账,怕一些丑事曝露了出来。

    就算这些事曝露了出来,方原不会找他们挨个复仇,但也会就此成为路人,那么当初他们赌在了方原身上的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倒不如在这时候,多捞一些好处再说!

    说到底,还是因为方原在他们心目中,没有那么强。

    他只是前途无量,而不是力量无双。

    若是方原表现出了有直接覆灭越王庭,正面对抗阴山宗的力量,那么他们这时候会做的,可能就是将门中与越王庭有勾结,暗中做过一些对青阳宗不利之事的人杀的杀的,抓得抓,肃清一切魑魅魍魉,然后带着最干净,信念最强的门人弟子,与青阳宗一起高飞于天了。

    但那样做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实力大损。

    所以他们权衡之下,还是先将水搅浑,保住那些门人弟子,将来事将来再说。

    也就是说,他们觉得方原还没强大到比自家那些门人弟子更重要的程度。

    “我不想让曾因我承担过压力的人受了委曲……”

    方原到了这时候,却是忍不住叹了一声,道:“但也不想这般糊涂!”

    小乔师妹脸上露出了一抹难色,道:“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唉……”

    方原长叹了一声,慢慢的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色。

    这时候,只听得那主殿之内,又有声音高了起来,像是吵的更凶了。

    “休要提什么吾宗卜长老与越王庭之间的事情,呵呵,这五年里,你们身上难道就干净了?我们兽灵宗为了方原小友,尽了心力责任,他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小辈,我们尽到了该尽的责任,难道他回来了,就不该有所偿还,倒先来置疑我们,是何道理?”

    “不错,大难已过,不思报恩,倒要来追究我们的不是,这小辈太过份了吧?”

    声声低喝响起,倒是置疑声如沸,怒气也比显比刚才更旺盛了些。

    而主殿之内的吵闹,则又使得外面那些等候发落的叛宗子弟也一个个的胆子大了些,便有人趁机起哄,一下子搅得怨声纷纷,吵嚷了起来,风借火势,这一下子可热闹得多了!

    “方原小辈在哪里,速速唤他进来,老夫亲自问他!”

    “我等毕竟都是帮扶过他的长辈,在此议事,他却走了,是何道理?”

    “……”

    “……”

    听得主殿之内,已有人大喝不已,要叫自己过去,方原一颗心便也冷硬了起来。

    他凝聚了云气,便要飞身过去,但也就在此时,忽又转头向山外看去。

    只见此时的青阳宗山门之外,居然又有数艘法舟驶了过来,那些法舟一看便是华贵精致,显然来头不小,还未驶到山门处,便听得法舟之上已有人高声叫道:“听闻中州问道山六道魁方先生归山,吾白泽国天水宗宗主特谴使者前来拜会,还望方先生拔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