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让你先走(二更)
    “是方原?”

    “你怎么在这时候回来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大殿之内的三位老修都露出了极度复杂的神色。

    宗主陈玄昂倒还显得沉稳,满面笑容,智珠在握,倒没有多少惊喜之色。

    但云长老却是神情一愕,声音显得非常意外,双眼之中,流出了一股子难以置信的神色来,明显可以看到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确定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是真是假。

    而那位萧长老,则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目光如炬,死死向方原看了过来。

    方原强行登山之时,是以为山上主殿之内,生出了巨变,但来了一看,倒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恶斗场景,心里也是稍稍一定,云长老与宗主都安然无事,便没什么大碍了……

    于是他也收敛了法力,双手抱于胸前,躬身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青阳弟子方原,拜见宗主、云长老,弟子奉命外出游历,今日功德圆满,回山来了!”

    这一揖拜下,那紫云峰萧长老也终于确定了方原的身份,一口气堵在了胸口。

    当初在青阳宗时,他执掌紫云峰,高高在上,又岂会认得方原,哪怕听说了方原天资不俗,也在一些公开场合看到过他,但却一句话也没说过,只算是不认得,再加上如今方原时隔五年回来,一身修为也好,气机也好,都已截然大变,倒使得他一时没有认出来……

    而今忽然看到方原现身,心里却有种十分古怪的感觉升腾了起来。

    怎么恰在自己要讨回命灯,率御下弟子离山而去,另开香火之时,他却回来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

    ……

    “呵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宗主陈玄昂却是呵呵笑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目光也有些深沉复杂。

    不过看了半晌之后,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道:“很好!”

    而云长老则只是沉目看着方原,似乎要将他身上的一切变化都看在眼里,但凭着他如今这金丹后期的修为,这一眼看了过去,居然只觉得如云里雾里,看不真切,只能确定一点,那便是如今的方原一身修为,达到了金丹中期,更深一些的东西则不敢确认了……

    于是他沉默了很久之后,却是沉声一叹,道:“何不结了元婴再回来啊?”

    ……

    ……

    宗主与云长老见到了方原之后,说出来的话都很简单。

    不过越是简单的话,有时候传达了出来的东西反而更多了些……

    方原心间生出了些许的暖意,抬头笑了笑。

    “如今也够了!”

    他轻声回答,然后直起身来,向着大殿之内一望,在萧长老那有些惊疑不定的面上扫了一眼,才道:“刚才入了山门,弟子见不到诸位长老执事,直以为山上有变,冒然闯上了山来,却不知师门是否遇到了某些问题,弟子既已归山,自然要效些许犬马之力!”

    听了此言,萧长老立时脸色微变,又后退了一步。

    他与云长老一样,也是在方原入殿之后,便死死的盯住了方原,想要看破他的修为,但只是看出了他是金丹境界,却无法看得更为透彻,最一开始,他还以为方原是杂修士,但看到了方原气定神闲的模样,又想到他刚才闯入层层大阵包裹的主殿,毫不废力,殿外这么多的长老与执事在,都没能拦住他分毫,便也猜到,方原的修为绝对不是如此简单的了……

    这倒让他心里一时有些复杂。

    虽觉得方原如今只是金丹境界,不值一惧,但又想到,这位青阳弟子五年之前离开越国时,还只是初结筑基,如今才不过五年过去,便已一鼓作气,成为了和自己一样的金丹大修,心里那股滋味,也一直很难形容了,又见方原问起这殿内发生的事,便也有些忌惮。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青阳宗主陈玄昂听了方原的话,却只是淡淡一笑,道:“刚才只是萧师弟与我们商讨些事情,如今已处理妥当,你倒是不必挂心了,且来与我们叙话!”

    “是!”

    方原点了点头,缓步向前走去。

    刚才正要出门的萧长老,却是恰好挡在了他身前,在萧长老心里,只觉得方原也不过与自己同样是金丹境界,自己辈份更高些,自然没有给他让路的道理,但也不知怎的,看着方原一脸淡然的向前走了过来,气机深沉,居然心里一慌,下意识的向旁边让了一步。

    方原向他点了点头,以示谢意,然后走到了他刚才坐的蒲团上,慢慢坐了下来。

    青阳宗主抬头看向了萧长老,没有说话。

    但萧长老却似乎看到了他眼底的一抹笑意,心里隐隐生怒,又觉得刚才自己居然被那小辈弟子气机慑住,下意识给他让路,更是有些羞惭,心里生出了一种极其憋闷的感觉。

    等到方原坐下,云长老才忙问道:“方原,这几年游历在外,去了哪里?”

