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九重天瘟部
    既然丹已对症,切实可以化解瘟气,方原便也不再停手,再次开炉炼丹,依着先前的经验,炼了十颗丹出来,然后与关傲一起,行走于各个部落之间,分发丹药,煮水治瘟。

    这一带的七八个部落之间,瘟情相似,但也轻重有别,他这一批丹药,可以在大势上控制住疫情,但也没有神奇到可以丹药一至,便立时将所有瘟疫全部驱除,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或是身体虚弱,或是引发了其他病症等等,不过方原既然管了,便不会再半途而废。

    他耐着性子,行走于各大部落,根据一些特殊的情况,好生治疗,在这个过程中,倒也让他对炼丹生出了浓厚的兴趣,愈发的有种了一种得心应手,渐渐熟悉明悟的感觉。

    普通修行之人学丹,往往是从普通药理开始,可这毕竟只是个基础而已,到了真正炼丹之时,便通常都是针对个人的修为提升,或是治伤、解毒等等了,像方原这样,居然是因为遇到了一道厉害的瘟疫而开始踏足炼丹范畴的,实在是不多,也算是奇遇一桩。

    当然了,这一道瘟气很是厉害,凭空衍深出了许多变化,方原也算是迎接了一个极大的挑战,正好借此磨砺了一下自己的丹术造诣,寻根问诊,煮药炼丹,倒像是个凡俗里真正的大夫一般……不过严格说起来,以他这紫丹境界,哪怕初学丹术,也比普通大夫高明了。

    如此几天下来,方原也是收获良多,对医理与丹术的造诣都更深了一筹。

    虽然他现在可以炼得出来的,最多也只是九转灵丹,但真正的丹师看来实在不算什么,只算是马马乎乎而已,但无论怎样,跨进了这么一扇门,便足以让他感觉有些欣慰。

    “丹术讲究一个药理变化,相生相克,里面其实也有轨迹可询……”

    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里倒也隐隐的生出个想法。

    自己的天衍之术,本就是推荐一切变化之法,既然可以用它来推衍功法,推衍阵法,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或许也是可以用来推衍药理变化的,待到治瘟事了,倒要回去试试。

    “你身上的瘟气已除,服了此药,老寒腿也该能好转了!”

    将第三个部落里最后一位病人治好了,方原直起身来,准备去下一个部落看看。

    不远处,整个部落里的人都又敬又畏的围在了不远处看着他,对于这位山神三老爷,他们却不像关傲那样亲近,对关傲,他们是一开始怕,后来却越混越熟了,也可以一起喝酒,说几句笑话,但这位山神三老爷,却是一开始看着弱不禁风也似,偏偏越看越敬畏。

    明明看起来不像大老爷那样威武雄壮啊……

    就像部落里的小孩子,都敢骑到关傲脖子上玩,胆子更大的甚至敢去抱狻猊二老爷的脖子,可是见到了方原之后,却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非得等他过去了才敢四处撒欢。

    “感谢……感谢山神三老爷……”

    见到方原要走,部落里的人急忙拥了过来,齐齐下拜,头也不敢抬。

    “呵呵,怎么这么怕我啊?”

    方原心里也暗想,兴许是自己最初给人治病时,板着张脸,把他们吓着了。

    不过这个映象也不错,可以给自己省不少麻烦。

    于是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他们赶紧站起来,然后背负了双手,准备转身离开,可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间微微一怔,重又转过了身去,凝神看向了半空之中的一处。

    那群部落里的村人看到方原转身,刚松了口气,又立时提起来了。

    但这一次,方原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片空无一物,只有淡淡云气的空中。

    “别藏了,出来吧!”

    看了一会,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

    三四丈外,一个躲在了磨盘后面的熊孩子吸着两条鼻涕站了出来,一副想哭的样子,刚想解释自己没躲,就是在磨盘后面偷看来着,却忽然听得半天之上传下了一阵桀桀怪笑。

    那熊孩子以及部落百姓同时抬头,便见那半之中的几缕云气,忽然间被一面黑色大施卷了开来,那旗一展,便似揭开了一层天空,居然露出了半空里的一队身穿乌甲红翎的甲士,竟是一队修行之人,为首的是一个背着黑色大葫芦的男子,面露冷笑,向方原看了过来。

    “之前我还在想,为何这么几天过去,部落里的人竟还没有死绝,倒没想到是你这么个多事的家伙横插了一手,兀那汉子,你是什么人,也敢来坏了我的试法大事?”

    “试法?”

    方原心里微微一动,抬头向天上看了过去:“这场瘟疫,是你们引来的?”

