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下院历练
    中州繁华地,三千道之乡!

    虽然同样名列九州之一,但中州与其他几州有着明显的区别,首先是大,中州北接幽州,丰州,西接霸下,坐抱东海,其面积足以其他州三个之多,地域无限,宽广博大。

    其次是强,中州有着无数的仙门与世家,甚至说,大部分真正传承久远的的古世家,倒有一半以上,都在中州,而世间底蕴浑厚的一流大仙门,也起码有三成以上,都坐落在中州一境之内,因此修行界里向来有着“天下高人出中州”的说法,此话当然有着夸张成份,但中州确实每一代都诞生了许多强者,便不是中州的强者,也多多少少与中州有着关系。

    至于世间七大圣地,就更不用说了。

    七大圣地之中,倒有三大圣地,都是位于中州境内的。

    也正因此,中州向来被人视为天下修行之人的正统根脉所在,是将仙法推衍到了极致的梦想之国,天下修士,甚至包括极西之地的魔种,以及极北雪原的剑客们,都以能够到中州来游历一番为荣,任是谁,若是行走天下之时,倘若没有涉足中州,便不算行万里路。

    因为有着这个传统在,所以方原当然也要到中州来一趟。

    当初他离开青阳宗,是奉了宗主之命,到天下游历,不到中州来,怎么算是游历?

    而在当初离开越国,出了云州,他本打算第一个地方便到中州来,也方便寻求造化,再续修行之路,可惜被别的事情耽搁,没料到如今连紫丹都成了,才终于到了这里……

    与那些部落里的百姓分别之后,马车横空直向北去,只用了三四天时间,便已正式进入了中州地界。

    掀开帘子向外看去,便只见仙峰林立,不知隐藏着多少修心养性的世外高人,平原辽广,不知座落着多少繁华城池,阵阵仙风拂面而来,似有无边道蕴,缕缕云气于虚空流转,恰如仙气凝结,变化无边。

    “中州共分五域,咱们这一次要去的,便是位于中域的问道山,呵呵,为了这一次六道大考,四面八方的各路高人都已经受仙盟之约赶过来了,如今的问道山,恐怕是高手如云,藏龙卧虎,方小友,你到了问道山后,当谨守心神,多思多想,休得莽撞!”

    紫宵洞主入了中州境界,也是神清气爽,笑呵呵的说道。

    方原听了,自然点头答应。

    如今他们尚在中州之南,便又继续前行,又行了三五日,赶到了一处名为云邑山的地方,却见在这里,已扎下了仙台,众多修行中人腾云往来行走,紫宵洞主让座下童儿持贴入山,不多时,便见山上迎出来了数位身穿灰色布袍的中年男子,远远的便执礼大笑了起来。

    “阮师,吾等奉尊上之命,在此等候久矣,没想到阮师如今才至!”

    那紫宵洞主阮集书便与方原等人一起下了马车,迎向了那几位仙盟巡游使,笑道:“本是早该到了,只是路上有事耽搁,这才慢了几日,倒让诸位久候,实在是老夫的不是!”

    那几位巡游使都笑道:“让我等久候无防,就怕是你那几位老友见了,都要罚你!”

    方原跟在了紫宵洞主身边观察,便见那几位巡游使都是金丹境界修为,一位金丹低阶,两位金丹中阶,丹品居然都很是不弱,最差的那一位,也是白色丹品,纯净无瑕,比这位紫宵洞主都强了不少,而另外两位,则是金色丹品,已经是仅次于紫色丹品的存在了。

    这倒让他对仙盟又高看了一眼,连仙盟里面品序最低的巡游使,都已经算得上修行中人里面的尖子了,更何况更高一阶的存在?当初在越国之时,那位负责镇守越国一地的巡查使,曾说过让自己结丹之后,可以去找他,保自己一个巡游使的位子,这许诺倒实在不轻。

    “这两位是?”

    就在方原打量这位巡游使之时,那些人也注意到了他,笑着开口询问。

    紫宵洞主笑道:“这两位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小友,宅心仁厚,慷慨侠义,老夫与他们二人一见如故,便邀其同行,到了问道山,倒还想着推举他们入备考司效力一二……”

    “哦?”

    那几位巡游使见了都道:“既是阮师推举,想是极为得力的,此事好说!”

    说着,便邀了几人入山,当天夜里,自然治酒款待,不过方原却没有跟着一起去,虽然修行界里的人,大都是按修为境界论交,他如今也是金丹修为,按理说也是有资格与这些人坐而论道,不过他在别人眼里,只是杂丹修士,又见他面嫩,还是散修一个,这些人自然便不太将他看在眼里,虽然顺口邀了一句,但方原却也知道,自己去了也是凑数罢了。

    因此,他很识趣,便推说尚有些不舒服,就不打扰了。

    那几位巡游使,自然不再强求,直接让杂役接了他去,安排歇脚之处。

    而那位紫宵洞主见了,心下也暗暗叹息,倒想着如果方原脸皮厚些,可以带他结识几位高人,提携一番,但他既然怯了场,便是自己把握不住机会,那也只好由得他去了。

    如此一夜过去,第二日,那位紫宵洞主便让童儿来唤方原前去,给了他荐书,让他自去三千里之外的赤水丹溪报备,虽然紫宵洞主也是为六道大考中的丹道大考而来,举荐方原进入的也是丹道大考的备考司,但一个是主持大考,一个是备考,位置自也不一样。

    紫宵洞主还要在这里等着会几位老友,而方原自然没必要再继续等在这里。

    “多谢前辈!”

