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骄战尽我无敌
    “连这都知道了?”

    那宋龙烛看起来像是真的打定了主意要走,却没想到方原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脸色届时变得有些古怪,也知道这回是逃不掉了,索性直接转身,倒先向着方原扑了过来,一声低喝,手中黑色大戟犹若化成了一条黑龙,向着地面一挑,便只见他身周黄沙滚滚,犹如江潮,一层一层的掀起了大地,轰隆隆向着方原卷了过来,那势头,堪称铺天盖地……

    “果然不愧是紫丹修士……”

    方原心里暗叹了一声,也是一步踏向了前去。

    右手大袖,横过天际,直接向着前方重重一挥,身周诸般青气,便已冲天而起,化作了一柄巨刀模样,重重斩落,那一层一层向着自己卷了过来的泥石,便应声斩成了两半!

    “好个小子,来让我看看你的神通!”

    但是那一层泥石之后,宋龙烛手持黑色大戟的身影猛得出来,一戟向方原斩来。

    随着他这身形冲出,背后却有一对泥手出现,飞快的捏起了法印。

    而随着那法印捏起,在他身边,有铺天盖地的泥沙飞舞,居然在空中结晶,融合,化作了千百道锋利而尖锐的石钉模样,纷纷向着方原当头刺了过来,与此同时,方原脚下泥土一阵抖动,“嗤啦啦”一声,不知多少尖锐的石刺破土而来,犹如利剑刺向方原脚底。

    “这人果然是个有本事的……”

    在这一霎,就算是方原,也忍不住有些心惊肉跳。

    就算是他,也没想到此人神通强横到了如此程度,若是在自己悟通符道之前,面对这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凶猛至此的攻势,怕是根本就无力施展神通来化解了,不过在这时候,他虽不敢大意,却也不至于心慌失措,心里低喝了一声,左手抬起,于虚空之中划了几划。

    “嗖!”

    这几下划过,他身边青气大涨,身形冲天而起,一头浑身缠绕着雷光的朱雀便已经出现在了脚下,驼着他躲过了脚下石刺的攻袭,与此同时,他身后不死柳现身,挥舞千百道雷鞭,将所有飞近了身前来的石钉都扫飞了过去,右手则是往虚空里一抓,已然多了一柄青剑。

    “嘭嘭嘭……”

    在这一霎那,那宋龙烛已经到了他身前,大戟横扫,连攻数十招。

    而方原则心神紧守,青剑转动,接下了这数十招。

    “咦?看起来不是普通的书呆子嘛……”

    那宋龙烛凶狂之气鼓荡,但连攻数十合,都未奏功,也是微微一怔,倒是高看了方原一眼,但手下却是一点也不含糊,大叫声中,已然翻身飞起,脚下一条泥龙突出了地面,将他驼到了半天之上,同时口中大喝:“看我这一式曾经屠杀过整整一个仙门的秘法……”

    方原微怔,谨守身前,冷笑道:“吹牛!”

    那宋龙烛大怒:“你才吹牛,连元婴大修都被我这一式秘法吓跑过……”

    方原呆了一呆,道:“你这可就是真的吹牛了吧?”

    宋龙烛嘿的一笑,叫道:“被你看出来啦?”

    两人说话之间,他手上却也没闲着,连连捏几道法印,一身紫丹法力呼啸而起,犹如一颗紫日,而后滚滚法力皆顺着他脚下那一条泥龙传入了地下,却只听得地面轰隆隆作响,陡乎之间,无数细微至极的砂粒,在地面震颤不已,而后猛得从地面弹了起来,洒向空中。

    那每一颗砂粒,此时都灌注了狂暴至极的法力,在这时候,居然像是飞剑一般。

    从地面倒卷而起,在这些砂烂飞窜之下,一些大块的岩石,都瞬间被打出了千百个细细密密的孔洞,看起来犹如蜂窝一般,而那巨大的力道,直使得它们弹向了半空的方原。

    “也许他不是吹牛……”

    而方原见到了这一幕,也是脸色微微一变。

    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位众人口中最爱吹牛的宋龙烛,明显是有些真本领的,世间操控土相法力,可以施展土行神通的不知道有多少,也不知有多少神通被人参研了出来,个个威力强大,但若论起来,自己却是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像宋龙烛这般厉害的……

    别人或是捏土成形,或是设置陷阱,而他,居然是将法力灌入了每一颗砂子。

    这就使得,他每一点攻击都是锋利而细微的,若是被擦着一丝,那就是一个可怖的洞,被他这神通卷了进去的,恐怕都不是全尸不全尸的问题了,直接就化成了一丝丝肉屑。

    “能悟出这一式神通来的人定是个天才……”

    方原心下感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动用自己不久前参悟出来的绝对防御……

    但很快便又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一式神通虽然厉害,但这宋龙烛的修为还不足以使得这一式神通可以强大到将自己逼入绝境的程度,那个绝对防御,还是要留到关键时候再用!