    那背着黑色大葫芦的男子阴瘆瘆的一笑,身体微向前倾,似乎要让方原听得更清楚,低声笑道:“不错,本座就是想试试我炼出来的宝贝能有多大作用,多久才能将这群藏身于深山的流民灭绝,你又是哪里钻出来的野种,居然仗了几手粗浅丹法,来坏我的大事?”

    “唰……”

    没想到此人居然亲口承认了下来,万没半分忌惮之意,方原的脸色微微一变,瞬间生出了一股子怒意,目光淡淡的盯住了他,寒声道:“以人炼瘟,你不怕毁了道行么?”

    那男子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反倒觉得方原脸上那抹怒意有些好笑,轻轻的一笑,慢悠悠道:“小儿,此地可是我皇州领地,域内之民,莫非皇奴,本座身为九重天瘟部镇守,用他们试试法宝又能怎样,倒是你,坏我瘟部大事,可知该当何罪?”

    “九重天瘟部镇守?”

    方原听了这个名头,心里也顿时微微一动。

    他本以为这是什么躲在深山里修炼邪法的魔修,却没想到,居然与九重天有关系。

    那与中州毗领的皇州,本来就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所在。

    不论是何州何地,都会有着大大小小数十近数百不同的仙门与道统,可是皇州不一样,偌大皇州,地域之广,在九州之中可排得上前三,却只有一方巨无霸道统存在……

    那便是九重天皇朝!

    以国立道的庞然大物,修行界里七大圣地之一!

    传说在上古时期,大劫将刚刚降临之际,世间修行之人吃够了大劫的苦,为了平安渡过大劫,便有人想要集中所有人的力量,百年征战,最终有人统一了所有道统与世家、仙门,权力至高无上,人称仙皇,史藉之上,悠悠数万载,那怕是惟一曾经一统天下的存在!

    但只可惜,最终的结果事与愿为,皇朝崛起之后,非但没能抵御大劫,反而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对大劫的抵御更为无力,偌大天元,险些直接葬灭,于是那庞大皇朝,很快崩毁。

    也因为在那期间,世间遭劫,前所未有,因此后人皆称之为“黑暗王朝”。

    而这皇州的九重天皇朝,据传便是那时候的仙皇后裔。

    当然了,也惟有这等存在,才有这么大魄力,以一州为领地,以“皇”为州名。

    九重天皇朝历来都是规矩最为森严,行事最为霸道的所在,对冒然闯入了皇州领地的修士往往都是直接大开杀戒,所以如今这片山域,虽然只是处于皇州与中州之间,说不清究竟属于哪一方,可是很多修行之人,都不愿踏足这片凶险之地,以免不小心招惹了皇州。

    方原此前也没想招惹皇州,却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他们瘟部试法。

    而且,居然是以人试法……

    ……以人炼瘟,与妖魔何异?

    而妖魔……

    方原淡淡抬头,向着半空之中看了上去。

    “先将他拿下吧,做个病奴试瘟!”

    而与此同时,那半空之中的瘟部镇守也已懒懒下了令,刚才他被方原看破了行藏,倒是有些意外,可是仔细观察了半晌,却只确定方原实力不大,毕竟他一身气机虽然像是金丹,可是身上却有种青蒙蒙的意境,如此推算起来,这个横插一手的丹师,应该是青色丹品。

    青色丹品在金丹境界里,历来只算杂丹,也实在不值得他太放在眼里。

    轰隆隆!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在他身后,立时有四五个身穿红甲,跨下骑着黑色飞马的甲士绕了过来,各持着一道黑气缭绕的长枪,轰隆隆俯冲而下,如一片乌云直扑了下来……

    仅仅是几骑甲兵,一身修为,居然都是四脉筑基的高阶修士。

    劲风猎猎,已激得方原青袍飞飞扬扬,但方原还是负手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三老爷小心啊……”

    周围的部落百姓还都以为方原吓傻了,有人失声大叫了起来。

    可也就在那几骑甲士堪堪冲到了方原身前之时,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虎吼,然后便见得一片火云轰隆隆卷了过来,那一片火云里,赫然裹着一条几乎有常人两个高矮的巨汉,手里提了一柄大刀,遥遥用力,直将那大刀向着此处投了过来,大刀飞转,便如风车……

    “不好……”

    这几骑甲兵惊骇大叫,居然来不及躲避,直接被那大刀撞了上来,一霎那间,那四五个甲士纷纷弃马而逃,堪堪躲过,可是那几匹飞马座骑却躲闪不及,直被劈的四分五裂。

    “哗……”

    鲜血洒落虚空,那几位修士都直惊的脸色惨白。

    “山神大老爷来了……”

    部落里的众百姓见了,立时齐齐欢呼了起来。

    就连那半空之中的瘟将,也是眉头一皱,向着西方看了过去,眼角扫过了此时立在地上,动也未动的方原,暗道:“难怪这杂丹修士如此淡定,原来还有一位高手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