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两道魁首
    与阵道大考一样,倘若不出意外的话,这魁首之位,方原便夺定了。

    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他炼出了完美之丹。

    这完美之丹,指的便是在炼丹过程之中一点错误也没有出现,最终成丹无限接近丹方记载的完美丹药。因为丹方上面记载的炼丹方法,通常意义都被人视为最精炼,也是最有效的炼丹方法,所以愈是接近这丹方上面的记载,丹药的药性也越强,丹品便也越高。

    而这,就是完美之丹的来历,也是方原炼丹令人震惊的地方……

    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极难。

    整个炼丹过程中一点错误也不犯,这哪怕是三纹大丹师,也不敢随便做出这保证。

    也正因此,方原这一颗丹刚刚炼了出来,便有很多人认定了他定然是丹道魁首了。

    整个炼丹过程中一点差池也没有,这太难了,注定不可能有太多人……或说不可能有其他人做到,方原做到了,便保证了自己的成绩,除非,有人可以像他在丹道小考之中一样,炼出一颗改进了药性的丹药……但严格说起来,这却又比炼一颗完美之丹更难了……

    “难道说,那个青袍可以取得阵道、丹道两道魁首?”

    在丹道大考的榜单贴出来之前,便已经有无数人暗暗期待了,放榜之时,来观榜的人简直要比预料之中多了无数倍,倒不是有多少人关心丹道大考,而是因为,一个夺了阵道魁首的人,在丹道表现的也如此惊艳,倘若他最终真的取得了丹道魁首,这却是代表着什么?

    一位丹、阵皆通的奇才啊!

    仅是阵道魁首,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样的魁首,每过几年,总是会出现一个的……

    但倘若是阵道、丹道两道魁首,这份量,却不可同日而语了。

    只要方原在丹道也夺了魁首,那么便宣告着,一位真正的奇才诞生!

    而结果……

    “丹道魁首,方原!”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便列在了榜单的榜首位置。

    毫无意外,也不算什么惊喜,就是便如众人想的一般,便这么列在了榜首。

    “居然真的夺了两道魁首……”

    “天啊,看他丹品似乎不高,但居然夺了阵道、丹道两道魁首?”

    “没想到这一次六道大考,居然真的诞生了这么一位强人……”

    不知多少仙门、道统、世家,以及在丹道、阵道都造诣不浅的散修等等,皆被这一道榜单惊的无以复加,然后牢牢的记住了方原的名字,可以说,仅凭着这两道魁首之名,方原便注定会在这六道大考之中扬名了,不论后面再出现什么惊艳的人物,这风头都掩不过他……

    毕竟再惊艳之人,也只是一道魁首,但人家,却已经是罕见的两道魁首了啊!

    当然了,更重要的一点是,此前对方原走后门的置疑也渐渐消失了。

    再有人提出了这一点时,旁边的人便嗤之以鼻:“他参与丹道大考之时,那一举一动,可都是在众目睦睦之下,你若置疑他的丹道水准,便先炼出一颗完美之丹来再说话吧!”

    而有了这个结果之后,自然而然,便多了无数道统递仙贴过来,要见方原一面。

    不过还是像之前这样,方原一概给拒绝了。

    但是这一次,倒是没有再表现的愤愤不平者,毕竟两道魁首,那是有资格摆个小架子的!

    倒是赤水丹溪这一次又要为方原摆庆功宴,却是不好推托了,于是方原随着赤水丹溪的众丹师们,到了问道山之西百里之外的太白居之中,列宴一场,不过他也没有多呆,只是淡酒三杯,谢过了赤水丹溪的诸位丹师,然后便向众人告罪,早早的回到了赤水丹溪里来!

    毕竟外人无论怎么想,他这一颗心还没有放下!

    六道大考,阵、丹、符、器、剑、道,他准备参加的,乃是阵、丹、道三考!

    如今阵道与丹道,都已经得到了预想中的结果,但自己的任务还远未完成。

    还有最重要的道战!

    “无论是名声,还是各种奖励,道战都是最为丰厚的,道战第一,完全足以让人扬名中州,便如当初的中州崔家道子,便是因为在一次道战中夺过魁首,因而成名,但他参加的那一次道战,关注程度远远不如这一次的六道大考,也就注定了,这一次的道战会更重要!”

