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师兄来了
    符道大考的榜单一贴了出来,前来拜会方原的人一下子又多了数倍。

    许多身份尊贵的大人物,都向赤水丹溪传达了要见方原一面的意思,其中有些甚至都是赤水丹溪也不好拒绝之人,没奈何只能来找方原传达这个意思,但是方原却一概给回绝了,他也知道这么多大人物要见自己一面的背后,少不了许多邀请与机会,但这都不重要了!

    九个月!

    三道魁首,已经足以让他进入琅琊阁读书九个月了……

    对他来说,这才是最足以让他兴奋之事!

    而且,心里也忍不住有个想法升了起来,既然已经九个月了,那为什么不凑个一年的?

    道战,道战还是不能放弃啊……

    于是,他仍然心安理得的让赤水丹溪帮自己去当挡箭牌,将那所有大人物的邀请都给回绝了,自己则躲在了小院里参悟符道,虽然符道大考已经结束,他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符道大考的魁首,但对于符道的参悟,他才只是刚刚开始,还有无限大的空间可以挖崛……

    毕竟,符道才是他玄黄一气诀达到小成的契机!

    只有将符道参悟的明白了,他才有把握在道战之中,稳占三甲!

    某种程度上,这符道的参悟,对他实力的提升,根本就是难以形容的……

    也正是知道这符道的重要性,他才坚决拒绝了所有人的拜见,闭门不出,甚至连器道与剑道都不准备去观看了,只是平心静气的留在小院里,一直到道战之时,才会出去参战!

    “符引天地,变化无端……”

    随着对符道愈发的了解,他也有种打开了新天地的感觉。

    于他而言,这符道,便是他运转神通的新手段,那玄黄一气诀里面,蕴含的无尽变化,想要化作神通,总是需要一种手段来释放,而论起这种手段,再无比符道更简单直接的。

    用最简单的形容便是,玄黄一气诀的变化,便像是关傲的一身神力。

    玄黄一气诀里面,容纳的变化越多,便如关傲的力气越大。

    但这符道,则相当于武法!

    在力量一定的前题下,自然是武法越高,实力越强!

    而对方来说,便是在他的修为一定的前提下,符道越精妙,实力越强大……

    ……

    ……

    在方原闭关修行的期间,外界对他的议论倒是一浪高过一浪,除了惊诧于三道魁首集于一身的青袍,究竟是何等惊才绝艳之外,让人考虑最多的,则是他下一考还参不参加?

    阵、丹、符三考都已夺了魁首,那么器道呢?

    反正能拿三道魁首,都已经是让人无比意外的事情了,谁知道还会不会更意外?

    “我赌他会参加……”

    “我觉得也是,既然这是个准备一鸣惊人的,阵、丹、符三道都已得了魁首,没道理在器道大考面前止步不前,说不定他早就暗有准备,打算把这六道大考一并夺了魁首呢……”

    “夺六道魁首,那是有些夸张了,剑道大考与最后的道战,可不是谁想夺就能夺的,不过你说他会参加器道大考,我是同意的,我小舅子的第三房姨太太的妹妹的姑舅老爷的远门大表哥,就在仙盟任职巡游使,据说这青袍就是仙盟暗中培养出来的天骄之一……”

    “我倒觉得不会……虽然没啥亲戚告诉我,但我觉得器道大考哪有这么简单啊……”

    “呵呵,他若是能夺了器道大考魁首,我把自己脑袋吃下去!”

    “……”

    “……”

    种种议论之下,对于方原会不会参加器道大考,已形成了一道风浪了。

    甚至还有人开了赌盘,就赌他会不会参加器道大考,又会取得什么名次……

    而这些普通的修行之人,自然只是猜测,但也有些人,却直接来问了。

    他们自然都是见不到方原的,不过却找了赤水丹溪里的各位丹师去打听。

    这个结果却当真是搞得赤水丹溪无比头疼,倒是无形之中,让他们觉得身份高了许多,不知有多少大人物或是派人来请,或是亲身拜访,让他们也感觉与有荣焉,可是这些人一来,却都是打听方原之事的,也有请他们引荐的,这倒让他们实在无语,实在不了解啊……

    若从在一开始,方原在他们眼里近乎透明的话,那么如今却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便借着各种由头上门来打听,方原一听却也是哭笑不得,心想这些人倒是对自己挺有信心的,器道大考的魁首,自己倒是想得,但那也得门路啊……

    自己些微懂的,其实只有阵道与丹道罢了,就算是符道,都是有些走运了,恰好悟出了这符道与玄黄一气诀之间的关系,又借着自己在玄黄一气诀一道的深厚修为,这才画出了一张威力强横的雷符,险之又险的在这符道大考之中夺了魁首,他都觉得这有些侥幸了。

    这样的侥幸,来一次便是难得,又怎来得了第二回?

