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剑道通玄
    一道剑光,扶摇直上,带着一种孤绝之意,直斩到了那崔家道子的面前,在这一霎,那就连那崔家道子眼神也是微微一冷,而后身周狂风呼啸,遮掩了他的身形,几乎与此同时,方原的剑光与他擦肩而过,直掠出了数十丈,而后转过了身来,凝神看着适才斩过之处。

    他那一剑斩了过去,崔家道子却消失了。

    周围众修士,心情也跟着经历了一番狠狠的起落。

    感觉到了方原的剑意之时,每个人都惊的心神剧烈跳动了一下,那孤绝剑道,几乎让他们不敢相信是一位筑基境界的修士施展出来的,这应该已经是剑意大成的境界了吧?

    像柳子越这等金丹修士,也不过才摸到了剑意门槛的程度而已,这就已经让他有足够的底气去自称为天来城第一剑,而且对于这个称号,那是连金家十位修为强横的老祖都没有反对,也就是说,他在剑道的造诣,确实是让这金家的十位金丹老祖都自愧不如的……

    可如今呢?

    这青袍的天道筑基,才多大年纪,居然可以达到剑意大成的境界?

    不过,紧跟着崔家道子的应对,却又让他们心里一缓……

    “你不知道就算是金丹修士,都没这么容易锁定我的气机?”

    崔家道子躲过了这一剑,声音却在方原左侧十丈之外响了起来,方原转头看去,便见崔家道子轻轻挥袖,荡开了旁边的一片浓雾,身形淡然从容,似乎从来没有动过一般!

    远处观战的修士们见到了这一幕,心里已经钦佩到了极点。

    有些年龄小的,已恨不得为这位崔家道子呐喊……

    看样子,天道筑基都有着自己的手段,便是那青袍剑道再强,依然伤不得崔家道子。

    “又想破我道心?”

    可方原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剑,却抬头向崔家道子道:“你何不将左臂露出来?”

    崔家道子听了,却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他刚才一直从从容容,左手负在了身后,一副淡然模样,但在这时候,被方原说破,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左臂抬了起来,却只见他左臂的大袖之中,赫然破了一道口子,上面有一抹殷红的血液渗了出来,映在他的白袍上,有若梅花,远远看去,显得无比的刺眼。

    周围众人刚刚提了起来的激动,忽然间便又压抑了下去。

    原来这青袍方原那一剑,还是伤到了崔家道子……

    崔家道子身形变化,无影无兆,看起来整个人都似不真实的一般,什么剑道也好,武法也好,自然很难伤得到他,可如今看起来,他的身法变化还不够快,又或是说,方原那一剑太快了,在崔家道子身形变化到另一个方位去之前,那一剑便已经伤到了他……

    崔家道子之前会掩饰自己的伤口,当然不是为了什么面子之类。

    他本就是想给方原造成一种剑道无法伤到自己印象,可是他失败了!

    方原对自己的剑道很有信心!

    “你身上那件白袍,是件品质不低的宝衣……”

    方原看着那一朵梅花,淡淡开口:“否则的话,我这一剑起码会断你一条手臂!”

    崔家道子不置可否,笑道:“那又如何呢,现在我已有了准备!”

    “这跟你有没有准备没什么关系!”

    方原道:“我只是通过这一次证明了,你果然就是一个普通的天道筑基!”

    崔家道子听了倒是一怔,似笑非笑道:“天道筑基还有普通的?”

    方原点了点头,指向了那群围观的修士,道:“他们之前便是这样想我的,以为我是天道筑基,神通一定修炼的不错,但近身武法一定不会太强,所以还安排了几位金丹境界的修士压制了自己的修为,进来以武法斩我,但我让他们失望了,我剑道一样下过功夫!”

    说到了这里时,他看着崔家道子,认真道:“你倒确实如此,只擅神通!”

    “若想用这种话来乱我道心,但你那未免太幼稚了些……”

    崔家道子淡淡一笑,忽然伸出了两刀,一戟一枪,出现在了他两只手里。

    而后他枪前戟后,摆出了一方森然的起手势。

    仅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武法,一样有着很深的根基。

    可是方原看了,只是微微摇头,道:“这次你错了,我不是在乱你道心,是说实话!”

    咻……

    在他这句话说完了时,身形已然再次展动,手里的剑光爆发出了一团耀眼的光影,直直的向着崔家道子掠了过去,身边三道雷灵同样也未收起,纵横虚空,将周围的狂风撕成了一片一片,给他开拓出了一条坦然大道,仗剑移身,进步直击,简简单单取向崔家道子。

    而崔家道子则忽然森然冷笑,陡乎之间,左手长枪一摆,犹若化成了九条龙影,森森然向着方原迎头罩了下去,一杆长枪居然使出了接近神通的威能,再挟着周围的风势,更是强横到了极点,而右手的黑戟,则是剧烈抖动了起来,隐隐然搅出了大片的黑色光芒……

    他左枪右戟,居然同使两路不同的武法,而且都玄妙到了极点!

