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章 血使者
    听了宋龙烛的话,高台之上众修士先是愣了一下,旋及满面惊喜。

    刚才看到三位高手三败俱伤,倒实在让他们心里都愣了一下,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这一个念头转了过来之后,却又立时意识到,对啊,或许他们三败俱伤,不是一件坏事!

    这一次的道战,对他们这些野路子出身的紫丹修士来说,意义重大,但偏偏,居然来了李红枭与李白狐这么两个人,分明不需仙盟的奖励,却非要掺和进道战里来,这也就使得,本来有资格进前三甲,甚至是夺魁的人,都硬生生被他们剥夺了机会,再加上那一位身怀两大神法的五道魁首,可以说这一次道战的前三甲,都已经让人可见而不可能夺得了……

    堂堂紫丹,参与道战,却连三甲都进不了,实在让人有些灰心。

    但如今却不同了……

    这三个人居然三败俱伤,那岂不就是将前三甲的位子腾出来了?

    对这三人来说或许很糟糕,但对自己这些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大好事啊!

    轰!

    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时,场间诸位紫丹高手,许玉人,张驼子,孟鬼王,卫渔子,还有实力不输于紫丹高手的雷氏兄弟,以及之前从其他几个方向进入了这一方玉台,手里持着一朵莲花的赤足男子,一个浑身裹在了白雾之中,一身寒气,肌肤如冰的中年女子等等,此时皆眼神警惕的看向了彼此,隐隐意动,一身战意,犹如满月之弓,一触即发,不可收拾。

    而在秘境之外,众修见到了这一幕,同样也是大出意料。

    一个个盯着空中的虚影,心神都不由得绷紧了起来……

    没想到道战最后,又起波折,那么前三甲之名,又该花落谁家?

    一时间,高台之上,气氛便像是凝固了,所有人都战意暗起,彼此提防,一些实力强的,已是蠢蠢欲动,一些实力弱的,却已然是双股战战,惟恐周围高手先朝自己扑将过来。

    “哈哈,天助我等,良机易逝……”

    “抢啊……”

    但这一番气氛的凝固,也只持续了数息时间,随之就是一片大乱。

    众修士一轰而上,直向着方原等三人赶了过来,却是想趁火打这三个人的劫!

    这三个高手里面,李白狐暂且不提,那李红枭与方原身上,却是分别有着两千以及三千之数的魔核啊,但凡从他们一个人手里抢了过来,那就发了大财,稳占三甲之名了。

    轰隆隆!

    一时间之间,抱这想法的人太多,场面倒是大乱。

    各方高手,都朝着这里冲了过来,但冲的太前之人,又立时被身边人盯上,暗下杀手,混水摸鱼,一时场间大乱,各种剑光、术法、神通、法宝混作了一团,横扫高台。

    “哈哈,老天真个便宜了我……”

    彼此牵制之下,诸位高人人人自危,但是不敢在这时候冲得太过靠前,乱局之中,倒是一开始跳出来的宋龙烛冲到了他们三人跟前,本来想向着李红枭下手,但被李红枭瞪了一眼,立时胆气一弱,下意识转身朝着方原看了过来,搓着手笑道:“这位老兄,对不起啦,你的魔核借我用用,待到宋某夺了魁首,雄霸天下之时,一定好好请你喝一顿酒……”

    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方原腰间的乾坤袋抓了过来。

    而在这时,方原受伤太重,倒是无法阻止,只好低叹了一声,转过了头。

    “老兄,离开了道战,就别怪我啦……”

    宋龙烛已堪堪抓向了乾坤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另一只手捏起法印,便要从半空里向着方原等人镇压过来,却是想要直接将他们击出道战去,毕竟抢了他的魔核,也担心他恢复了回来会报仇,这么三位高手,还是等这三人完全退出去了,大家才能更为安心……

    但也就在这时候,一片大乱的场间,忽然响起了一声冷笑:“真有意思啊……”

    随着这一声冷笑响起,高台之上,众人都微微一惊。

    直觉得那一声冷笑之中,暗蕴可怖法力,震得众人心神不稳,耳膜嗡嗡作响。

    轰隆!

    他们下意识转头看了过去,便看到那高台周围,一根大柱之上,有道一身血气包裹的男子冲了过来,立身于大柱之上,冷笑的看着众人,在他开口说话之时,已然同时捏起了法印,一身血气,犹如实质一般,轰隆隆一声卷了下来,众修大惊,急忙向两侧躲了过去。

    还不等站稳,急向中间看时,心里更是大吃了一惊。

    却见那血气着落于高台之上,已然化作了四道红色的石矛,锋锐无比,犀利可怖,挟着杀气而来,李红枭、方原、李白狐、宋龙烛四个人皆被这血气笼罩,前三个人是无力闪避,宋龙烛则是被这血气压制,居然无法闪避不及,倾刻间便被刺穿了胸腹,直直的钉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人,居然下这等杀手?”

