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七章 剑考魁首
    自从来到了这问道山,方原处事不可谓不小心,一直以来,他都尽可能的少见外人,也是不想在六道大考结束之前惹上别的什么麻烦,但他没想到,还是有麻烦找上门来了,而且找的不是自己,居然是朝着谁也没有得罪过的关傲去了,心里的怒火又怎么能够少了?

    尤其是,这一次关傲的闭关如此重要,真要被人得逞了,谁知道是什么结果?

    当然了,他对于关傲的防护也下了大功夫,小院周围,三层大阵守护,平时都是自己亲自护法,虽然这一次剑道大考,他也想看看别人的武法境界,多些领悟,因此离开了小院,但也特意的拜托了孙管事在那里帮自己护法,就是为了确保关傲闭关的安全,这些人想要这么轻松的把关傲绑了,本身就不太可能,但无论如何,他们起了这心思,便让他难以忍受!

    “还想逃?”

    转身便看到,那两个刚才逃上了剑台,惹下这一片大乱的黑衣人,正准备飞身遁走,方原脸色也冷了下来,青袍一动,直扑了过去,与孙管事两个,一人冲向了一个……

    那两个人被关傲一路追杀到了这里,便已经心慌神乱,如今又见关傲大发神威,把这剑台之上的各路高手都打死打伤,心里更加的惊恐,这时候已慌不择路,直往人群里逃,但周围的观考人群,见到方原赶了上来,却也有意帮他,一个个抽冷下绊子,暗中阻挠。

    “一世修为,就此休矣……”

    孙管事追赶的那位黑袍人,眼见得逃脱不迭,转头向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那自家的主人似乎没有要出手帮自己的意思,心里立时一片凄然,猛然之间转过了身来,一声爆吼,双手之间,赤红色的丹光闪烁,犹如火焰也似,狠狠的向着孙管事打了过来。

    孙管事身形一闪,便已然到了这人身后,正要一掌拍下,却忽见得那黑衣人身上隐隐出现了红色裂纹,有种难以形容的湮灭气息,从他身体深处飞快的升腾了起来,惊动四方。

    “要自爆金丹?”

    孙管事目光微惊,抬手按了过去。

    “嗤”

    那黑衣人身上的红色气息,还未升腾到极点,便已然忽地熄灭。

    而他的一颗脑袋,也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身体犹如一截木头也似,悄无声息栽了下来。

    却是本打算留他一个活口的,但见他居然不惜一切,要自爆金丹,那也只能抢先杀了他,在孙管事那一按之意,剑意已击灭了他的神魂,使得他连自爆金丹的机会都没有……

    而在这时候,方原也已经赶到了自己追杀的黑衣人身后,那黑衣人同样也是心间绝望,急切间闷吼了一声,想要自爆金丹,可是方原一眼瞥见,却只是神色一冷,大袖一抖,陡然间数十道形若柳条儿一般的雷鞭从袖子里飞了出去,直将他像一只粽子也似的提了起来。

    浑身上下,法力半点运转不得,更不用说自爆金丹了。

    “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方原慢慢走到了他身前,望着他的眼睛问道。

    “呵呵……”

    那黑衣人看着方原,却是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笑容,而后脸色隐隐变得灰暗,方原神识灵敏,立时察觉到他要逆转法力,震散自己的神魂,眉头却是一皱,缠住了这黑衣人的柳条直接如毒蛇一般钻进了他的体内,却将他连奇经八脉也控制住了,使得他法力都控制不住。

    “你……”

    那黑衣人愤怒至极,死死的盯着方原,发出了一声大吼。

    也就在这一刻,他脖子左侧,一个古怪的法印忽然亮了起来,随着这法印亮起,他身上的气机,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枯竭了下去,倾刻间变成了一张人皮也似……

    “嗯?”

    方原立时认了出来,这是有人提前在他身上下的禁制,瞬间取走了他的性命。

    “金丹级别的死士……”

    他眼神瞬间就冷了一下来,一见不妙,便要寻死,而且身上有着一个随时可以取走自己性命的禁制,方便主人在任何情况下拿走自己性命的人,当然就是死士了……

    世间大世家、大道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暗子存在。

    这些暗子,为了某些任务,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惜舍弃性命,可是境界越高的暗子,便愈是难得,毕竟可以踏上金丹大道的修士,无一不是心志坚定,天资卓著,这样的人,随便放到哪里,都是一位大人物,又怎么肯为了别的一些事,轻易的舍弃了自己的性命?

    如此想想,能够调动金丹级别死士的存在……

    ……那该是何等可怖?

