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天击锤(二更)
    若是换了旁人,方原或许不会理会这样的事情,更不可能主动提议帮忙。

    但孙管事毕竟是与旁人不同的!

    且不说在青阳宗做执事时,他暗中给自己的各种照顾,仅仅是在云州境界,被九幽宫刺客暗杀时,以及在天来城金家的通天秘境里,他替自己接下了来自洗剑池的黑瞳剑客的攻击,这就算得上两回救了自己的命了,简单了说这就是过命的交情,自己又怎能不帮他?

    而且方原说的帮,也是认真考虑过了的。

    他已听明白了孙管事的话,炼器之事,不需要自己负责,炼锋号自有高人,现在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身强力大之人,用某种秘法挥舞大锤,帮助锻造而已,自己当然不是关傲那等天赋异禀,神力无边的,但自己毕竟是紫丹修士,肉身强度与体力,却也远超常人。

    也正因此,他才提意让自己试上一试。

    孙管事倒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琢磨了半晌之后,一点头,道:“走吧!”

    方原微怔:“去哪?”

    孙管事已经起了身向外走,诧异的回头道:“找那小娘皮去啊!”

    方原叹了口气,换了身衣袍,跟着孙管事走了出来。

    对那个小娘皮,心里倒有些期待……

    两人离了赤水丹溪,孙管事便驾起腾云,与方原直向着东南方向飞去,约大半个时辰,倒是来到了一片山谷之间,却见此地聚东一堆,西一簇,聚集了不少人马,立着行宫,搭起了帐篷,人马往来,热闹非凡,却都是一些参加器道大考的炼宝门派的落脚之地。

    这器考与其他几道考核也有所区别,其他各道考核,往往都是以个人为主,考出来的名声,也是自己的,但这器道考核却不同,炼宝之术,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做得到的,因此哪怕是再厉害的炼宝大师,也都有着一群自己的学徒与助手,要一起炼宝才更方便。

    因此在修行界里,那些炼宝大师,也往往都是代表了一整队人马,这自然要有个名号,所以大部分的炼丹师,都不是以个人闻名,而是以某个传承闻名,当然了,这些人里,自然也有一些出类拔萃的,自己一个人便代表了极高的造诣,不过就算是这样的,也都很多帮手。

    正因此这个特点,所以就算是六道大考这等场合,参加考核之时,也往往都是一位炼宝大师,带上了四位帮手一起上阵,而在报名大考之时,也多是以集体名头参与考核。

    如此一来,得到的名头,便是道统、仙门、世家所有。

    而这也使得器道大考的意义也与其他几考不太一样,其他几考,都是给个人带来一些机会或是奖励、名声,但这器道大考,往往决定着一方道统的起落与衰荣,道理自然很简单了,名气大了,生意就多,生意多了,资源便多,可以说是六道之中,最实在的一个考核了。

    孙管事带着方原来的炼锋号,便在这一片山谷西南角,占据了方圆百丈的一片营帐,可见势力不小,而在路上,方原也听孙管事介绍了一下,这炼锋号,也曾经是一方极其辉煌的炼宝道统,曾经修行界里流传的法宝,倒有三成都是炼锋号所打造的,可谓庞然巨物。

    只不过,在炼锋号老楼主以身殉剑之后,这炼锋号群龙无首,却是开始败落了,许多炼宝高手,都已经出走,生意也被抢走了许多,如今只剩了一位少掌柜独自一人支撑着。

    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炼锋号仍然是修行界里知名的炼宝道统,但却已经沦落到了二流境界,远远比不上那些一流的炼宝大道统了,甚至说,还在继续的败落下去,所以,那位少楼主,也就是孙管事口中的小娘皮,才要立志在这器道大考之中夺取魁首……

    她已将这大考,当作了拯救炼锋号的惟一机会!

    “这里忙成了这样,你还有脸跑到外面去溜哒,这总管是不是不想干了?”

    刚一走入了营帐,方原便听得里面一声怒叱,然后就见到一个身穿褐裙,身材细长的清秀女子,叉着腰看了过来,指着孙管事破口大骂,这泼辣性子,和她的清丽面容真个不符。

    “一个收不着钱还往外贴钱的总管,当我想干不成?”

