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该回去看看了
    李白狐给方原倒满了酒,有些失落的提了酒壶走了。

    他在道战秘境里面,主动要求方原出剑,那么离开了秘境之后,自然不好再像以前那般,强行逼方原弃剑,但他还是以言辞作剑,与方原较量了一招,试图通过这个劝说方原,只是遗憾的是,方原没有被他的言辞架住,也没有被他的道理给逼住,反而破了他的剑势。

    到了这时候,他便只能有些失意的离开了。

    虽然心里觉得有些遗憾,但也只能任由方原继续在剑道之上走下去。

    而方原看着李白狐离开的身影,心里也微微一叹。

    他看得出来,这个李白狐其实没有骗自己。

    但那又能如何呢?

    自己的剑道修炼的好好的,走的也是堂堂正正之道,你却过来一句话就断定了我一定会走入邪路,所以劝我弃掉自己无数的心血,这世上又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

    虽然李白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方原不信这个道理!

    他信的是自己下的功夫,与掌握的学识!

    大道无边,他不相信好好一路,最后却一定会走到死路上去……

    ……

    ……

    “那洗剑池的白狐狸,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如此心神不宁的模样?”

    正在方原心里思绪翻飞之时,一个声音淡淡的响起,同时鼻端嗅到了淡淡的雅香,并不浓郁,甚至似有若无,但却让人记忆深刻,直颤心端,方原转过了头来,就看到李红枭倚在了栏杆上,想是饮了几杯酒的缘故,她也没了往日的冷傲,整个人倒是温和了许多。

    “讨论点剑道上的问题罢了!”

    方原放下了酒杯,转过了身来,向着李红枭点了点头。

    “洗剑池就是名气大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哪天你到我们皇州来,我可以领你进入我们九重天皇族的剑阁里去,里面收藏天下剑经,共计十万两千余卷,还有数不尽的剑道神兵,都是历代大器师花心血铸造了出来的,各有千秋,剑气冲宵,可不比他们洗剑池少了!”

    李红枭很是不屑,看样子与李白狐还没有完全和解。

    “真的?”

    方原听了,还真个眼前一亮,动心了。

    “这我还能骗你不成?”

    李红枭看了方原一眼,道:“区区剑经而已,你也把我想的太小家子气了!”

    方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心想:这大概是因为我本身就小家子气的原因吧……

    他只是笑了笑,不知道该与这小公主说什么,但不胡乱张口说话。

    而偏偏李红枭似乎在等着他多说点什么,也没有急着开口。

    这倒使得场间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

    终于还是李红枭忍不住了,沉吟了一番,道:“这一次我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去昆仑山,不过我不想让人说我是凭着九重天皇族公主的身份去的,因此我便想到六道大考来,好歹夺个魁首,再明正言顺的过去,查那件瘟部的事情,只是顺手罢了,那些人与我没什么关系,他们是吉老仙人的御下,而吉老仙人只听我父皇的旨意,我觉得好玩才把这事接了下来!”

    “嗯!”

    方原听了这话,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李红枭又忍不住道:“你也不用担心了,这件事我会帮你压下去,不让别人知晓,不过,其实就算知晓了也没什么,毕竟你救了我的命,吉老仙人也不会为了这件难为你的!”

    方原道:“我本来也没有担心过!”

    李红枭脸色有些微红,似乎有些不悦,一时也不开口了。

    她不开口,方原也不开口,第二次陷入了尴尬的氛围之中……

    “距离登上昆仑山之事,还有三个月时间……”

    李红枭只好又一次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打算去哪里?”

    方原想了想,道:“我离山游历已经很长时间了,打算回仙门去看一看!”

    李红枭听了,眼睛一亮,笑道:“那我跟你回去玩玩可好?”

    见方原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才不好意思的一笑,道:“我从小就在皇州别院,很少出来,这一次好容易出来了,也直接到了中州来,听说云州风物别致,还没有机会看看呢!”

    方原有些诧异,道:“云州又穷又偏,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李红枭:“……”

    气氛,很可怕的进入了第三次尴尬的沉默之中!

    关键是这次李红枭非常的不开心,不想主动打破这尴尬了。

    于是她就这么赌着气也似,就站在了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心想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方原于是就继续在心里想着剑道的事,感觉一切很自然的样子。

    就在李红枭气的恨不得要动手的时候,关傲用一个铁钗子叉着一只野猪腿走了过来,笑着向方原道:“方小哥快来,这一只野猪肥的狠,他们都在抢,我给你留了只腿……”

    方原抬起了头来,笑道:“看起来确实不错!”

