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阵道扬名,便在今日
    “这……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这阵道大考的山谷尽头出现的一幕,实在让这周围人都大吃了一惊,乃至哭笑不得。

    这一青一红两个人的阵道造诣都甚是惊人,提前穿过了九曲黄河阵,毫无疑问,这一次阵道大考的前两名,最终将在他们二人之间诞生。按着规则而言,本也简单,不过是两人一人盯上一只凶兽,看谁能更快的将凶兽用阵法困住就是了,再明明白白不过……

    但却没想到,似乎是那红袍的女孩儿意识到自己失利,居然引动了自己的凶兽朝着方原冲了过去,要扰乱他布阵的节奏,见这计策似乎没有成功,就干脆来了个更狠的,把整个山谷尽头所有的凶兽都放了开来,分明是借它们之威扰乱方原,好夺这阵道魁首。

    但方原也干脆,见身后凶兽狂奔而来,却只是一笑!

    而后,他掌间阵旗一转,飞向了另外一个位置,却是阵势再度一变。

    刚刚冲到了他身边的一只铁鳞巨象,也立时被他的阵势兜了进去,一时凶性大发,向着左右冲撞,可是此前被方原困在了阵势之中的凶兽也在争扎,双方力量居然抵消了开来。

    嗖嗖嗖嗖嗖……

    而在这时候,方原则更是飞身到了半空,掌间阵旗接连打将了出去,每过来一头凶兽,他便改变一下后面的阵势,将这头凶兽困在里面之后,然后再冲向了下一只凶兽,一只接着一只,速度奇快,阵势变化更是复杂无比,一时之间,就连李红枭都看得愣了。

    然后在她反应过来时,方原最后一道阵旗已出手,结结实实钉在了地上!

    于是,让人呆呆傻傻的一幕就出现了。

    十只凶兽都困在了他的阵法之中,阵外一只也没有了……

    ……

    ……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方原的阵势变化又太巧妙,别说红袍女子,就连那位专门镇守在了这山谷之中的大阵师都没来得及反应,这山谷里面的凶兽,便都已老老实实被困住了……

    阵势已成,他才拍了拍手,向那半空之中的大阵师笑道:“成了吧?”

    那位大阵师立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李红枭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依着阵道大考的规矩,凡是可以在规定时间之内,冲过了九曲黄河阵之人,便都算是通过了大考,有了大阵师的称号,但想要获得前十之名,却还是要一人困住一头凶兽才成,因此,这前十的排序,是看每个人将凶兽成功困住的时间而定的,可如今却该怎么算?

    你一个人把十只凶兽都困住了,其他人怎么办?

    红袍女孩李红枭沉默了半晌,指着方原道:“他犯规……”

    那半空之中的大阵师眼神古怪的看了李红枭一眼:“还不是你先找的麻烦?”

    ……

    ……

    “前三甲……我一定要得前三甲……”

    也就在山谷尽头众人都沉默了时,在九曲黄河阵里,响起了一声激动的大叫。

    来的是一位速度比方原与李红枭慢了一部分,但又明显比其他人快的年青阵师,他乃是来自北海的一位阵师,也向来都有着天才阵师之名,这一次本来打算夺取阵道魁首之名,结果没想到遇到了这样两位怪胎,生生的将他拉下了十里之远,直到此时才赶了上来。

    不过在他心里,好歹还有些期待……

    魁首夺不了了,但好在能在他们二人身后,夺一个探花之名!

    抱着这个心间激动的想法,他一口气冲出了大阵来,然后惊动的向前看去。

    这一看就呆了,傻傻道:“凶兽呢?”

    本来自己只要再布阵困住一头凶兽,便可以稳占三甲之名了,可是……

    ……凶兽呢?

    ……

    ……

    听得这一声喊,李红枭也有些无奈了,看向了那位大阵师:“你总得说说该怎么办吧?”

    那位半空中的大阵师又一次陷入了沉默里,然后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的仙台。

    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找领导吧!

    而在仙台之上,那位端坐于中间的主考大阵师,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下方这一幕,无奈的挥了挥袍袖,一道神念打入了这位大阵师的心间,然后坐了回去,叹息不已。

    这位大阵师也只好无奈的看向了方原:“你走吧!”

    方原顿时微微一怔,道:“考核成绩还没确定呢,我往哪里走啊?”

    又指着被自己困住的凶兽道:“你们说困住一只就行,但我困住了十只,这总该……”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那位大阵师已经无奈的摆了摆手,哭笑不得的道:“好了好了,魁首给你,你赶紧把这些凶兽都放喽,这位道友,不要耽误后面的同道们啊……”

    “魁首这就给我了?”

