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好像有什么不对
    “轮到你了……”

    此时的秘境之中,金家怪胎已死,方原心里也是一块大石落地。

    他将目光看向了秘境之外,此时就在他差不多百丈之外,崔家道子半边身子都沾满了鲜血,正盘坐在了一座矮山之上,垂着脑袋,右手捏着一个古怪的法印,有一股子黑色的旋风围着他旋转,这似乎是某种疗伤秘法,黑色旋风每围着他转上一圈,他那本已显得有些萎蘼的气息便会更强盛一分。

    看得出来,那位崔家道子受伤不浅。

    也感觉得出来,这伤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狂暴杀气……

    他这时候盘坐在矮山之上,简直就像是一座沉默的火山,随时会爆发出来……

    周围离他较近一些的修士,早就远远的躲到了数百丈之外。

    但论起杀气,方原并不比这崔家道子少了多少,想到了刚才那前所未遇的险境,他便下意识的捏起了五指,双目幽幽,挥手将周围的禁阵撤去,而后向着那座矮山,一步迈了出去!

    轰隆!

    随着这一步迈出,他背后陡然显化出了一株巨大的柳树,雷电缠绕,气机强横,这不死柳雷灵在被他斩去了上面的暗咒之后,已隐隐然出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变化,似乎与它的神魂融合更加的密合,完完全全化作了一体,因此显得更真实,那股子气机也更强横……

    “让我看看不死柳真正的厉害吧……”

    方原低头看了一眼右肩的伤,左手按在了伤口处,低声自语。

    那一株不死柳之上,立时有某种力量进入了他的肉身,然后就在这时候,他右肩处的伤口,明显的蠕动了起来,伤口之间,似乎有某种柳芽一样的灵气出现,在他伤口处左右穿插,然后他的伤口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然后结痂,最后,血痂都脱落了。

    伤口处,皮肤晶莹如玉,神华内敛,看不出半点受过伤的痕迹。

    “这才是不死柳真正强大之处啊……”

    方原低叹:“柳灵不灭,吾身不死,这已接近了某种长生法则……”

    虽然在他这等修为,提及长生,总显得太过遥远,但事实却也如此,有了这一株不死柳雷灵,他的肉身,便可以借着不死柳雷灵,施展某种神性,比如说,再重的伤,通过不死柳雷灵上面的能量,他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复原,甚至一些神通与剧毒都可以免疫。

    也就是说,当有人想要杀死他时,除非可以将不死柳雷灵从他身上剥离出来,又或者说,可以让他受到一种非常严重的伤,直到将不死柳雷灵所蕴含的力量完全消耗干净才行……

    “真正今日,这不死柳才算是真正化作了我的雷灵!”

    心里低叹了一声,他继续向前走去。

    一边走,一边随手捏印,便只见得身边一片雷海出现,在这雷海之中,朱雀雷灵、青鲤雷灵都再次凝聚了出来,一个游走在他身边,一个则直接出现在他脚下,托着他飞了起来!

    不过到了这时候,方原也留意到了自己的第四道雷灵。

    这时候,那只蛤蟆正蹲在地上,眼神呆滞,肚子微鼓,一动不动的模样。

    这倒是让方原犹豫了一下。

    这一次他可以渡过危机,当真是这只蛤蟆雷灵立了大功。

    可这道雷灵,本身也透着一股子古怪的劲儿……

    比如说,身为雷灵的主人,自己居然不了解雷灵的特性,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更过分的是,刚才这只蛤蟆,居然在自己没有摧动的情况下,忽然间吞了那金家的怪物,就更让方原有些琢磨不透了,世间典藉千千万,也没听说过谁家神通有自己的灵识的……

    这只蛤蟆也确实不像有自己的灵识,但它偏偏那么做了。

    难道,又是跟魔印剑有关?

    他之前便想过,这一只金相雷灵的诞生,定然是受到了魔印剑的影响,如今看来,这影响也不仅仅是使得自己这金相雷灵走了形而已,甚至还影响到了它的一些特性……

    当然,如今方原也只是隐隐猜测,具体如何,他一时也想不清楚。

    “一起来吧!”

    一念微动间,方原没有这只雷灵收起,而后伸开了左手。

    那只蛤蟆在地上一跳,跳到了方原手掌上,然后被他抱在了怀里……

    没办法,这只雷灵不会飞……

    这一霎,方原四大雷灵聚齐,也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涌现了出来,不死柳雷灵里面藏的暗咒,如今已经斩去,这不死柳也完全化作了他的雷灵,而这只蛤蟆,在挨了那么多的打,又将金家怪胎给吞了之后,自身的力量似乎也隐隐提升了不少,而且涨势还未消止……

    如此一来,金火水木,彼此联系,隐隐相合,便又使得方原一身修为提升了一截!

    “呼……”

    在这一霎,方原只觉身周气机狂暴,有种即将突破极限的感觉!

    “筑基九层……”

    他心里也隐隐觉得意外:“我已经突破到了筑基九层,可以准备结丹了……”

    这也就代表着,自己更需要那最后一卷雷法了!

    “唰!”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崔家道子,声音森然:“先将旧账了结了吧!”

    轰!

    在这句话大喝出口时,他忽然间一步踏了出去!

