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好的预感
    “此子凶狂……”

    柳子越察觉到了背后汹涌而来的杀气,心里也是惊的一慌。

    修行剑道之人,身法往往都差不到哪里去,他既是剑道大师,自然也懂得剑随人走的道理,身法同样也是一绝,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方原的身法居然可以诡异到这种程度,一霎那间后背冷汗如瀑,但反应也算极快,陡乎间宝剑回身,连绵不尽的剑意引动了出来……

    “轰隆隆……”

    在他剑意袭卷之下,周围虚空之中,充斥了让人胆寒心惊的剑气,如丝如缕,连绵不绝。

    而这,也正是他的剑意体现。

    剑起如大河奔流,连绵不绝,一浪强似一浪,永无止境。

    在这一刻,柳子越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冷笑,方原的身法虽然远超他们的想象,但却有自投罗网的嫌疑,他不知这个天道筑基是否太托大了,居然敢直接冲到了自己身来,那正好被自己的长河剑意困住,永难脱身,直到被自己这剑意生生绞杀,才能迎来止歇的一刻!

    “原来还有这等剑意……”

    而在这一刻,方原青袍飘飘,也感应着周围的剑意变化,眼底掠过了一抹惊奇色彩:

    “……这么弱的剑意!”

    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的同时,他收剑于胸前,一飞冲天。

    这一霎间,他手里的剑光浮现道道青影,但却含而不发,凝于剑上,犹如月华。

    他在这时候,便如同天上明月,剑气愈积愈重,却静止不动。

    可偏偏他如此静止不动,柳子越却拿他没办法。

    便如山川之间,大河奔涌往复,绞山分川,势头凶猛,但能奈天上明月何?

    柳子越也是个心里有数的,头上的冷汗忽然间就渗了出来,他全然没有小觑方原的意思,因此一上来便施展了自己最强的剑意,那是他闭关十年之后领悟出来的,本拟借着剑意一剑将方原斩杀,却没想他的剑道修为居然如此深奥,深奥到让他有种难以理解的程度……

    此时方原立身虚空,剑气越积越强,已经强到了让他心惊的程度。

    可是他的剑意却无论再如何催动,总是无法侵入到此人的身前三丈中去。

    这让他忍不住想,自己的剑意虽然无穷,但自己的精力与法力却总是有限的……

    待到自己无法维系这剑意时,方原的剑气却暴发了出来,却又如何抵挡?

    “唰……”

    满头冷汗之下,他陡然间回身布下三道剑气,而后抽身急走。

    先离了圈外,再想办法杀回来。

    “这就走了?”

    身后响起了方原的声音,而后剑气奔涌而来。

    轰!轰!轰!

    柳子越布下的三道剑气,尽皆被方原积累了起来的一道剑气冲破。

    更恐怖的是,那一道剑气犹自未绝,直涌到了他身前来。

    “小子欺我……”

    柳子越又惊又怒,急忙祭起了一道青旗。

    哗啦啦……

    那青旗在空中飘展,遮天蔽日,而他已经借着这道青旗遮掩,逃出了数十丈外。

    背后已满满都是冷汗,羞恼非常,厉声大喝:“诸位同道,一起出手,杀他!”

    轰隆隆……

    随着他的大喝之声,斜刺里数道身影同时出现,各持兵器,向着方原打来。

    每个人都是力大势沉,攻守有度。

    这些人,正是金家人几位老祖刻意请进来对付方原的,他们倚仗的不是神通或是法宝,而是武法,要通过武法来克制方原,而在他们这些人里,真个论到了武法,又是以柳子越的剑道为尊,但没想到,柳子越斗剑之下,居然连法宝都祭了起来逃命,这高下还用说么?

    因此就算是没有柳子越的大喝,他们也不会再犹豫,径直出手。

    数道乌光,犹如蛟龙,交头摆尾,从柳子越头顶越了过去,向着方原冲去。

    “这点水平,便自称为大剑师了?”

    而在这时候,方原看着他们联手而来,却是一声冷笑,眼底闪过了一抹讥诮之意:“论起真正的修为,你比我高了一境,但若单论剑道,我看你比我低了还不止一境……”

    “还敢口出狂言,你定然使了某种妖法……”

    柳子越脸色已变成了酱紫色,森然大喝:“不然小小年纪,不可能有这等剑道!”

    “剑道这种事,也讲天份!”

    方原眼睛直盯着数十丈外的柳子越,剑身一抖。

    霎那间,层层剑气自他剑上散发了出来,影响虚空,隐隐出现了无数道幻影!

