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零六章 诡异冲动
    “轰……”

    随着青铜门开启一线,有闷雷也似的响动,在那青铜大门里面,似乎有风声涌起。

    而后,那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如狂风一般从那缝隙里面挤了进来。

    方原终于知道腐蚀了这石碑的邪气是从何而来了。

    这座石碑,明显便是为了封闭这扇门而立,只是石碑再强,也无法完全将这扇门关闭,致使里面的邪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渗透了过来,缕缕将石碑腐蚀,最终彻底朽化。

    难以形容,这黑色雾气,若是将人裹住了,该当如何……

    “喵……”

    白猫的叫声更为急迫,焦躁不安,连声乱叫。

    而那一扇青铜之门,打开的缝隙便也越来越大了……

    而那妖异的雾气,从青铜大门里面倒灌进来,便犹如一只妖兽的爪牙,在四下里挥舞,这分明是无比诡异的一幕,可是方原在这一刻,却忽然感觉自己一身的法力涌动了起来,那不是他的道基,而是他道基深处,早就被他忽略了的一部分力量,在隐隐的波动……

    那种波动,便如一种深深的渴望,居然让他有种想要不顾一切进入青铜大门的冲动。

    ……

    ……

    轰!轰!轰!

    在方原踏碎了此前那腐朽的旧石碑时,秘境之外,同样也是闷雷连声。

    此时的金氏宅邸,兽苑之中,只闻得一声狂风骤起,而在这时候,那以自身法力坐镇虚空,定着那一扇青铜之门的三位金家老祖,也都一个个脸色微变,神情凝重!

    “嗡……”

    一声尖锐刺耳的抖动之声。

    他们那以三块青铜碎片拼了起来的青铜大门,居然剧烈抖动,似乎要破空飞去。

    但他们三个人,明显心里早有准备,同时将一身法力都提升了起来,死死的镇住了这三块青铜碎片,头顶之上,三道金色丹光冲宵而起,犹如三根金柱,定住了左右虚空……

    “这才不到三天啊,他便已经进入了秘境最深处了?”

    在他们三个人的脸上,也都有些诧异之色,又惊又喜。

    虽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幕来的如此之快,但却是十分乐于见到这一幕的。

    “每隔数百年,我们金家都要派顶尖的家族弟子,拼死冲进秘境最深处的雾海,将那石碑换掉,而这也是考验家族子弟的重要时候,只是族典有载以来,似乎在完成这立碑一事的,最快一人,也只是五百年前的那位天道筑基吧?他用了三天时间,可如今这一位……”

    而在金家古殿里,守在了金老太君旁边的几人,也一个个脸色又惊又喜。

    如今这里出现异变,便说明那位天道筑基此时已经深入了雾海深处,在帮他们金家重立石碑,而从两天之前,他们打开秘境之门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才两天半的时间而已……

    只能说,倘若那乌迟国修士是金家子弟,这已经足以记入族典了。

    “果然……是个好孩子啊!”

    就连金老太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扇青铜之门。

    而在她的身前,一片虚影闪动,已然十二道金柱的幻影出现,飘浮不定,若隐若现。

    这正是秘境之中,十二金柱的投影。

    通过这十二金柱,金老太君便可以亲手掌控秘境,以免失控。

    虽然外界众人,心里都又惊又喜,又有些期待,不过等了半晌,见那秘境之门居然一直在颤抖,似乎没有消止的意思,他们却也忍不住焦急了起来,更没想到的是,又过了片刻之后,周围忽然间狂风大作,肉眼可见的黑色闪电忽然出现在了虚空之中,扭曲变幻……

    那感觉,便似虚空化作了一大片琉璃,然后出现了道道裂痕。

    而那些裂隙的最中心位置,恰恰是那一扇撑在了半空之中的青铜大门!

