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一十章 蛟龙出世
    早就知道这最后的道战会很热闹,但谁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的热闹……

    皇州九重天的小公主,洗剑池白袍剑师,甚至是南荒城小王爷,居然都在看过了剑道大考之后准备参加最后的道战,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三人居然都像是对那位在这六道大考之中出尽了风头的青袍表现出了隐隐的针对之意,似乎每一个人都要跟他过不去……

    当然了,若说这道战前夕,最让人意外的,则是那位青袍了。

    他出现在了六道大考以来,一直给人形成了一种弱不禁风,一心参研旁门的印象,但谁能想到,在三大高手的针对下,他也展露了真正的修为,居然还是一位紫丹修士?

    一位擅长丹、阵、符、器、剑的紫丹修士!

    这样的强人碰到了一起,究竟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

    ……

    很快的,这个消息便传了开来,某种程度上,甚至剑道大考的魁首,被一位追随在了那青袍身边的仆从拿了的事情,都远不如这个消息更加的让人感兴趣,甚至是期待!

    “呵呵,九重天小公主就不必说了,以那皇州的实力,天下间哪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皇族中人亲自出手的?那位小公主,从封号上来看,赫然便是当今仙皇的子系,虽然不见得是纯正的真皇血脉,但也应该有一半真皇之血,那等血脉,便是沾着一丝,都是绝世高手!”

    “洗剑池白袍剑师,有多少年不屑于出来争这虚名了?”

    无数人都在议论着这几位的实力,愈讨论愈是激动:“也不知你们留意到了那位南荒城小王爷没有,此人的身份已经有人打听出来了,他便是当今的南荒城妖王幼弟,也是天骄绝艳,号称是南荒城第二位大人物,据说如今已经是金丹高阶修为,不输于那两位啊……”

    “我如今只想看看那青袍,究竟是何等的天资绝艳……”

    “不过,大概换了任何人前来,都没有资格与洗剑池的白袍剑师,九重天的小公主,以及南荒城的高阶金丹争锋,但惟有这青袍,惟有这青袍……他可是无所不通的紫丹啊!”

    ……

    ……

    “没想到这一次的六道大考,居然会如此热闹!”

    而那一波一波的传言,却也惊动了不少本来蛰伏于问道周围,只等着在六道大考的最后道战之中一鸣惊人的天骄小辈,距离问道山百里之远的一座孤峰上,有人早在这六道大考开始之前,便已经盘坐在了这里,静静等了大半个月,便像是与这孤峰结合在了一起!

    “呼……”

    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那一口丹气,居然隐隐呈现出了紫色,而后,他一身法力流转,更是隐隐现出了那一颗在胸膛之间浮沉的紫丹,半晌之后,他才缓缓收功,转头看向了问道山方向,淡淡道:“我们清流宗,传承数千年,让我安心不动,修炼成了紫丹,只可惜,紫丹一成,我却断了传承,若不找到合适的传程,这成仙之路,便注定走不下去了……”

    “但幸好,老天助我……”

    他慢慢站了起来,气吞山河,冷笑道:“大劫将至,仙盟亦准备培养后继之人,居然会有仙法传承下来,若可以得到这仙法,我又何愁将来不能结成至尊元婴,成就一方强者?”

    “这一次道战的三甲,我占定了!”

    ……

    ……

    “呵呵,这一次的道战,其实就是仙盟在选择天下谱上卷的奇才,天下谱,别人都觉得已是世间天骄至尊之卷,孰不知,这天下谱也分上、中、下三卷,下卷,记载的只是一些天道筑基,有希望结成紫丹的仙苗,中卷,记载的则是已经结成了紫丹,但是出身不好,如今尚没有得到仙法传承,未来的修行之路不好走的寒门天骄……”

    另一个地方,一条辽阔大江之上,正是风雨交夹,浪潮飞卷,但在这巨浪滔天之中,却有着一艘扁舟,舟上坐着一个戴了斗笠的年青男子,正在舟里煮酒读经,抬头看到了舟后风疾雨骤,他却也陡然觉得心胸开阔,朗声大笑了起来,望着舟外天地,轻声自语。

    “只有上卷,才是真正的,囊括了九州大地,传承仙法,潜力无限,大劫过后,注定可以承担起延续各道传承的绝顶天骄,而这,便能算得上是这修行界里的上等人了……”

    “这一次的道战,便是给了我们这些中卷天骄,一个登上上卷的机会!”

