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天下谱上有吾名
    “他究竟是什么人?”

    “连太虚先生都想要见他?”

    一霎那间,形势急转直下,无论是虬龙真人,还是一众赤水丹溪里面的丹师们,都瞬间脸色大变,又惊又恐,还带着些许的迷茫,一瞬之间,他们看到的,想到的事情太多,反而一直消化不了,只是傻傻的看着与仙盟巡查使赵至臻说话的方原,心里一个劲的打鼓……

    他不是一个青色丹基,连丹师之名都没有的散修吗?

    哪里来的交情与巡查使这般攀谈?

    ……

    ……

    “呵呵,方原小友,你是如何到了这里?”

    虬龙真人与其他诸位丹师都陷入了一片迷茫混乱之中,远远的只是看着,不敢凑的太近,也不敢离得太远,更不敢释放神念偷听他们的对话,只好呆呆杵在那里,远远的看着那位身份尊贵,手握重权的仙盟巡查使赵至臻与方原两个人,在这山间随意的漫步,攀谈。

    “说来惭愧……”

    方原见这巡查使客气,便也如实答道:“当日在天来城金家,为求雷法,大闹一通,后来自认为惹下了大祸,倒担心金老太君不会容我,因此趁乱逃走,在龙眠山脉潜心修行了些时日,得逢紫宵洞主厚爱,指点丹道,又写书举存,让我到了这赤水丹溪谋份差使……”

    说着向站在不远处老实的等着,依然是一脸懵懂的紫宵洞主一指,笑了一笑。

    紫宵洞主一下子满头冷汗:“这不会是告我歪状的吧?”

    “呵呵,方小友倒是想的差了!”

    那巡查使听了方原的话,倒是呵呵一笑,道:“仙盟在上,这修行界里还是有规矩的,莫说在那通天秘境毁掉之后,金老太君已经被几位圣人斥责,责令赶赴魔边效力,便是她如今尚在人间,有仙盟律令在,她也不敢轻易对你如何,你又何必如此小心?”

    “金家秘境果然被毁了?”

    方原听了,心里微动,但也不动失色,只是笑道:“晚辈向来胆小罢了!”

    那巡查使是个心里明白的,也不多问,只是笑道:“当初在通天秘境,你徒手推倒十二金柱,可见阵术一道造诣不浅,没想到又来学起了丹道,不知如今造诣如何?”

    方原听了此言,却也有些苦笑,道:“刚刚参与了丹道小考……”

    虬龙真人微微一怔,道:“哦?结果如何?”

    方原微一沉吟,笑道:“成绩尚未确定,晚辈尚不知晓!”

    巡查使一笑,便招了招手,不远处一直在殿前站着,不敢靠近也不敢提前进殿去等的虬龙真人,急忙跑了过来,心里一个劲的打鼓:“这家伙肯定在巡查使面前告我黑状了吧?”

    “老夫这位方小友,这一次参与丹道小考,成绩如何?”

    那位巡查使唤过来了虬龙真人,却只是笑着问了一句。

    虬龙真人一听,心里更是叫苦:“这果然是告我黑状了啊……”

    已是汗流浃背,忙道:“很好,很好……”

    巡查使不疑有他,笑道:“可以资格参与丹道大考?”

    虬龙真人听了这话,倒是微微一怔,这才意识到方原好像并未告诉巡查使一些具体的事情,心里倒是微松,忙从大袖里取出了一张纸笺,笑道:“这位方小友在丹道一途的天赋,委实难得一见,尊上见多识广,可曾见过学丹不久,便可将四转丹生生炼成五转的?”

    “四转丹炼成了五转?”

    那巡查使赵至臻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曾想虬龙真人这般回答,顿时微微一怔。

    而后,他也脸色微微动容,接过了那丹方细细观看,脸色愈发的惊奇了。

    半晌之后,倒是轻轻一拍方原肩膀,叹道:“方小友,你这天赋,当真难得啊……”

    方原只好回答:“晚辈只是尽心去学而已……”

    在他们对话之时,虬龙真人偷偷向方原投来了一个哀求的眼神。

    方原留意到了,也不愿理会他,只是轻轻一点头。

    这虬龙真人这才心间稍松,接过了丹方,悄声的退了回去。

    “方小友,你在丹道、阵术潜修精进,本是好事,但本座还是要多句嘴,你年纪轻轻,根底深厚,天赋奇佳,毕竟还是要以修行为主,切莫沉醉于丹、阵之道,舍本逐末啊……”

    仙盟巡查使赵至臻一边走着,一边轻声叹,二人缓缓漫步,倒是走到了山间一株古松之下,见左右之人离得甚远,这巡查使才低叹一声,道:“当初你在天来城求法,结果金家老太君以邪法立道,被你拒绝,于是想要靠自己的师尊所悟之法,成就紫丹,众人皆惊!”

