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是你回来了?
    与这位邻国修士谈过,方原对如今越国修行界的局势也已有了大体了解,双方别过之后,法舟再次提升了速度,轰隆隆向着越国方向飞去,一颗心,却已有些不再平静了……

    看样子,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般顺畅。

    当初自己离开越国之时,越国五大仙门都已结成了联盟,齐力对抗阴山宗,又因为有着仙盟的存在,正面开战的可能性极小,因此,自己只以为只要自己离开了越国之后,好好修行,对得起仙门宗主与长老们的期许,自然便可以万事大吉。

    但看样子,自己想的还是简单了,哪怕是越国五宗结成了联盟,这份局势,也垮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快,今已岌岌可危。

    不过还好,自己毕竟是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如此又行了三四天,法舟已进入了云州境内,方原故土在望,法舟的速度便更是摧动到了极点,只用了一天功夫,便从云州上空经过,直入了越国境内,这时才略略松了口气。

    再一次看到了故土景色,心情自然复杂的很,不过方原却无心观察了。

    他也没有声张,只是摧动法舟,径直向青阳宗赶去。

    不过入了越国境内之后,赶路的速度却是受到了些影响,如今数年未归,倒是发现越国已大有不同,时常看到玄甲黑枪的神卫军于空中游走,威风霸道,森然可怖,巡视四方。

    这种玄甲黑枪的神卫军,基本上都是以国立道的皇族才会有,在方原离开越国之前,越国皇室只算凡间帝王,自然不可能有这等底蕴训练出神卫军来,由此可见,那几位邻国修士说的不错,自己离开了的这几年里,越国皇室果然已经崛起,有了几分大宗派的影子。

    方原这艘法舟,速度极快,在越国境内行了大半天,便已堪堪接近了越南之地,前方已到了一处叫鬼愁关之地,再往里面去,便可遥遥望见青阳宗了,但没想到,也就在这里,却被迫停止了下来,只见前面山巅之上,半空之中,赫然有大批神卫军驻扎,设了关卡。

    而在关卡之前,如今已排起了一条长龙,皆在沿序过关。

    方原不耐,本打算直接从关卡上空越过,却听然微微一怔,凝神向看了过去。

    如今的关口处,却正有一个商队在待命,七八艘小型法舟挡在了关卡之前,堵在了关口位置,倒使得后面的人一个也动不了,商队首领与那神卫军统领好话说尽,对方仍不放行。

    那商队众护卫,等得不耐烦,终于在商队中间的一辆马车里,一个女子的声音淡淡响了起来:“这位将军,我们这商队里面,都是我们岭南乔家从邻国买来的疗伤药材,入关之际,皆已向越国王庭报备过,得到了通关手令,你如今将我们拦在这里,又是何意?”

    在此地设卡的神卫军统领,乃是一位背缚金刀,眼神阴冷的男子,模样很是傲慢,在他身边,除近百名神卫军外,还有三位身着灰袍,气息阴沉的老头子,看样子修为都不低。

    这位统领听了马车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便眼睛一眯,笑了起来,道:“苏家的大小姐,本将军不用向你做太多解释了吧,尔等皆知,青阳宗倚仗神通,触犯皇权,又拒不认错,如今越皇下令,一应伤药、灵石、神矿等物,皆不可流入越南之境,你们不知道么?”

    那马车里面的声音沉默了片刻,才淡淡响起,道:“越皇一心要与青阳宗过不去,越国之地人人知晓,但我岭南乔家,已经与青阳宗划清了界线,家族中拜入了青阳宗的子弟,也都已唤回了家中,如今,我们只是为自己家备些资源,你们拦我做甚?”

    “划清了界限?”

    那位神卫军统领笑了一声,然后盯着那马车道:“如今听说会有大灾难到来,各门各派,都在拼命囤积物资资源,这我倒理解,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你们岭南乔家,不过小小修真世家,撑死了也不过十几个修行之人,却要购买这么多的灵石与神矿做什么?”

    马车里面的声音道:“那是我们乔家的事,不必将军操心!”

    那神卫军统领笑了笑,忽然间脸色一变,沉喝道:“由得你这小娘皮说嘴,哼,你们岭南乔家表面上与青阳宗划清了界线,却阴奉阳违,暗中帮青阳宗周转物资,当本将军不知?”

    说罢了,大手一挥,喝道:“全部查抄,一只蚂蚁也不准过去!”

    “遵命!”

    他身后的神卫军听得此言,立时大喝,数百人哗啦啦的涌了上来,冲向了法舟。

    这些神卫军大部分都是练气后期的修为,实力不俗,而那岭南乔家二十来位护卫,最高的却也不过是练气八层境界,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立时都大吃了一惊,脸色惊变。

    “你们越国王庭仗了谁的势,如此胡作非为?”

