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紫盏命灯(三更)
    “额……”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怔住了。

    就连殿内的青阳宗主与云长老,也惊愕的伸长了脑袋来看,形象都不顾了。

    小乔师妹站在旁边,更是惊的花容失色,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

    萧长老更是又惊又恐,脸已憋得通红,但瞪大了眼睛看着关傲,一句话也不敢说。

    看起来刚才那个动作极其简单,但他们却都看出了这有何等可怖。

    那可是青阳宗辈份最高的四大长老之一啊,一身金丹后期的修为,但刚才这个巨汉一伸手,便抓住了他的肩膀,在萧长老法力狂涌之下,都没能将他的手掌弹开,甚至还直接被他轻飘飘的提了起来,放在了殿外,这是要干嘛,把萧长老当成了光屁股的小孩子吗?

    而对萧长老来说,一想到了刚才那完全无法抗衡的巨大压力,一颗心都要停了下来。

    这种近乎侮辱性的动作,尤其是被这大汉抓住,那种性命掌握于他人之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取走的感觉,使得他下意识里就想跳将起来,痛下杀手,但他就是不敢……

    满脑海里只是在想,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这怎么可能是当初自己带回了山里来的傻大个子?

    关傲是紫云峰弃徒,萧长老则是执掌紫云峰的大长老,他当然是认识关傲的。

    何止是认识,当初将关傲带回了青阳宗的就是他!

    当年在外游历之时,他遇到了天赋异禀的关傲,觉得甚是奇妙,便将他和妹妹带回了青阳宗来培养,只不过那时关傲天赋还未完全显露出来,倒显得十分愚蠢,如是教了几年,实在进展不大,便终于还是放弃了,任他自生自灭,再之后,关傲因为触怒了他座下的真传大弟子,被逐出紫云峰,扔到了阵院里去搬石头,他也没有再放在心上,把他忘掉了……

    直到如今,才算是又一次碰了面……

    然后,才短短数年不见,他却发现这傻子居然有了这等恐怖的实力……

    ……满心里,只是充斥了一种难言的荒诞之意:“他是怎么成长了起来的?”

    不光是他,就算是青阳宗主与云长老也都一脸懵懂,刚听说了这傻大个子夺了剑道魁首之位,他们便已然暗暗叫奇,又看到了他拿捏萧长老如儿戏一般,就更一脸惊恐了。

    虽然萧长老刚才是心绪太乱,分了神,又出其不意,才被他抓住了肩膀,但无论如何,一抓住了肩膀,便使得萧长老无法反抗,本身就是极其可怕的啊……

    “方小哥……”

    关傲倒不觉得有什么,老老实实走到了方原身边,见旁边没有蒲团了,就站在了那里。

    方原道:“见过宗主吧!”

    关傲便抬头看了看,见云长老年龄大些,就向着他施礼道:“拜见宗主!”

    宗主与云长老顿时皆一脸的无奈。

    方原也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道:“这位才是宗主!”

    关傲依言点头,便又向宗主拜了一下,老老实实道:“拜见宗主!”

    云长老与宗主苦笑了一声,有些不解的抬头向方原看了过来。

    他们之前都是见过关傲的,虽然没说过多少话,按理说也不应该搞错才是。

    方原便轻声解释:“关傲师兄忘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了!”

    宗主与云长老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只是有些赞赏的上下打量着关傲。

    半晌才叹了一声,道:“我记得他也是在你离开的那一年消失的,没想到是跟着你走了,在那时候,他应该还只是练气境界,没想到如今倒有了这等本事,实在难得啊……”

    两个人的眼底,倒都有些释怀之意。

    方原会在夺得了六道魁首之后,立时赶回来,便已经是一件让他们感觉欣喜的事情,而回来的同时,居然还带回来了一位实力恐怖的高手,便是意外之喜了……

    而在此时,大殿之外,那些小长老也好,执事也好,都正急急探了头进来听着。

    青阳宗山下,也一样是无数人头涌动,争相议论,翘首以待,打听消息。

    “果真是那小竹真传弟子回来了么?”

    “不错,但他可不是之前的小竹峰真传弟子了,堂堂六道魁首啊……”

    在殿外的长老与执事,自然也听到了大殿里面的谈论声音,青阳宗主本来也不介意被他们听到,顿时一个个又惊又喜,震惊不已,纷纷议论的同时,也有人急急将自己听到的话传给了峰下的弟子们,然后便立时引发了一片一片的惊呼之声,在这山间浪潮一般涌动着。

    “六道魁首?”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会真是仙盟在中州举办的天骄大考吧?”

    “哈哈看你傻的,怎么可能?”

