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一章 洗剑池弟子
    “这位洗剑池弟子,居然直接点明了要挑战那位四道魁首吗?”

    随着剑道大考的开始,剑台之上却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谁也没想到,有胆子第一个登台,也是最有希望夺魁的洗剑池弟子,居然第一件事便是向那位四道魁首发出了挑战。

    “他们难道此前就认识,有旧怨?”

    “还是说这位四道魁首名声太盛,让这位洗剑池弟子不满了?”

    无数人心里都暗暗猜测了起来,与此同时,则是有着无数的目光看向了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事实上,就算没有这位洗剑池弟子的挑衅,众人也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已经夺了四道魁首的青袍,会不会继续参与剑道大考?

    毕竟,大家都押了不少钱的……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之上,久久没有声音传来。

    方原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坐着,没有下台的意思,但也没有回答什么话的意思。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人人都知道洗剑池弟子是在向他说话,他自己倒好像没有听出来。

    虚空寂寂,也不知安静了多长时间,众人的议论声才悄悄响了起来。

    “难道他真不打算参加这剑道大考?”

    “应该是了,不然没道理被人当面挑衅了,还如此安然不动……”

    有人更是看看剑台之上,再看看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冷笑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洗剑池弟子本来就做的太过了,他们洗剑池汇聚天下剑道英才,谁有能力和他们争锋啊?而这青袍,人家是阵、符、丹、器四道魁首,明显不擅武法,挑战人家,赢了脸上也无光!”

    “不错,四道魁首,已是不世之才,又何必再与人争这剑道虚名?”

    “这世上,毕竟没有完美的修行之人!”

    声声议论里,也有人叹道:“只可惜了老夫押出去的灵精了……”

    “……”

    “……”

    而在另一厢,此前除了洗剑池外,另一道让方原心里生出了感应,被雾气遮掩的仙台之上,也正有人轻轻的说着话:“少主,您之前得到的消息没错,看样子洗剑池弟子是真看不惯他,想要激他一战,但是他奈何他铁了心,就是不肯参战啊,否则的话,倒是……”

    “呵呵,那也简单,他不参加,逼他参加不就是了?”

    另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屑一顾。

    “少主,您的意思是……”

    “呵呵,就用最简单的方法好了……”

    “……”

    “……”

    “呵呵!”

    而那位洗剑池弟子,见方原没有回答,也没有下台来的意思,便也低声一笑,收回了目光,在这剑台之上,轻轻盘坐了下来,好像准备一直坐到剑道大考结束也似的模样。

    而周围观战的其他人,则开始将注意力看向了其他的参考之人。

    “洗剑池弟子,已经第一个登了台,其他人呢?”

    有人看着剑台周围的众修行之人,低声议论着:“难道就没人有胆,第二个登台?”

    而在剑台周围,众修行之人同样也是左右四望,不知彼此如何抉择。

    “呵呵,都觉得越晚登台越好么?”

    也就在此时,那位小越山主轻轻摇着折扇,笑道:“你们都错了,这剑台之上,可是有十个位子能够留下来,也就是说,大家都要争这十个位子,先上了台的,还有位子,不必与人争抢便可留下,但后上了台的,却要先打下一个来才能留下,而且留下之后,便又会立刻受到其他人的争抢,所以,这次剑道大考与往昔不同,倒是越早上台,越占便宜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声一笑,居然也抬步向着剑台之上走了过去。

    而周围人听了,则面面相觑,也不知此人说的是真话,还只是扰乱他人心志的。

    不过,也就在这小越山主准备登台之上,身边却是黑影一闪,一个披着大黑披风的红甲男子,倒提了长枪窜上了剑台,然后走到了与那位洗剑池弟子相对的一个位置,抱了手里的长枪,冷冷的站在了那里,像是在等着别人上前来挑战一般,却是武道天骄赵玄雀。

    “这人……抢我风头啊?”

    小越山主呆了一呆,无奈一笑,走到了另一处站定。

    如今台上已有了三人,前十位置,倒还剩了七个,却是引得周围修士微微一怔。

    旋及,更多身影同时冲到了台上去,各自站定位置,倒是引得剑台之前,一阵骚乱,过了许久,台上乱糟糟的人影才安静了下来,各人抢了位置站好了,然后盯着台下。

    但也就在此时,台下忽有人指着台上叫了起来:“你们快看,多了一个人……”

    各自上了台的人,这才左右一看,发现台上之人,却是多出了一个,十个人站在了台上,彼此位置倒像是尺子量过的一般,也不离谁近些,也不离谁远些,只有最右边末尾上的地方,两个人站在了一起,众人目光都齐唰唰向着他们两个看了过去,他们神色顿时有些尴尬。

    “唰!”