    那些幻影,都是他曾经在逃亡路上看到的青阳宗弟子。

    那是一种豁出了性命,也要将一件事做到,不计得失,不计伤亡的态度。

    而这种态度,则在他领悟剑意之道时,留在了他的剑道之中。

    然后在这种剑意涌现之时,他迎着那些联手冲了过来的人,一剑刺了出去。

    “唰!”

    难以形容这剑势一出,速度有多快,也难以形容其间的变化有多么神妙。

    “咻……”

    虚空暴裂,一剑如幻!

    柳子越见另外和自己一起进入了秘境的四个人都已经向着方原冲了过去,心底已是微松,重又在寻找机会想要冲上前去,却没想到,这一个念头未落下,便已见到方原身形瞬息消失在了原地,然后一道强横气息直接从那四个人之间穿了过来,霎那间来到了面前。

    “你……”

    他张口大叫,但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完,便直觉前心一凉,整个人飞了起来。

    “嘭!”

    他一直撞到了后面的一片山崖,才停了下来。

    眼神有些错愕的低头,才发现自己心口被一把剑穿过,钉在了崖上。

    这一刻,他的脸上居然没有恐惧,只有疑惑。

    因为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快到让他还没生起恐惧的表情,只是觉得不可能。

    “你从哪里学的剑?”

    他呆呆的看着穿透了自己心脏的一剑,然后抬头看着方原。

    “无缺剑经!”

    方原轻声回答,剑身之上,剑气又已开始积累。

    柳子越眼间大骇,但心里更急,咽下了一口血,大叫道:“无缺剑经……是什么?”

    方原看了一眼他的眼睛,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而后法力一动,剑气四溢,瞬间贯通了柳子越的全身。

    直到这时候,他才看着柳子越的眼睛,道:“我用剑杀你,只是为了告诉你……”

    “……你不配用剑!”

    ……

    ……

    “堂堂剑道宗师,居然被人一剑杀了?”

    远远望着这一幕,所有人心里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神颤栗。

    要说起来,这位天来城剑道第一人之所以会如此被方原斩杀,原因有很多.

    比如说他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就难免有些不习惯,出剑之际,也不如何圆满灵活;

    再比如说,他太小瞧了方原的剑道,只当他是一个在剑道有些许成就的筑基修士,毕竟,对一个修炼成了天道筑基,并且神通也参悟到了极致的人来说,那几乎不可能有太多心血花费在剑道上,却没想到,方原的剑道传承,着实不会低于金家的天罡五雷引……

    若真要将两道传承分一个高下,无缺剑经在剑道的地位,甚至还要在天罡五雷引之上!

    当然了,无论怎么说,他都死了,被方原一剑钉死在了悬崖上。

    轰隆隆……

    也无暇细想,因为另外四位压制了境界进来的金丹修士,适才被方原躲过了一击,然后伺机将柳子越一剑斩杀,心神也愤怒到了极点,陡乎转身,各施法宝冲了上来!

    刚才方原那一剑,实在吓坏了所有人。

    他们本来的打算,是靠着武法制敌,但见到了方原的剑道,又还动什么武法?

    “动你大爷的武法啊……”

    想起了金家老祖的交待来,他们便忍不住破口大骂。

    人家剑道比神通还强,你倒让我们跟他拼武法?

    因此,他们不约而同,同时将兵器收了起来,各自施展了擅长的法宝与神通。

    可在这时候,方原却也同样丢了手中剑,再次捏起法印,身周雷法暴起,化作一片雷海。

    朱雀雷灵,青鲤雷灵、不死柳雷灵再度显化,横扫四方。

    而他自己,则右手持剑,左手五色宝扇,踏着虚空,遥遥向那几位金丹迎去!

    “不好!”

    那几位金丹见他来势凶猛,急切间四散躲避,只有一个逃得慢些,未出十丈,便只见周围雷光闪烁,却是已经被不死柳柳条缠住了,而后被朱雀雷灵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而剩下的三位金丹则惶惶如丧家之犬,飞快的逃出了百丈之外去。

    也不光是他们,包括水月教圣女在内的诸位天骄,也早就已经退到了百丈之外观战。

    方原身形翻身,在一座山峰上落了下来,“唰”一声合上了五色宝扇,睥睨四顾,见八荒山之内百丈范围已空无一人,脸上便也露出了一声冷笑,直向西南方向看了过去。

    “金老太君,你这一次又失算了,该轮到我出手了吧?”

    ……

    ……

    而在此时,秘境之外,正微闭了双眼养神的金老太君,忽然心里一惊,睁开眼来,她有些忧心忡忡的看向了秘境方向,心里暗想:“上一次有这种不好的预感,是多少年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