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验丹吧!(二更)
    “白山君,他不就是前段时间和这位方姓金丹……”

    一听得白山君之名,周围众人也都忍不住吃了一惊。

    半个月前,下院里发生的那一件事还在这赤水丹溪里面流传,人人都知道这位老丹师白山君到下院里去找人麻烦,却被这位方姓丹师喝一声“滚”,便吓的带了自己的战宠回到了上院之事,当时他还愤愤不休,一直嚷嚷着要让许执事将这个方姓金丹给逐出去。

    只是后来,许执事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他才只好罢休,众人也都当作了一个笑柄来谈,而白山君在那一次的事件里,丢尽了脸面,也当众说过好几回这件事不算完的话。

    如今这方姓丹师的丹药,居然直接被罢黜了,还是白山君做主罢黜的,莫非……

    “唤白山君过来!”

    许执事脸色凝重,沉吟半晌,低声喝道。

    上院大殿之内的诸位丹师,在这时候脸色也都不太好看了,只希望这件事千万莫要真的是白山君在这里面搞鬼。丹道考核,这是何其重要,尤其是这传说中大劫来临之前的最后一次考核,决定了一个人有没有参加丹道大考的资格,若出了问题,谁也担当不起……

    至于方原,倒是脸色平静,坐在了太师椅上,安心的等着。

    那位红袍女孩儿李红袅,不知何时也溜进了这赤水丹溪里面来,此时就倚在了大殿门框上,神情倨傲,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好奇,很明显也对这件事情起了很大的兴趣……

    “不知道老夫正忙着么,唤我过来何事?”

    正在众人猜测之中,殿外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嚷嚷,人人都知是白山君到了,簇拥在了殿门口的修士便立时分向两边,给他让出了一条路来。那白山君背着双手,走进了大殿里来,一眼看到了方原便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太师椅上,周围的丹师们反而站着,顿时眉头一皱。

    “许南江,你有何事找我?”

    白山君虽然看到了方原,便觉得不满,却不与他说话,只是看向了许执事。

    许执事冷冷的看了白山君一眼,也不啰嗦什么,直接单刀直入,沉声道:“白老,我只问你,甲字三号院第七场考核封存的那一批丹药,是不是由你经手,做的第一次品鉴?”

    白山君听了此言,冷笑了一声,道:“正是老夫与况兄、博兄一起鉴过,怎么了?”

    许执事听了此言,便让身边的童儿将那两人也一起唤来。

    然后他看向了白山君,指着方原道:“那为何这位方小友的丹药,直接丢弃了?”

    白山君到了这时候,才看了方原一眼,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傲然道:“我还道是什么事,这也值得请老夫过来问?呵呵,为什么丢弃,那丹品太差,自然直接罢黜,还有什么?”

    听到了此言,殿内殿外,立时响起了一片低低的议论。

    倒是没想到这白山君居然主动承认了此事……

    而方原在听了这话之后,也抬起头来看了白山君一眼,总算找到了问题所在。

    许执事皱了皱眉头,道:“第一次筛选便罢黜的丹药,往往都是没有在规定时间之内炼成的废丹,又或是有着明显缺陷的残丹,而且,无论是谁,都不可自作主张,一个人便决定将丹药罢黜,当时你们三个人一起筛选此丹,那两位丹师可都已经同意了此事?”

    “许南江,你此言何意?”

    白山君听闻了此言,脸上却涌现了一抹血色,沉喝道:“你在怀疑老夫不成?”

    许执事只是沉着张脸,并不言语,但也未否认。

    而那白山君则是脸色一阵恼怒,,忽然看向了坐在太师椅上的方原,冷喝道:“狂妄小儿,想必是你落了榜,心下不服,倒来找老夫质问?”

    说着大袖一拂:“那老夫便直言告诉了你吧,老夫委实看你不惯,孰为不喜,但还不至于在这丹道上难为你,罢黜你,便是因为你的丹药炼的实在太差,哼,好好一颗太化上清丹,被你炼的纹理全无,色泽发紫,简直就是胡闹,三岁小儿炼的都不如,还好意思来问?”

    殿外之人见了白山君这态度,倒是微微一怔。

    心想这白山君若真是心里有鬼,怎么底气倒是这么足了?

    这老儿喜欢沽名吊誉摆架子不假,但貌似也不敢在这时候使诈吧?

    隐隐的,看向了方原的怀疑目光便多了起来……

    而在这时,方原却是端坐不动,听了白山君这番话,倒是冷冷的笑了一声。

    也就在此时,那两位与白山君一起负责那一批丹药筛选的丹师也进入了大殿里来,许执事便将前话问了他们一遍:“白老在罢黜那颗丹药之时,可曾与你们二人商议过?”

