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罪人碑
    “轰……”

    到了最后一刻,方原完全放开了玄黄一气诀的气机。

    那一霎,便如狼烟冲宵,他头顶之上,青茫茫气息直冲九宵,四大雷灵拥附左右,力量皆达到了巅峰,隐隐有着一种随时可以凝聚在一起,然后冲向更高境界的蕴味……

    在这一霎,方原脸色平静,双眼隐含傲意,经过了三日之功,他终于推衍出了玄黄一气诀更高一阶的行功法则,也毅然迈出了这一步,若说以前的青阳宗玄黄一气诀,只是第一卷,而如今的方原,则是推衍出了第二卷所应该发展的方向,并毅然朝这个方向走了出去。

    如今,他已经真正达到了半步金丹境界!

    此前他在凝炼第五道雷灵之时,周身气机变化,达到了巅峰,外人看了,便以为他已经达到了半步金丹境界,随时可以结丹,但实际上,那只是第五道雷灵出现,给人的错觉而已。

    如今,却不再是错觉,只要离开了这地方,他便真的可以结丹了。

    当然了,结丹之后,挑战也是只是刚刚开始。

    他需要不段的去完善玄黄一气诀的法门,踏着这条路,走向更高的境界。

    虽然如今他面临的最大收获便是结丹,可是他对自己可不可以结丹,完全没有担心。

    结丹是必然的,他看的是更远的方向。

    自己的大道,刚刚开始!

    “我的天,方原师弟貌似做了一件很大胆的事情啊……”

    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左边坐了孙管事,右边坐了关傲,中间的地上蹲着那只狻猊,两个人正一边吃酒,一边吃肉,顺便也为方原护法,只不过说是护法,他们却不敢凑得太近,如今方原身边的诸般气息太过浓郁,让他们感觉有些惊恐,便只好远远的守在一边。

    如今已是三天过去,他们忽然意识到方原身上发生了一些极其恐怖的变化。

    孙管事急忙将嘴里的猪头肉咽了下去,瞠目结舌的说道。

    “什么事情?”

    关傲抬起了头来,一脸茫然的问道。

    孙管事道:“他刚刚走上了一条要么凌驾众生之上,要么中途夭折的路……”

    关傲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道:“不懂!”

    孙管事无奈的挠了挠头,道:“你要是懂,这条路也没啥稀奇了……”

    那只狻猊听了这话,立时张大了嘴巴,发出了“荷荷”两声。

    “嗯?”

    也就在他们三个说着话时,忽然孙管事微微皱眉,脸色有些变化。

    只见四周,随着方原将周围黑色雾气吞吐,化作了自己头顶的一道青光之中,一身气机直显得磅礴无比,节节暴涨,却也可以看到这一片残破世界里的黑色雾气,正在以一种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变得淡薄,周围虚空里的景象,也已然变得有些清晰了起来……

    而黑色雾气的稀薄,则已暗暗引动了这方世界的某种变化。

    就在他们两人身前,不足百丈的一处深渊里,随着周围气机的变化,忽然传出了一阵轰隆作响之声,而后,那深渊里,猛然间一阵黑雾弥漫,旋及山石崩飞,仙光流转……

    轰隆隆……

    那一声响,如天崩地裂,天雷灭世,把孙管事与关傲都吓了一跳。

    他们同一个反应,飞身而退,躲到了一方崖壁后面。

    等了半晌,才看到那深渊之中,没有再出现什么变化,倒是浓郁的黑雾凝聚不散,过了许久,才渐渐看清楚了黑雾里面,居然隐隐约约,多出了一块古朴黝黑的石碑来……

    “那是什么东西?”

    孙管事与关傲对视了一眼,然后推了他一把:“你过去看看!”

    关傲摇了摇头:“我才不去!”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旁边那只狻猊:“你去看看!”

    狻猊顿时大怒,咆哮了一声,像是在说:“当我傻么?”

    关傲捏起了拳头:“不去就揍你!”

    狻猊气急,但又打不过关傲,只得夹着尾巴,一步一步向前蹭。

    “呼……”

    忽然间身边有一股子微风吹过,这只狻猊吓了一跳,转头就跑,然后才发现,是方原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轻轻一掠,便已从它身边经过,如今已立身于石碑之前,凝神打量着,凭着它的反应,居然全然不知他是何时收了玄功,又何时横跨了这百余丈的距离的……

    “方原师兄如今这等本领……啧啧!”

    孙管事见了,也忍不住赞赏了几句,然后溜哒了过来。

    关傲也确定没什么凶险了,鄙夷了一眼那只狻猊的胆小,背着手凑上前来,一起观碑。

    “这是什么东西啊?”

    离得近了,才看清楚,那石碑上,铭刻着一些古朴而深奥,艰涩难懂的字迹,看起来好像与他们所习惯的文字差不多,但偏偏又每一个字都有变化,让人难以看得明白。

    “罪……”

    方原也盯着那石碑上面的字,皱起了眉头,半晌才分辨出了几个:“罪……人碑?”

    “罪人碑?”

    孙管事听了晃晃脑袋,向方原道:“你认识里面的字?”