    “你以为学过武法的只有你自己?”

    驾御着这一戟一枪,崔家道子冷笑起来:“九龙门的玄天九龙枪术,以及太合门的凌虚戟法,皆是玄阶上品的武法,我同样也都用心学过,而且早就达到了大成水准……”

    在说着这话时,他一身气势已经强盛到子极点,再度向着方原碾压了下来。

    “天道筑基都是这样吗?”

    “不仅神通强大,而且一个个武法也是如此出神入化?”

    周围不少精擅武法的修士看到了这一幕,都有些目眩神驰了起来。

    可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已仗剑上前,脚踏虚空,忽然间剑势一抖,奋力前击,那简简单单的一剑,居然就将崔家道子击来的九条龙影化解了开来,而后身形又飞快的晃了一晃。

    只是这一晃,崔家道子已心间一惊,背后黑戟如毒龙,自他身侧转将了过来。

    方原歪了歪头,那暗蓄大势的一戟,便擦着他的脑袋飞了出去。

    而后方原露出了一抹冷笑,剑光简简单单,就是尤其的快,刺向崔家道子额心。

    “唰……”

    崔家道子脸色大变,忽然双臂一振,头顶之上一道黑气蒸腾。

    他的身形陡然间变得模糊,而后于身后三十丈外,再度出现,目光阴冷。

    方原反手持剑,慢慢向他走去,淡淡道:“从你刚才说的话来看,我便知道你的武法最多也只是刚刚入门而已,世间神通有高低,武法不分高低,只看个人怎么用而已,你用的是两大仙门的至高武法,而我只是用几式雷霆霹雷霸绝九天剑,便已足够将你克制住了……”

    “雷霆霹雷霸绝九天剑?”

    周围围观修士里,不知有多少人变了脸色:“听起来就是很高明的剑法啊……”

    ……

    ……

    “武法终究只是小道……”

    那崔家道子到了此时,也显得有些羞怒,他脸色深沉,也不再多言,更不再运转什么戟法枪术,而是直接捏起了一个法印,然后周围虚空里面影影绰绰,已不知多少兵器凝结了出来,每一件兵器,都带着一种子让人心惊的气息,隐藏在狂风之中,向着方原铺天盖地而落。

    这一次再出手,他赫然已经多了一股子隐隐然的暴戾之意!

    “那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可以一剑克我百兵!”

    哗啦……

    这一番再度斗到了一起,形势又已大有不同。

    此前崔家道子的神通,着实压制了方原,因为确实如他所说,方原的神通传承不全,而且领悟的也没有他这般透彻,全仗着各种机变才坚持了下来,但也无可抑止的被他压在了下风,可如今方原剑道施展了出来,配合上三道雷灵,却霎那间形势出现了意料之外的逆转。

    他的剑道带了一股子简单到了笨拙,认真到了偏执的蕴味。

    认为笨拙,所以大巧不工,每一剑都直指真实。

    因为偏执,所以连绵不断,气机悠长到了永无止境……

    在这等剑道侵袭之下,崔家道子已然暗地里咬牙,在虚空里不断的幻化身形,同时下意识的与方原拉开了距离,但方原的剑实在太快,居然像是一根丝线扯住了他,一开始他是不断的变化身形,让方原摸不准自己的所在,可到了后来,已然是他不敢随便现出身来。

    一旦现身,方原的剑便立时跟了过来。

    可他不断的变幻身形,也就使得,他连施展神通都有些吃力……

    如此一来二去,他居然感觉越来越吃力,一种强烈无端的危机感笼罩了过来……

    “不会吧……”

    围观众修里,已不知有多少人眼神惊惧:“崔家道子难道要输?”

    “我们要不要上前相助?”

    更有人跃跃欲试,鼓动着周围众修。

    但这人很快便迎来了无数鄙视的目光:“那可是天道筑基之战,岂容你胡乱插手?就凭他们的骄傲,我等出手相助便是一种侮辱,没准你这一冲了上去,崔家道子便先斩了你!”

    这一句话打消了众人上前围攻的念头,只能忐忑不安的在旁边观战。

    只是让人出乎了意料的是,他们没动,却有人动了。

    也就在方原正步步为营,一步一步抢占上风之时,忽然间一道剑光到了身后……

    是那位盘坐在了金柱另一侧的黑衣剑士,在方原施展出了自己的剑道之后,他便一直死死的盯着方原,似乎在确认着什么,到了最后时,他脸色忽然间变得极其难看……

    那是一种夹杂了痛恨与厌恶的神情,同时还带着一抹强烈的杀意。

    “时至今日,居然还有人用那魔头的至邪之剑……”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