    而见此一变,那马车之内的女子似也终于按捺不住,呼啦一声击碎马车,直冲了出来。

    却这女子甚是年青,眉目皎好,身穿淡黄裙子,冷目扫向了四周,而后瞬间之间,手捏法印,身边登时法力呼啸,有冰霜凝结,化作了数百道飞剑,直向着那些冲到了法舟近前来的神卫军逼了过来,冲在了最前面的几个人,立时便被冰霜慑住了,拼命惨叫起来。

    看这女子年龄不大,但修为赫然是筑基境界,这一出手,杀气凛凛,倒将那些大多数只有练气境界的神卫军吓了一跳,除了伤的几个,余者呼啦啦一声皆向后退了开去。

    “公然违抗王庭神卫,罪无可恕,今日索性一并扣下!”

    但那神卫军统领,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刻,见状已是森然冷笑了起来。

    “轰!”

    他背后金刀取下,一声暴喝,火光漫天,直向着那半空之中的女子斩了过去。

    那女子面露杀意,分毫不惧,索性直接捏动法印,转身直向这一柄火刀冲了过来,身边数十道冰剑飞舞,架住了金刀,甚至连周围虚空里的火意都压了下去,同时厉声低喝:“风水有轮回,大道有乾坤,你们越王庭如此凶狂,就不怕有朝一日会得到报应吗?”

    “报应?”

    那神卫军统领落在了下风,却丝毫不惧,大笑道:“本将军便是报应,没想到今日倒是走运,居然网到了一条漂亮的小鲤鱼,青阳天骄是么,便跟本将军回去乐一乐吧……”

    大笑声中,他陡然看向了身后,喝道:“还不动手?”

    “哗啦啦……”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出口,那三位跟在了他身后的灰袍老者,也同时法力狂涌,飞身冲了上来,各施神通,居然都是筑基境界的修为,甚至他们三个人里面,最弱的也已经是筑基中期修为,与那黄裙女子相仿,四个人联手之下,立时将那黄裙子给困在了中间恶斗。

    与此同时,那百余神卫军,则也是一声大喝,与那些商队护卫斗在了一起。

    这么一来,这岭南乔家的商队却立时落在了下风,根本支撑不住,眼见得便已有无数神卫涌到了法舟之前,掷出黑色铁链,将法舟缠住,然后便要扯到了另一边去……

    见到这一幕,那杏黄衫女子又急又怒,却也无法可施。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方原的法舟,慢慢的驶上了高空,居高临下的看着。

    然后方原眉头微皱,放下了手里的书卷,低声道:“杀了吧!”

    关傲此时已经兴奋的脱下了儒袍,换上了铁甲,提着黑色大刀,道:“怎么杀?”

    方原道:“杀仔细点,坏人一个不可放过,好人一个不可误伤!”

    关傲一怔,皱着眉头道:“怎么分辨好的坏的?”

    方原道:“与青阳宗过不去的,都当他们是坏的好了……”

    关傲这回明白了,用力点了点头,道:“好!”

    说着一声暴喝,直从法舟之上跳了下来,手里的黑色大刀顺势一挥,却只听得轰隆一声,一道难以形容的狂暴刀气扫了过去,在那刀气之中,居然隐隐有十多只凶兽兽灵飞舞,而在刀气之外,更隐隐布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火气,呼啦啦犹如狂风,直从半空扫过……

    “轰轰轰轰……”

    那些围住了法舟的神卫军一个不查,立时被火气裹住,惨叫都没发出来,便成了飞灰。

    法舟周围,一下子出现了大片的空白。

    “什么人?”

    乍见得这一刀,那神卫军统领,以及他周围的三位灰袍老者,也皆是大吃了一惊。

    一时间顾不上这杏黄衫女子,又惊又怒的向着头顶上看了过去。

    轰!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尊山神也似的巨汉,从头顶之上的法舟里跃了出来,重重落在了地上,直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然后他又顺势在大地上一跳,便直接挥舞大刀,向着剩余的神卫军冲了上去,手里的大刀顺势挥斩,便见得一个又一个的神卫军肉身爆裂……

    “哪里来的这等高手?”

    “一起上……”

    直见得这一幕,那神卫军统领等四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急忙冲了上去。

    倒是那杏黄衫女子,忽然间被人遗忘在了一边,神情有些惊愕的收了法力,她呆呆的看着那持刀的巨汉,似乎过了半晌,才认出了他的身份来,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色。

    然后很快的,她便反应了过来,急急抬头看向了那艘半空之中的法舟。

    那神色,分明又惊又喜:“是……是你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