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生生打出神铁来(四更)
    在旁人看来,方原此时的动作,实在是够无聊的!

    他们可不知道方原手里的天击锤之重,只是看到他手持大锤,一下一下的砸了下去,简直简单到了令人发指,随着时间推移,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淡了,甚至有人打起了哈欠来……

    若不是方原此前三道魁首,表现实在太过惊艳,在众人心里,也本来就带着些神秘光环,因此无论做什么都不太敢小觑,生怕在人前露了怯,此时恐怕早就有人喝起了倒彩来。

    但对方原来说,这看起来简单枯燥的任务,还真不是这么轻松就能做到的,他每砸落一下,所消耗的力量,都在旁人预料的十倍以上,更关键的是,他还需要随时调整力道,精细把握节奏,神经紧绷,便使得方原的体力与神念的消耗,都在成倍成倍的增加着……

    一下接着一下,每一下都带着难以形容的艰难!

    在他打到了三个时辰时,锤下那一块熟铁,便几乎已经被锻出了所有的杂质,变得精纯无比,而到了这时候,炼锋号的两位长老,便已开始往里面加一些其他的材料。

    乍一看起来都是些平凡无奇的东西,诸如金精、银髓,还有一些灵液等物,甚至还有一些木碳灰,而加入了这些东西之后,方原的锤法便要求更快、更稳,心神绷的也更紧,严格控制着每一锤的起落,一点一点,将这些东西都锻入了熟铁之中,彼此交融难分……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们开始加入一些经过了秘法炼制的血液。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们又在周围布下了一方聚灵阵,将庞大的灵气引了过来。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们开始以灵液淬火……

    ……

    ……

    本是一块生铁,甚至说是一块铁矿石,但在方原不停的锻打,以及炼锋号诸位炼宝人的加持与调整之下,居然已经渐渐变了光泽,一开始,变得五彩缤纷,到了最后,却成了一种深沉的玄黑色,再到了最后,那黑铁上面,甚至出现了道道血纹,闪烁着妖异的光泽……

    从早上到骄阳似火的中午,再到夕霞漫天的黄昏……

    从黄昏,再到夜色深深的午夜……

    又从午夜,一直到东白隐现了一片鱼肚白……

    就算是在周围观考的修士,都不知有多少已经离开过,然后又回来,但方原却一直在重复的做着一件事情,那便是大锤提起又落下,力道精准,不差分毫的打在那玄铁之上。

    “最后一步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九个时辰,那一块玄铁,也已经变成了一种仿佛带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随着大锤的起落,不停收缩,吞吐起了大量灵气,色泽呈暗之白的诡异存在,而到了这时候,徐娇娇脸色也认真了起来,盯着那玄铁看了半晌,忽然轻轻开口,而立身于铁前。

    方原这时候,已然满头大汗,湿透青袍,但握锤的手,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

    他向着徐娇娇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徐娇娇也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歉疚,但很快便也恢复了平静,凝神望着那块玄铁,然后双手持香,神情虔诚,在方原一锤敲落之后,她便向着那块玄铁拜了一拜。

    而后,方原再次一锤敲落,她便又朝着那玄铁拜了一拜。

    每一锤,拜一下!

    她拜下的规律,似乎隐隐与方原落锤的节奏,出现了某种微妙的联系……

    这诡异的一幕,倒是立时吸起了周围人的诧异。

    此时在炼宝高台之上,其他诸大道统与炼宝人,早就已经开始了下一步,有的已经开始打造剑胚,甚至有的已经开始铭刻剑身之上的法阵,接近铸剑成功了,却只有炼锋号一家,如今铁都还没有打完,更不用说铸剑了,这倒也立时使得炼锋号显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那位炼锋号的徐掌柜,究竟是在做什么?”

    外行人自然看不懂徐娇娇的所为,只觉愈发的诡异,面面相觑,低声议论。

    但一些内行人看了,却忍不住动容:“炼锋号用的,难道是上古时候炼宝之法?”

    “叮叮当当……”

    在无数人注视的目光之中,方原全无察觉,只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锤打的节奏上,肉身的疲乏与劳累,都被他强行压了下去,几乎不把自己的肉身当作自己的,只是用强大的控制力,使得自己每一锤敲落,都严格的依着那大泼风锤法里面所定死了的力道……

    而徐娇娇,则也是手持青香,轻轻拜下。

    那青香似是特制,燃的极慢,但总有燃到尽头之时。

    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了,徐娇娇手里的青香已经接近燃尽……

    而在这时,方原这一路大泼风锤法,也已将近使完,开始了最后的一锤……

    他深吸一口气,却又徐徐吐出,而后举起几乎已经麻木的双臂,重重的落下,却又在接触到了那块玄铁之时,瞬间收回了七成七的力道,只是轻轻的,在那玄铁上一点……

    徐娇娇,也在这时候最后一次拜倒,伏在炉前,并不抬头!

