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起来吧
    “我不信你真能学去我的神通……”

    眼见得方原踏着浪潮而来,卫渔子也是脸色大怒,喝声之中,他手里的竹篙,重重在浪潮之中一搅,却保听得轰隆一声,周围巨浪滔天,高约数十丈,铺天盖地也似,直将方原卷在了里面,在这浪潮面前,方原显得犹如蝼蚁一般渺小,似乎已完全无处可以遁形!

    哗啦啦……

    那浪潮将他卷入其中,立时淹没,而那卫渔子则脚踏扁舟,疾速而来,狠狠一篙向着浪潮击落,竹篙所指,正是被浪潮卷住的方原所在,眼看着他连躲都已经躲不开了……

    “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秘境内外,看到了这一幕的人尽皆大惊。

    适才方原凭凭着自己的身法,还可以躲避浪潮袭卷,为何如今主动冲进了里面?

    被这浪潮卷入其中,那岂不是注定要丧命于幽幽海底……

    “炼法如炼丹,一气吞天地!”

    但也就在这一霎,方原的声音冷冷响了起来,于此时浪潮之中的他,陡然摧动了法力,脚下大地忽然间破土而起,一座大山飞快生长,直托着他冲破了浪潮,到了半空之中。

    那卫渔子见到了这一幕,眼神微冷,疯狂摧动巨浪向这一座高峰吞噬了过去。

    但方原身形不变,法力狂涌。

    那一座山峰之上,却忽然间绿意盎然,生出藤蔓巨木,使得此山山体凝固,坚定非凡,山间则又暗生金矿,犹如山中藏了一柄剑,而在下一刻时,这山中剑意,直指苍穹,却从九天之上,引落无尽雷光,缠绕山周,贯穿天地,任周围浪潮汹涌拍击,只是巍然不动。

    卫渔子已是脸色大变,不停的摧动浪潮变化,急要遁走。

    但这一片海,却似被这一座山峰给钉住,居然动摇不了半分……

    而山峰之上的方原,则是手持青气,遥遥向着卫渔子指了过来,然后凝滞不动。

    此时他这一剑,距离卫渔子尚有百十丈之远,但卫渔子却已是脸色大变,周围汪洋动弹不动,卫渔子那脚下的扁舟便也同样动弹不得半分,这使得他像是一根木头一样死死钉在了原地,眼神无比复杂的向着持剑指向了自己的方原看了过来,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声音里并无怒意,只是有些不解:“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他说出了这话时,一身法力收敛,周围景象已然大变。

    却只见方原与卫渔子二人正面对面立身,距离远没有百丈之远,只有三丈。

    卫渔子脚下,乃是一汪淡蓝色的水,最多不过一缸,哪有半点之前看起来汪洋四溢的模样,而他手里拿的竹篙,其实也只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青竹制成的竹竿,而在他的面前,方原立身于一座石峰之上,那石峰如剑,带着丝丝缕缕的剑气,定住了他脚下的水。

    如今看了起来,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幻一般。

    “炼法如炼丹的想法,我是前不久才刚刚从炼丹术里面悟了出来,但具体该如何运转,还一直不理解,却没想到如今见识到了你的神通,倒是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这样做!”

    方原低声说道,声音里有着感叹:“我倒更好奇你是怎么悟出来的?”

    卫渔子低垂了双目,道:“我乃万物母水筑成天道筑基,本就擅长变化,结丹之后,更是将万物母水的玄妙都推衍了出来,只可惜,我没想到你修炼的雷法里会有这么一招!”

    方原点了点头,道:“咱们还没有分出胜负,要继续斗下去么?”

    卫渔子沉默了半晌,淡淡道:“你武法这么强,还斗个什么?”

    说罢了这话时,他忽然间收了渔竿,一个乾坤袋丢给了方原,转身就走。

    “卫渔子认输了?”

    周围人见了,登时一脸惊诧,全然不明白其是究底。

    秘境之内,只有方原与卫渔子知道是怎么因事,而在秘境之外,也只有一些修为高深的大道统长老或是宗主们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所有人都看了出来,方原应该是赢了。

    而方原赢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从那卫渔子一出手,他便有些诧异,不知道这卫渔子施展的究竟是神通还是幻术,因此不敢硬接,也不知该如何硬接,生生的被卫渔子压在下风斗了半晌,但终究方原对神通法术,也是有着自己的理解的,甚至说,因了推衍玄黄一气诀,他这领悟还比别人高些。

    因此,他大着胆子冲进了那浪潮之中,便很快看破了卫渔子神通的本相。

    这其实不是神通,也不是幻术,而是一种变化之上再加变化,叠加了出来的玄奥神通。

    便如当初方原在青阳宗时,学到的火术与风术叠加的“六阳风火”一般。

    那卫渔子的确是天纵奇才,他已将北冥神息诀的变化摧动到了极致,道道变化相辅相成,神通之中,夹杂了幻术,以万物母水为基,穷极变化,说是真的,其中有幻术,难辨真假,说是假的,又都是立足于一些真实的神通之上,对手想要破解,又如何能破解这么多?

