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紫丹斗法
    隐身于浓雾之中的诸位高手同时现身,都要与方原交手,说起来倒是一件让方原极有颜面的事情,某种程度上,这代表着众人对他实力的肯定,觉得他自称“无敌”,倒也不完全没有那个底气,但让人没想到的是,方原可不是仅仅觉得自己有这个底气而已,他的狂妄比众人想象的还要高,一声低喝响起来之时,身边青气流转,已笼罩了周围数十丈的范围。

    而后,那滚滚青气之中,一只七八丈长的朱雀飞了出来,一身雷电缠绕,炙烈的雷光让人不敢直视,展动双翼,凶厉莫名,狠狠的向着那一位拄着龙头拐杖的老驼子冲了过去……

    再一刻,身后不死柳显化,柳条如鞭,抽向了面带骷髅面具的男子,和清流宗的真传。

    而到了最后,他则单手一抓,青气化剑,直向那手持双枪的男子冲去。

    ……

    ……

    “居然真的要单挑众修?”

    秘境之外,不知多少人看着这一幕,都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

    无论如何,这样斗法,也太张狂了些。

    甚至是,有点作死?

    但方原看起来又不像是个不明白事的,就更让人琢磨不通他在想些什么了……

    ……

    ……

    只有方原自己心里明白他要做什么!

    他已发现,哪怕是面对紫丹修士,他的压力也不够大。

    既然不够大,那么这试法便不够爽快,不够酣畅!

    所以,那干脆就单挑了众人又如何?

    或许自己不敌,但那也不怕,起码自己还有保命的一招……

    谁怕谁呢?

    ……

    ……

    轰!

    那一头朱雀,冲到了驼背老者身前,对方眼神微暗,龙头拐杖重重在地上一点,身前立时现出了五道光华,旋转如漩涡,引动周边虚空,生出了难以形容的巨大撕扯之力,直将那一头朱雀撕成了碎片,而后,那五道光华绕着他的身周飞舞,猛然间袭卷了方圆数十丈。

    不死柳打向了那面带骷髅面具与清流宗的真传,这两人却同都是眉头一皱,那面带骷髅面具之人,暗暗捏起一个法印,面前虚空里,立时生出了道道黑色的雷光,仿佛带着剧烈也似,在不死柳柳条与他那黑色雷光接触的一霎那,便枯萎了下来,黑气向着方原蔓延。

    而那清流宗的儒雅男子,则是直接伸手,将打到了他面前的不死柳柳条直接抓到了手里,柳条之上,雷光闪烁,但他手掌却化成了淡淡的玉质白色,居然全未受到伤害,不死如此,他甚至还猛然之间,向后退了一步,而后沉息,生生将不死柳向自己这方向扯了过来。

    嘭!嘭!

    也在这一霎,方原那一剑向着手持两柄黑色短枪之人斩了过去。

    剑光犀利可怖,但对方却只是脸色一冷,直架起一道银色短枪,架住了方原的长剑。

    剑身之上,力量如此之巨,他却没有后退半步,似乎仍有余力。

    与此同时,他手中另一柄短枪直向方原面门击来。

    一瞬之间,连攻四人,而那四人居然都没有后退半步,反而直接就反守为攻。

    方原深吸了口气,心想:“这股子劲,够了……”

    ……

    ……

    一念之下,他轻捏符法,神通皆已出现了变化。

    那被驼背老修撕碎了的朱雀,在这一霎间,忽然间化作了数十只更小一些的朱雀,犹若蝴蝶一般,火意更浓,散落于四面八方,围住了那驼背老修,口吐道道可怖的雷光……

    而另一厢,那面带骷髅面具的男子更施展阴雷,反噬方原,却忽觉得周围虚空凝滞,仿佛跌入了海中,一举一动皆受到了强大的阻力,抬头看时,便见到一条青鲤,游在半空,挟着似乎无边无际的水泽之力,将自己牢牢困在了里面,便像是一方水牢也似,动弹不得。

    那清流宗的许玉人,用力一扯之下,却见那不死柳上,数百上千条柳枝儿,都顺势向他飞了过来,一条一条缠在了他身上,倾刻间便将他裹的像一只粽子,表情都看不见了。

    而借着这个机会,方原则深吸了一口气,陡然怒吼一声。

    “嗖”“嗖”“嗖”“嗖”

    他此时直面向了那手持两枪亮银枪的黑袍男子,手里的青剑陡然挥洒了开来,一连串的剑势泼洒开来,不停的向着那黑袍男子抢攻,转瞬之间,已足足攻出了数十剑……

    那手持亮银枪的男子只觉压力狂升,但双枪挥舞开来,居然也稳稳当当,密不透风。

    “嘭”“嘭”“嘭”

    在方原抢攻之下,他连退数步,但却没有被方原破开枪势。

    “真这么强?”