    “况且,这一次的道战,还有仙盟说的那什么好处……”

    脚踏腾云,方原往赤水丹溪而来,清风扑面,他心里却在暗暗的想着。

    “不过,对那些虚无缥缈的好处,可以暂不考虑,对我而言,最为实在的,还是这六道大考明面上的奖励,别的且不论,每夺一道魁首,便可以进入琅琊阁三个月啊……如今我已是两道魁首,也就是说,可以进入琅琊阁的藏书殿里,自由自在的看上半年的书了?”

    想到了这一点,他脸上已然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然后便又轻轻一摇头:“不过半年时间,还是太短……”

    “我的玄黄一气诀,需要修炼到变化之极致,才算是完整的修炼出了这第二卷,可是想要做到这一步,便需要去参悟更多的神通法则,能够满足我需求的,恐怕只有琅琊阁了……”

    “但琅琊阁内藏书无数,半年时间,我不一定看得够……”

    “所以,最好再多一些时间,能看上十年,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

    “……”

    心里想的倒是极美,但他却也知道,自己如今,最后的一个机会,便是夺取道战魁首,这样便又多出来了三个月,说不定道战比较重要,还能争取一下,多留一段时间呢……

    可一想到了道战,他的心思便微微发沉!

    阵道、丹道二考,他本来便很有把握,赢了也不算什么值得骄傲之事。

    可是他如今最为关切的道战,但偏偏又没有太多把握的事情……

    毕竟,他的玄黄一气诀推衍了这么久,但对于进入金丹中境,还是有着些许欠缺的,而无法进入金丹中境,便代表着自己的玄黄一气诀第二卷,连小成都没有达到,如此一来说,与人斗法之时,自然便只能主要依靠着紫丹丹品本身的威力,又如何技压群雄?

    紫丹自然罕见,强大,但在道战之中,未必稳操胜算……

    “唉……”

    一念即此,刚刚夺了丹道魁首的喜悦之意,也尽皆冲散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呵呵,你这夺了阵考、丹考两道魁首的大天才,又叹什么气?”

    也就在此时,就在他身前不远处,倒是响起了一个淡淡冷笑的声音,方原微怔,抬头看去,便见自己此时,已到了赤水丹溪门前,却见在山门旁边,一株古松之下,正站着一个俏生生的红袍女孩,脸色倨傲的向着自己看了过来,却正是两度与自己争锋的李红枭。

    “你在这里干什么?”

    方原微觉诧异,驱散了云气,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过来看看你这位名声大响的两道魁首!”

    李红枭嘲弄的看了方原一眼,冷笑道:“阵丹二道,你都夺魁,却不知符道又如何?”

    “符道?”

    方原倒是心间隐隐一动,猜到了她的来意,想是这丫头在阵、丹二道吃了一个亏,便跑了过来打探自己底细的?忍不住摇了摇头,道:“符道我一窍不通,你倒是可以放心了……”

    “你也有不懂的东西?”

    李红枭听了他的话,倒也微微一怔,但很快便又是冷冷笑了一声,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倒是希望可以在符道大考上见到你,丹道与阵道你都赢了我,但总也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符道,好让本姑娘好好出一口恶气……但没想到,你倒是放弃了这符道大考……”

    说着话时,她轻轻屈指,在空中划了几下。

    这举动看起来平淡无奇,既无法印之玄,也无武道之妙,就像是在空中写了一个字而已,可是随着她这一字写完,天地万物的气机,却似乎微微一变,然后便又悄无声息了。

    而李红枭写罢了这个字,则冷笑一声,转到了树后,消失不见。

    方原凝神打量了半晌,才慢慢向前走去。

    刚刚走到了李红枭写字之处,便忽觉天地大变,一股子雄浑气机呼啸而来,他身形不动,然后便发现自己身前身后,忽然间多了一道道裂痕,清晰可见,犹如剑意,但在这裂痕之中,却又蕴含着一些其他的力量,虽然简单,却很精巧,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符”字。

    “这就是符道之威么?”

    方原知道李红枭对自己没有敌意,只是向自己展示她在符道的造诣而已。

    而从她刚刚这简单的出手来看,以指作笔,以虚空作纸,她在符道,确实不凡,估计着她也确实是想靠着符道在自己面前挽回一城,但自己不懂符道,她倒是有些失望了……

    丹道明显不差,阵道更是可以与自己一争,如今居然符道本事也不浅……

    想着那李红枭身上的那股子傲意,方原也不由得低叹一声:“还真有骄傲的资本啊!”

    他举步向着赤水丹溪山门走去,心里倒忍不住生出了些遗憾。

    不过,也就在他抬步迈过了山门里,心里忽然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