    脚踏朱雀,青鲤随身,背后不死柳垂万千雷电,怀里抱着一只蛤蟆……

    方原这一刻,当真犹如神祇,每一步踏出,身边的雷电之力便更狂暴一分,速度也越来越快,周围但凡是拦在了他身前的修士,都想也不想的便惊声大叫着远远的躲了开去,在他与崔家道子所在的那一座矮山之间让出了一大片路来,气机如云,向前滚滚而去。

    “你敢小觑我……”

    而在这时,正盘坐在了矮山之上,借着某种秘法疗伤的崔家道子,感应到了方原身上的气机汹涌而来,也陡然抬起了头来,苍白的脸上,森森然射出了两道凶狠怨毒的目光!

    此时他伤势明显未复,但怒火却已压过了其他的一切理智。

    “你居然伤了我……”

    “你居然用那等古怪的神通伤了我……”

    他忽然不再理会其他的伤势,直接跳将了起来,双手捏印,脸上带着一抹难以形容的羞恼之意,双臂一振,身边环绕的狂风登时更猛烈了无数倍,而后向着方原狂涌了过来!

    “吾乃中州道战魁首,同辈无敌崔云山!”

    他厉声大喝:“你这个野路子散修,居然也有本事能伤了我?”

    轰!

    在他大喝出口之时,方原已直直的冲了过来,身前青色雷鱼游走,已经将那迎面而来的狂风搅得一片混乱,而后不死柳乱舞,将狂风里夹杂的兵器抽飞在一旁,急急的逼近!

    他能够理解崔家道子此时的羞恼……

    这个人天生合带着一股子自命不凡,高高在上的傲气。

    如今当着众人的面,被自己击伤,当然难以接受,怒气又怎么少得了?

    但虽然理解,可方原并不在乎。

    因为到了这时候,他也不仅仅是想要击伤这崔家道子而已……

    “今日若不杀你,崔某还有何颜再称雄于世间?”

    而崔云山眼看着方原步步紧逼,向自己冲了过来,脸上的愤怒之意也达到了极点,忽然间一声暴喝,而后右手飞快的捏了几个法印,然后右手拇指,轻轻的点在了自己额心,也就在这一霎那间,他头顶之上,忽然有一缕毒一般的黑色气息飞了出来,在空中扭曲不定。

    那一道黑色气息看起来,无形无质,也像是一缕风。

    可与其他的风比起来,却是古怪到了极点,也强大到了极点……

    随着它的出现,更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凶狂气息,幽幽荡荡,传遍了四野……

    “万没想到,我精心参悟,用来挑战那些怪胎们的秘术,居然要先用在你身上!”

    崔家道子低声嘶吼,脸上闪过了一抹异色。

    “那是……”

    周围数百丈外观战的修士,看到了他头顶上的那一缕黑气,忽然间眼神有些惊恐。

    “吼……”

    周围的虚空里,居然响起了一片一片的妖兽嘶吼之声。

    甚至可以感受得到,正有无数只凶狂到了极点的妖兽兽灵,正在这一刻变得躁动了起来,正拼了命的向着此处狂奔了过来,这些都是从紫雾海逃逸了出来的妖兽兽灵,也是在这秘境之中寻宝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可在这时,这些凶狂的妖类,居然都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

    轰隆隆……

    四面八方,凶气横溢,无数妖灵怪物,都发了狂也似的奔了过来。

    若只是一两只也还罢了,但看这气机,这动静,那怕是……不下数百只?

    “这是……这是万灵崔家的驭灵诀吗?”

    “难道是……崔家道子将自己的上古黑风与万灵诀结合,修成了这么一道秘法?”

    已有人猜出了些许真相,眼神瞬间变得惊恐无比。

    “吼……”

    他们这个猜测还未过去,紫雾海方向,居然也响起了一片一片的妖兽嘶吼之声。

    似乎那无数藏在了雾海之中的妖兽兽灵,都受到了惊动,要挣脱出来。

    “就连紫雾海里的妖兽都出来了吗?”

    四面八方,众修士都已脸色大变,神色惊惧,急要逃走。

    就算是方原此时已经身形略止,冷眼看向了四方。

    四面八方都有强横的妖灵正飞速的赶来,那是一种让任何人都心惊胆颤的力量,更可怖的是,紫雾海方向,更是有着强横无边的妖兽气息,森森然震颤天地,凶狂狂纷涌而来……

    “在此妖灵遍布之地,我注定无敌……”

    而那崔家道子则死死盯着方原,厉声狂笑,而后他杀气腾腾,并指捏印,狠狠向着方原指了过去,随着他这一指,四野八荒,无数凶气滔天的身影纷涌而来,犹如一片一片的怒潮,直向着最中心的方原的卷了过去,那浪潮所过之处,山河为之崩溃,大地为之震颤……

    那已经是一种远远超越了筑基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下,方原便是雷法再强,他也有信心将他如蝼蚁一般随手碾杀……

    “喵……”

    只是,也就在崔家道子意气风发到了极点,准备看着方原被万千妖灵撕碎的一幕出现之时,忽然间响起了一声猫叫,软绵绵的,懒洋洋的,似乎还带着点儿疑惑与不耐烦……

    听到了这一声猫叫,方原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身形直冲了过来。

    “嗯?”

    而正在狂笑的崔家道子则忽然表情有些古怪:“好像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