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通斗剑道
    本以为自己这一入高台,便会迎接到极大的压力,却没想到成了透明人。

    此时的高台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修士,可说大部分参加道战的高手修士,都已陆续来到了这高台之上。方原因为试法,与人恶战不休,前前后后也耽误了不少时间,倒属于来到了这高台上比较晚的。

    此时搭眼看去,便见广阔的高台周围,或坐或立,围着二三百人,其中颇有一些气机玄妙,气度不凡的紫丹修士,却都是一些从其他几个方向入了秘境,没有被方原那两句挑衅的话引过去的。

    而在高台之中,李红枭与洗剑池李白狐两个人,也都已经在这里了,可他们却没有像之前说的那般,在这里等着方原过来给他们一个交待,而是神通漫天,剑光凛冽,斗的正痛快。

    “呵呵,无数次听人说九重天十万年底蕴,三大天功,仙法无数,血脉尊贵,掌御天下,但如今一见,却也不过如此,红枭公主,你这星河仙典,看样子还没有修炼到家呀……”

    李白狐手提三尺青锋,于高台之上游走,在他身后,有半透明形状,极其灵异的星辉时时聚散,犹若薄纱,飞快的跟在他身后,而他剑光偶尔一闪,便将聚集到了自己身前的片片星辉绞得粉碎,看起来倒是无比的洒脱自在,还有功夫转过了身来,向着李红枭调侃。

    “呵,都说洗剑池剑师一剑破万法,但我怎么瞧着你除了跑的快,也没什么别的本事?”

    李红枭淡淡冷笑,手捏法诀,在她心口位置,挂了一个精巧的吊坠。

    那吊坠似是一块拇指大小,不起眼的黑色小石头,旁边用秘银线镶起,隐然形成了一个符文的形状,而在她捏起了法印之时,那小石头里,则有淡淡的星辉丝丝缕缕的流淌了出来,汇入到了她身的星辉之中,在她法印微指之下,更为犀利的向着李白狐狂涌了过去。

    “修炼剑道之人,身法绝不会差,反过来说,跑的快,便说明剑道炼的也不错……”

    李白狐嘴上说的轻巧,但也不敢被太多星辉包裹在里面,一见星辉涌来,“嗖”的一声便飞出了数十丈远,一身白袍迎风飘舞,同时冷笑着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自恃不凡,触我皇威,却又不敢应战,洗剑池都是你这等货色?”

    李红枭冷笑一声,法印一扬,星辉升空,而后化作百般兵器从天而降,犹如爆雨。

    李白狐眼见得那星辉可怖,身形急闪,但又如何能凭身法躲过那天上掉落的百般神兵,急切间掌中剑光暴涨,倾刻间刺出了数十剑,身前剑光一道一道,犹如孔雀开屏一般,霎是好看,那星辉化作的兵器在他这剑光之下,尽皆粉碎,化作了点点星辉,散于虚空。

    但饶是如此,还是有一柄星辉化作的短剑暗中袭来,割向了他的脖颈。

    李白狐神识强大,及时反应了过来,猛得一转头,短剑从他脖子旁飞过,却将他肩头的白色狐裘割出了一道口子,数根白毛轻飘飘的落了下来,他的脸色也顿时微微的变了。

    暗暗咬着牙向李红枭看了过去:“知道我这狐裘有多贵吗?”

    “什么年代了,还穿狐裘?”

    李红枭冷冷一笑,不屑的吐出了三个字:“乡巴佬!”

    李白狐微微变了脸色:“本是看你年幼,让你几剑,你倒不知进退了?”

    李红枭冷笑:“有本事就来,当本宫怕了你?”

    “嗖……”

    李白狐暗一咬牙,身形陡转,手中剑光暴涨,直向李红枭飞斩了过去。

    而李红枭同样也不甘失弱,驾御星浑,于身边流转,层层叠叠,笼罩向了李白狐身上。

    ……

    ……

    他们二人一个擅长剑道,一个施展惊人神通,这一番恶斗,翻翻滚滚,一时之间,却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得谁,这一刻你遇险,下一刻便是我落入下风,倒是谁也顾不上谁了,周围观战众修,见了他们又一次斗出了真火,心下也是微惊,立刻让出了更大的圈子给他们。

    倒是方原,实在是看的诧异无比,一腔战意而来,本想趁着自己战意最强之时与这两人恶斗一场,却没想到他们两个谁也不理会自己,倒有一种不好言说的尴尬之意出现了……

    “我说两位……”

    他终于忍不住了,踏上前了一步,轻轻开口。

    “住口!”

    李红枭直接给他一句怼了回来。

    李白狐也冷眼一转,看到了方原,道:“你再等等,我先教训这泼妇……”

    李红枭大怒:“你敢骂我?”

    手上神通更劲,皆连施展了几道厉害神通,疯狂打了过去。

    “一言不合,便喋喋不休,穷追不舍,不是泼妇又是什么?”

