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名声便是护身符(一更)
    手持泼风大锤,连续锻铁十个时辰,方原的体力与法力消耗,难以形容。

    回到了赤水丹溪之后,他便也二话不说,便入了静室,服下了几枚滋养肉身的丹药,然后将炼锋号送了过来的灵精持在了手上,缓缓炼化,如此,一天时间过去之后,他瞪开了眼睛,便已再度变得神完气足,精神熠熠,甚至连修为,也有了隐隐的提升,法力更为精纯。

    这倒可以看出来,这天击锤锻铁,确实艰难,但也算自己的一番磨砺。

    长呼了口气,他站起了身来,暗想:“这大泼风锤法,虽是锻铁之法,但运转力之巧,施锤之猛,却也无出其右,若是得到了炼锋号允许,将他传给关傲,倒是如虎添翼……”

    “方原师弟,你醒过来啦?”

    推开了静室之门,便见在小院里,孙管事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了树下,身子倚在了狻猊肚皮上,对面则趴着白猫,中间置一小案,上面摆着几样菜蔬,一盆猪头肉,一壶酒,和一只杯子,两只碗,正乐呵呵的哼着小曲,见到了方原出来,便笑嘻的向他招了招手。

    “居然连白猫都陪他喝酒,孙师兄这人缘还真是……”

    方原也感慨了一声,在小案的另一侧坐了下来,道:“大考结果出来了么?”

    孙管事听了,顿时眉花眼笑,道:“别家炼的再好,也只是用玄铁炼剑,可是咱们炼锋号,却是直接用神铁炼剑,其间高下,还用说么?哈哈,炼锋号魁首之一,已然毫无意外的拿到了,注定名扬天下,那小娘皮这回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平时那么小气,这回却送来了很多好东西,什么法宝灵精的,甚至把她爹留下来的养气神丹都让人送了过来了……”

    方原听了倒是一怔:“在哪呢?”

    孙管事道:“我又让她们拿回去了,跟我家兄弟客气什么?”

    方原听了不由得一呆,苦笑了起来。

    不过倒也真如孙管事所言,他帮炼锋号这一次,还真不是为了什么养气神丹或是别的什么好处,一来孙管事的事情自己着实不可能置之不理,二来这入琅琊阁读书三个月的机会,炼锋号也答应了给自己了,自己如今已有整整一年可以入琅琊阁的时间,很满意了。

    “方师弟,你可威风啦……”

    孙管事又帮方原取了一只酒杯,将酒斟上,笑道:“虽然是炼锋号夺了魁首,但也不知怎么的,外界却都将这魁首之名算到了你的头上,到处都在传说你是四道魁首,怕是一些金丹顶尖的大修,名声都没有你响亮,只要你出了赤水丹溪,便是一方大名人了……”

    方原听了,沉默半晌,道:“意料中的事情罢了!”

    孙管事笑着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名声如此之大,你就不担心吗?”

    方原抬头看了孙管事一眼,道:“你指什么?”

    孙管事低声一叹,道:“别忘了你这名声一大,就藏不住了,当初毕竟也是从青阳宗逃出来的,而且你斩了阴山宗的真传弟子,还曾经杀了南荒城的小世子,这份仇怨,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此前你隐身于天下,他们想找,也没这么容易找到你,但如今你这名声一起来,恐怕他们的人,也会很快就到了,你做好面对他们那报复行动的准备了吗?”

    方原端起了酒杯,半晌未饮,忽然抬头道:“其实这就是我求的结果?”

    孙管事微微一怔,也端起了酒杯,笑道:“说说!”

    方原一口饮尽了杯里的酒,淡淡道:“无名之时,他们找不到我,却敢杀我,有名之后,他们能找到我了,却不见得敢杀我了,经历了天来城金家一事,我也了解了一下仙盟的规矩,倒发现这仙盟并非摆设,明面上还是有很大的约束力的,我名声越响,便越是可以借这法则护身,阴山宗与南荒城再恨我,有仙盟规矩在,他们也会有所忌惮,不敢如此明目障胆!”

    说罢了,微微一顿,道:“而如此,我就不必再躲躲藏藏,可以回青阳宗去了……”

    孙管事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想回去了?”

    方原笑了笑,道:“当时宗主命我外出游历,不结金丹不可回山,如今我已结丹了。”

    顿了一顿,才又叹道:“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不回去,但不能被别人吓的回不去啊……”

    孙管事闻言,倒是轻声一叹,道:“你说的对……”

    他倒也露出了片刻的出神之意,良久才捏了一块猪头肉塞进了嘴里,笑道:“咱们哥俩一开始倒是命运相似,都是被人吓的丧家之犬一般,到处逃窜,我是慢慢的习惯了,心里也不想着争啥,你倒和我不一样,硬生生为自己夺来了这么一道护身符,唉,看样子我也该好好考虑一下了,老是这么到处逃来逃去,总也过不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啊……”

    方原听了微微一怔,道:“孙师兄打算怎么做?”