    其中一个,反应最快,直接背后抽出两把弯刀,直向另一个人斩了过去。

    而另一人也不甘失弱,低吼一声,一道玄青色钢鞭持在了手里,在空中一搅,虚空都出现了道道漩涡,直迎着那手持双刀之人砸了过去,兵器相接,发出“嗡”的一声爆响。

    “唰……”

    这两人还未分出胜负来,周围人也都向着他们两个看了过去,但也就在此时,台下却忽然有人冲了上来,掌力雄浑如山,重重击在了那早先站在了台上的一人背上,那人只觉得自己占住了位置,心神略分,没想到飞来横祸,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便跌了下去。

    而在这一霎那间,只见得台下人如飞蝗,纷纷涌上了台去,立时无数人交手起来。

    此前先上了台的,也没占住什么优势,因为台上已然陷入了混乱之中,犹如一片旋风,不停的有人从台上跌了下来,也不停的有更多人冲到了台上去,一时间,百丈方圆的广阔剑台,倒显得有些拥挤,到处都是混战,劲风剑光,一时呼啸连天,充斥一方剑台……

    而在这一片混战之中,也立时显露出了众人的高下来。

    轰隆隆!

    那位名唤秦山君的天骄,巨斧翻腾,凶气惊人,身形横冲直撞,将一片一片的人打下了剑台来,竟是当者披靡,直杀得周围人仰马翻,所过之后,全无一人敢正面抗衡……

    而小越山主,则是身形游走,在一位堪堪跌下台来的修士身边掠过,口中低声在对方耳边说了些什么,对方听了,也是脸色一变,连连点头,然后跟在了他身后冲杀,他又如法炮制,不多时,便已聚集起了十多个人,却形成了一方强横势力,在这台上四处冲杀起来。

    而那位手持铁枪的赵玄雀,却是倒拖了长枪,目光四扫,很快便发现了一位独斗四人,仍绰绰有余的强者,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冷笑,忽然飞身过去,与那强者斗在了一起,未及三合之间,那位强者被他一枪扫下台来,然后他却又再次移步,向另一位强者冲了过去。

    一片混乱里,已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倒是惟有那位洗剑池弟子,端坐不动,而他方圆三丈之内,居然也无人靠近。

    “我的天,怎么斗的这么激烈?”

    “快看快看,见血了……”

    “哎哟,吴家的小天骄居然被人斩了一条臂膀下来……”

    台上斗得激烈,台下则是一片惊惶,一个个看得那是又惊又喜,激动不已。

    一开始听了那黑袍主考的古怪规矩,他们还以为这一次六道大考注定没什么看头了,心下失望的不得了,却没想到,这战局一开,便是如此的激烈,让人有种目不暇接之感。

    “这么热闹的场面,你真的不去?”

    赤水丹溪仙台旁边,身穿红袍的李红枭笑吟吟的看着剑台之上这番混乱,轻轻叹了一声,转头向着方原看了过来,那目光里倒似乎有些调侃之意。

    方原摇了摇头,道:“你又为何不去?”

    李红枭淡淡一笑,道:“我毕竟是个娇滴滴的姑娘,这般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方原点了点头,道:“说的真有道理!”

    李红枭笑了起来,道:“你与那位洗剑池的弟子认识?”

    方原没有回答,半晌才轻轻摇了摇头。

    李红枭道:“可是他一直在看着你呢,好像一直在等你入场!”

    方原不再开口了,也抬头看向了剑台之上,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自然也察觉得到,那位洗剑池的弟子,第一个登上了剑台,但直到此时,都没有出过手,也无人敢去招惹他,就让他那般淡然的坐在了台上,一副诸事不沾身的模样,只是偶尔,他会抬头,向着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看了过来,目光里面,似有剑锋轻轻划过……

    不仅是他,就连洗剑池所在的仙台之上,剑雾背后,似乎也有人在盯着自己……

    “他们都在等着我出手么?”

    方原心里暗暗想了起来:“这样说来,他们早就认出了我,只不过,倘若他们真的将我视作了妖魔之属,为何不直接过来找我,而是在等着我主动出手?”

    “仙盟与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一边想着,又不动声色的向一方雾气遮掩的青色仙台看了一眼:“那里也有人看着我,目光让我很不舒服,似是不怀好意,他们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