    方原沉默了一下,道:“弟子先往霸下州而去,于乌迟国学了些阵法,又往天来城金家学法,后来辗转到了中州,参与六道大考,之后心忧仙门,不再耽误,赶回门中探望!”

    “你参加了六道大考?”

    云长老心间微动,猜到了方原敢在这时候回来的原因,笑了笑,道:“名次如何?”

    不等方原回答,青阳宗主忽然在空中写了一个“六”字,然后问云长老:“你觉得如何?”

    云长老登时一怔,然后有些激动:“居然入了前十,是哪一考?”

    青阳宗主轻轻一笑,取出了一道崭新的万里云书来,笑道:“这是我昨天刚刚拿到的,真假未定,尚未给你们看过,来瞧一瞧吧,这个六字,倒不是哪一考的第六,而是……”

    “六道魁首!”

    云长老一眼扫过了云书上面的几个字,表情骤然大变,浑不顾风仪,一把夺了过来。

    万里云书,本就是修行界里传递消息的一种秘法文书,最初是由易楼所创,记载天下大事,诸般消息,传向四方,后来便被越来越多的人学了去,一方面记录修行界里各种大事的发生,另一方面,也负责传递一些隐蔽性的情报,虽然价值十分高昂,但却也物有所值。

    某些速度快的时候,极北雪原发生的大事,只消一天时间,便可以传到南海去。

    简直比元婴修士全力赶路还要快。

    青阳宗主陈玄昂手里的这份万里云书,看起来亦是隐秘至极,上面只有寥寥数字,记载了方原参加六道大考的事情,上面印着风行宗的宗门法印,这代表了消息的可靠程度。

    就算是方原,也没想到宗主居然可以拿到这种万里云书。

    他本以为,有关六道大考的消息,依着修行界里最常见的人人众口相传的速度,那起码也要大半个月之后,才能传遍云州呢,没想到在自己回来之前,青阳宗主就已经知晓了。

    见云长老越看越惊,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解释:“云书记载有误,其实弟子并不是六道魁首,当时六道大考之中,弟子只夺了阵道、丹道、符道,以及最后的道战四道魁首,器道只是帮了别人一个小忙,助他得了魁首,至于剑道,魁首之名也不是弟子夺的……”

    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道:“不过夺了剑道魁首的也是我青阳弟子,便是曾经在紫云峰修行,后来被弃于阵谷搬石头,跟着弟子入魔息湖立功,最后留在了小竹峰的关傲师兄!”

    “哗啦……”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是殿门口处的萧长老险些摔倒,急忙扶住了殿门。

    “关傲?”

    青阳宗宗主与云长老,也皆是大吃了一惊,脸色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倒也没有忘了那个身材惊人的大个子,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有一个魁首之名在身。

    那万里云书之上,也没有记载这一点。

    不过更为吃惊的,却是紫云峰的萧长老了,他一颗心都已乱了。

    急忙转身向殿外走去,却是要急着回去好好堪酌一番。

    但他也没想到是,刚刚走到了殿门口,忽觉得眼前一暗,却是小乔师妹正与一人分开了殿外的人群,走到了殿门口来,倒是恰好与萧长老走了个正着,挡在了殿门口。

    萧长老心意正乱,随手一袖拂去,低声喝道:“休要拦路……”

    这一拂之下,那巨汉一动不动。

    萧长老吃了一惊,抬头看向了那巨汉,见到了他的眉眼,心间顿时微微一惊。

    “是你……”

    他很快的,便认出了眼前这正是曾经的紫云峰弃徒,心里一惊非小。

    不过他认出了关傲,关傲却没认出他,离开了青阳宗去之后,关傲的记忆已几乎是重新来过,他如今只是站在了殿门口,看到这老头子一见面就拿袖子甩了自己一下,心里自然不是很痛快,但毕竟最近天天被方原逼着读书,好歹还是知道一些礼数与规矩的……

    于是他也没有生气,只是大手直接伸了过来,抓住了萧长老的肩膀。

    萧长老一抬头看到了他,正有些发懵,冷不防被他抓住了肩膀,心下登时大惊,便感觉像是有一座大山重重压了过来也似,一身法力急速涌动,犹如火山爆发,可是任他法力摧动,那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便像是像自己整个人都镇压在了大山下面,分毫动弹不得。

    然后他就这么直接被关傲提了起来,转身放在了殿门外。

    还然后还拍了拍萧长老的肩膀,笑呵呵的道:“你年纪大,我让你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