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日炼就九转丹
    治此瘟病,方原只需要做到三点,一是探究这疫气的变化,这对他来说是没问题的,如今他已结成紫丹,神识感应异常灵敏,再细微的变化再逃不过他的法眼。

    二是根据这疫气的变化,推衍出适合的丹方,他也没有问题,早在正式修行之前,诸般药理便已滚瓜烂熟,什么情况下用什么丹药,各种丹药又有什么样的特点,他都知道不少。

    而第三点,便是最重要的一点,炼出对症的丹药。

    想要学丹法,自然没有这么容易,首先便是其中药理变化太多,君君臣臣,相生相克,丹品每多一转,便生出了无数的变化,那是不下苦功夫根本做不到的,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对于火候,对于每一昧药剂量等等的精微把控等等,但凡有一点不对,出来的效果便有可能是天壤之别,是以,丹法与阵法,也向来都是修行六道之中公认为最难的两大学问……

    方原自然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可以一日之间成就丹师的奇才,不过他要求也不高。

    灵丹八、九转的丹药,在修行界里算是简单的了,对于专精于丹道之人来说更只能算是基础中的基础,便如他太岳时的同窗吕心瑶,此女在炼丹一道便颇有天赋,还在练气境界时,便有了丹师称号,这也就代表着,她那时候已经可以炼出超过九转灵丹品阶的宝丹了。

    而如今,自己已经是金丹境界,成就的还是至高无上的紫丹,修为、法力、感应等等都是顶尖的,又自认为不笨,若是无法短时间内学会基础的灵丹炼法,岂不是个笑话?

    是以,方原要临时学丹,倒不是狂傲之举,而是态度很认真的一件事。

    “丹理千千万,不变是治身!”

    手持丹典,方原凝神阅读,这部丹典只是他收藏在了身上,等着闲来无事时阅读的典藉之一,介绍的也只是最简单的灵丹法炼制,对丹炉、火候,甚至是炼丹,出丹时辰的记载以及禁忌等等,此前方原也已经粗略的看过一遍,只是没有用心去研习,所以有些陌生。

    “一转灵丹,长药之性,用药之明……”

    “二转灵丹,君臣相辅,阴阳三合……”

    “三转灵丹,三才相息,并天地人……”

    “四转灵丹,四象分属……”

    如今凝神翻阅,努力让自己忘却了周边之事,只是一页一页,一字一句,不急不徐的翻阅着这部丹典之中的记载,并看一会,便停上片刻,缓缓将其中的文字化作自己的理解,记于心间,然后每看一篇,又反复的推敲,前后印证,探查有无遗缺疏露之处……

    四五个时辰缓缓过去了!

    期间方原只是出来了三次,第一次让人给他煮杯茶来,后面两次是续水。

    待到黄昏时分时,去别的部落分发丹药,以及到了外面去采药的部落百姓都赶回来了,一个个的聚集到了方原的石屋门外,各种草药已经堆积得如小山一般,那位祭祀,以及相临部落赶了过来帮忙的祭祀,都正凑在了一起,将这各种不同的草药分门别类……

    而部落里的病人,服下了方原第二次炼制的丹药之后,也明显好转,气色好了许多,只是这一次却不敢像之前那么放心了,头顶之上,仍然有一片阴云,始终没有散去。

    “不好,二癞家的小子眼睛又变红了……”

    众人在方原的门口静静守了大半夜,到了后半夜时,便已再次出现了疫病严重之人,却是一些体魄虚弱之人,已然压制不住,体内疫情,出现了第二次的变化。

    部落里的众人,顿时有些焦急了起来,但都强忍着不打扰门里的方原。

    好在,也就在盏茶功夫后,方原推开门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聚集在了门前的人,和已经摆放在了一边,被人仔仔细细摆列好了的各种草药,也不说话,只是向众人点了点头,便走到了门外泥地的上的生铁丹炉旁边。

    以指作笔,他飞快的在丹炉两边刻上了两个小小的法阵,一阵生风,一阵聚火。

    欲炼九转灵丹,丹炉自然也有相应的要求,不过难不倒方原。

    他自身的阵道造诣,本来就不低。

    做罢了这一切后,他便将五指凌空一慑,将周围摆放的草药慑取了过来,平铺在了自己身前的石板上,而后左手五指弹动,道道金木水火气息激射而出,将这些草药或是剖切,或是烘干,或是催长,或是以霜气覆盖,气息都很微弱,但却控制精微,没有分毫的差错。

    “成就了紫丹,果然与此前不同了!”

