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形势不一样了
    青阳宗山顶的护山大阵,紫光渐渐褪去,缩回了主殿之内的紫盏命灯之中。

    而在那之后,那一直隐约浮动在半空之中,已持续数年的护山大阵,也慢慢的收缩了起来。这还是数年来第一次,青阳宗收了护山大阵,将自己的山门重又毫无提防的暴露在了苍穹之下,而抬头看着头顶之上,仿佛一瞬间变得清晰了许多的星空与皎皎月光,众青阳宗弟子心间也是一颤。

    这几年来,哪怕是一直开着护山大阵,需要消耗比平时多出了数倍的资源,青阳宗也一直没有收起来过,为了保证不会出现差迟,青阳宗执掌戒律司的太石长老,甚至在一年之前,亲自进入了阵府闭关,为得便是纤细无差的掌控大阵,以免一个不小心,被人钻了空子。

    毕竟有这么一层护山大阵存在,诸青阳宗弟子,心里还能放松些。

    不过,如今随着方原归来,倒是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护山大阵收了起来,众弟子心间,反而更多了几分自信。

    若说方原刚一回来,引发的是众弟子心间的意外与紧张的话,那么他获得六道魁首之名传开,并且点燃紫盏命灯的一刻,便是让众弟子心间多了几分希翼,多了几分期待……

    但若只是如此,那还是不够的,差了一股子劲,还不足以让他们完全逐去心里的阴影!

    所以,方原就干脆的出了手!

    将青阳宗周围隐藏的钉子一口气全部除掉!

    这是给那些暗中窥伺之人一个警告:“我回来了!”

    同样也是给青阳宗弟子们看的:“我不是浪得虚名!”

    ……

    ……

    “方原师兄……他真的回来了……”

    “天啊,终于熬到头了……”

    “这……方长老这等实力,便是几位大长老和宗主,也……”

    随着大阵敛去,清晰而晴朗的夜空露了出来,众青阳宗弟子才恍然回过神来,也不知是从谁开始,忽然间欢呼声响成了一片,众青阳宗弟子尽皆欢呼了起来,心间盘恒了数年的恐惧之意,仿佛也都随着那些钉子的死尽皆散去,比天上的乌云散的还要彻底,还要干净。

    与此相反的,生出的则是一种强烈而兴奋的某种冲动。

    ……

    ……

    “这个家伙,几年之前,还在向我学剑呢,现在已经有这等本事了吗?”

    玉蜂崖灵药监的屋脊之上,小辣椒凌红波抱着双腿,远远的看着主峰之上方原的影子一闪而没,慢慢的将头埋了下来,尤其是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在山上跟在了方原身后的小乔师妹时,更是内心里有些复杂,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是可以过去说个话的,但却多了几分隔膜。

    “方原师弟,或说现在应该称他为方原长老了……”

    竹杖芒鞋的陆青官,在小竹峰的溪流之下,远远的看着方原,轻叹了一声,自语道:“以前看不见他,如今总算再见天日,倒真觉得他与我想象中,果真是一般的模样……”

    “果然要像他那般的心志与手段,才能走到这等高度么?”

    神宵峰的真传弟子严机,苦笑了一声,神色感慨。

    “飞灵师姐没有跟着他一起回来吗?”

    仙门西侧,小竹峰旁边的一处悬崖上,瘦削如猴,干瘪猥琐的候鬼儿一直蹲在那里,看着山下无数女弟子欢呼雀悦,跳动之时那颤颤的胸口,始终无法找到曾经的满足之意,倒是越看越觉得心里失落,只好默默的嘀咕着:“当初你们一起走的,如今怎么不一起回来呢?”

    过了半晌,才失落的道:“她还答应给我说门亲事呢……”

    ……

    ……

    “这个小辈,已经有了这般修为了啊……”

    “这世上,果然还是有天才存在的……”

    而许多山峰,或是洞里,也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修士,在轻轻感叹着。

    “离山之时,尚是稚嫩少年,如今回来,却已成为了这等高不可及的大人物了么?”