    “但在那时候,太虚先生却是看出了你当时养气为灵,看似圆满,但修行之上,还有很大的纰漏,担心你会修行之路会出现问题,因此命我找你,想要帮你推衍功法,助你安然成就紫丹之身,却没想到你这一去,便没了踪影,事后他老人家也常觉遗憾的……”

    说到了这里,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方原,打量了半晌,方才迟疑道:“本座观你,已然踏入了金丹境界,只是丹品如何,却并不真切,你究竟有没有像太虚先生所担心的……”

    “请前辈有机会帮我谢过太虚先生!”

    方原并未见过这个太虚先生,但听这巡查使提了几回,倒也有了印象,尤其是他说到了这太虚先生当初居然有帮自己推衍功法的意思,心里便对这个名字记得更加深刻了。

    微一沉吟,他转过了身来,笑道:“也请他放心,晚辈修行之事,一日不敢懈怠!”

    说出了这话之时,方原双拳抱起,轻轻向着空中一拜。

    这一拜,似是在拜谢那位未曾谋面,但却念着自己修行之事的太虚先生。

    而在他这一拜之时,两只大袖,无风自动,荡开了层层青气。

    可在这一层青气散开之后,却自有一抹晶莹紫光,隐隐一现,又快速的消失了!

    而这位仙盟巡查使赵至臻,也是微微一怔,旋及大笑,轻轻拊掌一击,笑道:“好个小儿,好个小儿,你果然跨过了那道门槛,这也就不枉太虚先生将你写在天下谱上了……”

    “天下谱?”

    方原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顿时微微一怔,看向了仙盟巡查使。

    赵至臻见了他这表情,便知道他是平时不怎么理会这些事的,呵呵一笑,解释道:“仙盟向来在意对仙苗的培养,早先颁布四大律令,便有一条是专门针对此事。也正因此,其实很早之前,仙盟便已经开始关注世间修行奇才,暗中收录了一大批名单,而这名单,便是世人口中相传的天骄谱了,不过以前这天骄谱还只在暗中流传,如今却要公示天下了!”

    “这天骄谱,算起来也是林林总总,为数众多,几乎各州各地,甚至是魔边、雪原,都有一份类似的榜单,这代表的只是仙盟,或说整个修行界,对这些天资过人的仙苗的重视罢了,直到三年之前,圣人有谕,大劫将至,对仙苗的培养与保护更应该提上一层,因此,仙盟太虚先生,才开始着人制作天下谱,为的便是收下天下奇才,保护修行界的潜力……”

    “这天下谱的收录,最是简单,不论修为,也不论当前的实力,更不论家世背景,只论潜力,只要潜力到了,便有资格登上天下谱,便意味着已经入了仙盟法眼,为世间奇才!”

    方原听得这一番话,心里渐渐沉默了起来。

    他倒没想到高高在上的仙盟,对自己这等修为的人也会如此关注,更没想到,自己当时在天来城金家大闹一番,本以为是惹下了大祸事,结果却是因祸得福,居然因而被仙盟的一位大人物看在了眼里,还借此登上了这什么“天下谱”,倒让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本座给你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让你明白,你已被人留意到了!”

    仙盟巡查使赵至臻见了方原这模样,呵呵一笑,继续道:“也只有告诉了你这一点,本座才好将下面这番嘱咐讲给你听,可惜因着魔边出现了自称为黑暗之主的人,太虚先生随着几位圣人赶赴魔边处理了,短时间内不见得能回来,否则这番话应是他亲口嘱咐你的!”

    方原闻言,忙道:“前辈请讲,晚辈会用心记下!”

    巡查使赵至臻见他态度恭谨,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登上了天下谱的人不只有你一个,可以说,各州各地,都有那么几个惊才绝艳,传承与资源或许不足,但仍然稳步走在了成仙路上的,便如当初被你打伤的那位崔家的公子哥一般,当然了,他当时伤的不轻,这一次不见得会来六道大考与你竞争,可会与你争,并且有资格与你争的,一样不会少!”

    方原听了此言,倒是微微一怔,苦笑道:“他们修他们的,我修我的,又争什么?”

    他这话倒是实话,从一开始修行为止,他便没有什么与人争的心,或是说,没有太多与人争的执念,他只是修自己的而已,修好了自己的,便发现别人都争不过他了……

    可巡查使赵至臻听了他的话,却是轻轻一笑,道:“要争的!”

    说罢了,他有些认真的看向了方原,低声道:“而且,你要下最大的力气去争!”

    方原微微一怔,有些不解,下意识道:“为什么?”

    巡查使笑了起来,道:“因为有好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