    那两位丹师听了此言,倒是面色犹疑,其中一位姓况的丹师道:“当时那批丹药送了来,我们三人负责筛选,白山君前辈先拿到的那一颗丹药,然后说此丹龙纹全无,色泽有异,简直就是废品,因此只是给我们二人看了一眼,便扔在了那一批废丹里面了……”

    周围人细细品味着这番话,神色顿时又变得有些复杂。

    另一位丹师看到了方原,便明白了这殿内的局势,皱起了眉头,补充道:“不过,那一颗丹药,倒确实如他所言,与太化上清丹相差甚大,因此我们二人便也没有阻止!”

    “哼!”

    白山君听了这番话,冷笑一声,神情傲然的向方原看了过来。

    殿内殿外,其他人也都有些神情复杂了。

    就连许执事,也顿时感觉有些棘手。

    而在这时候,方原则只是轻轻问了句:“你只看了一眼,没有检测丹效么?”

    许执事心里一动,也向着白山君看了过去。

    白山君顿时冷笑了起来,道:“无知小儿,你当每一颗丹都要检测丹效的么?只有在丹品不佳,踌躇难定之时,才会检测丹效,以验其法,你那一颗丹,根本只是看上一眼,便知道药效粗糙到了极点,三岁小儿炼的都比你强,老夫又哪里有这么多功夫,给你检测丹效?”

    说着,愈发愤懑,横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用这眼光看着老夫做甚么,老夫炼丹一辈子,炼过的丹药比这小儿见过的都多,难不成我还能看走了眼,冤枉了他?”

    周围众人,都已一片沉默,在这时候,谁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

    而方原则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炼的丹难道只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吃的?”

    白山君直气的噎了一下,半晌才冷声道:“你若是炼出了好丹,自然无论纹理还是气息、色泽,都与丹方相近,丹品越好,便越接近丹方上面的描叙,而你那一颗丹,分明相差极远,难道你想说自己比留下了丹方的古人还厉害,不照丹方,倒炼出了一颗好丹不成?”

    这一番话,倒引起了不少人的认同,都暗暗的点起了头。

    方原慢慢的抬起了头来,很认真的问道:“谁说丹方是不能改进的?”

    这话一番话,说的极其认真,倒使得周围人都呆了一呆。

    但很快,便起了一片窃窃私语。

    本来方原这番话,说的实在狂妄,倒像是一个大笑话。

    可偏偏,他表现的太平静了,这话说的也认真,倒让人一时不敢笑出来。

    “说这些有什么用,将那丹药找回来,一验便是!”

    也就在这时,那倚在了门框上的红袍女孩忽然冷冷笑了一声,淡淡开口道:“反正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他的丹品真个差,总也得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才啊……”

    “对啊,重新验一下丹药便是……”

    “将他的那颗丹药重新找出来……”

    “要不让他重新炼一炉丹也行……”

    一时间,周围人都跟着嚷嚷了起来,一个个很是兴奋。

    反正他们都是看热闹的,已经看到了这种程度,当然不嫌后面事大了……

    许执事在这时候也沉下了脸来,转头问身边的童儿:“那批废丹如今在哪里?”

    身边的童儿忙道:“都在后山,等着销毁呢……”

    许执事一咬牙:“全部封存,然后将那颗丹给我找回来……”

    童儿脸色微有些迟疑:“那些丹药可是都已经堆在了一起,鱼目混杂……”

    许执事还未发火,方原淡淡道:“去吧,依他们的说法,我那颗丹药应该很容易辨认!”

    那童儿这才哭丧着脸,拉了其他几个替死鬼一起往后山去了。

    为防他们办事不利,几个老丹师便也跟了上去。

    周围人则没有一个打算走的,反而聚集的越来越多,许执事见了这模样,心里也沉沉叹了口气,知道这件事已经闹到了如此之大,便是不想搞个结果,也别无办法了,否则传了出去,不知道会被别人说成什么,按道理,他真是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方原查这件事的!

    可心里虽然这么想,他却也有些无奈,适才方原身上的气机,委实让他心惊,打从内心里,仿佛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在告诉他,一定要听了这个人的话,否则会后患无穷……

    他是个七窍玲珑的人,一路打滚爬到了这个位置,全靠了这种直觉。

    如今,他只希望着这一次自己的直觉也没出问题……

    “找到了……”

    还好没有让人找多久,便听得殿外一个声音兴奋的叫了起来,然后便见那童儿手里捧着一颗丹药小跑了进来,笑道:“还真好认哩,翻了几下就从别的丹药里找出它来了……”

    说着将手摊在方原与白山君之间,兴奋道:“是这颗吗?”

    白山君看了,顿时一声冷笑,道:“如此粗糙的丹药,哪还会有别人炼得出来?”

    方原也辨别出了这一粒丹的气息,正是自己所炼出来的,脸色微微一松。

    然后他大袖一拂,冷然开口:“废话少说,验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