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二十章 以一敌万
    “看样子当初让了你一次,却让你很不满意?”

    望着那巨蜥背上的女孩,方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在进入秘境之前,他便受到过这些天骄们的挑衅,试图在气势上将他压倒,破其道心,而后进了秘境,自己因为一开始便确定了目标,是冲着那最后一卷雷法来的,所以虽然遇到了他们,却也没有理会,宁愿绕道而行,原因,便是因为自己答应了金家要解决紫雾海的事情,也只有解决了,才好依言向金家索要雷法,另外,也是为了快些去找到那只白猫。

    不过到了此时,他倒有些怀疑了……

    莫非这些人此时敢来围攻自己,也是因为当初自己太给他们脸了?

    心念一转间,他冷笑一声,朝着那只巨蜥,一步踏将了上去……

    “轰隆隆……”

    那只巨蜥正冲进了人群里,恶狠狠的向着方原吞噬了过来,见周围人多,却也有些厌烦,陡然间身体一横,背后那条足有数丈长短的,铁鞭也似的蜥尾,便向着方原横扫了过来!

    眼见得这一尾扫过,周围如刮起层层狂风,肆虐八方。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狂风吹拂之下,站都站不稳,可方原却迎着狂风而上,右手急探,忽然间狂风陡止,却是他硬生生抓住了那只巨蜥的尾巴,不待那巨蜥做出别的反应来,横地里一撕,便只听得“噗”一声,鲜血飞溅,那一条尾巴已经被他生生给撕了下来……

    “吼……”

    那巨蜥吃痛,浑身颤抖,整个身子都直立了起来,向着方原扑落。

    而方原则挥起那条尾巴,横地里扫将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巨蜥的脑袋上……

    “噗……”

    这巨蜥直被他抽飞出了数十丈,轰隆隆摔在了地上,已是出气多,入气少了。

    “四脚儿?”

    那身上穿着玲珑宝甲的董家小公主董酥儿,高高跳起了半空之中,眼睁睁看着只是眨眼之间,自己的巨蜥居然就已经快要死透了,本来一脸兴奋的她,也顿时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来,紧接着,便又被深深的恨意所取代,大叫道:“你……你敢杀我的四脚儿?”

    “唰……”

    随着这一声大叫,她手里的短戟恶狠狠的向着方原面门刺将了下来。

    那枪虽短,却带着一股子森然凶气,直搅得风云激荡。

    迎着这一枪,方原眼神微缩:“出门之前,你家大人没教给你要有敬畏之心么?”

    “咻……”

    他大袖一挥,灌注法力,犹如一道青龙,直扫了出去!

    那董酥儿胜怒之下,一戟刺将了出来,已动用了全力,可没料到,这一戟还未刺到方原身前,便横地里一股大力击来,顿时身不由己,斜斜的向后飞了出去,手里的短戟脱手而出,后背却重重的撞到了后面的一片悬崖之上,喉咙里只觉得一阵发甜,鲜血涌出口来。

    “你……”

    这董酥儿又惊又怒,急忙捏起法印,想要施展神通。

    但是刚刚提起了一半的法力,便见到眼前黑影一闪,劲风扑面。

    居然是自己刚才脱手而出的短戟,直接被方原接在手里,直向着自己心口钉了过来。

    居然是毫不犹豫,便向着自己下了杀手!

    如此急切之间,她已根本来不及再施展神通。

    眼神在这一刻涌现了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惊惧之意,小脸变得煞白。

    难不成自己这等身份,真个要一个照面间便死在了这里?

    人生第一次,她心里生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使得她心脏像是捏了一把似的发酸。

    在常人而言,这情绪便叫作“后悔!”

    “太过分了,她还是个孩子……”

    但也就在这一霎,忽然间斜刺里一道白绫飞了过来,犹若银龙,将那一戟卷向了一旁,与此同时,方原身后响起一声轻叱,其中夹杂着一声鹤鸣,方原转身,便看那位水月教的圣女苏闻香,手里扯着那白绫的另一端,眉眼间却似隐含着怒气,十分不善的看着方原。

    “孩子,你见过筑基境界的孩子么?”

    方原冷冷看向了那苏闻香,淡淡说道。

    刚才他虽然调侃那董酥儿出门之前没大人教,但心里并不相信她真是个如外表一般的小孩子,修行之人往往都是在十五六岁,根骨稳定之后,才会踏上修行之路,这董酥儿如今已是筑基境界的修为,甚至还接近了筑基巅峰,起码十几年的修为,又怎会是个孩子?

    “董家的小天骄,生下来便与天地灵气亲近,尚在孩提,便已有了练气三层修为,董家长辈无奈,只好从她三岁开始便教她修行,此后五岁筑基,七岁便已达到了筑基巅峰境界,倘若不是为了踏上成仙之路,如今她恐怕早就已经结丹了,这些传闻你没有听说过么?”