    方原倒是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

    拱手向着那山谷后方,半空之中的仙台施了一礼,然后他站了起来,大袖一摆。

    刚才被他钉在了地上的阵旗,便都飞回了他的袖子里。

    那诸多凶兽立时得了自由,立时咆哮着四下里冲撞了起来……

    而在九曲黄河阵里,这时候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阵师冲了过来,一见到这山谷里凶兽无数,顿时又惊又恐,但又知道时机难得,拼命呐喊着冲上了前来争夺起来,各祭阵旗。

    而方原则是省下了一大番功夫,直接从山谷后面飞掠了出来,而后于空中一折,直接回到了赤水丹溪众人所在的仙台位置,到了这时,那仙台之上,诸位童儿才刚刚将茶水奉了上来,方原向着赤水丹溪的诸位丹师们轻轻施了一礼,笑道:“倒让诸位前辈久候了……”

    “久候什么呀……”

    诸位丹师都是满脸苦笑,看向了方原的眼神如看着一只怪物。

    “方小友,你这何时学的阵道啊?”

    诸人沉默了半晌,倒是紫宵洞主第一个苦笑着开了口,迟疑问道。

    “便在丹道之前,曾经认真参悟了几日,小有所得!”

    方原回答的很是认真,又道:“对了,晚辈在乌迟国天枢门,也算是一位小长老!”

    “天枢门?”

    众丹师听了,神情都有些诧异,心想叫天枢门的道统极多,但这什么乌迟国天枢门却从来没有说过,莫非是一个非常高明的神秘传承?心里都暗暗记下了,准备日后好好打听一番。

    而紫宵洞主则是摇头一叹,道:“你以后也切莫说自己小有所得了,你看看周围……”

    说着轻轻一指,方原也不由得一怔。

    只见这时候四面八方里,到处都有人远远朝着自己望了过来,窃窃私语者有之,面露疑惑者有之,犹豫着是否要过来说话的有之,那无数的目光,倒像是看着什么名人一般……

    “这青袍年青人看起来年岁不大,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的阵道造诣明显比旁人高过了太多,惟有那红袍女子可以一争……”

    “关键是,他既然夺了阵道魁首,怎么又到了赤水丹溪的仙台上落了座?”

    无数声议论,正在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猜疑如浪。

    方原听得这些议论,心里倒也略略反应了过来。

    看样子,自己得了这阵道魁首之名,倒也确实算得上是一位小小的名人了……

    本来这阵道大考,那是需要等全部考核结束之后,再由这周围无数的阵师统计结果的,也就是说,就算自己提前困住了凶兽,那也要等诸位主考之人验证过了自己的阵法没有问题之后,才会统入考核成绩,然后排名,并会在一天之后,统一发榜,告知天下!

    可是刚才自己困住了十只凶兽,众位修士都是有目共睹,再加上自己这么一来,倒是害得其他人无法顺利考核了,因此这阵道主考之人,却只好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先河……

    如今的阵道大考,其实还没结束,甚至说,进行了只到一半。

    但自己这个魁首之位,已经坐稳当了。

    阵道扬名,便在今日!

    ……

    ……

    而在方原坐回了仙台,也坐稳了这阵道魁首之位后,那红袍的女孩李红枭,却已慢慢的退出了山谷来,这时候以她的阵道造诣,分明可以轻松的困住一只凶兽,夺这阵道榜眼之名,但她却没有出手,直接退出了山谷,也就是说,根本就放弃了这阵道前十的争夺。

    身形在山间晃了晃,她便已消失,去到了一处神秘而奢华的仙台之上。

    “公主,您……”

    仙台之上,早有几位黑衣甲士接着,单膝跪地,迟疑的询问。

    “既然不是榜首,那夺了也没什么意思……”

    李红枭淡淡的叹了一声,声音里似乎带着些儿失落之意。

    周围的黑衣甲士跪在了地上,却是一声也不敢吭。

    而这李红枭叹了半晌,却忽然间发起火来,猛得将身前一方玉案踢的粉碎。

    旁边的黑衣甲士心里一惊,忙道:“公主息怒,属下这就去将那厮碎尸万段,为您……”

    李红枭目光一冷,看向了这黑衣甲士:“为何要将他碎尸万段?”

    那黑衣甲士声音一滞,不知该怎么接口。

    李红枭道:“我阵道比不过人家,已经够丢脸的了,你还要让我更丢脸?”

    那黑衣甲士只好将头低的更低,埋着头一个字也不敢说。

    李红枭瞪了他一眼,忽然愤愤道:“为我报考符道,我就不信,夺不得一个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