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法传世人,独无金家
    自己身怀天衍之术的事情,当然不能为旁人所知晓,因此方原便将已经去世了的太华真人拉出来当“替罪羊”了,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替太华真人,稍稍的出一口气?

    只不过,这一口气,似乎也出的太大了一些……

    “小儿诈我……”

    金老太君看到了秘境里方原看了过来的目光,投影真实,便如同与她直视。

    凭她有着这千余岁的元婴修为,在这一刻居然都稳不住道心,整个人都已变得呆若木鸡,嘴唇颤抖,手掌也哆嗦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忽然之间失声大叫,直直站了起来。

    难以形容她这时候脸上的表情,那是充满了犹疑,震惊,困惑的一张脸,还有着无法掩饰,也无法压制的悔意,她呆呆的看着那半空之中的虚影,居然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直接大叫了起来:“不可能,老身推衍了近千年不得其法,太华那个废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周围人被金老太君的疯魔吓了一跳,纷纷侧目看了过来。

    心想这老太太精力真旺盛,这短短一天时间里,发了几回大火了?

    而听到了金老太君的话之后,倒是一时觉得这出好戏当真越来越精彩了,也难怪金老太君这副见了鬼也似的模样啊,这事换了是谁,估计在这时候也按捺不住……

    这局势本来就是个金家仗着雷法玩弄人心,结果被人家识破的老套故事,可谁能想到事情会有这等变化,金家所倚仗的,只是邪法,而真正的雷法,居然在人家手中?

    金老太君当然不愿相信那真正的雷法早就被太华真人推衍了出来,又早就传给了方原了,一个字也不信,若是这雷法如此轻易被推衍出来,她又何必甘冒奇险,要用那等邪法来补足自家的雷法?可偏偏,她不相信也不行,因为事实如今便摆在了她的眼前……

    方原如今一身气机充足,修为荡荡,自然不可能是残缺雷法所能达到的,更不是施展了邪法解决问题之后的萎蘼样子,那么惟一的答案便呼之欲出,他修的便是真正雷法!

    “老太君,修行这等事,是讲究天赋的!”

    就连太虚先生,在这时候也忍不住转过了头来,看着金老太君道:“当初来你们金家求法的那位太华,既然可以修成天道筑基,自然也非平凡之辈,他深受天罡五雷引缺陷所困这么多年,能够推衍出真正的雷法来说倒也并不希奇,只是可惜啊可惜,你们金家……”

    太虚先生没有说出可惜什么来,但周围人却都已经听懂了。

    方原修炼的,毫无疑问是真正的雷法,可是凭他一介筑基,不可能推衍得出来……

    那惟一的解释就是,当真是太华真人活着时推衍了出来的?

    然后太华让他这传人过来,不是为了求法,而是为了看金家的笑话?

    想那金家在人家求法之时屡番刁难,现在面临的结果就是?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知多少人,都越看越开心了!

    “去,快去,你们都进去!”

    金老太君在这时候已经完全不理会太虚先生的话了,只是神情一片惊怒,都有些焦急了起来,冲着身边的一位金家人大喝:“你进秘境里面去,将那秘法拿下,一定要拿下!”

    被他指着的那位金家人满面愁苦,不敢拒绝,但也没什么信心……

    那可是在秘境里面啊,自己便是进入了秘境,又如何是那天道筑基的对手?

    “快去!”

    金老太君见他们都犹豫,已然厉声大喝:“去找他……找他,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那一卷雷法拿到手!告诉他,只要将他最后一卷雷法交给我们金家,一切旧恨,过往不咎,不论他惹了什么祸,老身都不跟他计较……他若答应,老身将半个天来城都可以给他!”

    听得金老太君这一片焦急大喝,周围人都畏畏缩缩,大气也不敢出。

    甚至是周围的各仙门修士,这时候也都被她的情绪影响,倒是不敢大声嘲笑了。

    无怪金老太君如此焦急,实在是因为那一道神法,太过重要了。

    当年的中州崔家,为了替崔家道子求一道八荒大风诀,花去了一半的家财。

    而如今的天来城金家,又是靠了什么雄视四域?

    不就是因为金家有一道天罡五雷引?

    可以说,这天罡五雷引,便是金家的命脉,是立世之基。

    金家小辈后济无人,那只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金家当真后济无人么?

    二十年前,不就是出现了一位拥有天赋神通,又结成了天道筑基的不世奇才?

    但结果,那位不世奇才被毁了,原因便是因为金家的天罡五雷引不全,而老太君用那邪法,也没将他给救回来……

    可若是金家有完整的天罡五雷引呢?

    二十年前的悲剧本来就不会发现,金家一样会蒸蒸日上!

