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九章 你们一起来
    “嗯?”

    方原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微沉,陡然抬头向他看了过去。

    周围众修,听了这白狐裘男子的一番话,也都是面色惊恐,又带着无尽的疑惑之意,洗剑池居然是不想让这青袍再继续修炼剑道?这是什么意思?在一片慌乱里,就连那仙台之上的巡查使赵至臻,都脸色变得无比凝重,他似乎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了这一步!

    但那位身上披着白狐裘的男子迎着众人的目光,却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过分,但我希望你明白,洗剑池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理由……”

    方原抬起了头来,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仍是没有开口。

    自从当初在天来城通天秘境,碰到了洗剑池的那位黑袍弟子,方原便知道会有些麻烦,后来又被仙盟告之说不希望自己参加剑道大考,他心里就更明白了,但饶是如此,他也不知道为何洗剑池会对自己的剑道如此仇视,仇视到甚至如此无理的要求自己弃了剑道!

    他当然不会答应,但是说“不”也无意义,因此他只是看着那位白狐裘男子。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

    那白狐裘男子见了方原的表情,无奈的一笑,道:“洗剑池若想让你弃了剑道,有太多的方法,但想必会有人说洗剑池以大欺小,你也不会服气,不过,幸好这一次的道战,我也会参加,到了那时候,我想我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让你答应放弃这剑道的……”

    “而我自己做到了这一点,也就不会有人说洗剑池欺你了,对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静静的看着方原,轻轻一笑,而后转身,慢慢的消失在了仙台之后。

    “这……洗剑池是要废掉他的剑道吗?”

    “不,这应该是洗剑池向他发出的挑战,这是一场剑道的赌斗……”

    不知多少人,在这一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位洗剑池弟子话里的弦外之音,每个人都听了出来,心里自然一时惊恐无比:“先是九重天,再是洗剑池,这位青袍哪里来的本事,居然让这两大圣地都要针对他……”

    场间修士,毕竟还是以丹、阵、法、器诸道居多,而这些人,都是看着方原一路从阵道夺魁过来的,总觉得他比起其他修炼神通术法的人来,与自己显得更亲近了些,心里还在想着他会不会道战之上大放异彩,却没想到道战还未开始,他便受到了两大圣地的针对……

    一时间,倒不由得升起了些许担忧之意。

    “哈哈,有意思啊,有意思……”

    一片神情凝重里,却忽又有一人轻轻的笑了起来,轻轻拍着手,众人心里一动,转过了头去,便看到之前那一方雾台之上,雾气开始缓缓散去,却见里面走出了一位形容妖异的男子,他长的无比俊美,眉眼阴柔,看在眼里,便像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浑身都不舒服。

    更关键的是,他居然是一身的妖气,明显不似常人,而且他也完全没有掩饰这一点的意思,甚至是故意摧动起了一身的妖气,使得身后阴阴出现了一条盘距在半空之中的蛇影!

    “妖怪?”

    “此人居然是妖怪……”

    周围围观众人里,自然也不乏高人,一眼看到了此人,立时大惊,高声大叫了起来。

    “何处大胆妖魔,居然敢在中州现身?”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居然这般明目障胆,出现在了六道大考?”

    刚刚他们才看到两位金丹妖魔在剑道大考捣乱,最终惨死当场的一幕,心里正在猜测那妖魔是谁派来,如今便立时看到了这样一位妖魔现身,心里又如何能不感觉惊讶?

    就连方原见了此人,也是眼神微冷。

    他一直留在这里,本来就是想看看那雾台上究竟是什么人,他倒主动现身了。

    “……”

    “……”

    听得这周围一片怒喝之声,那位阴柔妖媚的男子只是笑而已不语,似乎浑不着意。

    而在他身边,却有一位一位身着五彩斑斓的彩衣老者,冷笑一声,上前了一步,深吸一口气,陡然之间,开口如闷雷,滚滚声浪向着四野荡了开去,喝道:“住口,此乃我南荒城小妖王辛泽王爷,他受仙盟邀请,特入中州来参与六道大考观礼,谁敢对其不敬?”

    “什么?仙盟邀请过来的?”