    方原未能一口气将他击败,也是微微一怔。

    那手持亮银枪的男子抬起了头来,望着方原一笑:“不然呢,你当我是咸鱼?”

    方原掌中剑势暴涨,向他攻去,口中淡淡道:“我素来敬重对手,岂会小觑天下人……”

    心里暗想:“这咸鱼看起来最弱,没想到武法如此犀利!”

    ……

    ……

    本想一口气将最弱的一人拿下,却没想到对方根基扎实,居然拿下来,而这么一耽搁下,那几位被他的神通缠住的人便已接连反击,被无数只小朱雀缠住的驼背老修,重重一点拐杖,背上那个大包,却忽然间爆裂了开来,里面飞出了无数只嗡嗡作响的铁尾赤瞳蜂来。

    那赤瞳蜂一出现,便乌压压一片,纷纷迎着小朱雀飞了过去,三五只蜂缠住了一只朱雀,很快赤瞳蜂便扑簌簌落地,被烧成了截截黑碳,但那朱雀也已法力耗尽,湮灭于无形。

    毕竟蜂多雀少,这等死拼之下,赤瞳蜂竟还剩了不少,黑压压向着方原涌来。

    另一霎,那位面上戴着骷髅面具的黑袍人,则是双手交错,捏起法身,身周显化了道道黑色闪电,喀喇喇作响,直将那青鲤招唤了出来的水泽撕个粉碎,不仅如此,还身形一闪,便冲了半空,引动无尽黑色闪电,直向青鲤镇压了过去,双眼闪过了一抹贪婪之意。

    “以水灵炼化的雷灵,正是我雷道神通的大补之物……”

    被不死柳雷灵缚住的许玉人,却是低叹了一声,不知何时,在他的身边,居然又出现了一位许玉人,生得一模一样,飞身进步,从外面将那不死柳雷灵的柳条儿尽皆斩断,然后两个许玉人对视了一眼,身形交叠,重又化作了一个,轻轻进步,向着方原掠去。

    “方道友,你神通惊人,众所共见,但战我四人,还是……”

    他抬起了一只手,散发出了淡淡的玉质光芒,直向着方原背后击落:“……太勉强了!”

    方原转身,架住了他这一掌,如遭重击,身形后退了三四丈。

    ……

    ……

    秘境之外,仙盟众老所在的仙台之上,有人低低的叹息:“若是单打独斗,这方姓青年怕是与任何人都有一战之力,尚胜负只在一念之间,但他一人独斗四大高手,终于还是有些弱了,想这四人里,那张驼子、许玉人、孟鬼王,都是紫丹丹品,手持双枪的韦龙绝是金色丹品,但也武道高明,不可小觑,他一人独斗四大高手,无论怎么说,都是太过吃力,败局已定啊……”

    “对啊,道战都是求稳,步步为营,他看起来也是个懂事明理的小辈,怎么这么冒失?”

    有人皱眉道:“他与张驼子、许玉人、孟鬼王四个人,都是紫丹丹品,也都得到了神法传承,根基相若,功法也难分上下,每一个都是劲敌,单对单尚且难分高下,以一敌四,那又如何能占得了便宜?恐怕,也只有那些自幼得到了仙法传承的大世家、大道统培养出来的紫丹,才有可能真的一力慑伏诸位紫丹吧,他实在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力有不及……”

    “难道是他担心入了秘境深处,会遇着九重天公主与洗剑池剑师,因此故意求败?”

    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都有些不明白了。

    “乌木道兄,你瞧如何?”

    仙盟镇守望向了琅琊阁阁主,轻声问道。

    “诸位说的都很有道理!”

    那位七大院主之一的乌木先生,沉默了半晌之后,低声道:“可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们外人都不必看,便想的明白,你们觉得这个可以修成紫丹的小儿,难道就想不明白?”

    那仙盟镇守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那乌木先生也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况且,你们觉得,他倚仗的真是天罡五雷引么?”

    ……

    ……

    “火候差不多了……”

    而在这时,三大雷灵都已被人克制,看起来陷入了深深的围攻之中的方原,也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暗暗打定了主意:“这些人果然都是天骄人物,当初我若是依着天来城金家的传承一路修行了过来,就算是将天罡五雷引修炼的再好,也不过与他们在伯仲之间……”

    “但是……”

    下一刻,迎着周围诸人的狂大压力,他大袖一抖,法力暴涨,直迎了出去。

    “……谁说我只修炼了一道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