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来也……”

    “我也来了……”

    “妖魔还不受死?”

    秘境之内,半空之中,那条血蟒本就已经被方原等三人激怒,在拼尽了切绞杀他们三人。

    只是,因为这一片血海力量太强,它有些驾御不住,倒使得这三人屡屡逃脱,心间无尽愤怒,对这三个不自量力,来触怒自己的蝼蚁痛恨到了极点,可也就在此时,忽又听得周围声声大喝,居然又有四五位蝼蚁冲了过来,各施神通冲到了自己身边来乱打……

    ……这却让它怒火升腾到了极点:“这些人把我当成了什么?”

    “明明我才是掌握主动的猎人,这些人不过是猎物而已,可他们居然不明白?”

    “他们居然把我当成了猎物,当成了他们成名的台阶?”

    无边愤怒里,他蛇躯一摆,疯狂的掀动了血海,直向着众天骄卷了过去。

    那无边的血海,已然开始了变化,每一滴血液,在这时候都似乎有了一种不同的力量,那是因为这些血液,本来就是从不同的修士身上抽取了出来的,里面蕴含着他们的法力,他们的神通烙印,在这时候,被他全部摧动,便像是多出来了数百道不同的分身一般……

    ……

    ……

    “不朽明月心,不坏琉璃身!”

    迎着那无边的血海,此时冲了上来的诸位天骄,也各自表现不俗,为首第一个冲到了那血海跟前的,却是清流宗真传首徒许玉人,迎着那无边血海,周围人尽皆大惊躲避,但许玉人却是眼中闪过了一抹寒芒,轻轻吟唱,然后将手里的玉如意抵在了自己的额心位置。

    轰!

    那一片血海,直接将他淹没。

    在血海之中,诸位蕴含在了血海深处的神通皆向着他轰击了过来,有神火、有恶风、有剧毒、有阴雷……

    但迎着这种种可怖攻击,许玉人却是一身玉光大盛,身形不闪不避,直接缓缓的从血海里面走了过去,所有的神通光芒打在了他身上,将他一身仙袍都撕扯的破破烂烂,但他周围居然没有出现半点伤痕,生生的冲过了整片血海,手里出现一柄玉剑,直斩血蟒……

    “那就是清流宗的至尊神法,琉璃宝玉身?”

    周围诸天骄见了,尽皆大吃了一惊,眼神却是又惊又羡。

    直到此时,他们才看到了这位清流宗天骄真正的压箱底本事,他赫然是修炼出了一尊宝身,肉身如玉,几乎可以免疫一切的神通,若是让他修炼到神通大成,可谓无视神通。

    就连方原,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由得有些心惊。

    还好当时自己直接拿住了他的玉如意,拿住了他的命脉,否则真不知该如何对付他。

    ……

    ……

    “万物母水,给我荡开……”

    另一厢,卫渔子也驾御一团金色水液,裹在了身周,那水液不融入万物,又可以吸取所有的力量,周围的血海向他冲了过来,却皆被这一团金色水液给隔开,血海里面,有血尸、有刀兵纷纷向他刺来,但那些力道,却皆被他身边的万物母水化解,也冲到了血蟒身前。

    而这,也正是他的紫丹本命丹基所在。

    有这万物母水存在,几乎一切的刀兵攻击,都根本伤不到他。

    当初他与方原交手,方原的掌力看起来都落入了无边汪洋之中,毫无半点作用,其实,就是被这万物母水给吸收了,就像是人以掌力击水,水下的鱼却安然无恙一般……

    某种程度上,水,本身就是一种最强的防御。

    方原的青鲤,借用的也是这种变化,不过神通威力上,却不如卫渔子的丹基。

    ……

    ……

    “万里冰霜枪诀……”

    韦龙绝在这个时候也冲了出来,他并非紫丹修士,但出手之狂暴,却不输于紫丹修士,双枪挥舞,犹如两道银龙,背后黑色披风展开,荡出了层层阴冷的黑风,裹挟在周围,将所有靠近了他的血尸都冻得僵硬了起来,然后直接被他枪劲扫碎,直冲到了血蟒身前……

    两道银色枪影,直落到了血蟒身上,掀飞了片片蛇鳞。

    论起出手之狠,杀气之重,韦龙绝称得第一!

    ……

    ……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只是倾刻间,那狂暴无边的辛泽小王爷,便又遭到了数位高手的打击,血气激荡,怒吼连声,就连他也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危机感,这甚至让他生出了一种由衷的荒诞感……

    不应该啊!

