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你去找他吧
    “什么?”

    听得那小院里传了出来的不耐烦声音,院外众修士皆呆了一呆,还以为自己听得错了.

    待到从彼此的表情里,意识到小院里那位杂丹修士确实说出了那样一句话,所有人的神色便都变得异常精彩,这位可是赤水丹溪上院老丹师白山君前辈啊,非但丹术惊人,更是金丹三转境界,喂养了一只可以飞天遁地的凶残战宠,自身实力也不弱的金丹老前辈……

    那小院里的杂丹修士怎么这般狂妄?

    你让我们这些人滚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让这位老前辈滚?

    “完了,这回事情闹大了……”

    低低的吸了口凉气,一个个都不敢吱声了。

    而在小院里面,关傲则是站了起来,歪着个头打量着那位老丹师,在他身边,那只狻猊似乎也感觉到了兴趣,抬头看了一眼那只猛虎,但却不怎么感兴趣,头一歪又躺下了。

    而在房间里面,此时方原正凝神看着眼前的丹炉。

    这炉子里,是他花了整整三天的推衍与计算,检测自己修行成果的一粒宝丹,也正是因为一直集中精力照顾这颗宝丹,他才懒得在其他事情上浪费精力,更是不愿有半点分神,可是没想到,那些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烦自己,却已经让他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

    “狂妄小儿,敢对老夫无礼?”

    而那位老丹师听到了那一句话,也怔了半晌,旋及便是无尽羞怒,实在没想到,便是在上院之中,都人人对自己敬重无比,到了这下院里,区区杂丹,居然也敢如此羞侮自己?

    更关键的是,还是在下院众人面前,对自己如此不客气!

    这让自己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一霎间胸中怒火熊熊而起,脸都变成了紫色,陡然间大袖一甩,身边顿时红光荡荡,直向小院里冲了过来,厉声大喝:“修行之时,你师傅就没教过你什么叫作礼数不成?”

    “吼……”

    随着他一声大喝,旁边那只猛虎也跟着大吼,随着他一同冲了下来。

    一时间,倒是凶威滔天,向这小院碾压了下来。

    关傲见了这一幕,顿时跃跃欲试,方原曾经叮嘱过他,让他见到了金丹修士,一定要尽可能的避让,以免不小心触怒了人家,吃了大亏,他也一直记在心里,知道金丹修士是自己打不过的,可如今见了这老丹师,心里却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可以揍得了他?

    不过,也就在他心里有些犹豫之时,身后的那一扇门,忽然间“哗啦”一声打开了。

    方原一身怒气,出现在了门后,满面不耐烦,往半空之中看了一眼。

    只是这么一眼,那位老丹师心里猛然一惊,像是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了下来……

    心里的怒火,如同被雪水直接浇熄了。

    “嘭嘭嘭嘭……”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那如同打鼓也似的剧烈心跳声,头脑都有些晕眩。

    “吼……”

    那只猛虎还在跃跃欲试,似要冲将过来。

    但是方原皱着眉头向它看了一眼,这猛虎也“呜”得一声夹起了尾巴。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就没学会不可倚老卖老的道理吗?”

    方原的眼神从他们一虎一人的身上扫了过去,冷冷开口,满目怒意。

    “你……”

    那老丹师想要开口反驳,但心里居然提不起这一股子气来。

    心下骇然,下意识的想:“这小儿不是杂丹修士么,分明丹品不如我,修为也不如我,怎么倒让我感觉如此心惊?难道真是我太长时间没与人动过手,胆量已经变得这么小了?”

    自家的本事自家知道,他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与修为,这个下院里干杂活的杂丹修士必然不可能有胆量拂逆了自己,毕竟青色杂丹怕赤丹,赤丹怕白丹,修为低的怕修为高的,地位低的怕地位高的……很正常啊,但没想到眼前这个居然不同,真个想要和自己动手……

    心里这一口气立时泄了,半天提不起来。

    而在旁人看来,便是这老丹师被方原叱了一句,居然不敢还嘴。

    “你看,这白山君老前辈,被气成什么样了……”

    “唉,老丹师或许是在压着自己怒火吧,不然真动了手,怕会打死他……”

    “这杂丹修士也真个有胆量,居然敢如此硬顶白山君老前辈……”

    周围各种议论声悄悄的响了起来,各种猜测都有,各种态度都有。

    不过见到了方原这等态度,倒隐隐的对他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谁说老实人好欺负了,这个老实人生起气来还挺吓人的!