    孙管事耷拉着脑袋,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那女子上来就揪住了孙管事的耳朵,手腕一转就转了三圈。

    “疼疼疼……”

    孙管事嚎嚎直叫,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急忙堆出了一个笑脸,叫道:“我没出去瞎溜哒,我是去给你找帮手去了……你不是说想要夺魁,只能用你们祖上传下来的秘法吗……”

    “找帮手?”

    那女子斜乜了方原一眼,脸上的怒气却更浓,手上也更加了把劲:“我都跟你说了,那秘法需要有人挥舞天击锤,连续锻打十个时辰,怕是只有元婴才有这力量,你倒是去给我找一个元婴来打铁啊,找这个瘦不拉几的书呆子过来能帮上什么忙?你倒是说啊……”

    孙管事急的直跳脚:“这可是位紫丹……”

    那女子微惊,看了方原一眼,手上又加了把劲:“你当我分辨不出杂丹与紫丹?”

    “唉……”

    方原看着孙管事这等惨状,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但人家打情骂俏,自己总不好过去阻止,便目光一扫,却看到了就在这营帐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铜棺,棺盖半掩其上,里面放着一柄丈余长短的大锤,锤柄黑色,似是玄铁所铸,上面雕着龙纹,而锤首则是紫金所制,犹如磨盘也似,闪烁冷光,静静躺在了铜棺之中。

    他打量了一眼,便信步走了上去,单手握住大锤,提了出来,脸色也顿时微微一变。

    “好重!”

    这大锤个头不小,但在修行界里,奇门兵器数之不尽,这等样的大锤,也不算稀奇。

    毕竟,修行之人肉身强大,力量也大,千八百斤的兵器那都不算什么特别的,但没想到的是,这大锤却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搭眼看去,也就两三千斤的模样,可是方原单手提了起来,轻轻一拈之后,却发现这一柄大锤极其沉重,怕不下一万多斤了吧……

    “我的天……”

    但也就在方原皱着眉头估算这大锤的重量之时,这营帐里的几人却也立时傻了眼。

    炼锋号祖上传下来的天击大锤,居然被这书呆子一只手提了起来?

    还正在上下晃动,拈这重量,如此轻松的吗?

    “力气真这么大?”

    那个褐裙的女子见了也是微微一惊,松开了孙管事的耳朵,转身向方原抱了抱拳,道:“刚才走眼了,小女子徐娇娇,是这炼锋号的少掌柜,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号?”

    “娇娇?”

    方原看了一眼孙管事那已经变形的耳朵,心想这真和娇娇俩字搭不上边。

    但面上也只好一笑,道:“好说,我名方原,这位是我师兄!”

    “方原?”

    这营帐内还有几位灰袍的老者,似是长老执事之类,听到了方原的名字,却顿时微微一怔,细细一想,忽然间神情大惊,有些难以置信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其中一人已忍不住踏上前了几步,震惊道:“这几日风传的阵、丹、符三道魁首,难道就是……就是你?”

    方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回答。

    但这无疑也是默认,那几位灰袍老者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方原的眼神已变了。

    很明显,在这段时间里,方原的名声已经大到了有些吓人了。

    那徐娇娇听了,也有些诧异的看了孙管事一眼:“你还真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师弟?”

    孙管事捂着自己的耳朵,冷冷一笑:“当我之前跟你闹着玩吗?”

    “滚出去融炼仙金!”

    徐娇娇直接叉腰一指,一点面子也不给。

    “好嘞!”

    孙管事痛快答应,笑呵呵喊了那几个一脸激动看着方原的长老们出去干活了。

    而徐娇娇则神情凝重的看向了方原,道:“我不知他跟你说过了没有,我准备用炼锋号祖传的秘法炼宝,夺这器道大考魁首,但其他的好说,我炼锋号数千年传承,炼宝一道,自认不输于人,但惟有这锻打过程,需要有人执此天击锤,在我炼宝期间,依着我祖传的泼风锤法,连续不停的锻打十个时辰,这期间所需的力量简直难以形容,更有许多变化……”

    方原微微皱眉,道“你祖传的锤法,共有多少变化?”

    徐娇娇微一沉吟,道:“大泼风锤法,共有一百零八式!”

    “那我就放心了!”

    方原听了,倒是点了点头,道:“之前孙师兄是想找关傲师兄帮忙,但现在看看,倒确实是我更合适,力量的话可能是关傲师兄更大一点,但学习锤法,却是我更快一些……”

    徐娇娇听了脸色微凝,挑眉道:“这么有信心?”

    方原笑道:“我毕竟是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