    方原摇了摇头,道:“这好像是修行界里最古老的一种篆文,我也认不太清楚!”

    “最古老的篆文?那不就是仙文?”

    孙管事吃了一惊,眼神古怪的看着方原:“连这你都研究过?”

    方原道:“我只是以前无聊的时候,看过一本前代散修作出的符文考究卷,上面有提过到篆文,而且还画出了一些篆文的形状,虽然不多,倒是有趣,我就随便记了下来……”

    孙管事一脸的无语:“你无聊的时候就做这个啊,岂不是会更无聊……”

    方原倒是没理会孙管事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的眼神,只是凝神看了下去,他懂得的篆文,也就那几十个,看起这石碑上的文字来,当真是非常辛苦,把整个石碑上面的文字扫了一遍,也只是认出了其中的一些诸如“人间十罪”、“绝途”、“无归”、“天人壁”等等字……

    而通过这几个字,还无法解读整个石碑的意思。

    “这就是读书少的苦恼啊……”

    到了最后,方原也不由得泄了气,无奈的摇了摇脑袋。

    他不准备看下去了,虽然说这石碑上面的文字定然非常重要,说不定里面便有关于这残破的世界来历,以及发生过什么事情的介绍,但奈何看得懂就是看得懂,看不懂就是看不懂,没别的办法,更重要的是,看着这石碑久了,心里会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恐惧感觉。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是让人心里感觉异常的压抑!

    这让他极不舒服,可偏偏又无法完全的解读上碑上的内容,若能看懂了,或许还能解释一下自己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偏偏一知半解,这种感觉就更让他不舒服了,心里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让他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倒是旁边的孙管事与关傲,全然无事的模样。

    “还好,还好……”

    看到方原也看不懂,孙管事松了口气,笑道:“你要真能看懂,准是妖怪变的!”

    “我既然看不懂,真的妖怪来了也定然没几个能懂的!”

    方原随口开了个玩笑,但心里那种压抑之意却还是挥之不去,便忿开了话题道:“我刚才偶然得法,便只顾着修行,还没来得及四处去看看,这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孙管事笑道:“我和关傻子已经在周围看过了,除了一些废铁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周围就是一座荒山,而在荒山之外,则是黑雾弥漫,一片荒凉,我们也没敢走的太久,距离此地越远,越是有种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于是只好回转了过来,一直在等着你修行结束!”

    方原听了倒是一怔:“那只白猫呢?”

    孙管事顿时有些无奈:“打从一开始跑了,到现在都没回来过……”

    那只狻猊听了顿时有些失落,一副被主子抛弃了的模样。

    方原听了,也有些诧异,便先离了石碑,身形飞掠,四下里转了一圈,并在地上取了些泥土,也取了些干枯的灵药,和残破的法宝碎片等,却是发现,确实如孙管事所言,这一片残破世界看起来极是荒凉,但却没什么凶险之处,遍目所及,也没有看到离开的地方。

    无奈之下,倒是只好回到了那石碑附近,有些警惕的观察着它。

    这石碑让他心里极不舒服,想要尽快的离开,但白猫不回来,却也没有办法。

    “那只肥猫不会把我扔下来不理会了吧?”

    孙管事忍不住自言自语:“我就知道该老老实实呆在金家当我的管事才好……”

    方原无奈的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也不是很有底,毕竟那只白猫还真是经常消失不见……

    以后还真是检讨一下,这么着信任那只白猫究竟对不对啊……

    “喵……”

    正在几个人围着这石碑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却听得一声失落的叫唤,那只白猫不知从哪里走了回来,一副无精打彩,似乎有些失落的模样,见到它出现,几个人顿时心里振奋了一下,可算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孙管事更是恨不得上去赶紧给这位猫爷梳理梳理毛发了。

    而方原看着它这模样,倒是心里有些诧异,当时刚进入了这片世界,这只白猫便急不可奈的跑了,像是要去找什么东西一般,可是看它如今这模样,那是没有找到吗?

    “猫兄,你知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

    刚想问问这只白猫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出去,却忽然发现它眼神一变。

    漆黑的眼睛里面,瞳孔微缩,死死的盯在了那石碑之上。

    而后,它喉咙里发出了一种低低的“荷荷”声,便像是看到了什么生死大敌一般!

    “煞……”

    这只白猫忽然嘶声一叫,飞跳了起来。

    方原本就有些沉重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警惕,急叫道:“且慢……”

    可是那白猫快的惊人,在这时候已然直接跳了起来,两只爪子狠狠的向着那石碑上挠了一下,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黑色石碑,居然生生被它挠出了两道清晰可见的爪印,但也随着它这么一挠,整座石碑轰隆作响,以它为中心,大地忽然向着四面八方龟裂了出去。

    而后,破裂的大地下方,陡然间有一片汹涌可怖的黑色浪潮冲天而起!

    “黑暗魔息?”

    方原脸色瞬间大变,这一次没错了。

    不是像是黑暗魔息而已,那是真正的黑暗魔息,比魔息湖里面的,还要浓郁数百倍!

    若非要形容,那根本就是大劫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