    那白山君他本来也只是个赤丹丹品,又只有金丹三转修为,平时在同境界的人里,实在算不得是高手,再加上平时炼丹较多,对于神通与武法却没有什么太深的研究,脾气虽然大,但自己都忘了多少年没有与同辈修士交过了手了,哪里真敢与眼前这年青人过招?

    但这年青人太过无礼,居然不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这般走了脸上也挂不住,直憋的满脸通红,来来回回鼓了几回气,喝道:“你这小辈……你……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话已说过,道理讲过,却还来喋喋不休,当我没有脾气不成?”

    方原单手背在了身后,冷冷的向前踏出了一步。

    哗……

    小院外面,一众筑基修士急唰唰向后退了一步。

    但他们毕竟是筑基境界,担心金丹高手斗法波及到了自己,也就罢了,那半空之中的白山君老丹师,气势也一下子萎了,也忙后退了一步,然后才意识自己又丢了个大脸……

    被一个杂丹修士逼退了,这传了出去,可真是……

    “哈哈,好……”

    他又羞又怒,心里也真个没了再继续跟方原对恃的底气,只好摆出了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大笑了几声,喝道:“六道大考,这是何等尊贵之事,不论是上院中院还是下院,有幸入了此间,便该心怀感激,认真做事,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狂徒混了进来,实在可笑……”

    本想多说几句,但见方原已经拉下了脸来看着他,心里又是一虚。

    忙一拂大袖,冷喝道:“老夫不与你这小辈一般见识,我……我去找许道友说去!”

    说罢了,重重踢了旁边呜咽不已的猛虎,暗骂了一句,便急急腾云而走。

    而周围的修士见状,也一个个面面相觑,全未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白山君老丹师,那在这赤水丹溪也是十分有名望的啊,架子大的很,是他们这些下院修士平时最不愿招惹的几个人之一,没想到如今居然被一位下院杂丹修士给吓跑了?

    “在我闭门静修之时,莫来扰我!”

    方原目光扫了他们一眼,沉着脸说了一句。

    “是是是,我们记下了……”

    一群筑基修士忙忙点头,脸上已忍不住陪着笑。

    方原心里惦记着那一颗即将出炉的丹药,也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入了房中。

    而那位白山君怒气冲冲,飞离了下院,却是越想越觉得心里来气,恨不能转头再去把方原教训一顿,但终还是不敢,便直直腾云飞到了上院里来,还未按落云头,便已怒不可遏的大喝了起来:“反了天了,反了天了,堂堂赤水丹溪下院,居然已这等没有规矩……”

    “白老,这又怎么了?”

    那上院的殿堂里,几位执事正在说话,见到白山君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顿时都有些不耐烦,但也没办法,那位当初接了方原进入丹溪的许执事还是无奈的询问了起来。

    “许南江,那个下院里的杂丹修士,是你接进来的吧?”

    白山君见到了许执事,立时气不打一处来,愤愤道:“此子凶狂霸道,简直就是无礼之至,赤水丹溪这是准备六道大考的,怎么会允许这等不知礼数,不懂规矩的人存在,当面顶撞老夫,甚至还要动手,当真气煞我也,快快快,留他做甚,赶紧把他给逐了出去吧!”

    “那位姓方的杂丹修士么?”

    许执事听了此言,也是微微一怔,旋及皱眉道:“此人安排在了下院一个多月,从无抱怨,老实做事,风评一直很不错的啊,我都想着要不要再将他调到中院,怎么又招惹了你?”

    “不错?”

    白山君一听更是来气:“老夫安排的事他不做,训他两句又直言顶撞,你居然说他不错?若不是在这赤水丹溪里面,该守仙盟的规矩,老夫便要一掌拍死了他,许南江,人是你招进来的,老夫便只向你问罪,快快将他逐出去吧,不然老夫心中这口恶气实在难消……”

    听得他一口一个“逐出去吧”,许执事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又素来都知道这老头本事不大,但却最喜欢摆谱的,心下更是有些不耐烦,便淡淡的一笑,道:“白老这话可就错了,这杂丹修士的考评一直不差,哪能因为一点小错,说逐出去就逐出去呀?”

    说着一叹,道:“再说了,他可是紫宵洞主推举来的,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你……”

    这白山君立时噎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还口,顿了一下才愤愤喝道:“紫宵洞主又如何,便是紫宵洞主推举来的人也得讲道理啊,你们都怕了他,老夫可不怕他……”

    那许执事笑道:“这样的话,那你自去找他好了!”

    说着与其他几个人继续说事,将这白山君晾在了一边不理会了。

    心里只是嗤笑:“你一个勉强半只脚踏在了大丹师边缘的赤丹修士,敢找人家白色丹品的四纹大丹师理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