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北冥神息诀
    “雷氏兄弟居然这么快就输了……”

    此时的秘境之外,众修看到了这一幕,不知多少人惊的猛然站了起来。万没想到,凭着雷氏兄弟那犀利可怖的剑法,居然这么快就败落阵来,望着方原的眼神已无比惊诧。

    “三哥,我不服气……”

    包括雷氏兄弟二人,也皆是一脸的憋屈与疑惑,显然有些难以接受,他们被方原大袖击飞,倒是未受重伤,很快便爬了起来,两柄飞剑也回到了他们身边,仍有一战之力,年龄较小一些的雷远望着方原向远空掠去的身影,一脸愤怒,向雷进喝道:“咱们再找他打过!”

    那雷进也是一脸不愉,但却按住了雷远,沉喝道:“刚才他手下留了情,否则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凭着他紫丹丹品的力量,我们两个白丹丹品根本不可能活得下来……”

    雷远愤愤喝道:“可我们还有一招没使出来,若是双剑……”

    雷进打断了他的话,道:“老太公不让我们这么早用出那一招,找机会再教训他!”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在一处孤峰上盘坐了下来,冷眼看向了远处的方原。

    不过就在这时候,旁边有人凑了过来,小声道:“两位……”

    雷氏兄弟心里有气,喝道:“做什么?”

    凑过来的正是方原此前追随着方原的修士之一,其中一人托了一个木盘,道:“刚才你们与方小先生斗法,可是输了吧?依着道战的规矩,是不是该把你们的魔核交出来了?”

    “你……”

    弟弟雷远大怒,便要翻脸。

    哥哥雷进却是长叹了一声,道:“给吧,老太公说了,要守规矩!”

    弟弟雷远有些委屈的看着哥哥:“我留一半行不行?”

    哥哥雷进恨的瞪了他一眼,骂道:“没出息!”

    不多时,足有三百余枚魔核倒在了托盘上,那几位追随方原的修士心里立时舒坦了。

    ……

    ……

    “雷州人追求法宝之威,本也没错,但走的太过了,未免失了堂堂正正!”

    而在这时候,方原也听到了那兄弟二人的对话,心里却只是低声一叹,刚才他赢的其实也极是侥幸,倘若这兄弟二人不是白丹,而是赤丹的话,这胜负之分,还要另说……

    那两柄飞剑着实犀利可怖,不过到了最后时,他却是以玄黄一气诀,摧动了青阳宗的三元御剑术,这一道玄阶的御剑法门,在融入了玄黄一气诀后,已是威力大涨,而方原,更是在这刚才一场大战之中,摧动神念,用这三元御剑术去模仿了雷氏兄弟的御剑之法。

    经此一变,这三元御剑术,倒已接近了神阶范畴了,堪称收获不小。

    也正是因此,他才可以影响了那两道飞剑的速度,使自己快了一分,赢下了这一战。

    而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方原战意不减,仍是继续向前冲了出去。

    冷目四扫,神念如电,很快便看到了浓雾背后,有几个影影绰绰的身形,各守在了一方,气机深重,战意昂然,方原便更不答话,直接便选中了一位身上战意最强的,身形呼啦啦一展,青袍猎猎,脚踏阵法,几个腾挪之间,便已到了那人面前,狠狠一掌拍了过去。

    在那里站着的,是一位挽着赤腿,腰间别着一个鱼篓的年青男子,他看到了方原向自己一掌拍来,脸色微微一冷,身形飞掠,向后掠去,同时将鱼篓摘下,往身前一倾。

    那鱼篓里,居然倒出了水来,哗啦啦在地面上滚动个不停。

    那水涨势极快,倾刻间便已成汪洋之势!

    而这渔夫打扮的年青男子,则是顺势坠入了这一片汪洋之中,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舟扁舟,托着他在那一片汪洋之上随着浪头起伏不停,在他手里,则是出现了一根竹篙,轻轻在浪头里一点,扁舟便飞快的汪洋中心划去,倾刻间与方原拉开了数百丈的距离。

    “方道友,参加道战之前,我已经做足了功课了,你以天雷成就天道筑基,事后又传承了天来城金家的天罡五雷引,倒是威力极强,只不过,那天罡五雷引,说破了天去,也不过是中阶神法,而我修炼的北冥神息诀,却是高阶神法,你又哪里来的信心跟我斗呢?”

    那渔夫模样的年青人,立身于扁舟之上,神色平静,淡淡说道。

    “这是真实的神通变化,还是幻术?”

    而在这一刻,方原立身于汪洋边上,也是微微一怔,刚才他那一掌,满拟可以打中这渔夫模样的年青男子,却没想到这一片汪洋出现,那一掌却直接打进了无边浪潮里,消失的干干净净,远远望去,只能见到波浪滔天,那男子立于扁舟之上,位于汪洋中心位置。

    只是,这一片汪洋,如此惊人,怎么可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出现了?

