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边的可是方小友?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这年青丹师,未免太不懂事……”

    方原那一句话,使得刚刚气氛好转的大殿之内,瞬间冷落了下来,一众丹师脸上的微笑渐渐僵硬,而那位虬龙真人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半晌没有说话。以他的身份,笑着说话时,这大殿之内自然春风和煦,但这么一皱眉,整个大殿便忽然间变得冷幽幽的,极为压抑。

    “呵呵,方小友果然还是太年青气盛了些……”

    足过了半晌,虬龙真人才忽然笑了笑,向方原说道。

    一听了这话,周围众人立时都有些脸色古怪的看向了方原。

    虬龙真人这句话,已经点的很明白了吧……

    而方原听了这话,只是轻轻一点头,然后便镇定自若,端坐不动。

    周围诸人看了,心里便难免一沉,这年青丹师,居然是承认了自己年青气盛不成?

    “这是要自讨苦吃了吧……”

    “对啊,已经重还了他丹师之名,还要为他申请功德,无论如何,虬龙真人也算仁至义尽了,他居然还要喋喋不休,这岂不是凭白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自寻死路?”

    “呵呵,不过是偶尔悟出了一道改良的丹方而已,便连虬龙真人的面子也不给了?”

    “难怪只成了一名杂丹,太无自知之明……”

    种种低议在众人心间想了起来,看向了方原的眼神再度一变。

    “咳,方小友,人生贵在放下,你又何必执着?”

    到了这时候,就连紫宵洞主,也忍不住低声劝了方原一句,眼底倒有几分同情之色,他却是以为,方原修行路断,走不长远,好在于丹道一途,发现了些许光明,因此便一心想着攥住了这点子希望不放,却不知越是如此,越是对自己不利,因此刻意拿话点他了。

    但方原听了,只是转头,向紫宵洞主笑了笑,表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然后他才目光扫过了诸人一眼,淡淡道:“晚辈拿的本来就不多,若是事事放下,又还能剩下什么?”

    “这……”

    听了他这番话,紫宵洞主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想了,低叹一声,不再相劝。

    “哼!”

    包括了虬龙真人在内,诸位丹师听了此言,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脸色,都显得更为不快。

    而见到了虬龙真人的面色不善,许执事便也皱着眉头走上了前来,轻声一笑,道:“方小友,你对自己丹道有自信,我是可以理解的,年青时候,其实我也和你一样,不过多修行几年,你便会明白,做人嘛,总还是要谦逊些,这漫漫修行路,才会好走一些……”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低笑道:“况且,你真就这么有自信,可以名列三甲?”

    “唰……”

    周围人已听出了这许执事话里的意思,心里都是微微一沉。

    而方原迎着周围那有些担忧的目光,只是低声笑了笑,然后站起了身来,道:“诸位前辈主持丹道考核,愿将我列在什么位置,那是你们的事情,接不接受,便是我的事情了,既要不给我该得的东西,又非要我开心的接受,这是不是就有些过分了呢?”

    “你……”

    许执事听了此言,眼神微微一冷。

    他转头看了一眼虬龙真人,暗中确定了一下虬龙真人的想法,才道:“既然你这般执拗,不肯体量大局,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且回去吧,三日之内,自有结果,自去观榜便是!”

    “好,我等着!”

    方原轻轻点头,说罢了,袍袖一挥,便自转身出殿。

    走到了殿门口,却忽又转身,道:“不过,倘若刚才白山君是因为眼力不足,才将我那一颗丹药罢黜了话,还算有情可原,我由着你们自己处理,便是因此,但若是……因为别的一些什么理由,非要将我该得的东西给夺了去的话,晚辈……心里就不会太痛快了!”

    他这一番话,说的极是认真,殿内诸丹师,一时心里居然觉得有些压抑。

    便好似虚空都有些凝固了一般……

    足过了许久,他们才缓过了神来,见方原已消失在了殿门口了。

    殿内诸人,脸色却都还有些难看,久久无人开口。

    只是不知多少人心里暗想:“这年青丹师未免太狂妄,你痛不痛快,又值几个钱?”

    而殿外众围观之人看着方原离开的背影,心里也都有些复杂,甚至觉得荒唐,都想着这丹师做事,未免太不够圆滑,明明刚才已经形式明朗,对你大是有利,又何苦非要一意孤行了,为了那区区丹道小考的些许名声,而毁了自己在虬龙真人心里的好印象呢?

    这可倒好,人家就算重新品鉴,但说你不行,你还是一样不行,如不了愿。

    可是前途,却是无法改变的被毁了!

