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求学态度
    “呵呵,小辈倒是知礼,带我在这里转转吧!”

    那位紫宵小洞天洞主阮集书倒是情情直爽,他见方原知礼,言辞恭敬,心情倒也不错,再加上他本就是为除瘟而来,见还有几个部落瘟病尚未根除,便老实不客气的让方原在前面引路,与他一起去瞧这几个部落里的疫情,背负了双手,看方原如何给这些部落百姓治病。

    方原也不刻意,刚才怎么治,如今便还是怎么治,这紫宵洞主在旁边看的有趣,便随口在旁边指点,这昧药用的不好,那一脉诊得不够准确等等,着实挑出了不少毛病。

    方原也不动火气,只是认真的听着,虚心受教。

    如是转了几圈,倒是让这紫宵洞主对他好感大起,一边看着,一边随口给方原讲解了几句炼丹的诀窍,治瘟的法门,倒像是把方原当成了个一个自家的晚辈一样提点了起来。

    “多谢前辈提点,晚辈感激不尽!”

    对此方原倒是满怀感激,虽然这位紫宵洞主在他面前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却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虽然没有刻意隐藏,但他识海之内青气弥漫,修为不够高明之人还真无法一眼看透他的至高丹品,再加上他年龄本来就不大,被人当作晚辈来看待便也不出奇了。

    不过要是评心而论,这紫宵洞主如此对他,倒是不错了,毕竟一个杂丹散修,在这些洞天之主眼里看来,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大人物,再加上这紫宵洞主精擅丹法,乃是远近闻名的大丹师,地位便又更高,平时那些平平无奇的杂丹散修,他当真是全不看在眼里的。

    如今他愿意破傲,开口指点方原几句,其实也是看在方原为这些部落除瘟的份上,觉得他仁心善意,倒不多见,因此特意点拔几下,毕竟还是带着种“赐教”的意味的。

    不过听了他的指点,方原倒也真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知道这位紫宵洞主确实丹道不俗,让自己学到了些东西,因此便也不在意这位紫宵洞主的态度了,反正自己年龄确实小,被他当作晚辈也没什么,若是当真告诉了他自己真正的丹品,说不定他反而会起疑心了。

    而见到方原虚心受教,人也聪明,许多窍门,哪怕自己说的不是很清楚,他也是一点就通,甚至还能举一反三,这位紫宵洞主也是心情大悦,十分欣赏方原,指点的也更多。

    于是两人一个愿教,一个愿学,一个赐教,一个恭谨,倒是相处极洽。

    大瘟本就已经治住,剩下的不过是几个部落里的一些残留疫气,问题不大,再加上多了这么一位精通丹道的大丹师,治了起来便更快,许多症状,这位紫宵洞主不过是扫上一眼,便已看了个通透,连丹都不用,随手捡了几株药草,便可以解决问题了,速度更快。

    不过两三个时辰里,几个部落便已走了个遍,看病的时间少,倒是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与方原谈论丹道上面,直说的天花乱坠,一时兴起,许多独道的小窍门也说了出来。

    待到最后一个部落看完,这位紫宵洞主飞身踏云,到了半空之中,遥遥望去,可见半空之中黑雾弥漫,便叹道:“大瘟虽已治住,留这些瘟气凝聚不散,早晚还要出问题!”

    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然后大袖一挥,一道白光扩散了出去,半晌之后,半空之中,已是大风呼啸,袭卷四方,那些飘荡在了几个部落之上的瘟气,便被大风卷了起来,旋转不休,犹如一个巨大的漏斗也似,一点一点飞进了瓷瓶之中。

    “九重天以人炼瘟,手段凶残,但这瘟气却也的确厉害!”

    紫宵洞主盖在了塞子,收进了袖子里,也忍不住摇头一叹。

    方原听了,眉毛一挑,道:“前辈,九重天一直都是这般拿人炼瘟么?”

    那阮集书长声一叹,道:“九重天皇权在握,高高在上,御下四部,瘟、兵、法、斗,碾转无敌,那瘟部,便是以瘟气著称,所炼瘟气,连修行之人都无法抵挡,何其厉害,而这等妖法,本身便是以人之肉身为温床,若不拿人炼,又怎么能对付得了人呢?”

    说着,一声苦笑,道:“这一次他们应该又是琢磨出了什么害人的东西,出来找人试法吧,威力不显,还有得救,若是真正厉害的东西使了出来,别说救人,我们也得望风而遁!”

    “受教了!”