    不知有多少神色惊怒的众修,乍一听见了此言,脸色都是一呆。

    无数道不解的目光,皆向着仙盟诸位巡查使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十分疑惑。

    但那仙台上的几位巡查使,却都只是对视了一眼,没有人出来说些什么。

    但他们的脸色,则分明都十分的不满。

    而那位南荒城辛泽小王爷,则轻声的一笑,道:“仙盟的鹿川圣人游说天下妖族,共抗大劫,为示友好,邀我南荒城使者来中州观礼,本王也只是抹不过圣人一番好意,这才过来游历一番,只不过,本王不喜张扬,才没有公示天下,诸位又何必如此紧张呢?”

    听了他这一番话,场间众修都有些诧异的禁声,一些面色古怪。

    听得此人连一位仙盟圣人的名头都搬了出来,想来此事不假,况且,虽然大部分人心里都对妖魔有些鄙夷与愤恨,但仙盟的宗旨向来都是凝聚一切力量抗衡大劫,众人也是知道的!

    这也就是在中州,若是在一些与妖域接壤之地,某些仙门、道统与妖族更亲近。

    更有一些,其实早就已经与妖族交往通婚,难分彼此了。

    “你若只是来观礼,自然无人紧张!”

    方原抬头,向着那位辛泽小王爷看了过去,淡淡道:“那几个潜入了赤水丹溪图谋不轨,最终三个死在了我那小院,两个死在了这里的妖魔死士,是不是你派过来的?”

    “呵呵,这位小友,说话可要小心……”

    那位辛泽小王爷闻言,淡淡一笑,道:“便是妖域,也有十大妖脉,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闹的很不愉快,本王又岂能这满天下的妖族都认识?我这次过来,只是为了观礼而来,一番好意,你不要随便的污蔑了本王的名声,说话,还是要讲究个证据的!”

    “哼,推的倒是干净……”

    不说方原,周围众修士听闻了此语,倒一个个冷笑了起来。

    有妖魔在六道大考会场作乱,想都不用想,一定会有人怀疑到这位辛泽王爷的身上,看样子他也是心里有数,索性主动站了出来,反正没留下活口,自然随便他怎么说!

    而方原,听了他这番话后,也是面色一寒,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心里倒是认定了,这些妖魔,必定是他派来的。

    如今看起来,他是没有成功,所以干脆的将所有事情都推了个干净,但他若是成功了,真将关傲掳走,在暗中要胁自己,那还不知道他究竟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妖魔果然该死!

    “呵呵,这一番剑道大考,倒着实让本王大开眼界!”

    那辛泽王爷呵呵一笑,道“本来这一次,本王只是想着过来访几位好友,看一看中州修士的风采,然后与仙盟讨论些对抗大劫的要事,这便悄悄的回去了,不过,连看了这几考,倒让本王有些坐不住了,最后一场道战,本王倒是有些心动,也想入场玩上一玩了……”

    说着这话时,他目光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方原一眼,轻声一笑,低声道:“这位小友,本王看你就很是面善,对你这五道魁首之名,也钦佩的很,倒想在道战之上切磋一番?”

    “这南荒城的妖魔居然想参加道战?”

    周围众修士听了,无不大吃了一惊,诧异道:“他分明是金丹高阶的修为啊……”

    “六道大考只是不允许有人第二次参加而已,他以前没参加过,倒是合乎规矩……”

    “我堂堂中州道战,居然来了一位妖魔参加,这成何体统?”

    “……”

    “……”

    更重要的是,他们赫然从这南荒城妖魔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种对方原的针对之意,有了九重天与洗剑池在前,这股子针对,更是让人感觉到了一种落井下石的味道,心里的沉重,便更难形容了,随着这辛泽小王爷的目光向着方原看了过去,他们倒都有些忧心了。

    而方原在这一刻,也在直视着那辛泽小王爷的目光。

    从那目光里,他可看到淡淡的嘲弄,以及隐隐的贪婪之意。

    对方金丹高阶的修为气息,更像是沉重如山的乌云,正缓缓的向着他头顶之上压了过来,仿佛他的道心,在这庞大的压力之下,都会变得破碎开来,出现无法弥补的裂痕……

    于是,在这压力之下,他忽然笑了起来。

    笑容出现在了脸上之时,头顶之上,一道青气忽冲云宵,撕碎了头顶之上的乌云。

    而在这青气之上,一片紫色丹光隐隐浮现……

    “紫丹……”

    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惊的大叫了起来:“他居然是紫丹修士!”

    “这位连夺五道魁首的青袍,居然还是一位紫丹修士……”

    “……”

    “……”

    而在一片惊呼之中,方原缓缓背起了双手,淡淡道:“好啊,你们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