    若说它是假的,偏偏与浪潮与狂风,又是如此真实。

    “不敢过来?”

    那腰间别着渔篓的年青男子见方原在犹豫,便笑了起来,道:“那我来找你了!”

    说着话时,他手里竹篙轻轻一点,扁舟如电,向方原冲了过来。

    随着他这一动,整片汪洋也跟着狂涌而来,瞬息间到了方原面前,方原迎着那无边浪潮,心知有异,不知被它卷入其中,飞身疾退,而那渔夫男子却是以篙作枪,直击了过来。

    “嗖!”

    那一篙居然瞬间穿越了无边汪洋,直到了方原身前,其势如电,异常可怖。

    方原猛得转头,那一篙擦着他的脸颊击过,劲风拂面。

    而渔夫男子却是枪势不停,回手一拉,又是一篙,直向他心口搠来。

    倾刻之间,方原已被他接连不断,步步紧逼,全无还手之力,只能仗着身法躲避,每当方原也想以法力,甚至是兵器反击,但那法力与攻击,却像是与对方隔着一片汪洋大海,再强大的攻击,在巨大的汪洋之中,也完全被吞噬了,全然伤不到那渔夫半分……

    可他手里的竹篙,却时时击将出来,攻向方原各处要害。

    ……

    ……

    “好神通,此儿便是东海三十六大洞天教导出来的紫丹天骄,卫渔子?”

    而在秘境之外,众修见到了这样一幕,也皆是大吃了一惊,很快便响起了一片一片的感叹,毕竟周围观考之人里,还是以金丹修士居多,而哪怕是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中阶,甚至是金丹高阶的,看到了那卫渔子这一式神通,也是惊叹不已,连声感叹,自觉难以抵挡。

    “阮道兄,这一战你瞧结果如何?”

    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之上,诸位丹师已然有些看不懂了,有人急向紫宵洞主问道。

    紫宵洞主苦笑道:“这卫渔子卫师侄我倒了解,他本是东海之上一位渔夫之子,只因老父出海捕鱼,丧命海潮,母亲病死,成了孤儿,后来因有修行资质,被三十六洞天收为弟子,初时也只平平,筑基之时,本想着能得一脉水行筑基便已知足,却没想到,居然于浪潮之中,得到了万物母水加持,结成了天道筑基,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路破境,结成了紫丹……”

    周围众丹师听了,一脸焦迫:“那咱们这位五道魁首与他对上了,谁更有胜算?”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紫宵洞主苦笑道:“方小友与我也是相交莫逆,他们两个任是谁赢,我都心里不好受……”

    旁边人忍不住了:“你就直说谁更有胜算不就行了?”

    紫宵洞主终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怒道:“我都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他妈两个人都是紫丹境界的怪胎,凭我这点微末修为,怎么可能看得出他们二人的胜负?”

    ……

    ……

    虽然谁也不敢说方原与卫渔子这一战,究竟孰胜孰负,但如今的局势看来,方原却已落入了下风,那一片汪洋袭卷,简直铺天盖地,所过之处,万物为之吞噬,而方原一边要躲避浪潮袭卷,一边又要防着那卫渔子的竹篙,更是倍感吃力,全仗了身法四处游移了。

    但就算是他的身法极为高明,如此拖了下去,也早晚是个“败”字。

    “若论神通变化,你是我平生所仅见之高明……”

    方原分明也明白这一点,自这片汪洋出现,他就一直在仔细的感应着这一片汪洋里的变化,如今终于有所领悟,低低的叹了一声,而后抬头,向着那汪洋之中的卫渔子看了过去。

    “方道友,你我成名不易,你若认输,交出你手上的魔核,我可以给你留一分颜面……”

    卫渔子此时也立身于扁舟之上,压低了斗笠,遥遥望着方原,低声开口。

    刚才他追击半晌,竹篙始终擦不着方原的半点衣角,心里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神通比方原高明,可以将他压在下峰,但自己在武法一道的修为,却明显不如这位剑道大师更强,在神通压制的情况下,竹篙都刺不住方原,更不用说双方若是神通持平的情况下了。

    当然了,如今乃是道战,他以神通克制对手,本来也是天经地义。

    “谁说我要认输了!”

    方原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神通高明,我的神通难道就差了么?”

    说着话时,他忽然间一步踏向前去,非但不再躲避那泼天巨浪,反而迎着它冲了进去,与此同时,他一身青气大涨,隐隐然化作了一座高山模样,立在了巨浪而之中,而后他弃了符法,手中连捏诸道法印,一式神通未完,另一式神通便已跟上,连施七八道神通。

    卫渔子见了,脸色顿时大变:“我花了十多年才参透这变化,你怎么可能也做得到?”

    “你已经很厉害了!”

    方原捏着法印的同时,踏着浪潮,大步向前冲去,剑意直迫卫渔子眉睫。

    “我不是参悟出来的,我是刚刚跟你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