    方原谢过了这位紫宵洞主,也不客气,便携了关傲一同起身。

    他在路上时已对这位紫宵洞主说过要报答,对方在不在意也好,自己记在心里便罢。

    晓行夜宿,方原于三天之后,赶到了赤水溪,却见这里乃是一座仙山,环山抱水,一条小溪自山前环绕,因为溪底铺满了一种红色的山岩,映得溪水如同朱砂,这才有了赤水之名。

    而在这山间,修筑着几座大宫殿,还有无数的药圃丹园等等,远远便闻得丹香浸脾,却正是隶属于琅琊阁统御的赤水丹溪了,虽然规模与名气都算不得天下最大的,但却因着琅琊阁之名,把握丹道正统,六道大考之一的丹道考核,便是由这赤水丹溪来负责筹备。

    到了此间,方原也不多作停留,便递上荐书,等候召见。

    事实证明,紫宵洞主修为或许不怎么样,但在丹道,着实名望不浅,他的荐书递了上去之后,很快便有一位身穿白色丹师袍的男子召见了他,旁边人称他为上院执事,自称姓许。

    在一座偏殿之内分宾主坐了下来,许执事笑道:“阮师有着东海小丹王的称号,是咱们丹道少见的大宗师,你既是他举荐而来,许某也不敢怠慢,只不知你丹道几品?”

    方原听了,道:“我尚未考取丹师,并无品阶!”

    那许执事听了,微微皱眉,沉吟道:“你是金丹境界,按理说是可以进入上院的,不过你毕竟初来乍道,先分在中院历练一番的为好,可关键是,你居然没有丹师之名……”

    他望着方原,笑了笑,手指轻叩着桌面:“兄台,倒让我有些为难啊!”

    “这是……想要好处?”

    方原一见这许执事的眼色,心里便有了数。

    在来的路上,那紫宵洞主也曾经给他讲过这备考司的构成,共分上、中、下三院,上院负责与各路高人接洽,收购灵药丹炉,皆是举足轻重的位子,中院则是掌管各方调度,而下院,则是老老实实的负责干活的。

    而这备考司,上上下下怕不是有千余人等,这还不算杂役之流,可真正属于仙盟的,其实只不过寥寥十数人,其他人都是临时招募,或是各方仙门世家推举而来,为的都是在这六道大考过程中立些汗马功劳,好有希望加入仙盟,自然是越给人留下印象越好了。

    也正因此,上院名额那是打破了头要抢的,方原根本没想过。

    不过紫宵洞主也对他说过,凭着自己的面子,既然亲笔写了推荐书,那安排方原进入中院是没问题的,况且方原身为金丹修士,本来也不可能到下院里去与那些人厮混……

    而如今,这位许执事故作为难,沉吟不已,那明显就是在暗示什么了。

    方原一眼看得明白,倒是沉吟了起来:“给他些好处倒也罢了,只是我手头上没有多少灵精,乾坤袋里的这几种法宝或是宝药,若是给了他,没准一下子把他吓到了……”

    正沉吟间,忽然外面又有人通报,不过多时,进来了一个身穿黄袍的金丹修士,一脸的愁苦,一进得门来,便在这位许执事面前单膝跪下了,手里抱着个盒子,欲言又止。

    那许执事笑道:“不急,到偏殿说话……”

    便暂让方原在此等候,而后引着那黄袍修士到了偏殿,待他坐定,那黄袍修士便急忙将盒子献了上来,却见里面是三颗青蒙蒙的珠子,灵气内敛,符纹天生,甚是神异。

    许执事笑吟吟的抬起了头,便听得那黄袍修士压低了声音,哀求道:“许执事切莫见怪,李某以前不懂事,疏了孝敬,合该在下院历练,可这两个月来,我在下院又照顾丹炉,又收拾药典,又查点灵药,没日没夜,实在辛苦,求执事开恩,把我调到中院来吧……”

    那许执事听了,便轻声一笑,道:“你这是哪里话,既然想调上来,与我直说便是,何必走这些弯弯绕绕呢?罢了,你且回去等着,待到中院有了空缺,我自然提你上来!”

    他们特意到了偏殿,压低了声音说话,本以为方原听不真切,却不想方原紫丹修为,神识强横,却将他们的对话一个字不拉的听在了耳朵里,尤其是那几个照顾丹炉、收拾药典、查点灵药等等,实在是打动了他,心想自己到这备考司来,不就是为了可以接近这些?

    本来已经打算着随便挑一件不起眼的法宝送给他,却立刻又放回去了。

    便在此时,那李执事已得意洋洋的走了回来,向方原道:“方道友考虑的如何了?”

    方原无奈的叹了一声,道:“许执事好意,在下明白,只是实在身无长物……”

    “哦?”

    那许执事脸色顿时拉了下来,淡淡道:“那下院恰好有个空缺,你先去历练一下可好?”

    方原听了,忙笑道:“多谢许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