    这些人不过是金丹前中期,在自己施展了这血法的情况下,按理说应该可以将他们瞬间吞噬的结果,自己来做这件事,也一直只是想着如何斩断秘境与外界的联系,却从未考虑过会有拿不下他们的可能,哪会想到,这些人居然一个比一个凶狂,居然威胁到了自己?

    难道凭着自己如今的本领,还要成为他们成名的踏脚石不成?

    “你们还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啊……”

    在这种情况下,他反倒阴瘆瘆的笑了起来:“那我倒要看看谁真不怕死!”

    蛇躯一翻,血气激荡,纵横四方,将众修暂时击退,而后他蛇躯盘起,蛇头昂然抬高,目光冷幽幽扫向了四野,蛇口之中,一道血矛凝聚无尽血气,隐隐然慑住了四面八方。

    “血魔骨……”

    一见到那杆血矛,众修都是心下一惊,神情微滞。

    刚才这一道血矛出手之后的景象,众修都看在了眼里,简直就是可怖,有这等魔宝在,只要它出手了,那么场间众修,无论是谁都难逃灭顶之灾,毫无抵御的可能……

    “不好……”

    “小心那血矛……”

    众修见到了这一幕,心里也都是一惊。

    知道此矛的厉害,下意识退了几步,对这辛泽小王爷的攻势不由得一缓。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众修虽然心下一惊,但此时居然没有出现像它想象中四下里逃窜那等场景,反而一个个暗藏气机,游走围观,仍然在琢磨着该如何向他出手的事情……

    “哈哈哈哈,所谓天骄,不过如此……”

    而这辛泽小王爷则是森然大笑,蛇头一转,狠狠的看向了四方。

    它的目光捕捉着方原、李红枭、李白狐三人的身影,似乎在考虑着将血矛刺向哪一个。

    毕竟凝聚一次血气不容易,要杀,自然也要找一个份量足够的人来杀!

    周围众修也都看出了它的意图,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无论这妖魔盯上了谁,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

    ……

    ……

    “大哥,他们都说在夺魁首,咱们是不是也可以用那一招了?”

    高台之上,已然斗到了生死立现的程度,而在高台周围,却也还有着许多修士。

    有人是还未逃走,也有人是已经逃走了,却又跑了回来。

    此时看到了高台上的一番恶战,此前本来就没有逃出多远的雷氏兄弟一脸阴狠,他们两人手中都捧着一柄飞剑,却是之前被辛泽小王爷用毒血污了,失了灵性的飞剑。

    如今,这飞剑被他们温养了半天,终于有些许灵性复苏了回来。

    “不管是不是夺魁首,都要用那一招!”

    面对激进的弟弟雷远,哥哥雷进却是显得更为激进,眼睛都红彤彤的,恨恨道:“老太公亲自赐给我们的本命法宝啊,却险些被这妖魔毁了,不杀了他,如何向老太公交待?”

    两人意见统一,立时便将飞剑祭了起来。

    两道飞剑遁在了空中,灵光黯淡,气机萎蘼,却浑没有了之前的强横。

    这两柄飞剑,本来就是高阶法宝,但被毒血所污,灵气大损,虽然养回来了些许,但受到的影响还是很明显的,远远达不到之前的锋锐与强横,不过这兄弟二人却不在意,反而脸色凝重,朝着彼此点了点头,忽然间同时捏起法印,然后一口本血精血喷了出去……

    “嗖……”

    那两柄飞剑,同时一振,龙吟大作,直向着彼此撞去。

    下一刻,在这两柄飞剑撞在了一起时,陡然间气机大变,紫芒骤显,居然合在了一起,而后符文交织,锋芒相汇,两柄剑却合作了一柄,挟着无尽紫芒,直冲天际……

    “那是什么……”

    周围不知有多少人同时转头看了过来,然后一个个神色大变。

    “神阶法宝……”

    “那是神阶法宝……”

    有人终于确定了什么,拼命大叫了起来。

    一个个简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三百年前,雷州的奇人雷老太公,让自己座下的一位筑基境界弟子带了一柄神器,跑到道战秘境里来大杀四方,杀得无数中州天骄抬不起头来,结果仙盟大怒,将那弟子逐了出去,从此雷州三百年不参与道战,直到如今,才总算稍稍和解,允许雷州弟子携法宝参战。

    本来,众修还都以为这回雷老太公吸取了教训,没有再赐他们神阶法宝,只是带了两道厉害的飞剑进来了,心情还平和了一些,可直到如今,他们才明白,雷老太公没吸取教训!

    这他娘的,还是把神器带进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