    两个人一起往火架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问:“书读的怎么样了?”

    关傲本来已经送到了他手边的猪腿又收了回去,闷闷的道:“就那样吧……”

    后面的李红枭恨恨的盯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手里的酒壶都捏瘪了。

    ……

    ……

    一场酣宴,狂饮半宿。

    直到月落星沉,已至后半夜了,卫渔子、许玉人、韦龙绝等人才各自告辞,到了第二日,他们也都有各自的一堆事要做,毕竟三个月后的昆仑山一见,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大事,而如今,他们自然还要先各自去处理一些事情,修行本就是一件孤独的事情,他们可以像凡俗人间的酒肉朋友一般饮上一夜的酒,便已经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了,还要回归正轨。

    再之后,李白狐与李红枭也各自告辞。

    李白狐走时,与方原交换了一次目光,然后也看懂了方原的答案。

    就算这条路尽头真是死路,那起码也要走过去看看!

    这个答案其实与他想的一般,修剑之人,往往都会有这等执拗性子。

    因此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就此告辞。

    而李红枭临走之前,也只是满面不悦的看了方原一眼,话也没留就走了。

    这倒让方原有些诧异,心想难道自己在哪里又得罪了这位小公主?

    那没办法,得罪也就得罪了吧……

    最后只剩了宋龙烛没有走,这厮喝醉了,在院子里抱着狻猊睡了一夜。

    也在当天夜里,方原将自己的行程好好安排了一下,如今距离他上昆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是必须要走一趟的,而他更为关心的进入琅琊阁读书的事情,也有了结果,由琅琊阁大院主亲手所写的手书已经送到了他的手上,凭此手书,他可以自由出入琅琊阁。

    不过,如今他倒是不急着进去,一来他也确实该回青阳宗看看了,二来他刚刚在道战之中,向众天骄偷师,又见识到了如此之多的不凡神通,学到了许多东西,如今正是要趁着记忆力还很鲜明,慢慢将这些偷学到的东西消化,然后融入自己的修炼心法中之时……

    进了琅琊阁,看到了太多的典藉,反而倒容易让自己乱了心,这一次偷学,也就白学了。

    如此算了起来,先回青阳宗,路上慢慢参研这些偷学来的领悟,然后三个月后到昆仑山,看一下仙盟的安排,之后,再找时间来到琅琊阁,好好看一看那珍贵的典藉,却是最好。

    当然了,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关傲的那一片小药园,如今却是已经长势不错了,虽然距离成熟尚早,旁人也一时看不出这药苗的异处来,但方原却知道它们的价值,自然不放心在自己离开时留在赤水丹溪,更不放心交给别人去照料,因此嘛,还是要随心带着才好。

    而随身带着的话,以前他还没有什么好办法,如今倒是想到了一点。

    不是别的,就是它的金相雷灵,那只蛤蟆。

    这只蛤蟆在吞了天来城金家的通天秘境碎片之后,体内已自成空间,可以纳物,甚至是可以让人自由出入,但问题在于,这里面的空间是秘封的,灵气无法循环,因此并不适宜药苗生长,所以方原还要想办法,拿一批灵精在里面,设下几道主导灵气运转的大阵才行!

    这对于如今已有大阵师称号的方原来说,倒不是难事,本来他也没有饮太多酒,因此只是连夜推衍了几番,便针对这蛤蟆雷灵内部的空间,设下了几座适宜的大阵出来……

    如今只等着到了第二天,收拾好了药园,便可以启程回去了,方原也放下了心。

    “哎呀,那欠揍的浑蛋……”

    不过也就在第二天一大早,方原正在盘坐吐纳,便听得小院里一声喊。

    他微微一惊,急赶了出来,便见关傲捧着一个瓦罐蹲在地上骂街,而昨夜里留在这小院里抱着狻猊睡了一晚上的宋龙烛却是已经不见了,其他的事情看起来倒是一切正常。

    见关傲气呼呼的样子,方原忙问:“出了什么事?”

    关傲愤愤的道:“就是昨天那个姓宋的,大清早偷了我半罐子猫尿跑啦……”

    方原:“……”

    此时的赤水丹溪之外,宋龙烛正得意洋洋的腾云而走,一边腾云一边大笑着,手里抱着一个酒坛子,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往嘴里灌一大口,笑道:“这等好东西,那傻大个子居然用来浇花?实在太浪费啦,哈哈,方道友,就当宋某借你的,这人情日后再还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