    “只是,也不知这一场道战过后,几人一步上天,又有几人直接坠落凡尘啊……”

    ……

    ……

    “哈哈,什么九重天小公主,不过是个初出闺阁的小丫头,仗着她们祖上数万年之前的名声,在人前耀武扬威,而那洗剑池弟子,号称什么一剑破万法,但这世间神通,又何止一万,十万,百万都有,凭着三尺废铁,你又能破得了几个,更是不值得一提……”

    一方宴席之上,某位生着络腮肚须的男子,已然饮下了百斤醇酒,正是喝的面甘醇耳热,豪爽大笑道:“那个南荒城来的什么小王爷,那他妈就是个不值一提的妖魔,他连紫丹都不是,不过是境界稍高了一点,又何必将他放在眼里?哈哈,爷爷我这次道战,谁都不怕!”

    旁边也有人喝的醉醺醺的,笑道:“你还拉下了一个呢……”

    “你说那位五道魁首?”

    那络腮胡须脸色微微一沉,很快便又大笑了起来,道:“哈哈,那他妈就是个笑话,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什么时候有人可以啥都会了?这家伙或许是他聪明人,但分心太多,术法必定不精,呵呵,你们瞧着,若是碰着了,看我不把这个炼丹的画符的卵蛋也给捏出来……”

    ……

    ……

    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剑道大考的最后一幕,便如一声闷雷,惊出无数蛟龙。

    早就在六道大考开始之前,便已经有人看透了这一场大考的实质。

    这一场六道大考,虽在中州举办,但针对的对象,却不是那些真正的中州道统天骄,恰恰相反,他针对的反而是世间其他各大地域里如野草一般诞生了出来的绝世天骄们……

    世间有所谓成仙之路,便是指那些可以一路从练气开始,一路走在巅峰之人!

    这些人,筑基,要天道筑基;

    结丹,要结紫丹;

    元婴,要结至尊元婴……

    只有走在了这条路上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天骄。

    而这样的天骄,自然是中州最多,他们培养门下弟子,便是按照着这个标准来的,但是其他的地方,谁也保不准会不会出一些奇才,在资源与道蕴差一些,甚至是有所短缺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走上这条成仙路,取得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甚至是需要仰望的成就……

    可是这些人在九州大地,虽然不少,但路也是越走越难的。

    不知有多少人,本是天道筑基,但却没有得到神阶传承,因此在结丹之时,未能结成紫丹,又或是结成了紫丹,但却没有仙法传承,因此在结婴之时,未能结成至尊法相……

    这种事很可悲,但一直在发生着!

    而这一次,仙盟却是拿出了大魄力,要拯救这样的一批天骄,他们要通过这大劫来临之前的最后一道六道大考,将这些后继无路的天骄们集合起来,并筛选出一批有用之人,暗中加以培养,给他们一个机会,或是一个平台,让他们有资格与中州天骄并肩立于世间!

    所以,这一场六道大考,本来就是扇门。

    敲开了,便是前途无量,敲不开,便只能归于黯淡!

    而这,也是这六道大考中的最后一场道战,吸引了无数天骄过来的原因……

    “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

    而在各方天骄都欢欣鼓舞,或是给自己打气,或是做着道战之前,最后准备的时候,在赤水丹溪的小院里,方原却正拿了一本经卷,背着手,踱着方步,认真的给关傲上课。

    关傲跟着念了几句,便一脸的苦相,小声道:“方小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礼,是人的支干,人须守礼,知事,心间有原则……”

    方原解释了一句,然后皱眉看着关傲:“教了一上午了,你连这都没懂?”

    关傲一脸的为难:“我脑子疼……”

    “疼也得学!”

    方原声音一重,翻了一页,继续的教着。

    但关傲却有些受不了,转头看看,见孙管事在小院里喝酒,连那只狻猊都上了桌,还分了好大一只猪耳朵,为什么自己非得在这里窝着念这些让人头疼的经文啊,忍不住道:“你以前教我修炼,打人,我还能学一些,但这些东西我实在听不懂啊,而且学这个有用吗?”

    “有用吗?”

    方原听了这一句话,立时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抽了一根竹条,向着关傲脑袋上打了过去,一边打一边骂:“有用吗?啊?你说有用吗?你都开始吃人了,还问我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