    需知,器道便是炼宝之道。

    小至打造兵器,大至打造神器、仙宝,那都属于器道。

    而这一道,也是出了名的深奥艰难,不知有多少大器师,都是从小开始,一锤一锤打出来的本事,自己连接触都没接触过,法器都不知道该怎么炼,又怎么参与其中?

    再说了,自己连普通的炼宝师都不是,又没有报名,怎么参加器道大考啊?

    符道大考时,自己已经找人走了一次后门,总不能再走一回吧?

    所以面对着那前前后后来打听的人,心里又觉得好笑,又觉得不耐烦的方原,便微笑着向着他们看了过去,神平气静,态度温和,而且诚意满满的向他们说道:“你猜?”

    ……

    ……

    “方先生,方先生,你在小院里么?”

    让人猜了几回之后,再跑到方原这里来讲交情,打探消息的人便越来越少了,而一开始只是拒绝见外人的方原,干脆连赤水丹溪里面的丹师们也不见了,直将这小院外面的大阵闭合,然后静坐室间,外界的琐碎之事,一概不再理会,只是凝神守心,参悟符道。

    可也清静了不到半天功夫,那位名唤清风的童儿,却又跑过来烦他了。

    “不是说了这几日不要来扰我么?”

    方原都有些无奈,隔着院门,与那童儿说道。

    这个清风童儿如今是专门为方原跑腿的,很是乖巧,胆子也挺大,此前那赤水丹溪里的丹师们,见方原闭了院门,不理外事,便也不好意思再来,他却是个厚脸皮,时时过来打探消息,昨天傍晚更过份,甚至还把他的明月姐姐带了过来,要方原给她写赠言……

    自己又不是她的师傅,也不打算传她丹道,写什么赠言啊?

    但见这清风童儿装出了一脸的哀求模样,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又见那小童儿羞羞涩涩的样子,方原不好拂了人家美意,只好随手随了卷丹经,在上面写了几句警觉之言给她,这这个明月姐姐一脸的兴奋的走了,这才揪住了清风童儿的耳朵叮嘱一番,一脚踢了出去。

    本以为这小儿该长点记性了,没想到今天又来了……

    “方先生,方大爷,这一次我不是来找你要赠言的啊……”

    那个清风童儿听了,急忙道:“这一次是有人要见你……”

    方原一听,更是皱起了眉头,道:“帮我回绝了吧,这几日谁也不见!”

    那清风童儿听了这话,便唉声叹气的道:“那些什么世家的管事,仙门的长老,我全都帮你回绝了,不让他们来打扰你,但是这回却来了个特殊的人,他说非要见你不可……”

    “什么特殊的?”

    方原听了,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心想难不成还有势力大的,要强迫着自己见面不成?

    那清风童儿皱起了眉头,道:“那个人说,他是你的师兄……”

    “师兄?”

    方原听了顿时一怔,忙道:“长什么模样?”

    清风童儿道:“又瘦又瘪,身上没有三两肉,说起话来跟炒豆子也似……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大人物,倒像是跟人打杂的,我本来是不信他的,但是他给我塞了三块灵石……”

    说着沉默了下来:“我这就把他打出去,灵石是不能还给他了……”

    方原却是听得心里一动,忙道:“请他进来吧!”

    “原来真是你的师兄?”

    清风童儿也大吃了一惊,急忙小跑着去了。

    方原便也打开了院门,在厅间等候,过了约盏茶功夫,果然见到清风童儿引着一位身穿黑袍,瘦瘦小小的男子走了过来,远远的在门外,一看到了方原,顿时一脸的苦相,小跑着进了方原的院门,便往地上一蹲,唉声叹气的叫了起来:“方师弟,这次你可得帮我啊……”

    方原只看的哭笑不得,见这男子形貌猥琐,干干瘪瘪,不是孙管事又是谁?

    方原急忙迎出了院来,道:“孙师兄,你这是出了什么事?”

    孙管事一见方原,便哀嚎起来,哭道:“这回我遇着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