    只不过,理解归理解,但金老太君的做法,却根本没有人认同……

    因为很明显的,对方被你刁难这么久,又怎么会真个将最后一卷雷法给你?

    尤其是,这雷法本就是人家的师傅推衍出来的,而那位师傅,则是被你们金家的假雷法给害死的……

    也就在秘境之外,金老太君喊出了不惜半个天来城也要将方原手里的完整天罡五雷引换过来时,秘境里面金家第十祖也同样急急的说出了这句话:“既然你有完整雷法,那我敢保证,金家愿意花一切的代价来给你交换,你……你可愿将太华推衍出来的雷法还给……”

    “金家便是将整座天来城给我,我也不会将雷法还给金家!”

    方原面无表情,却非常认真的说出了这句话回答。

    ……

    ……

    然后一片骚乱的金家人便全都怔住了,疯魔般的金老太君也怔住了。

    在她那橘皮一般的老脸上,出现了一种扭曲而愤怒的表情……

    “为什么?”

    金家第十祖在这时候也不解的问道:“这总是一个好机会,你总是要出去的!”

    就连金寒雪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她们都不知道方原要怎么在最后面对金老太君的怒火,事实上,他们本来从一开始就不理解方原为什么要在秘境之内做出这么多疯狂的事情来,就好像不打算出去了一般……

    只要他出去,总是会撞见金老太君的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但我不想再与金家做什么交易了!”

    方原淡淡开口:“我不是金家,也不屑金家这等作为,世间若有人诚心求法,这天罡五雷引我又为何不能传授?可是,天下人都可以来向我求法,惟独金家,不在此列!”

    金家十祖,金家族人,以及周围众修士听了此言,都已神情凝固。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金家十祖看出了方原心意的坚定,这时候一肚子的话,却已经说不出口了。

    金寒雪听了这话,更是轻轻转过了头去,似乎想藏起脸上那抹愧疚的表情……

    可是在说罢了这话之后,方原却缓缓的转过身,走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那苍白而复杂的脸色,方原将手掌按在了她的头顶之上,低声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金寒雪内心颤了一下,愕然抬起了头来,嘴唇颤抖,却没说出话来。

    方原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道:“从现在开始,认认真真的走你的路吧,什么时候你可以重新走回到那条成仙之路上,可以站在我面前了,便可以来我这里拿回这卷雷法!”

    金寒雪听了,一片愕然,下意识道:“这……这不可能……”

    周围人听了,也皆是无比的诧异,心里与金寒雪想的一样,不可能。

    金寒雪既然在筑基之时没能成为天道筑基,那又怎么可能再其他的境界踏上成仙之路?

    “你若觉得不可能,那金家便永无可能拿回雷法!”

    而方原并未与她多说,只是淡淡交淡了一句,便收回了手掌。

    然后他不再看金寒雪一眼,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孙管事与关傲,道:“咱们走吧!”

    那两人答应了一声,与他一起腾云而起,直向着秘境深处掠去,没走多远,便见到那只狻猊也冲到了半空中来,随着他们一起,一股腾云,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在他后面,虚空寂寂,众修行之人看着他的背影,寂寂无声。

    谁也没想到,这一幕大戏,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封锁秘境!”

    而在这时候,外界的金老太君也如同疯了一般,厉声大叫了起来:“将秘境门口给我牢牢守住,无论是谁出来都要仔细检查,绝对不可放过那小儿,绝不可放过我金家雷法……”

    在她的吼声之下,众金家老祖们谁也不敢怠慢,急急布下了道道禁阵。

    秘境入口,甚至是外围这一片兽苑,都被结结实实的围了起来。

    而做罢了这一切,金老太君还怒气冲冲,焦迫难奈,忽然间翻掌,身边便现出了一片虚影出来,那虚影之中,正是那秘境里面的十二根金柱,如今已然倒塌了两根,她看着那金柱,眼神变化不停,似乎狠了几回心,但终究还是有些犹豫,不敢做下这个决定来……

    “老祖宗是想通过秘境里面的金柱引发秘境天象,逼那小儿出来吗?”

    金老第三祖看到了老太君的动作,一时心里惊恐:“若那样做,其他人也定然……”

    可他这个念头尚未落下,忽然听得轰隆隆一片响……

    然后便急急的看向了秘境之内,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若是从金老太君的角度来看,却是能更清楚的看到了发生了什么,她身边的那一片虚影里面,十二金柱本来还剩了十根,可在这时候,然后开始一根接一根的倾倒下去……

    周围人也很快看到了这一幕,立时惊的大喝:“怎么回事?”

    “是那天道筑基在推倒金家秘境里的金柱泄愤吗?”

    “我靠,都把金老太君气吐血了还不够,非得摔倒倒十二金柱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