    方原脸色微冷,却没说什么,只是向着阮集书拱了拱手。

    “既然救了人,那便救人救到底吧!”

    阮集书也没留意到方原的脸色变化,只是转头向着下方的部落看去,道:“虽然瘟气已经除了,但谁也不知道那九重天瘟部镇守还会不会再回来,若是咱们走了,他却又来,这些部落百姓恐怕还是性命难保,就算是你,也得留意,小心那瘟部镇守来找你麻烦!”

    方原听他说的有理,便点了点头,道:“那依前辈之见,该如何解决?”

    阮集书想了想,道:“让这几个部落里的人往北迁徙吧,好歹离得中州更近一些才好,皇州九重天势力再大,也不敢去中州拿人炼瘟,论这天下,中州也是惟一能让他们忌惮的!”

    “迁徒?”

    方原听了微微一怔,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点头道:“我让人去跟他们说!”

    说罢了,引着这位大丹师下来,自在一方凉亭里饮茶,然后让关傲去通知几个部落里的人迁徙,方原想着可能会有人故土难舍,心怀侥幸,不愿离去,凭白添了许多麻烦,便干脆的对关傲道:“不必告诉他们实情,只说此地有瘟神作崇,一日不走,还会有灭顶之灾!”

    关傲听了,咧嘴一笑,答应去了。

    不多时,几个部落里的祭祀与老者便都召集到了一起,将要迁徙之事讲了一遍,事情倒是异常的顺利,这几个部落本来就刚刚遭了大瘟,亏得关傲请了方原过来,才算是保住了血脉,如今对方原不说,但对关傲的敬仰之意那已经是如滔滔江水,真个是奉若神明了。

    可以说,关傲如今就算是他们把自家老婆献出来,恐怕他们也会同意。

    再加上,关傲说的很是吓人,什么再不走,便一定会浑身生疮,就连他也要赶紧逃命去了,这些部落里的百姓又怎么能不怕,连山神爷都要逃命呢,更何况是咱们?

    不过半个时辰大事便已定下,几个部落里都乱糟糟的收拾了起来,牵猪宰羊,准备动身。

    那大丹师本也知道,让这些凡人百姓离开生生世世生活在了这里的故土,本就不是一件易事,以为会有场麻烦,倒没想到方原快刀斩乱麻,一句话便给解决了,也不由得对他高看了一眼,再加上这半日时间,与方原谈论丹道,心情不错,便笑道:“你准备往哪里去?”

    方原微一沉吟,便笑道:“实不相瞒,晚辈下一步也准备往中州去游历一番!”

    那紫宵洞主听了,眼睛倒是一亮,笑道:“倒是与老夫目的相同,小辈,若是不介意,便干脆与老夫同行如何?一路之上,倒也可以弈棋论丹,解了这一路苦闷……”

    “一起走?”

    方原微微一怔,没想到他会邀请自己。

    那位紫宵洞主见了,便笑道:“方小友,你也休怪老夫直言,我观你丹品不高,修行之路,怕是走不了多远,但在丹道一途,倒是天赋不错,只像是没有高人指点,成就不高,老夫与你在此相遇,也是善缘,一路与你同行,点拔你几分丹道,也算送你桩造化了吧!”

    方原听了此话,便不再客气,起身拱手道:“多谢前辈提点,晚辈求之不得!”

    那紫宵洞主闻言也笑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宜速速动身,这几个部落同时迁徙,动静不小,恐怕九重天瘟部知道了,又是一番麻烦。到了如今,实话与你说了也无防,虽然老夫修为比那瘟部镇守高了一筹,但我平时醉于炼丹,疏于神通武法,真要斗将起来,我怕是胜算不大,此前不过是虚张声势,吓退了他,若是他再赶了上来,老夫也要脚底抹油的!”

    “只是前辈谦逊罢了!”

    方原知道这紫宵洞主说的是实话,早看出了他修为不弱,但丹品不佳,施展神通之时,也并不如何精微,但嘴上自然不能直说了,还是恭维了一句,然后又微微沉吟,道:“晚辈在此地往北八百里外,有着一座洞府,既然要走,那容晚辈先回去将东西收拾一下!”

    这紫宵洞主笑道:“你自去便是,老夫在这里等你,明日便行!”

    方原谢过了他,便飞身踏云,缓缓的飞出了部落,一路往北而行,待到离开了部落十余里之后,他的脸色也慢慢的冷了下来,忽然之间调头飞遁,犹如闪电一般往南而去!

    这一霎,他平静的脸上,隐隐掠过了一抹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