    李白狐则是冷笑声声:“莫非你还真当九重天是十万年前,一手遮天?”

    低喝声中,剑道展开,竭力挡下。

    倒是方原有些无奈的退了回去,周围倒是向他投来了数道理解的目光。

    在这些赶到了高台之上的修士之中,倒也有不少,是想要看到方原与九重天小公主和洗剑池剑师的这一战,而尽早赶了过来的,毕竟在这一场道战开始之前,他们三人之间的矛盾便已天下皆知,又因着方原此前一路连战,声名大盛,却使得这一战更引人注目了。

    究竟是五道魁首不负众望,还是九重天与洗剑池技高一筹,谁不期待?

    但好容易等到了这位五道魁首赶到了高台,结果那两人却自己斗起来了,实在尴尬。

    不过要论起来,这二李之战,倒也着实好看。

    李红枭那神通且不说,变化之妙,威力之强,实在让人大开眼界,不知有多少平素里也是心高气傲的紫丹修士,在见到了她这仙法之威后,内心里便已经隐隐的有些失落。

    而李白狐仅凭一剑,便接下了她的神通,还数次威胁到她,更是让人惊叹不已。

    瞧这二人都是一副顾不上自己的模样,方原心里也是暗暗叹了口气,只好做起了其余的打算,背负了双手,绕着这一片高台慢慢的走,暗暗打量着周围众修士,却见这一片高台,乃是一座大阵,阵理十分玄奥,将这高台隔绝了开来,甚至还带着传送大阵的神通。

    倒是可以猜得出来,道战结束之后,他们都是要通过高台,传送离开秘境的。

    传送大阵乃是阵法之中,最为高明玄奥的一种阵理,方原本身也是阵术大师,但他在阵术一道的造诣,还没到可以修建这等大阵的时候,如今可以仔细观察,倒也颇为满意。

    慢慢在高台之上转悠,他倒也发现了场间还有几位紫丹修士,而且将神识打入了这高台周围的大阵中时,还能够了解到这阵中诸位高手的一些信息,其中一道,便是如今每人身上所带有的魔核数量,从这些魔核数量里,却是可以基本上将一些修士的实力强弱分出来了。

    实力强一些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五六百枚魔核,少一些的,则是二百三百,还有一些只有数十颗魔核的,看过了之后,从这些魔核的数量上,方原也就大体的看了出来,看样子,在这高台之上,数百数修士里面,紫丹修士,还有各路高手,起码还有三四人。

    而在这时候,论起魔核总数,自己倒是只排在了第二位,排名第一的,赫然是李红枭,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名下居然有着两千七百多枚魔核,足比自己多了一千之数,而那位洗剑池的剑师李白狐,却是少得可怜,名下居然只有七颗魔核,看样子还没来得及抢别人的。

    一边转着,一边了解着场间的形势,方原心情略松。

    自己无论如何,前三甲之名,总是可以得到的……

    也就如此,一边心里琢磨着,一边观察着这高台周围布置了下来的大阵,方原心里对周围的环境渐渐了然,不过,看着这一座高台,他心里忽然微怔,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

    “嗯?”

    也就在时,方原心里微动,感应到了什么。

    抬头看去,只见李红枭与李白狐二人,已然斗出了真火,一招一式,都有了要对方命的架势,但他们一个剑道高明,一个仙法可怖,实在是旗鼓相当,眼见得时间漫漫过去,仍是胜负难分,两人也终于都有些焦躁了起来,以方原的神念,明显可以感应到他们的法力汹涌。

    “轰!”

    李红枭忽然间捏起法印,一身星辉暴涨,从胸前的小石头里狂涌了出来,犹如一般乌云也似,膨胀到了极以形容的程度,轰隆隆向着李白狐狂涌了过来,于此同时,李白狐也是低喝一身,剑气愈积愈多,周围剑气纵横,犹如一片大雪之地,生生向李红枭撞了过去。

    这两个人,都是同样的想法,想聚起强横法力,将对方一朝间击败。

    众修士看着这一幕,已忍不住心间激动。

    可也就在此时,方原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缓缓开口道:“二位还要继续斗下去么?”

    李红枭与李白狐向他看了一眼,都无暇分心,摧动法力,继续向对方压去。

    到了这关键时候,他们连说句话的余力都没有了。

    高手过招,一着不慎,便是惨败之局……

    可也就在此时,方原忽然冷声一笑,道:“道战还未开始之时,你们二人便刻意针对于我,一个要找我算账,一个要逼我弃了剑道,如今方某来到了,你们却要对我视而不见?”

    说到了这时,他陡然间飞身而起,法力暴涨。

    “轰隆!”

    他左手施展神通,一只朱雀雷灵疾向李红枭冲去,雷电缠绕,惊亮天地。

    右手,则是往虚空里一抓,青气化剑,剑意冲宵,直斩向李白狐。

    周围众人见了,心里都是一惊,大叫道:“他……他居然想趁人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