    “将人钉住,是连让他们退出道战的机会都没有吗?”

    众修见到了这一幕,心里已是又惊又骇,同时抬头向着那血袍人看了过去。

    “哈哈,要说天助,那也是老天助我!”

    而那血袍人直看到方原等人都被钉在了地上,才放下了心来,哈哈大笑,一身可怖血气缓缓褪去,露出了他的面容,却见他容貌俊美,带着一抹阴鸷之意,目光倨傲,睥睨四方。

    “辛泽小王爷?”

    “是那妖魔?”

    众人看到了他的模样,心里同时一惊,有人失声叫出口来。

    秘境之内的人,此前也都知道这位妖魔里的小王爷参与了道战,但他毕竟不是紫丹,再加上有李红枭、李白狐这样的高手坐镇,心下也没有如何当回事,而秘境之外的人,则是之前看到了这个辛泽小王爷被方原偷袭打伤之事,更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更可怖的是,他那随手一挥,血气滚滚,直将那四人钉在了地上,这是何等神通?

    更重要的是,道战是允许人退出的。

    可是这小王爷却只是将那几人钉在台上,制住神魂,囚禁于此,又是何意?

    “你个妖魔,也想混鱼摸鱼,夺我中州道战魁首之名?”

    心间一惊之下,也很快有人冷静了下来,人群里,传出了几声冷笑。

    正是那几位紫丹高手,他们心里,对这位来自南荒城的妖魔,明显不怎么当回事。

    “中州道战魁首?”

    那位辛泽小王爷听了,轻轻摇头,低笑道:“这我倒不怎么在意,我只是送礼来的!”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都有些云里雾里。

    可在这时候,那位辛泽小王爷却已大袖一抖,从高柱之上飞掠了下来,直向高台西方边际掠去,在那一个方向,数位修士目光一冷,立时齐声大喝,同时驾御神通向他打了过来,里面赫然还有一位紫丹修士在内,驾御阴雷,凝聚神通,狠狠的向着这辛泽小王爷击至。

    “喀喀……”

    那辛泽小王爷见了,只是淡淡一笑,随手一挥。

    他身边的一身血气,立时斗篷一般扫了出来,那无数的神通,包括那位紫丹修士的阴雷,居然皆落入了他的斗篷之中,便如石沉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这一身的力量,却是霎那间暴涨,身上的法力之强横,甚至达到了骇人的程度,一掌将众修击飞了一片。

    “他是什么修为?”

    “一介妖魔,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横的法力?”

    周围一时乱作了一团,而那位辛泽小王爷却轻轻走到了高台西边,抬起了手来,轻轻一掌打在了那高台的一方阵枢位置,而后,血气涌动,飞快的灌入了高台大阵之中。

    众修不明究底,只是又惊又怒的看着。

    再下一刻,他们忽然间发现,那高台阵光,居然都在变成一种赤红的颜色。

    这使得,整个高台,似乎被一顶血色的罩子笼住了。

    众修见状,都意识到了不妙,眼神冰冷,死死的盯住了他,却一时不敢冒然出手。

    “他究竟要做什么?”

    而在秘境之外,众仙盟也好,各大道统长老们也好,都同时拍案而起。

    心里似乎出现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不好,传送大阵与外界的阵枢失去了感应……”

    也就在他们这种预感刚刚升起之时,忽然间仙盟周围,一座山巅之上,负责道战主考的众修士大惊,一位白袍的老者飞快向着仙盟所在的仙台掠了过来,脸色十分凝重,低喝道:“我怀疑妖魔带去了某种法宝,甚至是神器,他……他现在已经将那秘境给封印起来了!”

    一听了此言,仙盟仙台之上,众巡查使与仙盟镇守,琅琊阁院主更是脸色大变。

    而在这时候,那位辛泽小王爷,也正将淡淡的目光向着仙台之外看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外界拱手,在秘境之外的众修看来,这就像是他在朝着自己说话一般,轻声道:“也该介绍一下自己了,某家黑暗之主御下血使者,拜见仙盟与中州诸位前辈……”

    “黑暗之主?”

    众修心里一口凉气涌起,仿佛一座山压了下来。

    而那辛泽小王爷,则笑的更是开心了,道:“我家主人承蒙仙盟圣人厚爱,大张旗鼓跑去魔边拜访他老人家,来而不往非礼也,某家也只好到中州来给诸位还一份大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