    “妖怪,居然是妖怪……”

    剑台之前,忽然响起了一阵惊呼。

    在那里,躺着的正是孙管事所追杀的黑衣人,他头颅都已滚落在了地上,死的也不能再死,但随着他一身的生机,渐渐散去,那尸首居然也在慢慢的变化,一股子黑烟从那尸首上面蒸腾了起来,他的肉身也立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变化,手掌化作了尖尖的爪子,背后生出了尾巴,就连那一颗滚落在地的头颅,也变得灰毛丛生,獠牙爆涨,竟成了一颗狼首……

    与此同时,方原身前这个黑衣人留下的人皮,居然也长出了黑毛,化作了熊皮模样。

    一见这模样,场间人哪还有不明白的,这两个黑衣人,居然是妖魔变化成的人类!

    “堂堂六道大考,人间盛典,怎么会出现妖魔变化的人类?”

    “不错,那台上的凶神就是他们引过来的,慌慌张张,定然不怀好意……”

    “果真是胆大包天,妖魔之属,居然敢到中州来作乱!”

    一时间,周围各种议论声音,轰然响起,乱作了一团,人人面露愤然之色。

    虽然为了对抗大劫,在仙盟的一力调解之下,人类与妖魔之间的矛盾与仇恨,都暂时搁下了,甚至在大劫面前,人类与妖魔还能算得上是盟友,已经有许多仙门与世家,在这时候,早就与妖魔交好来往,称兄道弟了,但许多人内心深处的提防,却一直没有放下过。

    尤其是中州这等道法昌明之地,对于妖魔,更是视为异端。

    因此,这也就不怪乎周围人看到了这妖魔尸首之后的惊讶与愤怒了。

    一片混乱里,高高在上的仙盟巡查使所在的仙台之上,他们的眼神也分明都有些诧异,对视了一眼,眼神都有些不悦的向着一方雾气遮掩的仙台看了过去,模样非常的不满。

    “尉迟前辈……”

    而在这时,剑台周围,诸位监考也都眼神凝重的看向了那位黑袍主考。

    “查清楚他们的来历!”

    “查清楚他们要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查清楚他们哪来的胆子到中州作乱……”

    黑袍主考冷冷开口,连说了三句话。

    周围的监考之人齐声答应了下来,而后,有人卷起了那妖魔尸首,还有刚才被方原制住,如今也变成了一张熊皮的那具枯骸,化作了数道灵光,齐向着四面八方飞掠而去。

    而在这一刻,方原心里则隐隐猜到了些许,慢慢转过了身。

    他向着西北方向,一方隐在了众二流仙门里面,雾气遮掩的仙台看了过去。

    自从来到了这一方考场,他便时时感觉有两道让他心里极不舒服的目光看向自己。

    一方是来自洗剑池,一边便是来自那雾台!

    洗剑池对自己不善,也倒罢了,那雾台之上,究竟是什么人?

    他有种直觉,那些金丹级别的死士,应该便与这雾台之上的人有关!

    在方原目光看向了雾台之时,那雾台里面,似乎也正有两道目光看了出来。

    隔着一层雾气,方原似乎可以感受到那人脸上的淡淡笑意。

    他心里也微微冷了起来,看起来,这一次似乎对方是赔了个底朝天,算是小院里死的三个,倒是五个金丹级别的死士葬送了性命,这就算是一流大道统,也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但从这一点里,也可以看出对方的用意歹毒,他这是失败了,但是万一,他成功了呢?

    谁知道到时候会演变成什么局势?

    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他心间冷意微起,一缕气机,锁住了那一方雾台。

    “继续考核!”

    而在方原盯住了那一方雾台时,黑袍主考则是笑呵呵的看了台上的关傲一眼。

    于他而言,其他的事情太离奇,也远不如台上的事情受人关注。

    他一步一步,慢慢迈步走上了高空之中,背着双手,甚是威严,只是右手的大袖,被刚才那位洗剑池长老绞碎了,只剩光秃秃一条臂杆,倒是减弱了不少气度,不过他自己倒不在意,走到半空之中,目光向着周围一扫,呵呵一笑,道:“还有人要上台挑战这家伙么?”

    此时的剑台之上,只有关傲一个人孤伶伶的站着,本来剑道大考应该只进行到了第二步,决出前十,接下来应该是决出前三,然后抉出魁首来着,可是那狂人一上台,却将刚才台上的所有人都给打下去了,而他们一旦下了台,便失去了参考的资格,不能再上来了……

    而剩下的,那些一直都没有登过台的小猫两三只,见识到了关傲刚才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又哪里敢在这时候上台?

    听了黑袍主考的话,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是一副不想找死的模样……

    “没有人了吗?”

    那黑袍主考连问了几遍,目光还特意从洗剑池,以及周围几个以武道著称的大仙门上面扫了过去,但见他们居然也都是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反应时,脸上的笑意便浓了,大笑道:“老夫已主持了三届剑道大考,却从未有一次,诞生的魁首让老夫这般满意啊,哈哈……”

    “这就是魁首了?”

    周围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纷纷议论不止。

    “尉迟前辈……”

    黑袍主考旁边,有人忍不住提了一句:“你这魁首是满意了,可是你的前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