    但是方原给他破了。

    方原最终化出来的山峰,同样也是土相变化、木法变化,以及小清梦术、阴阳御神诀、自身剑道的领悟等等变化夹杂在一起,犹如炼丹一般,炼出来的一道孤绝山峰……

    以变化破变化!

    于是,他终于定住了卫渔子的汪洋,二人神通方面斗了个平手。

    而在这时候,两人想分出胜负,其实就应该斗武法了。

    但是卫渔子在神通占据了优势的时候,便已经发现方原的武法远比自己更强,他以竹篙作枪,连击数十枪,都没能制住方原,如今单纯凭武法对敌,便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而方原也没有继续逼迫,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占了大便宜了。

    卫渔子以他这是施展的雷法,其实他以是玄黄一气诀为基,这玄黄一气诀里,本就融入了无数的变化,可以说诸般根基都是现成的,五行之力运转如意,是以,在看到了卫渔子旗展的法术之后,他便以山定海,以土克水,生生逼得卫渔子放弃了神通,来和自己拼武法!

    两人之间的神通,本来就是不同的。

    卫渔子的神通,是可以用在与任何人斗法之时。

    方原这神通,其实只能用来破解卫渔子的神通,对付其他人时就没用了。

    这其中,高下分明,自己能赢得这一战,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五道魁首,果然名不虚传……”

    也就在方原接过了卫渔子身上的魔核,还未来得及去细查这魔核共有多少枚时,周围浓雾之中,便已再次形式大变,数道沉默观战的身影,在这时候都慢慢的站了起来,一身战意昂然,似乎在看了方原这两战之后,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有了出手的意思。

    “方小友,老驼子我不比得你们年青人法力充沛,一身斗意,但既然到了这里,那便也少不得请方小友你指点几招,看看老夫这一式巅倒五行法究竟能不能入你的法眼吧!”

    那拄着龙头拐杖,驼着背,看起来面目十分苍老的驼子呵呵笑着,走了出来。

    “呵呵,你修炼的是天罡五雷引,我倒要看看你的雷法和我修的九幽化骨雷孰强孰弱!”

    另一厢里,一个身上裹着黑袍,脸上罩着一个骷髅面具的人也低声笑道。

    “你能逼得卫渔子认输,也不过是仗了武法,那便来试试我的武法如何?”

    有披着漆黑如墨的披风,手里持着两杆亮银短枪的男子上前了一步。

    “清流宗许玉人,愿求道友指教……”

    一位身穿青袍,手里持着一柄玉如意的男子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

    ……

    ……

    一时之间,周围居然皆是求战之人。

    更远处,更有一些人潜伏在了暗中,蠢蠢欲动,似在等着某个机会。

    这些人在看到了方原连挫雷氏兄弟与卫渔子之后,居然不仅不心生惧意,重新估算对上方原的胜算,反而更是战意昂然,由此倒可以看出,这些九州各地诞生了出来的天骄,着实都是一些心高气傲之辈,也是都有着自己独门神通,并且十分有自信的存在……

    当然了,还有一点,若说他们刚才还是只是不忿于方原那无敌之言的挑衅的话,那么如今他们再向方原出手,便有了十足的理由了,因为他们看到了方原手里的魔核!

    虽然不知道方原一开始手里有多少魔核,但如今却是亲眼看到他收去了雷氏兄弟与卫渔子手里的魔核,这三人可都是少有的高手,已在这秘境之内战了一天,手里的魔核又能少到哪里去?这也就代表着,若是自己可以击败方原,那就可以将他们四人的魔核拿在手里。

    这么多魔核在手,无论如何,也都有了问鼎前五,甚至是前三的资本。

    “盛情难却!”

    方原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低垂了双目。

    然后在下一刻,他抬起了头来,道:“那就一起来吧!”

    “一起来?”

    周围诸位挑战他的人顿时微微一惊,有些不解他的意思。

    但这一念头还未转过之时,方原已然一步踏了出去,一身法力激荡。

    青气如潮,同时攻向了身前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