    ……

    ……

    “方小友……”

    方原刚走了未有十几丈,便听得身后一声叫唤,方原微微驻足,将赶了出来的是紫宵洞主,他唉声叹气,将方原拉到了一边,低声劝道:“老夫不拿你当作外人,便也说些掏心窝子的话给你,修行界里,从来都不是如此简单,不论是丹道符道阵道,都是一汪深潭,如今正是你一次结识些高人,打开将来道路的的好机会,又何苦非得因为这点小事毁了?”

    方原见他赶出来与自己说话,倒也有些宽慰,又见他说的真诚,便笑道:“前辈所言极是,晚辈记在心里,若将来碰到了可以帮到我的高人,晚辈会好好收收脾气的……”

    紫宵洞主,登时苦笑了起来:“可以帮到你的高人就在大殿里呢,还谈什么以后?”

    正想找些话来劝说方原,忽然见得头顶之上,一片详云汇聚,一座仙替从天而降。

    然后便听得有人大声禀报:“巡查使大人过来了……”

    旋及,大殿之内,包括那巡游使虬龙真人等人在内的所有人,便都急急迎了出来,而本来在这大殿周围看热闹的诸院修士,则忙忙避开了,大殿之外,立时显得干净了许多。

    抬头看去,便见那赤水丹溪上空,护山大阵便缓缓打开,仙辇直接落到了这上院里来,后面还跟了许多身披白袍之人,一个个气度不凡,列在了左右,早在此时,虬龙真人早已亲自上前,掀开了玉辇的帘子,然后就见从里面走出了一位宽袍大袖的紫衣中年男子来。

    “是巡查使与几位阵师过来了……”

    紫宵洞主见到了这些人来,便也顾不上再与方原细说,只是道:“我们这次过来,本来就是为了与巡查使相见,商谈些要事,你且回去吧,这件事我事后,自然再帮你说说!”

    也就在此时,虬龙真人与诸位丹师迎向了那玉辇,许执事却是一眼见到方原还在这大殿旁边,脸色立时有些不悦,一溜小跑到了这里来,看着方原,脸色已有些急切,道:“你为何还在这里,总不至于还要拉着巡查使说你那点子事情吧?快些回下院去吧……”

    紫宵洞主忙笑道:“是我拉了方小友在这里说话,莫要怪他!”

    那许执事看向了紫宵洞主,叹了一声,道:“阮师,咱们此前也算有点交情,您老的颜面我是一向很在意的,但我不得不说,这次您给我介绍了过来的这个人,还真是……”

    “是什么?”

    方原听出了他话里嘲弄意味,冷冷看向了那许执事,心间有怒意微起。

    许执事心里微微一寒,迎着他的目光,倒不敢再说出什么话来。

    而方原则心里有些冷意,拱手向紫宵洞主一礼,便自转身要向着下院里走去。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声轻唤在背后响了起来:“那边可是方小友?”

    方原微微一怔,转过了身来。

    而这上院之内,诸位丹师之间,却立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说话的居然正是那位仙盟巡查使,他下了玉辇之后,刚要在虬龙真人的引领下走进大殿,却是无意中一转头,看到了方原,眼睛立时一亮,站在了当场,轻唤了一声。

    而在方原转过了头来时,他立时呵呵大笑,道:“果然是你,看样子老夫还没有眼花!”

    一边说着,倒是一边笑着向方原走了过来。

    倒是旁边的紫宵洞主与许执事,见到了这一幕顿时大感诧异。

    这位可是仙盟里的大人物啊,虽然只是巡查使,但与上面关系亲近,随时有可能会再升一阶的,丹道大考,便由此人总领,可这样一位大人物,怎么倒见了方原如此亲近?

    便是方原,也略略怔了怔,因为这巡查使,他看起来确实眼生。

    但眼见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前,也只好迟疑道:“前辈认识我?”

    那巡查使呵呵一笑,向着方原走了过来,笑道:“一年多之前,你一剑削去多少天骄之名,惹得鬼哭神嚎,那时候那时本座便在秘境之外看着,又如何能不认识你?”

    见到方原脸色古怪,那位仙盟巡查使却笑了起来,拍了拍方原的肩膀,笑道:“实不相瞒,那件事后,太虚先生一直想要见你,还专命我四下寻你来着,只是你趁着大乱,消失的干干净净,倒让我白白奔波了好几天,不曾想如今在此遇见,总算可以给尊上交差了!”

    “一剑削去天骄之名?”

    方原心里一动,总算知道这位巡查使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自己了,心里微觉诧异。

    而在旁边,听到了这番话的许执事与虬龙真人,则是直接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