    很难说得清楚,在这些年龄长些的修士心里,是欣慰多些,还是落寞多些。

    ……

    ……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而紫云峰的萧长老,这时候也悄然下了主峰来,抬眼看看,只是满腹酸苦。

    本来这一日,诸位长老与执事,齐守在主峰之前,便是因为他回来了,可如今,却是无人再理会他,由得他下了山来,都没有碰到几个关注自己的,这却使得他心里滋味难言,更是隐隐约约的明白了某个问题,整个人都似乎被斩了一刀,摇摇晃晃,似要随时摔倒。

    “难怪那些人会突然之间,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逼得自己取回命灯……”

    他抬起了头,有些失神的眼睛四下里扫着,杂念纷起。

    既然宗主可以提前得知这小儿已在中州扬名,夺了六道魁首的消失,那么阴山宗,甚至说是越王庭,也不可能没有得到,他们大概都已经料到了越国即将再起风云了,在这最后时刻,给自己施加了这么大的压力,难道就是为了要让自己临头了,再给青阳宗添一把乱?

    “在那些人看来,我的性命都不值得一斩,只值得最后添一把乱么?”

    他心头发苦的想道:“只是,既然宗主知道了那小儿夺得了六道魁首,也猜到了他大概会在近期赶回来,那为何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他却不告诉我这个消息,挽留下我?”

    愈想,心里却是愈苦:“难道是他觉得,我不值得挽留?”

    “……还是,他巴不得我走?”

    “……”

    “……”

    失魂落魄的萧长老,慢慢的走到了紫云峰山崖边,这里尚有近百个袍服各有不同的弟子在这里等着,既有一些追随了他数十年,做事得力的执事,也有他精心培养的真传弟子,还有许多都是紫云数这么多年,苦心孤诣培养了出来的精英弟子,一个个面色复杂的看着他。

    在这半年时间里,这些弟子们身后的家族也好,亲长也好,不知有多少找到了在外面独自修行避祸的他,希望他可以出面,念在师徒之情,回来将这些弟子们带出山去……

    可以说,他这次回来,除了外面的压力大了,这些人的求恳,也是一部分原因。

    而在他决定要动身之后,紫云峰的弟子更是多出来了数倍。

    这些人都是眼巴巴的,可怜兮兮,等着他回山,讨还命灯,带他们脱离苦海。

    “走吧,你们的命灯都已经在我手里了……”

    萧长老出了一会神,才勉强了过来,有些疲惫的笑了笑,向那些执事与弟子们说到。

    可是此言一出,周围气氛忽然间变得很是压抑。

    那些执事也好,弟子也好,一个个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难堪,甚至是有些惊恐,望着萧长老的眼神,似乎有一些失望,有一些紧张,更有甚者,仿佛还有着许多的愤怒……

    “小竹峰方师兄终于在今日回山了,我们却要在此时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那群弟子身后,忽然有人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

    也是这一句话,立时引发了无数的低议。

    “对啊,眼看苦日子好容易熬过去了,我们却要在这时候走吗?”

    “那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对啊,太不公平,受罪的时候我们熬过来了,分享荣光的时候却要我们走?”

    那声声议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

    里面夹着许多愤愤不公之意,也夹杂着很多不甘之念。

    萧长老听了这些话,微微一怔,抬起了头来。

    迎着他的目光,那群弟子们之中,议论之声低了许多,有许多目光都不敢直视他,低了下去,但还是有一些仍是直直的看了过来,里面甚至有些愤怒,也不知是从哪个人开始,忽然有人跪了下去,痛哭道:“师尊,这时候让我们走了如何甘心,还请师尊收回成命啊!”

    “对啊,离开青阳宗的事情,本就是家族之命,我心里一直不同意的……”

    “我虽是紫云峰弟子,但从来没想过离开青阳宗啊,师尊为何把我的命灯也拿回来了!”

    “对啊,我若是现在回去了,老太爷会打断我的腿的……”

    “……”

    “……”

    听着这些话,萧长老的脸色变了变,但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他只是目光看向了这群人里,排在了最前面的一人,那位是他一手教导了出来的真传弟子,萧长老望着那真传弟子有些忐忑的脸,过了半晌,才道:“忡善,你怎么说?”

    那位真传弟子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心间鼓了好几回勇气,忽然间跪了下来。

    “弟子……也想留在山门,求师尊您……”

    说到了这里,他微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将我们的命灯再放回去吧……”

    萧长老看着他们的脸,一颗心缓缓的沉了下去。

    “哈哈……”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体踉跄了一下,忽然间笑了起来。

    笑声里带着无尽的嘲弄与讽刺之意,犹若疯癫。

    笑着笑着,便是一口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