    “若是仙盟那场大考,若是有人能夺六道魁首,那我岂不是也能上天?”

    种种议论里,倒是有着无数的惊喜置疑之色,还有人真是打死了都不信,这倒也不怪他们,六道大考,对青阳宗这等偏远之地的修士来说,实在是一件有些遥远的事情了。

    而想在六道大考之中扬名,那就更是一件几乎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天下奇才之多,何时能轮到自己?

    也正因此,他们哪怕是听人说了,倒也有些不太敢相信。

    ……方原居然参加了六道大考?

    ……居然夺得了六道魁首?

    ……就连他身边那个背着大刀的巨汉,居然也夺了剑道魁首?

    ……话说剑道魁首为啥背了一把刀?

    种种疑问,实在难以打消,想信,又不太敢信,不过,当他们看到了宗主一脸笑容,此前面上时常挂着的忧虑之色尽去,甚至还显得有些得意,而云长老在将那万里云书上面的寥寥数十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拍着方原的肩膀开怀大笑时,心里却也渐渐释然了。

    那六道魁首之名,想必是真的吧……

    想想宗主与云长老有多久没这么开怀笑过了就可以明白……

    宗主与云长老的兴致很高,不停问着关于六道大考,以及六道大考之前方原的诸般经历,毕竟万里云书上面,就那么几个字,实在不足以让他们尽兴,问题倒是越来越多。

    小乔师妹在这时候,也听得入了迷,时不时转头看着方原,眼神时而温柔,时而担忧。

    不过方原本来就不喜多言,因此不论说什么,也都只是简单一言带过而已。

    在这时候,倒是不由得想起了孙管事来,心想他若在此,那倒是会让所有人满意了。

    “弟子三个月后,便要前往昆仑山,因此在山间倒是无法呆得太久!”

    方原简洁的回答了宗主与云长老的话后,便轻声道:“而弟子回来的路上,沿途所见,也知道师门因为承担了无数的压力,更害得许多同门,甚至是长老……不过,好歹弟子已经回来了,该尽的力自然要尽,该报的仇也自然要报,许多问题,还望宗主与长老示下!”

    青阳宗主与云长老对视了一眼,看出方原眼底的赤诚,心间更是老怀甚慰。

    “这几年虽然压力确实有,但也不至于急迫到这种程度!”

    宗主陈玄昂笑了一声,道:“既然你们皆已归山,那便先点燃了自己的命灯吧!”

    方原听了,点头道:“正是弟子所想!”

    他抬起了头来,看向了宗主身后,那里是一排一排的架子,充斥了半边大殿,上面都是一盏一盏颜色不一的精致灯盏,只是有许多都已经熄灭了,还有一些地方,直接空白了大片,像是连油灯都已经被人拿走,因此在这时候,倒显得有些黯淡残破,意境枯败……

    回了仙门,第一件事,自然便是要点燃命灯。

    就像当初方原正式成为仙门弟子时,第一件事也是点燃命灯一般。

    在他离山之时,他的命灯,便已被宗主与秦长老等人熄灭了。

    “咳咳……”

    大殿门外,诸位长老与执事分开,却见两个青衣的童儿,搀扶着一位身材高大的老人慢慢走了进来,这老者面上蒙了一层黑气,脚步沉重,可见伤病不浅,但仍然是虎威不减,正是当初放走了方原的秦长老,他已因重伤闭关许久,没想到这时候也急忙出关来了。

    “秦长老有礼了……”

    方原站起了身来,转向秦长老施了一礼,然后笑道:“当初晚辈离山之时,曾向前辈保证,有朝一日必会回来,亲手点燃自己的命灯,如今,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

    秦长老重重咳了一声,脸上却有几分笑意,道:“老夫挣扎出关,正是要观礼!”

    方原点了点头,转身向宗主身后的架子看了过去。

    那里一排一排的灯盏,颜色不一的灯盏,便代表着某种归宿一样的意义。

    方原心念一动,便要将一盏青铜灯盏唤过来,可也就在此时,宗主陈玄昂忽然轻轻摇了摇头,却是站起了身来,走到了最高处的架子上,捧了一盏紫灯过来,放在了方原面前。

    “紫盏?”

    小乔师妹忽然间呆了一呆,眼神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而在殿外,那一众围拢了不去,反而越来越多的小长老与执事也都是脸色大变。

    “居然是至高的紫盏……”

    “他才这般年纪,便有资格点燃青阳紫盏命灯了么?”

    就连方原,也是微微一怔,向宗主看了过去。

    “青阳五盏紫灯,已熄了一盏,少了一盏……”

    陈玄昂笑道:“今日你既然回来了,那便该是多出一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