    于是他只是大袖一挥,身边青气暴涨。

    而在青气中,则有一条青鲤飞了出来,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一周……

    如今,这一条水相之灵炼化的雷灵,也已有了新的变化。

    绕了方原游走一圈,方原身边的虚空便变得模糊了起来,好像化作了一片大湖,那倒飞上天的砂子冲进了这一片虚空里,便像是真正的飞进了水里一般,速度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变慢,到了最后时,甚至直接凝固了,便那么悬在了半空之中,轻轻浮动。

    而在这时候,距离方原最近的砂子,只有一指不到。

    “若不是我曾经得到了水相之灵这等神物,炼成了我的雷灵,可以召唤水泽,那么你这一式神通,就已经足以将我逼入绝境了,看样子我想的果然不错,道战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方原也轻轻松了口气,看向了宋烛龙,说的很坦然。

    而说罢了这一番话时,他缓缓收起了青鲤,周围的水泽便也消失。

    漫天砂粒,哗啦啦落地!

    而后,他手中凝聚出了一道若现若现的青色长剑,脚下朱雀展开了巨大的翅膀!

    “轰!”

    一剑向前斩去,剑气暴涨,突破了他与宋龙烛之间三十多丈的距离。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漫天雷光呼啸而落。

    在这一霎,方原心里的战意,也提升到了巅峰。

    他如今是在试法!

    此前他一心要参加道战,哪怕知道这道战之中,会有三方强势之人针对自己,也要进来,便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让他们酣畅淋漓的试一试法。

    在踏入了金丹境界之后,他已然开始了自己推衍玄黄一气诀的道路,他看了许多典藉,融入了许多感悟,也将玄黄一气诀推衍出了不少变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提升,可悟法之路,毕竟不是一件可以闭门造车的事情,他所参悟出来的一切,都需要一个试炼的过程!

    最适合让他试法的,便是这些道战里的高手!

    “妈的,你太过分了吧?”

    宋龙烛被方原这一剑吓了一跳,拼命撑起黑色大戟撑住了,然后只觉得这一剑上,狂暴力量疯狂涌来,就连他脚下的泥龙都被震得碎裂了,急忙大声叫道:“意思一下就行了,何必闹到这个份上呢,这秘境里还有不少高手呢,你不得留点力气去对付其他人啊……”

    “我并没有违反道战的规则,又怎能说是过分?”

    方原神情绷紧,右手握剑,左手施法,接连不断的向着宋龙烛攻了过来。

    倒是把个宋龙烛逼的暗暗叫苦,心里想:“我之前实在不该在人前说要把他的卵蛋捏出来着……话说当时酒楼里的人明明不多啊,哪个多嘴的贱人把这件事传到了他耳朵里的?”

    眼见得方原越逼越紧,竟似连个喘息的功夫也不给自己,他心里也暗暗紧张了起来,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却不舍得在这时候和方原拼个你死我活,否则这一场道战就没什么意义了,一来击败方原的可能性实在太少,二来就算击败了他,又如何还有余力对付其他人?

    宋大官人心里可没有什么恶战到底,宁死不退的傲骨,这念头一出,转头就跑!

    “嗖”一声,他挥枪逼退了方原一剑,叫道:“怕了你啦,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叫声中已然一头钻进了地下,连个人影也看不见了。

    “居然跑了?”

    方原望着宋龙烛消失的地面,顿时微微皱眉。

    实际上刚才他还留了点手段,没有全施展出来,就是不想这么快与宋龙烛分出了胜负,就没有机会试自己的法了,可没想到这厮居然如此没有骨气,说一声跑就直接开溜了……

    “我该如何让这些人心甘宁愿与我斗到底呢?”

    他不仅皱起了眉头,很认真的想起了这个问题。

    他也知道,这些高手与普通修士不同。

    那些普通修士,都是想来自己这里试一下,能赢了,立时成名,不能赢的话,反而也没有什么把握夺取太靠前的名次,不算吃亏,所以才一个个排着队来,不惜一切与自己交手。

    可是那些高手,却是有希望杀进前十,甚至是前三的,在最后形势明朗之前,他们是万万不肯与自己拼命的,也不光是自己,就算是其他的紫丹修士碰见了,也最多只是简单的试探一下,便收了手,每个人都是有着一份保留实力的心思,想撑到了最后阶段再发力……

    可若是如此,自己试法,又怎能试得爽利?

    “总得想个办法逼着他们来跟我斗比较好啊……”

    一番凝神之后,方原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倒是想到了一个方法。

    轻叹一声,他抬起手来,在虚空之中写下了一行潦草大字。

    “但求一败谁堪赐,群山战尽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