    就连方原,也感受到了与之前的同时,他未刻意练过,但操控之力已强了数倍。

    而周围众部落里的人,则看得一遍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甚至有些被疫气缠身的,这时候都忘了周围疼痛,全被吸引了注意力。

    一个个的心里都在想:“不愧是山神三老爷啊……”

    ……

    ……

    很快便已经将草药处理妥当,方原便伸手向着丹炉轻轻虚按。

    呼呼呼……

    那丹炉里面,立时风生火起,烧得极旺,生铁炉子都开始微微泛红。然后他静等了片刻,便将第一昧草药丢了进去,同时控制那丹炉之上的风、火二阵,调整了一下里面的火力。

    半晌之后,又是第二昧草药,又过数息时间,他投入了第三昧……

    整个过程之中,方原脸上都没有半点表情,心无旁鹭,似乎眼里只有那个丹炉,而周围的部落百姓,也深知此事的严重,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来,甚至有些沾染了疫气的小孩子,疼的身体发抖,也只是将爹娘给的兽骨头咬在嘴里,满脸是泪,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

    终于,一柱香时间之后,丹炉已由红转青……

    方原冷眼看着丹炉,左掌食中二指轻轻掐动,算着时间。

    待到时辰一到,他猛得挥舞了一下大袖,丹炉里面,霎那间风息火止。

    一股异香从丹炉里面散发了出来,部落里的众百姓,呆呆的看着丹炉,眼神都直了。

    方原拂开了丹炉,里面便有一颗黄澄澄的丹药到了他手里。

    他以二指钳起,仔细观察了半晌,而后轻轻捏碎。

    周围众部落里的百姓齐齐发出了一声低呼,但又紧紧捂住了嘴。

    而方原则没有半分停留,又重新开炉,第二次炼起了丹药,心里,通过刚才的观察已经有了数:“第一炉还是失败了,药性太烈,应该是刚才用火之时稍稍弱了一些……”

    第二炉的时候,便更凝聚了精力,随时调整着炉内的火力。

    很快,第二炉丹又已出炉,方原打量了一眼,却又捏碎,扔到了一边。

    然后他开始第三炉丹。

    这时候部落里的百姓都已经有些看不懂了,倘若他们知道方原已经连续炼坏了两炉丹的话,说不定心里便会对方原的能力有些怀疑,只不过,方原炼丹之时神情冷淡,万物不怀于心,在他们眼里,便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似乎做什么都是对的,也不敢开口来询问。

    如此,在堪堪到了第二天黎明时分,疫病加重的人越来越多,众部落百姓心情也开始变得愈发忐忑之时,方原第三炉丹已成,他打开了丹炉取在手里,细细的观察起来……

    “这……”

    耐性再好的人,这时候也有些憋不住了,鼓着勇气,想开口问一声。

    但他当一开口,方原便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人立时吓的缩了回去,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方原却忽然笑了笑,道:“药成了,支锅烧水,救人吧!”

    “轰……”

    部落里的百姓面面相觑,半天之后,才忽然间兴奋了起来,手忙脚乱四下乱跑,几个忙乱的在被老祭祀朝着脑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之后,才冷静了下来,忙忙的支起了一口大锅,然后关傲施展法力,直接将那一锅水烧得沸沸腾腾,然后将那颗丹药扔进了锅里。

    不多时,药性已然化开,众人便忙盛了水,先端给病情严重者服用。

    方原为了观察效果,也端了一碗水,给了自己石屋里面的那个小男孩服用,这小男孩被他的法力震慑,陷入了沉睡之中,如今还未醒来,但明显可以看得出,他已被疫气入体,病情十分严重,倘若再不治的话,他可能就会在睡梦之中,永远的沉睡过去了……

    捏开他的下巴,将丹水给他灌了进去,然后方原在旁边静静的观察,约摸过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小男孩身上始终弥漫着的黑色瘟气,明显可以看到减轻了一些,又过了半晌,他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却不是痛苦的呻吟,倒像是有些舒服也似,还慢慢翻了个身。

    方原掀开了他的眼皮一看,只见他眼睛里的血丝,都在慢慢的褪去。

    直到这时候,他才轻轻的笑了笑,知道成了。

    走到了石屋外面,只见关傲与部落里的众人,都在飞快的奔走,给人喂药,明显可以看到那些服了药的人脸色在变得好转,心里松了口气,脸上悄悄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日炼成九转丹,不说多么自傲,也值得回去喝上一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