    那三位金丹的陡然之间,压力倍增,额头之上,青筋毕露,眼神有些骇然了。

    显然,他们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异变。

    而金老太君也是眼神陡然一冷,低喝道:“怎么可能,他没有钥匙……”

    在她那双昏花老眼里,满满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见着他们的紧张情绪,就连那些仙盟以及各大仙门来观礼之人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很明显,他们感觉,金家似乎有些事情把控不住了……

    ……

    ……

    而也是在这时,通天秘境深处,那扇青铜大门,已经打开的越来越明显。

    两扇门间,已有一拳之距。

    在那门后,黑洞洞的,不见一点光,只有无尽黑色邪气涌了出来。

    方原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有某种力量被那青铜大门后面的东西所吸引着,那种渴望,便如磁极一般,让他内心有一种迫切的渴望,恨不得立刻便投入门后,一窥究竟……

    “喵……”

    而那只猫,明显比方原更为着急。

    眼见得青铜大门,已打开了一道缝隙,它也忽然间跳到了方原的肩膀上,似乎准备借着方原的肩膀发力,直向着扇青铜大门跳将过去,可也就在这一刻,青铜大门陡然间消失了……

    天地之间,瞬间清明。

    方原喘着粗气,在感觉事态完全失控之前,是他将石碑死死的按在了龟背上。

    云浮雾沉,幽风阵阵,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喵……”

    那只白猫把大脸凑到了方原的眼前来,似乎有些质问他为什么不进去。

    方原低呼了口气,道:“猫兄,你有九条命,可我只有一条啊……”

    “所以,我做事,毕竟还是要一步一步来的……”

    ……

    ……

    金家兽苑深处,随着新碑立下,也是忽然间一切归于了平稳。

    那无数的黑色闪电陡然消失,在三位金丹手中控制着的石碑也稳了下来。

    甚至那一扇门,都显得更清晰了不少,犹如实质,四敞八开,稳稳坐立于虚空之中。

    金老太君见状,也松了口气。

    看样子是自己疑心了,数劫以来,就没人能打开那扇门,这小儿怎么可能例外?

    而在观察眼前的十二金柱投影,发现一切都稳定不移之后,她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似乎,对这一切都很满意的样子。

    总算一切都已安定,可以安心的办点正事了。

    “老四……”

    金老太君摆摆手,将身前的十二金柱投影抹去,然后轻轻唤道。

    一位穿着黑袍的金丹,自殿内的暗影里慢慢浮现出了身形。

    金老太君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都安排好了吧?”

    那身穿黑袍的金丹点了点头,道:“一切如常,那几个孩子都已准备好了为老太君夺宝!”

    金老太君缓缓点了点头:“那就去吧!”

    周围寂寂无声,众便是几位知晓内情的老祖们脸色也有些沉重。

    他们都知道的,偌大通天秘境里,异宝无数,但老祖宗关心的只有一种……

    ……

    ……

    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已立完了石碑。

    看看左右,紫色雾气已然重归旧状,只是显得浓重了许多。

    而那紫雾之中时时作乱的妖兽兽灵们,这时候也安伏了不少,甚至说起来,远比之前更为老实,整片紫雾海,仿佛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压制住了,不起半点波澜……

    看了一眼旁边的白猫,却见这位爷正跳到了霸下龟背上,拿爪子扒拉着那座石碑。

    似乎它很不甘心,还想再打开那扇门。

    想起了刚才心里的冲动,方原摇了摇头,道:“猫兄,可愿跟我出去?”

    那只白猫有些怨念的看了方原一眼,叫唤了一声。

    看得出来,它对方原很不满意……

    明明已经打开了的大门,却又关上,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想起了刚才心里的冲动,方原摇了摇头,道:“猫兄,可愿跟我出去?”

    那只白猫有些怨念的看了方原一眼,叫唤了一声。

    看得出来,它对方原很不满意……

    明明已经打开了的大门,却又关上,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方原也知道这白猫对自己很不满意,无奈苦笑:“它为什么想进去?里面有耗子吗?”

    见它似乎不想跟自己走,方原也等不得它,便独自转身向外走去。

    于紫雾之中穿行,似乎还是能感觉到周围紫雾里面,暗藏的那种邪气,这邪气在方原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如今却仿佛是被那青铜大门之后的世界打开了某种触觉,总是隐隐觉得这种邪气对自己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有种想将它们吞噬掉的感觉。

    只不过,方原也知道这种感觉并不见得正确。

    就如人从崖顶俯视深渊,总会出现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可跳下去的惟一结果,便只会摔成肉酱。

    他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属于这种,如今也只能强行克制着。

    先将自己计划好的事情办了再说!

    只是,心里总还是有些犹豫,使得他走出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

    转头看着那只白猫,道:“猫兄,如果你真想进去的话,到时等着我一块!”

    那只白猫微微一愕,转头向方原看了一眼,旋及脸上似乎露出了一种满意的表情。

    然后,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