    那苏闻香面含怒意,冷声喝道。

    “居然是这样一个小怪胎?”

    方原转头看了那小脸煞白的董酥儿一眼,倒没想到她真个年岁不大。

    看样子,这果然是一个怪胎层出不穷的世界……

    只是紧接着,他便冷笑了一声,寒声向着苏闻香看了过去,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那又如何,董家只教她跑出来仗着一身修为撒野,就没教过她惹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么?”

    “你……怎地如此凶狂?”

    那苏闻香听了此言,神色恼怒,急声厉叱。

    “因为我现在没心情虚伪!”

    方原随口回答,而后轰隆一声一步踏将了出去,五指一张,抓向了苏闻香。

    “既然你们来围杀我,便该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轰隆……

    在他这一句话说完之时,整个人已经冲到了苏闻香身前:“不论男女,不论老幼!”

    “他来的好快!”

    那苏闻香也大吃了一惊,本来说话之时,她藏在了身后的右手便已暗暗捏起了法印,但一见方原如形如龙冲到了自己面前来,却再也顾不得施展神通了,因为自己施展神通的速度与这天道筑基出手的速度相比,实在是太慢了,想也不想,直接左手拍在了乾坤袋上。

    “地剑,出来……”

    随着她一声大喝,乾坤袋里陡然间飞出了一道剑光。

    剑气森然,黄澄澄一片,那黄色剑气,居然犹如大地一般沉重,漫无边际。

    霎那之间,这一剑便隔在了她与方原之前,非但解了眼前之危,还向着方原涌去。

    “喀喀……”

    方原一眼之间,便意识到此剑断非寻常,绝非普通意义上的飞剑可比。

    不过当初他在秘境里第一次见到这水月教圣女之时,便曾经见到她从乾坤袋里唤出飞来,一剑诛了两条厉害紫蟒之举,在那时候,便已经暗中记在了心里,因此这苏闻香的飞剑虽然来的突兀,他早就已经心间留意了,右手一划,身后便有一头朱雀雷灵向前冲了出去。

    “嘭……”

    那朱雀雷灵与那一道地剑撞在了一起,立时掀起片片灵光。

    一撞之下,地气虽然未曾破碎,但那黄澄澄一片的光芒,却也有了漏洞。

    而方原则身形一闪,已然从这漏洞穿了过去,青色雷鲤陡然间扑到了苏闻香的身上。

    “喀喀喀……”

    苏闻香的身形,在这青色雷鲤面前直接片片破碎掉了。

    周围人见状,已然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方原,则明显察觉到有些不对,眉头四皱,四下里一扫。

    却见那苏闻香的身形破碎掉之后,却并无血污,身影渐渐消失,只留了一柄剑在原地。

    那剑亮如秋水,上面映着苏闻香的影子,正作龙吟,嗡嗡作响。

    而苏闻香的身形,却出现在了董酥儿身边,脸色也显得极是苍白,急急喘息着。

    心里已是有些惊恐,没想到自己比这董酥儿差不多,只是一个照面之间,便险些被人治于死地,居然还是凭着那一道人剑的神通,才好不容易从对方手底下逃得了性命……

    “要么滚,要么战!”

    一口气还未喘允之时,她已见得方原目光直扫了过来,低声冷喝。

    这一声喝,直震得苏闻香心神摇晃,下意识便按在了乾坤袋上。

    她已然得到了长辈允许,可以施展那一道天剑。

    而在此之前,这也是她最大的倚仗,可到了此时,她却有些怀疑了……

    若是自己施展了天剑,能不能将这天道筑基斩杀?

    “无知小儿,休得张狂,吾来也……”

    “放开水月教圣女,让我来……”

    “对此恶獠,大家还客气什么,一起上,斩了他……”

    也就在这时候,终于随着董酥儿与苏闻香两个人的接连出手,引动了周围众修士心里的杀机,忽然只听得一片一片怒喝声响起,也不知有多少人跳将了出来,纷纷祭法宝打来。

    “此子人头价值无算,大家快抢啊……”

    到了后来时,更有人大叫起来,拼了命的挤向前来。

    在无人出手时,那就谁也不敢出手,做这第一个面对天道筑基之人。

    但如今既然有人出了手,便所有人都抢了起来,惟恐这个人被别人抢着杀了……

    而方原,眼见得周围乌压压一片,尽是凛冽的杀机,各种飞剑,各种迷魂法器,各种歹毒禁制,甚至还能看到几件不起眼的血宝,犹如群蜂,密密麻麻的向着自己打了过来,便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水流湍急,隐含恶势,似乎不将自己扯入涡底绝不甘心……

    在这巨大漩涡之中,方原一袭青袍猎猎作响,显得异常孤独……

    而方原心里低一声叹,却直接迎着那无数的人影与法宝冲了过去……

    ……孤独的另一个含义,往往是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