    孙管事声音低低的一笑,道:“要不我也做件大事,赚赚名声?”

    方原听了,微一凝神,认真道:“若你真与九幽宫对上了,莫忘了叫上我助阵!”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一笑,举杯一撞,饮了下去。

    白猫看到了他们两人的模样,不屑的呼噜了一声,舔了口酒,又缩回了脑袋。

    “既要夺名,那便夺个彻底的!”

    孙管事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事,神秘笑道:“你已经是四道魁首,剑道想必也不在话下吧?”

    方原皱了皱眉头,道:“仙盟的一位前辈,告戒我莫要参加剑道大考,我已放弃了!”

    “不让你参加?”

    孙管事皱着眉头,琢磨了一番,道:“看样子仙盟倒真是有心要护着你啊……”

    方原看了孙管事一眼,道:“你是不是也猜到了什么?”

    孙管事笑道:“六道大考,本就是仙盟与琅琊阁举办的,为的是筛选可用之人,对他们来说,只有怕来参加大考的人不多,哪有反劝着别人不能参加的道理?不让你参加剑道大考,那很明显,就是因为你的剑道造诣,他们已然心里有数,不必你跑这么一趟,然后更重要的,就应该是你参加了剑道大考之后,有可能会引来一些连他们也不好解决的麻烦就是了!”

    方原道:“与那个曾经说我的剑道是邪魔之道的洗剑池弟子有关吧?”

    孙管事点了点头,笑道:“必然如此,天下剑道之最,便在极北雪原的洗剑池,他们数百年积累,声名之盛,底蕴之深,难以形容,他们既然说你是邪魔外道,那你便是邪魔外道,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呵呵,当年青阳宗那位剑痴是如何成了剑魔的,你难道忘了?”

    想起了自己所传承的无缺剑道主人,方原眉头微皱,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才轻声开口道:“其实,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我的剑道本是堂堂正正之剑,他们为何斥我为邪魔?”

    孙管事道:“我也不懂,但洗剑池必然见过与你相承一脉的剑道!”

    方原点了点头,孙管事与他想的一样。

    这件事其实不难推敲出来,青阳宗那位剑痴,据说入了魔门之后,便消声匿迹了,很多人都说他已经死了,但从当初那洗剑池弟子斥自己的剑道为妖邪之道中便可以看得出来,要么那位剑魔还没有死,要么便是他在魔门之中,留下了自己的一身剑道传承……

    总之而言,肯定有和自己同一剑道的人,引起了洗剑池的忌惮!

    否则的话,自己如今的剑道虽然不能说很弱,但相对于洗剑池这等庞然大物来说,还真不算是什么,根本形不成什么威胁,也不至于引得他们一见自己的剑道,便急欲杀之!

    “仙盟不让你参与剑道大考,想必也是为了护着你,如今你修为未成,真要被洗剑池盯上了,估计下场不妙,更重要的是,当初在通天秘境里和你过不去的那位黑袍剑士,当时可是没有死,想必洗剑池如今也已然知道你这么一号存在了,而仙盟既然说你不参加剑道大考,那也就是说,无论洗剑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只要你不在人前展露剑道,便可保无忧……”

    “由此想来,仙盟一定暗中与洗剑池达成了某些协议,让他们放过了你……”

    方原听了孙管事的话,也微微点头,这个问题他也想过,应该就是这么个道理。

    孙管事说罢了,却是笑着看向了方原:“那你呢?真就不打算参加了?”

    方原笑道:“我又不是那种真不知好歹之人,自然不会去凭白惹这麻烦!”

    “那我就放心了……”

    孙管事躺回了藤椅上,长舒了口气,滋的一声喝光了杯里的酒。

    方原也提壶倒了一杯,又给白猫、孙管事、狻猊分别添了一杯,然后轻轻饮了一口,坐在小院里吹了会风,回头看看关傲闭关的丹室,还是悄无动静,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孙师兄不急着回去么?”

    他想起了一事,转头问孙管事道。

    从送了自己回来开始,孙管事便一直在赤水丹溪帮自己护法,如今自己已出关,倒有些好奇孙管事怎么倒不急着回去陪他的小娘皮了,结果孙管事听了这话,却是伸了个懒腰,道:“我才懒得回去呢,那小娘皮就知道指使我干活,要知道我老孙那可是天生干管事的命,到了哪里都是指使别人干活的,偏偏到了炼锋号干的这个总管,简直比杂役还不如啊……”

    方原无奈,拍了拍手,笑道:“那就在这里呆着吧,我去看会书!”

    孙管事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忽然又叫住了方原:“你确实不会参加这次剑道对吧?”

    “确定啊……”

    方原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孙管事一眼:“对了,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问题?”

    孙管事道:“外面还在赌你会不会参加第五考呢,我准备压个注啊……”

    方原:“……”

    孙管事白了他一眼:“我自己赚点私房钱,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