    周围万簌俱静,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那一块玄铁……

    “唰……”

    那一铁玄铁,安静了数息功夫之后,忽然之间神光暴涨。

    仿佛有某种神性力量,自玄铁之内涌了出来,直冲天际,而后某种隐秘的力场,扩向了四面八方,引得周围无数人的法剑都嗡嗡颤抖,仿佛是生出了某种敬畏之意也似,而紧随其后的,则是那一块玄铁,整个的色泽都变了,居然变成了一种白里透赤的颜色……

    那种颜色,微微发光,晶莹浮动,仿佛有神灵在绕着那一块铁飞舞……

    “哗……”

    看到了这一幕,无论是周围的参考之人,还是围观众修,又或是主考器师,都瞬间睁大了眼睛,身体前倾,死死的向着那块玄铁看了过去,嘴唇都在轻轻颤抖:“神铁?”

    他们总算知道了炼锋号这一次为什么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来炼铁。

    也总算明白了炼锋号徐掌柜为什么会手持青香拜这一块玄铁……

    他们居然是在炼制神铁!

    器道大考给提供的,都是生铁矿,最为常见,因此几乎每一个参考之人,都是先将这生铁矿,炼成了玄铁之后,再用来铸剑,可是炼锋号最狠,他们不仅仅是炼成了玄铁,又将这玄铁,给硬生生的炼成了神铁,到了这时候,才来铸剑,那还有谁可以比得过他们?

    可以说,这一次器道大考,在炼锋号炼出了神铁的一霎,就已经结束了!

    “呼……”

    周围响起了无数的惊呼声,议论声,仿佛蜂群炸开,一下子蔓延了开来。

    而在这时候,方原也放下了巨锤,轻轻抬起了头来。

    在这一刻,他居然感觉有些晕眩,仿佛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颠倒了过来。

    “自己这是脱力了么?”

    他心里也觉得有些苦笑:“堂堂紫丹修士,居然脱力了?”

    一边抱着这个想法,一边却也不由自主,轻轻向后倒了过去。

    只不过,炼锋号也明显早有准备,他身后的一个长老,早已欺近身来,将他轻轻扶住了,然后就见到徐娇娇轻轻打量着那块神铁,目光慢慢的向他转了过来,道:“方先生,你今日耗尽力气,助我炼锋号成就神铁,注定扬名四域,此恩炼锋号永世不忘,万劫必报!”

    说着,她与台上的另外一位长老,都起身,恭恭敬敬的向方原施了一礼。

    “好说,都是……都是自家人……”

    方原强打起精神,摆了摆手,想笑一笑,发现脸颊都有些酸痛了。

    “这……”

    徐娇娇听到了自家人三个字,脸色有些恼火,但又对方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只好道:“先扶方先生下去休息!”

    炼器还未结束,她自然要继续制剑胚,铭刻符文。

    不过方原倒也不坚持,他是真没有力气继续在这里站着了。

    而眼看着方原被一位长老扶着下了台,周围观战的众修,心里却也是一阵复杂,有人忍不住叹道:“不过是打了十个时辰的铁,居然险些累的晕厥,这位青袍肉身有些虚弱啊……”

    也有人很理解的道:“你看他阵、丹、符三道魁首,可见聪明绝顶,又在诸道之上下了大功夫,但在这些学识之上下过了苦功,修行之上,自然就难免分心,注意走不了太远的,只看他如此聪颖,却只落得个杂丹修为,便可以看得出来了,意料之中的事情啊……”

    “但他肉身如此虚弱的话,还会参加剑道大考吗?”

    “呵呵,他还需要参加剑道大考吗?”

    有人沉声叹道:“神铁一成,他已注定是四道魁首了啊……”

    “四道魁首?”

    周围人听到了这个称呼,立时连连点头:“对对对,这已是四道魁首了啊……”

    也有人听了,面露迟疑:“他这器道大考,只是打了个铁,也算是四道魁首?”

    旁边人立时都朝着这个意见不同的人怒目而视,满面鄙夷:“若是没有这位四道魁首帮着打铁,你觉得炼锋号能够炼出神铁来?没有神铁,炼锋号有希望夺这器道魁首?”

    周围立时响起了一片附和之声:“对对对,此言有理……”

    “唉,天才就是天才,就是打铁,居然也能打出一块神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